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91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看着我似乎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应烈在一边拨弄着水杯,而双杠这憨货则是闷不吭声的坐在一边,看他的样子像是在细心的聆听我们的谈话,但从他那直愣愣的眼神中可以猜出,这家伙现在这样子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至于他脑子里有没有在想着对策之类的,我感觉是不太可能,平时这家伙就是懒得动脑筋。不过,这不代表双杠就是真的是一个憨货或者是傻子,就从他能进入我们红刀这方面来看,他就不是一个憨傻的人。

    正当我们都沉静的思考着对策的时候,双杠在一边小声的说道:“要不这样,俺们明着不能和那什么卡利玩,那俺们可以偷偷的来啊,熘子不是在这边混的不咋地嘛,那干脆俺们也玩黑的,这不就可以了么。”

    听到双杠这建议,我看了看应烈,正好应烈也抬头看向我,我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光芒,似乎他对这个建议有点动心的样子。 应烈看了看我后,一字一句的问道:“老三,这行吗?”

    我稍微愣了一下,这行不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双杠这偶尔迸出来的一句话,基本上都是很精辟的。我想了想后说道:“不做怎么知道行不行,做了才知道。熘子,现在安特卫普这边对于黑道的管控是怎样的?”

    应烈沉声答道:“在安特卫普,势力最大的就是卡利,他们控制着运输和大部分的毒品交易,高利贷方面他们是绝对控制的,所以,在安特卫普想要发展一个黑道的行业的话,至少毒品和高利贷方面我们是不可能入手的,那么,至于其他的方面,我暂时想不出什么,你说打打杀杀的,想要做大是很难的。”

    我点了点头,确实,如同应烈所说,想要在安特卫普或者附近的其他地方发展黑道的生意,那确实非常的难,但就这样任由卡利的人一直来骚扰,那也不是我们这些人的性格,或许之前的应烈虽然这么沉闷着,想必他也在思考怎么去破解这个局。

    我拿起桌子上的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学着老六和应烈的样子抽了一口,可能是因为我很少抽烟又或者不会抽烟的缘故,这一口烟直接呛得我不停的咳嗽。应烈看着我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老三,平时不抽烟吧?”

    我忍着咽喉的难受,点着头没有答话,应烈说道:“抽烟不能像你刚才那样,要慢慢来,太猛了就会呛着。”说着,他话题一转,继续道:“老三,我是这么想的,既然我们与卡利的矛盾现在已经很明显了,刚刚双杠也提到了我们玩黑的,那么,我想,我们要么不做,做的话,干脆比卡利再黑一些。”

    我咳嗽了几声后问道:“怎么黑?”

    应烈分析道:“我们都是红刀里出来的人,那么,我们在行的也就是打打杀杀,之前我一个人,很多事情无法展开,后来六子来了,我总算稍微好些,现在你们也来了,那么,我们能做的事情就多了。在安特卫普这边,别看治安还行,但在某些环境下,黑道永远比白道的能量大,像卡利,他可以让自己的成员进入到议会,那么,我们就可以让他们的人从议会离开。现在我们可以罗列一下卡利在这边市议会中的那些人,只要我们处理得当,那么,想必要解决掉卡利在安特卫普给我们带来的麻烦,应该会很简单,只是这手段可能会比较暴力。”

    我猜测着应烈话中的意思,说道:“你是要打掉卡利在这里的势力?”

    应烈笑笑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们对我这里在这个月就已经来了三四次了,怎么说咱们也得去回访一下,不然,怎么对得起他们这么多次对我的拜访呢。”说着,我看到了应烈眼中那一丝丝冰冷。

    “熘子,三哥,鼠儿过两天过来。这回咱们可以好好整整卡利的人了。”顺着声音,我和应烈同时转头看着从楼梯上下来的老六,他脸上洋溢着笑容,似乎刚才他联系了鼠儿后,有什么好消息。

    老六坐到我们身边,告诉了我们刚刚他和鼠儿联系的内容,鼠儿在电话里告诉他,他会想办法尽快赶到安特卫普这边,并且,鼠儿还在电话里神秘的说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带给我们,但这好消息是什么,他死活不肯在电话里说,非要等到了安特卫普后才愿意告诉我们,这让老六有点抓狂。不过,至少鼠儿能过来,对于我们将要反击卡利的人这事情也有了更大的把握。

    双杠在一边一直比较安静,他忽然问道:“熘子,这边家伙能不能搞到?”

    应烈转头看着双杠,问道:“什么家伙?你要什么样的?”

