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87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拿着机票和银行卡,我们跟随着董云彪离开了机场。距离飞机起飞还有差不多一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我和双杠的打算是好好吃一顿,然后再好好睡一觉,至于董云彪他,那就让他自己安排接下去的日子。毕竟在我们心里,兄弟是最重要的,虽然董云彪与我们也算是有过生死之交,但这程度还没达到我们和老六或者队里其他几人的深度。

    机场边的小酒店里,董云彪和双杠一起来到我的房间里。这次我们住酒店开房间也算是大方点了,因为手上有钱,也不在乎开房间那点小钱了,所以,现在只要是住酒店之类的,我们基本上都是每个人一个房间。

    房间里,董云彪看着我和双杠,郑重的说道:“唐老弟,双杠兄弟,这次你们离开雅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与你们再相聚,所以呢,有些事情我必须和你们先说清楚,以免以后咱们之间产生什么误会。首先,是关于钱的事情,你们在我这里分别有八千万和三千万的美金,这些钱我已经托付给了我在瑞士银行的私人银行经理替我们去投资了,所以,这些钱目前要想使用的话,一般是需要提前一周到一个月与银行联系,当然,数额越大,需要提前的周期也越长,毕竟银行方面要准备资金的话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的。另外,关于这些钱,下个月有了第一笔收入后,我会给你们每人另外再办理一张储值卡,这样,以后你们的钱也会清清楚楚的进入那个账户。第二,是关于以后联系我的,我这里已经将我一直使用的联系方式写在纸上了,你们等会都记一下。”说着,董云彪将两张已经写好了联系方式的小卡片递到了我们面前,我和双杠分别拿了一张收了起来。

    董云彪见我们收起了小卡片后,继续说道:“刚才来酒店的路上,我考虑了一下,对于在希腊买房子之类的事情,我打算不做了,我等你们离开希腊后,我也会去我儿子那里,要是可能的话,我会呆上一段时间,不过,这也是暂时的,我准备过段时间就回国,这次回国后,我不打算离开国内了,我会在国内找一个地方生活,到时候我也会将地址发给你们。以后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用得着我这个老头儿的话,也可以来找我,我必定赴汤蹈火。”说完,董云彪江湖气的对我和双杠拱了拱手。

    听完董云彪所说,我问道:“老董,以后你要是回国了,你打算去哪里?”

    董云彪看了看我,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去哪里暂时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我应该会在南方,毕竟年纪大了,身上多多少少有些病根,在南方,找个环境好些的地方养老也是不错的。北方的话冬天太冷了,我的肩膀和膝盖这些地方,受不得寒。”

    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话,双杠也没有吭声。就这样,我们三人沉默了许久之后,董云彪起身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双杠也看了看我后就离开了。

    这一夜,这一天的时间,我和双杠还有董云彪都没有什么交流,大家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究其原因,我,可能是一直一来不多话的原因,所以,在没必要说话的时候,我一般都会保持沉默。双杠,或许是这家伙掩饰的太好了,一直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是个傻大个儿,憨憨的,平时面对熟人或者陌生人的时候,都是裂开嘴傻呵呵的笑着。而董云彪这个老狐狸,在我接触他第一面开始到现在,他虽然有时候话比较多,但这老狐狸对待任何人都是一副无害的样子,很和蔼,不过,真要是被这老狐狸的这幅面容给骗上当了,那么,说不定什么时候被他卖了都有可能还帮着他数钱呢。

    乘坐着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的航班,我们终于在下午五点半的时候起飞了,对于此次前往安特卫普,我不知道老六在那边是否遇到了什么麻烦,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兄弟几个一起拼搏,无论是什么麻烦都将会完美的解决,毕竟对于一般人来说,我们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平良之辈。

    飞机抵达安特卫普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在这趟航程中,我们在阿姆斯特丹和阿里坎特都被延误了一点时间,以至于老六和他战友在机场等待我们的时间也相对多了一些。当我和双杠从接机口走出的时候,看到站在接机口附近的老六时,这家伙明显比我们分开的时候看上去成熟多了。不过,说他成熟并不是他表现出来的气质和办事风格,而是面容,这家伙开始留起了一抹小胡子,样子看上去有点滑稽。

    老六看到我和双杠出来,首先就是给我们一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只是拥抱双杠的时候只能是箍着他的腰,而且,还没箍满怀,毕竟双杠这憨货实在是太壮实,像我和老六这样的小身板实在是没办法拥抱着憨货。

    老六与我们拥抱完,指着他身边的青年人对我们说道:“三哥,双杠,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老战友,也是咱们红刀出来的,他现在叫应烈,以前他在咱们红刀的绰号叫做山熘子,是我的半个师傅呢。”说着,老六又对着应烈指了指我和双杠,分别也作了一番介绍。

    我和应烈握了一下手,说道:“山熘子,以前子啊红刀经常挺老队员说起你,说你对火箭炮之类的玩的很精通,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

    应烈微笑了一下,说道:“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就是一个收废品的,一个农民。”

    双杠憨笑了几声,对着应烈说道:“熘子,以后教教俺玩火箭筒啥的,俺也比较喜欢那些玩意儿。”

    应烈看着双杠笑了笑,说道:“在比利时,你想玩枪还行,想要玩火箭筒有点不可能,这里对重型武器管控的很严格,一般连玩具都不允许随便拿出来的,更别说真的家伙了。”

