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90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我们在屋里准备着午餐,等了不到一个小时,应烈就开着皮卡车回来了,车上装了没多少东西,唯一醒目的就是一台日本产的电视机,看牌子是索尼的,不过,这台电视机已经屏幕碎掉了。应烈将车子开到后院后就进到了屋子里,看着我们准备的午餐,他笑呵呵的说道:“我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呢,原来又有大餐可以吃了,怪不得这么急吼吼的叫我回来。“说着,他便坐到了餐桌旁,准备开动了。

    看着应烈这无忧无虑的样子,老六看了看我,随后叹了口气对应烈说道:“熘子,家里出了点事,你进来的时候没看那门口的架子吗?“

    应烈看了看老六,又看了看我和双杠,说道:“看到了,像是被砸坏了,怎么?又有小流氓来捣乱了?“

    双杠在一边点头说道:“嗯,是啊,早上有几个小流氓来了,不过,被俺打跑了,这里是他们赔的钱,一共543元80欧分,你点点。“说着,他还从口袋里拿出了之前从小混混那边搜刮来的钱,连那几个硬币都悉数放在了桌子上。

    应烈用筷子头拨拉了一下钞票,说道:“这些钱要了也没意思,砸坏了就砸坏了吧,只要他们别来打扰我们就行。“说着,他还无所谓的继续吃着午饭。

    我看了看老六,老六似乎有点焦急道:“哎,我说熘子,你怎么一点都不急?这可是这个月第三次来了,这样下去,你觉得你以前得罪的那帮子混蛋就能与你相安无事了?还是你觉得这样下去咱们就不用再像你以前那样换城市了?“

    应烈放下筷子,看着老六说道:“我说只要他们别来打扰我们就行,你难道就觉得我准备当缩头乌龟了?你印象中我山熘子是那种孬种吗?“

    我看着他们两个,劝道:“好了,都小点声吧,大家都是兄弟,为那几个小混混有啥吵的。“说着,我看着应烈问道:”熘子,你打算怎么办?“

    应烈放下了碗筷,砸吧了一下嘴后说道:“能怎么办?他们是卡利的人,我这里,算上你们三个也不是人家对手,人家可是中欧这边有名的大黑帮,安特卫普这边只是他们的一个小分部,要说想搞掉这个卡利的分部的人,在安特卫普就有不少,但这几年,每次都差不多要直捣老窝了,政府方面总有人下来喊停了。现在别看这边表面上一片祥和,但真要去细看,市里的那些个议员哪个不是多少和黑道有点关系的,就算是这里警察局的局长,都是卡利下面的一个经理。“

    我和双杠听着这个消息,有点目瞪口呆,倒是老六比较正常,他隐含着怒气说道:“那又有什么,在这里,我想要当这个警察局长的人应该有不少吧。我们就不能联合一个去搞掉那个卡利了?“

    应烈歪嘴笑了笑,看了看我后对我说道:“老三,你觉得这样能行吗?“

    听着应烈问我,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我目前对安特卫普这边还不是很了解,但关于西方国家选举的事情我还是多少了解一些的,像那些要竞选当议员或者什么局长之类的人,不但自己要有一定的势力,还要有足够的竞选资金,凡是当上了一定位置的官,那么,多少肯定会有一些背景的,想要搞掉任何一个在职的议员或者当官的,那可以说是千难万难。

    见到我和应烈都是持着反对的意思,老六有点捉急了,他张着嘴愣是一个字都再也蹦不出来了,张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萎下来,看着我和应烈问道:“三哥,熘子,那你们说咋办啊?“

    我看了看应烈,他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我只能低声道:“要是鼠儿在这里,或许是最好的了,至少他在打探情报方面比我们好。但要是有蛋蛋和鼠儿联合的话,相信要解决卡利应该不难,不过,现在蛋蛋和鼠儿好像都在国内,他们想出来似乎也不太可能。“

