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98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清晨,天色还未大亮的时候,我们五人就早早准备出发了,在应烈开车送我们前往机场的时候,老六对应烈又是一番嘱咐,似乎应烈要是遇到麻烦不告诉老六的话,老六就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将他抛弃了一样。我和鼠儿在中间座位上笑看着老六的表演,而双杠这家伙一路上都是沉默的,只要你转头看着他一个人独霸后座的时候,他总是会咧着嘴,傻呵呵的对你笑,对此,我们自动就将这个家伙给忽略了。不过,在我们需要搬运行李或者是要干什么重活的时候,我们还是会想到他的。

    到了安特卫普国际机场,应烈送我们到登机处后就返回了,现在这阶段,对于他来说,要处理的事情有很多,特别是在雷赫特地区收拾卡利划分给他的势力和帮众是最重要的,我们不知道他今后会不会在这里站稳脚跟,只希望他能平安就行。

    乘坐着卡塔尔航空的班机,我们开始了这一次的航程。不得不说,卡塔尔航空的服务质量真是不错,由于应烈给我们购买的机票都是头等舱的,所以,在这次航程中我们享受到了卡塔尔航空最优质的服务。不但在饭点的时候我们能享受到各种有特色的餐饮,我们还得到了空乘人员独到的服务,例如我们想喝饮料的时候,只要是我们想得到的常用饮料,这航班上几乎都有。若是我们想百~万\小!说或者看影视的时候,那么,空姐基本上都会满足我们的需求,特别是双杠,他想睡觉的时候,空姐竟然还给他盖被子之类的,这让坐在一边的老六骚动不已。从安特卫普到上海浦东的航程时间足足需要一天外加十九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是尽情的享受着服务,坐的累了,空姐还可以帮我们按摩之类的。

    在飞机起飞降落的过程中,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从安特卫普到上海的时间需要那么久了,除了中途要加油之外,飞机在好几个机场等候的时间就花去了大半,特别是在阿利坎特和马德里等候的时间,足足耗费了八个多小时。当我们在上海浦东机场降落的时候,天色又是一片黑暗。

    从浦东机场出来,我们四人站在机场外看着远处市区的方向,那里灯火阑珊,那里热闹繁华。老六叹了口气说道:“好久没回来了,感觉像是过了好几年一样。”

    我和鼠儿都默不作声,在我心里,确实如同隔世一般,记得我刚离开国内的时候,这里还很寒冷,现在从外面回来,已经是有点初夏的感觉了。正当我和老六还有鼠儿想感慨一番的时候,双杠不合时宜的插嘴道:“啊…俺们刚才干啥要被拉去量体温啊,现在俺们国内的机场都有这检查了?”

    鼠儿抬头看了看这个大汉,佯怒道:“你傻啊,刚才量体温之前那工作人员不是说了么,要检查一下我们有没有携带sars病毒的情况。你还真当机场有这种服务啊。”

    在我们刚刚准备出接机口的时候,我们这个航班所有的人都被机场的工作人员拦了下来,对我们一个个检查了体温和一些简单的流感检测,幸运的是,我们这个航班上没有一个出现体温异常的人,也使得我们都能顺利的离开机场。现在国内虽然对sars病毒已经有了一定的管控,但根据新闻里报道说,国内的疫情还是比较严峻的,每天新闻里都报道着因为sars病毒死了多少人。

    站在机场外看了一会儿远处的城市,鼠儿问道:“三哥,六哥,咱们现在是去哪里?这次回来我都没和队长说,应该不会有人来接咱们的。”

    我看了看老六,问道:“你也没联系队长他们吗?”

    老六摊了摊手说道:“我以为你或者鼠儿联系了,所以我就没吭声了。”

    “俺和队长说了,俺们大概还要等一会吧。”双杠插嘴道。

    闻声,我们三人看向双杠,这憨货,有时候还真不能当他是憨货,不过,他伪装的太好了,很多时候我们都不自觉的将他当做是憨货了。现在,既然他已经联系的队长他们,那么,我们能回哪里这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坐在机场外的马路牙子上,鼠儿和老六不时的在问着双杠是什么时候联系队长他们的,有问他是怎么说的,有没有交代我们到达的时间等等的问题,结果,双杠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接下去的问题他都是傻呵呵的用笑容回应,惹得鼠儿和老六两人在一边不停的骂他还真是个憨货,连我们什么时候到达的都不说,让队长他们怎么来接我们。

    在他们三人唧唧歪歪乱成一团的时候,我联系了队长,队长告诉我让我们在机场附近少许等一段时间,他和黄胖子应该还有半个小时才会到,于是乎,我也没将这个消息告诉鼠儿他们三人,任由他们三人在一边吵吵闹闹,看他们什么时候会想到和队长他们说一声。

    半个小时在这场小闹剧中度过的很快,直到队长和黄胖子来了,老六他们三个依旧没有结束,他和鼠儿依旧对双杠进行着各种贬低和讽刺,还一搭一档的像是说相声一般轮流着数落双杠,而双杠则是没有动气,依旧是傻呵呵的对着他们笑。

    看到这三个家伙在一边吵闹,队长和黄胖子走到了我的面前,我依照在部队的样子,对他们行了一个军礼,队长和黄胖子对我回礼后问道:“老三,这段时间过的怎样?”