    双杠长长的“哦”了一声后,老六拉着我们向机场外走去,说是今晚就算是等到天亮,也要为我们接风洗尘一番,我有点推辞,毕竟坐了一整天的飞机,还是有点累的,而双杠一听有吃的,他的兴致直接就起来了,说什么也要让老六带他吃安特卫普这边的特产。

    坐上了应烈的车子,是一辆吉普的切诺基越野车,这车子体型很大,双杠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上去一点也不拥挤,反而是觉得双杠没有站在身边那么大了。应烈开车的技术应该算是很好,车子是手动挡的,我们乘坐在车子里几乎没有感觉到他换挡的那种停顿感,即使是停车等红绿灯的时候,也没有停车时有那种前冲的感觉,而是很平稳的起步与停步。

    应烈载着我们一直在安特卫普的大街上行驶,直到出了市区向着市郊方向开的时候,我才开始注意安特卫普这边的环境。安特卫普的城市里与世界上大多数城市并没有什么分别,但唯一有区别的是,这里经销饰品的店家特别多,而且,有很多店家都在橱窗里展出了没有加工过的钻石原石和一些零散的钻石小颗。老六在车子里是与我同坐在后排的,他一路上为我讲解着安特卫普的各种地方和旅游消息,对于他之前在电话里说的什么麻烦之类的却是只字不提。

    车子行驶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一个市郊的小镇上停了下来,老六告诉我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这里是安特卫普辖下的小镇,名叫雷赫特,这里是位于比利时最大河流斯凯尔德河边上,平时,只要在应烈的废品收购站的后院,就可以看到繁忙的斯凯尔德河中的景象。

    我随着应烈和老六来到应烈在比利时的住处后,站在他房子二楼的阳台上,的确看到了在斯凯尔德河中船只如梭的景象,不得不说,这斯凯尔德河确实是比利时最重要的航运航道。斯凯尔德河在应烈他们所在的小镇这段,宽度大约是三四百米的样子,这宽度,已经可以和上海的黄浦江相比了,河道中的船只穿梭量也与黄浦江中相差无几,让我恍惚间还以为自己是站在黄浦江边上。

    在来到应烈的院子时,我并没有感觉出这个住处是一个废品收购站,而是感觉像是来到了一个露天超市一般。在应烈的院子里,前院被应烈整理的非常整齐和有格局,在院门的墙边,是应烈划分出来的一个花墙,墙壁前有一整排大约十多米长的木架子,架子上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有我们常见的绿萝,也有一些常见的耐旱的植物,只是现在天色太暗,我看不出这里到底有多少品种的绿植,也看不出这个架子上到底有多少花卉。

    院子大门的左边,是一个与电动大门长度一样长的花坛,只是花坛里光秃秃的,只有泥土并没有什么花花草草。在花坛的左边则是一个一直延伸到墙边的车库,车库里停放着我们刚刚乘坐的切诺基外,还有两辆车子,一辆是皮卡,看车头的样子,这辆皮卡已经有些年头了,不过,应该是应烈经常在保养,车子看上去很干净,想必车况应该还不错。另一辆则是比较骚包,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至于型号之类的,我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型号的车子,只是看样子很新,应该是法拉利新款的车子,那长长的车头和硬顶的构造,让我对这辆车子有一些喜欢。

    应烈的房子是在院子正中间的,我看着整个前院,这里除了一个车库和花墙之外,别的几乎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东西了,倒是对后院,我感到很惊讶。惊讶的是,这后院除了中间停车场这块位置上堆积的一些废品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废品收购站之外,光看后院中那一排排架子和堆放整齐的旧电器,还以为这里是一家二手家电商场呢。在后院里,左边是一个用阳光板搭建的简易棚,那里我看到是整齐的堆放着很多电子类废品的地方,而没有搭建阳光棚的区域则是被一排排高大货架占据着,货架上我看到有很多大件的废品,有已经被挤压成一个个方块的金属,也有一个个方形的塑料类的废品,反正看着这个后院中的堆放,觉能知道,应烈应该是一个非常有规律的人,要不然,这个后院里也不会被整理的这么整齐。

    还未看完整个后院,老六就已经在一楼的楼道口喊我吃夜宵了,我来到楼下,看到应烈已经正坐在餐桌旁等我,而双杠这憨货则是已经在抱着一只火鸡在啃了。我随着老六入座,与应烈一起开始这顿在安特卫普的第一顿饭。餐桌上,盛放的食物很多,或许是因为双杠这家伙的原因,肉食比较多。菜式也都是我熟悉的中餐,在吃饭的时候,老六自豪的说,这是应烈之前做厨子时候的成果,一般在安特卫普这边,很难吃到像他们做出来的这种中餐,唐人街那边的都已经有很多被西式化了。

    随意的吃了一些夜宵,对于吃食,我不是很在意菜式的花样与好坏,只要比我们在野外生存的时候好一些就行,只要能填肚子就行。所以,在少少的吃了一些后,我与应烈告别,回到了应烈给我安排的客房准备休息。

    不过,在我刚回到客房,还未脱下外套的时候,老六也紧随着我来到了客房,他打开被我虚掩的房门后,有点客套的对我说道:“三哥,让你和双杠这么急赶来安特卫普,真是辛苦了。”说着,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随后就坐在了客房里的沙发上。

    我看着他这副别扭的样子,问道:“小六,咱们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点过了?说吧,你们遇到什么事情?”

    老六坐在沙发上,搓了搓手后,将头转向了客房的窗外,开始慢慢的跟我讲述他们在这里遇到的麻烦,而我也坐在床沿上,耐心的听着老六给我讲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