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04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双杠的房间是靠近楼梯口的,我的房间则是在这二层的最里面那间,所以,将双杠推进他的房间后,我就独自走回自己的房间。不过,在我经过老八房间的时候,发现老八的房间门没有完全关闭,而是露出了一丝缝隙,我不知道他是否是有意留着的。

    轻敲了一下老八房门,我顺势推开后走了进去,老八正对着房门看着我,看到是我进来了,老八明显愣了一下,随后,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热情,只是淡淡的对我点了点头。看他的样子,始终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这对我倒是没什么,就是担心这老小子要是以后离开了红刀后,是否会因此被人不待见。

    我走到他的床尾,一屁股坐下后说道:“老八,这还是咱们第一次单独聊天吧?”

    老八依旧是站在窗前,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后,我继续道:“关于你的资料,我在队长去青海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了,你的能力很不错。前些天队长和我说你已经将郭天王给挤下去了,这倒是让我有点意外,原本我还以为你能排名在前三十就已经很不错了。”

    老八看着我,淡淡的回应道:“三哥,虽然这么叫你我很不自在,但也得跟着大家,其实我的年纪比你应该是大了五岁吧?不过,我看队里似乎都是以排名论辈分的,所以,也就跟着他们这么叫你了。关于你们排名靠前的,队长也和我一个个的说过,不过,你给我的感觉应该是话不多的,今天怎么话多了?”

    我笑笑说道:“其实我确实是话不多,但我是废话不多,不像是郭天王和二爷他们那样。”

    老八点点头表示了了解,我随即问道:“关于你和雪娘,我从双杠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情况,但不详细,我猜应该是队长有意要掩饰雪娘在外面的身份吧?才让你这么陪着他的,是不是这样?”

    老八苦笑了一下说道:“是的,队长就是这意思,不过,陪着这个娘炮还真是累,我不知道他骨子里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做是个带把的,反正和他在外面的时候,他最喜欢的就是往时装店里跑,还专门挑女装的看。”

    我笑了起来,可以想象老八陪着雪娘是什么感受,不过,这对于雪娘来说,可能就是因为他长得太像女人了,所以,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还真把自己当成是个女人来表现了。我问道:“那他有没有带你往一些特殊的地方跑?又或者经常做一些特女性化的动作?”

    老八苦笑着摇头说道:“能没有么?挑卫生巾能挑半个小时,还会在大街上撒娇,真他吗把我恶心的想吐。”

    我笑着说道:“忍忍吧,就当是在任务。你对咱们这次任务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说起了这次的任务,老八认真了起来,他略带严肃的说道:“三哥,对于出这样的任务,我经历的次数不多,但我觉得,这次的任务情报似乎太详细了,我总觉得情报应该不可能详细到连坤沙有几个落脚点,还有他有几个女人都全打探出来,这给我的感觉有点反常。”

    我点点头,确实,这也是我心里的一个疑虑,因为以前我们接到类似的任务的时候,任务简报上都不会有这么详细的资料,偶尔有个一两次会详细一些,但也没有达到过这种程度。说不定这些情报还是坤沙那边主动泄露出来的也说不定。我问道:“那你打算怎么核对情报的准确性?”

    老八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在红刀才半年,总共也就是跟了几次任务,大多数还是跑西部边境的,对于在西南边境上的,我不熟悉,也不知道该有什么对策。”

    我站起身,拍了拍老八的肩头后说道:“那就利用这次任务好好学学,你能排在第八的位置,队长应该是很高兴的,从他对我说起你时候的样子来看,你应该是被比较看重的。至于对待雪娘,如果队长确实是要你帮助掩饰雪娘身份的话,我也建议你或许可以更好的去配合雪娘,这样,以后在任务中说不定你们的关系可以帮上大忙。”

    老八点了点头,我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后离开了他的房间。对于他和雪娘,想来是队长看中了老八那油盐不进,嗜武成性的性格,才让老八和雪娘一起配合,要是放在其他几个货色与雪娘配合的话,说不定还要搞出什么乱子呢。反正我需要了解的已经了解到了,那就足够了,至于任务的事情,现在虽然已经和队长讨论了不少可能遇到的境况和解决的办法,但对于老八的担心,这倒是我值得注意的。

    回到了房间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二爷找到了我,他告诉我,他准备安排我们今晚就离开关累,开始向班曼进发。只有早一些到达班曼,才可能更好的去了解地形和对任务的把控,所以,我在二爷通知了我之后,赶紧收拾起了装备,去旅店总台退掉了房间后,开始在房间里等着天黑。只有天黑了,街道上人少了,那样才不会影响我们穿着装备外出,要不然,在街道上要是让人看到有一队穿得相当科幻的作战小队在大街上穿过,想必会惹上一些不必要的事情的。