    还不等我回答,老六和鼠儿就直接抢在了我的前面,鼠儿是说着各种刺激的事情,老六则是抱怨着在外面生活的艰苦,只有我和双杠两人在一边看着他们。唯一不同的是,我是微笑的看着他们两个,双杠则是傻笑着看着他们四人。

    队长在听着老六和鼠儿的诉说,只是听了不到一分钟,他就变了脸色,说道:“你们两个一边去,我在问老三,有不是问你们,现在你们说了这么多,干脆这样,回去后你们写一份报告给我,页数不能少于五十页,要是到不了,那么,接下去你们的训练量翻倍。”

    听到队长这么说,鼠儿乖乖的闭嘴了,老六则是躲到一边惨呼哀嚎去了,队长看着我,微笑的说道:“老三,听说你在外面好像收了个手下,年纪还挺大的。”

    我笑了笑说道:“是的,不过那不算手下,最多也就是朋友。队长,接下去我们去哪里?”

    队长看了看我,和黄胖子说了几句后,黄胖子去一边打电话了,然后,队长对我们说道:“今天时间也不早了,虽说上海是个不夜城,但你们也得看看时间,再过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你们没倒时差不要紧,我和胖子都还没睡足,现在回上海挂名的营区去,在那里我们休息一下,你们也倒倒时差,明天中午我们回基地,现在基地里有不少任务等着人手去做,你们回来了正好,可以解决掉一些任务了。”

    我点了点头,原本我还想提出休息个一两天,顺便回老家一次,去看望一下家人和邱秋。不过,现在这愿望基本上算是落空了,只能等做完任务后再找时间回去了,也不知道家里人这半年多的时间过的好不好。

    回营区的车上,黄胖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开车,惹得队长在一边不时的提醒,不过,我看到队长在后视镜里一直在看着我们几人,似乎他对我查看的次数有点多,我已经有好几次与他对视了,感觉到他在看我的时候,眼里有一些嬉笑的意味,也不知道他看出了些什么,反正我是不明白我哪里做的不好。

    等到了营区,队长安排黄胖子将老六他们三个带去休息了,唯独留下我一个人陪着他。在看到老六他们走远了后,队长与我并肩走在营区的小路上,我稍稍落后了他小半个身位跟在他边上。在走到了临近操场的一个石凳边时,队长对我示意了一下,要我和他一起坐下。

    坐在了石凳上,队长放松了一下身子后看了我一眼,问道:“老三,在外面这半年时间,有没有想家?”

    我点了点头,队长继续说道:“你离开家后,我偶尔也通过一些方式去了解了一下你家里人的情况,现在国内病毒蔓延很厉害,不过你放心,你家里人一切都很健康,他们生活的还算安宁。不过,有一点我想提前告诉你,之前在你进部队的时候,队里就给你准备了一份死亡通知书,在你去伊拉克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得知伊战爆发,所以,没有在通知你的前提下已经将你的死亡通知书送到了你家里,所以,现在你的家人都以为你已经牺牲了,而且,在你们老家的公墓中也已经给你建了一个衣冠冢,所以,以后你要是要回家的话,你就必须要先和队里申请,最好是要改头换面的去看望你的家人了。”

    闻言,我惊讶的看着队长,队长苦笑道:“这也是没办法,上面觉得你有一定的能力,所以,就这么安排了。不过,有一个相对是好消息的消息要告诉你,经过上面长达一个多月的商议,他们决定让你成为我们红刀的副队长之一,你觉得怎么样?”

    对于队长和我说的好消息,我说真的,压根就没怎么听,只知道我现在似乎是有家不能回了,而且,按照队长的意思,我好像是被内定了,接下去的日子,可能就只有给国家卖命了。对于这点,我心里有点不痛快,虽说以前在进部队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有一张死亡通知书,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张通知书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发送到了我家里。现在让我怎么去面对我的家人?怎么去面对邱秋?我接下去的日子该怎么过?这一切的一切我感觉自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脑子里顿时是一大片空白,连我自己是怎么回到营房的都不知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