    老六抓了抓头上那乱蓬蓬的头发,说道:“这不行那不行,三哥,你给个准确的啊。“

    双杠在一边喃喃道:“让鼠儿偷渡出来不就成了么,他这事儿特熟。“

    老六眼睛明显一亮,说道:“行,那我马上给鼠儿打电话。“说完,他就直接离开了餐厅跑上了二楼。

    见到老六离开,我看着应烈问道:“熘子,小六嘴里说的卡利到底是什么来头?你和我说说。“

    应烈端起一杯水,喝了一口后说道:“卡利,就是在中欧这边发展出来的一个黑帮,这个黑帮的势力范围已经遍及了中欧好几个国家,在比利时、荷兰、法国北部、德国北部还有丹麦等地方都有卡利的分部。现在卡利在明面上是一个大型的跨国集团公司,主要是以运输业和化工业为主,但私底下,卡利是一个真正的黑帮,他们主要还是从事贩毒和高利贷的生意。但有一点我要说明一下,以前或许你们都看过关于世界各大势力的分布与明细的情报,不过,你们或许和我当初一样都没有去仔细看那些情报。在中欧这边,卡利与哥伦比亚那边的卡利集团是完全不一样的,哥伦比亚那边的卡利集团是主要以贩毒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但这里的卡利只是名字差不多而已,他们起家的业务还是以高利贷为主的,贩毒只是他们在近几年才开始染手的。现在,卡利在比利时这边主要是在布鲁塞尔和安特卫普这两个城市有发展,在布鲁塞尔那边,卡利主要还是从事高利贷和化工方面的生意,在安特卫普这边则是从事运输为主,因为你也知道,安特卫普最大的生意就是钻石,钻石的运输利润比贩毒要低,但也低不了多少,另外,运输钻石的安全性比贩毒高很多,所以,卡利在安特卫普这边一直是霸占着钻石运输最大的市场份额。“

    听着应烈的讲述,我疑惑的问道:“刚刚你说卡利是以贩毒和高利贷为主的,那他们贩毒的事情又是怎样?“

    应烈笑笑道:“贩毒是卡利利润来源之一,根据我以前的调查,贩毒这块可能只占据了卡利集团少部分的利润比重,大部分还是他们传统的高利贷生意,不过,作为一个黑帮,他们必须要养着那些小混混和手下的。所以,在很多地方,卡利都开设了一些高档的场所,像酒吧、娱乐会所之类的他们有不少,但卡利开设的场所中,最大最多的还是一些赌场,毕竟赌场是高利贷最好的衍生场所,赌博一向来都是与高利贷并存的,而卡利集团的贩毒也只是在偶尔的一些场所里进行。不过,在卡利的成员中,特别是属于底层的那些小混混中,毒品则是占据了他们大部分收入,因为高利贷的要账比卖毒品要费劲不少,所以,卡利底层的人,有很多都是一边卖毒品,一边做高利贷的。“

    我点点头,算是大概的明白了卡利的运营了,问道:“我听老六说你在布鲁塞尔的时候破坏了卡利下面的人的毒品交易,所以才被他们逼到安特卫普的,那么,现在他们到底对你是怎么样的一个处理方式?要是真的逼急了,我相信就算是我和双杠没来,你和老六应该也有动作的。“

    应烈摩挲了一会儿杯子,说道:“之前六子没来的时候,我一个人和他们周旋了不少时间,当时,我的餐馆就是在周旋中被毁了。现在,我来安特卫普了,布鲁塞尔那边的卡利人员对我倒是放松了不少,也很少会派人来了,但是,在安特卫普这边,应该是和布鲁塞尔那边的小混混有联系,他们时不时的会来闹事一下,想来他们应该是没打算放过我,只是,可能安特卫普这边不是布鲁塞尔那边的人指挥的动的,所以,目前我和六子的处境还算可以,只要打发了那些来捣乱的小混混就可以了,不过,今天你也看到了,他们还是比较嚣张的。“

    我点点兔,说道:“那这样的话,是不是只要搞定了这边的卡利人员就可以相安无事了?“

    应烈叹口气说道:“希望是这样吧,毕竟卡利在中欧这块地方的能耐还是蛮大的,特别是荷兰和比利时这边,因为这两个国家都不大,法国和德国的黑帮对这里的兴趣也不是很大,所以才有了卡利生存的空间,要不然,卡利也不可能在荷兰和比利时发展的这么大。“

    我听着应烈的讲述,想了一会儿后问道:“那卡利的总部在哪里?“

    应烈答道:“荷兰,鹿特丹,那里是他们的总部。“

    我低头,原本还想问些什么,但应烈继续说道:“你别想着去鹿特丹那边搞卡利了,在荷兰,卡利的能量很大,从安特卫普这边你就可以看得出,卡利的触手已经伸到了政府机关这边,现在,我知道的就有好几个议员和政府官员就是卡利的成员,像安特卫普这边好几个警察局分局的局长就是,还有一些主管运输部门的官员也是卡利的人,所以,想要弄倒卡利在安特卫普这边的势力,还是很难的。要不然,你觉得六子会耐着性子?“

    确实,按照我对老六的了解,这家伙的性子和他制作的爆破装置一样,只要有点不顺意的,他就容易暴躁,只是他相对比我们红刀几个刺头稍微好些,控制自己性子方面相对要强一些,所以,才能惹出什么事情,要不然,现在也就不会有老六这个人了,早就被队长或者是教官收拾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