    双杠起身,挠了挠头嘿嘿憨笑了一下后,说道:“俺习惯用机枪,或者加特林之类的也成,轻了没感觉。”

    应烈笑笑说道:“在比利时,你想要这些重火力的估计困难,但一般的轻武器还是很容易搞到的,我这里就有好些,等会带你们去地下室看看,只要能看得上的,这边都可以搞到。”说着,他站起身,对我们三人示意了一下,便带头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我们跟着应烈来到了后院,对于后院,今天一早上我们在这边干活也没觉得这里有什么地下室之类的,当我们看到应烈站在屋子后门的台阶边,拉动了一下后门边上的壁灯杆子后,我们才看到了这里的乾坤。

    应烈的房子从外面看,应该是很普通的那种三层楼房,整个楼房四四方方的也没什么造型,唯一与这附近其他房子有点不同的是,这房子的地基有点高。原本我觉得这房子的地基比较高是因为这里的地势的问题,因为地势的倾斜相比于隔壁的那些房子似乎要陡一些,所以,在这房子建造的时候,靠近斯海尔德河这边的地基自然的建造的高一些,这样才能保证房子不倾斜。不过,现在看到这后门边上竟然露出了一个洞口后,我才知道,这里是另有乾坤。

    随着应烈一起走下这地下室,我看到这个地下室比较宽敞,只是地下室的高度方面稍微矮了一些,像双杠这家伙就只能是弯着腰站着了,他想挺直站着的话,很容易就碰到地下室顶部的那些照明灯了。

    地下室里打扫的还算干净,不过已经有些掉漆的老旧货架在向人们述说着这个地下室已经有些年头了,我看着货架上被整齐排列的手枪和微冲,不禁对应烈有了另外的看法。这家伙想来是早已经准备好了反击卡利的人了,只是他似乎在等待一个机会,或者是等待着像老六和我这样的人出现。现在我们来到了这地下室,他也为我们敞开了这地下室,应该是到了他想要行动的时机了。

    看着货架上的这些枪支,老六在一边问道:“熘子,这些你是啥时候准备的?我怎么不知道你准备了这么多东西?”

    应烈笑笑说道:“这是我来安特卫普的第三天就已经准备到位了,现在这些东西放在这里都好些时候了,虽然每周我都会下来保养一下枪支,但还是有几支感觉反应并不是很灵敏。”

    我拿起一支赫斯塔尔的手枪看了一下,枪管中被擦拭的发亮,膛线什么的也几乎没有什么磨损,一眼就能看出,至少这支手枪是没有使用过的,要不然,这枪管里多少还是会留下一些火药味的。我问道:“你这全部是自己买来的?”

    应烈点点头说道:“是的,一共22支手枪,11支微冲,还有3把全自动的,都是我这些年在比利时买的。”

    双杠拿着一把型号为fn2000的全自动步枪问道:“熘子,这咋感觉和俺们国内装备的九五差不多啊?”

    应烈看了一下说道:“是的,外型是有点相似,但性能完全不一样,九五的准确度要比这把高,后座力也要小一些,只是供弹方式和九五差不多。不过,这把枪的模块化设计却是不错,要更换部件很方便,只是我这边没有榴弹的模块,因为那东西这边政府管控的很严,很难在黑市上买到,只有辅助的模块倒是比较多。”

    我看了看货架上的枪支和防护设备,有点严肃的说道:“熘子,这些你准备了也不少时间了,现在咱们的人也到了,说说你的打算吧。”

    应烈看了看我后,又看了看双杠和老六,随后低下头苦笑了一下说道:“呵呵,老三,看来你坐到三号的位置确实比我厉害,我老实交代,计划用黑的来反击卡利的人我早就有这个打算了,现在已经有一些收获了,只是我一个人要对付卡利在布鲁塞尔和安特卫普这两个城市的,着实有些力不从心,不过,安特卫普这边相比于布鲁塞尔那边要好对付一些,所以,我去年就来到这里,并利用废品回收来掩饰我打探卡利的行动,只是,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知道了卡利的能量,也知道想要完美的对付卡利是怎样一个难度。所以,我前段时间给老六去了电话,想要请他来这里帮我,并且,我还时不时的向老六表达想要再找几个可靠的人的想法,所以才有了你们的到来。”说着,应烈看了看老六,说道:“兄弟,不好意思,我利用了你。”

    老六听着应烈所说,脸上露出了一丝丝不快,不过,他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被我打断了,我说道:“熘子,既然咱们都是红刀的人,即使是你现在已经离开了红刀,但你也是我们红刀的人,有什么困难明说就是,这样反倒是让咱们兄弟间有嫌隙了,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开,那就没什么了。这样吧,现在我们已经有装备了,那么,就差一些必要的情报和行动的时机了,等会我们上去,好好聊聊接下去该怎么做。卡利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无关紧要,但对你则是比较迫切的,所以,还是尽快解决掉就好。”

    应烈点了点头,我看了看老六,招手示意了一下后,我拿起那把赫斯塔尔的手枪离开了地下室,双杠则是拿着那把fn2000的步枪和几个弹匣也跟着我出了地下室。老六则是跟在应烈后面,我回头看他们的时候,看到老六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应该之前应烈坦白说了之后,在他心里留下了心结。不过,我相信,等会只要说开了,他的这个心结应该会解开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