    在房间里,好不容易熬到了深夜,关累港口这边的街上早已经没有了行人的来往,整个街道上都是静悄悄的,要是没有了街道上那几盏昏黄的路灯,说不定这里还真与那些影视作品中的鬼街差不多。因为关累港口这边的街道,很多房屋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只有少数的几栋算是新盖的,但那也是最近这十来年才盖好的,也只有港口码头那边的一些彩钢瓦棚子看上去比较新。

    按照二爷之前的关照,我们没有从旅店的大门离开,而是一个个从二楼的窗户里往外绳降下来,在旅店西面的街口集合。昏暗的灯光下,看着我们一行八人一个个都穿着黑色哑光的护甲,我心里对我们这一行人的装扮真是爱死了。这完全就是科幻电影才会出现的情节,就像是一个个都是机械战士一样,也只有我们没有拉下的头盔面罩上才能看出,我们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集合完毕,我们悄悄的以战斗队形,沿着街道的昏暗处向着码头那边快步走去,一路上,能听到的只有我们发出的轻微的脚步声和一丝丝液压系统发出的那种摩擦声,这些声音听在我的耳朵里,完全就是一种享受。要知道,类似的声音和装扮也只有在老美的科幻电影里才有可能出现,现实中,很难看到像我们这样的场景的。

    从旅店到码头,最多也就两百米的距离,我们很快就到达了二爷给我们安排的一艘小艇上。这艘小艇是停在码头北面的一个小湖里,颜色是黑色的,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这艘在树荫下的小艇很难被人发现。二爷带着我们登上小艇后,他立即就启动了小艇,让我意外的是,这艘小艇发动机的声音很轻,怎么都不像是那种燃油动力的。我坐到二爷身边,轻声的问道:“二爷,这船的发动机怎么声音这么轻?”

    二爷看了看我,嘚瑟道:“不知道了吧,这可是国内少有的几艘全电系统的快艇。是咱们国家特意为一线部队研发的,这船的造价可不小,听说这样一艘要近百万的价格。不过,值得夸赞的是,别看这艘船不怎么样,但速度可是快得不得了,最高速度可以达到六十节的样子。”我有点咂舌的低头看了看身下的小艇,没想到这小艇的速度会达到这样一个速度。这换算下来,这小艇在水面上行驶的速度怎么也得超过百公里每小时啊。

    小艇缓缓的经过进入澜沧江的小桥向外驶去,我们开始在船舱里装配属于自己的武器。我这次带了三把枪,一把是我习惯的awp,不过,这枪与正规的awp有着完全不同的性能,光枪管的改造,就耗费了队里不少的精力,因为我当时提出的是,我需要一根有七根膛线的枪管,而且,膛线的旋转方向是左旋的,并不是传统的右旋膛线。左旋的膛线对于一般的枪手来说,是很难掌控的,因为子弹在经过膛线引导后的旋转方向是完全不同于右旋膛线的,弹道的计算也与右旋膛线的完全不同,但效果却是非常突出的。因为膛线数量的增加可以促使子弹在飞行过程中更加精准的沿着弹道飞行,动能也比常规膛线的枪管射出来的子弹要大很多,唯一的缺点就是有效的杀伤距离缩短了。按照我这七膛线的枪管,有效射击距离会比常规四膛线的要短大约百八十米的样子,但杀伤的效果却比四膛线的强很多,只要击中,那么子弹进入目标物体内后,会立即形成一个强大的爆炸效果。而我的左旋膛线会将这效果扩大,因为子弹弹头一般在生产打磨的时候,大多会是以顺时针右旋的方式打磨,这样对于用左旋的膛线来说,子弹在飞行的过程中个,由于本身内部纹理和膛线旋转形成了一个相对的平衡度,所以,在精确度方面,左旋的子弹会比右旋的略微高出一些。要知道,这样一点点优势,在我们这样的作战部队进行任务的时候,是有着绝对的优劣差别的。

    而我另外的两把枪,一把是我们红刀标配的微声冲锋枪,另一把是我个人喜欢的格洛克的手枪。当然,在这次任务装备领取的时候,子弹数量我也是准备的相当充足,光手枪子弹我就准备了四个弹匣,微冲是三个弹匣,狙击则是准备了五个弹匣。光这些子弹,若是在任务中是一颗打一个的话,相信足够将坤沙的人全干掉好几遍了。

    看着伙伴们一个个都在组装自己的武器,我看了看二爷,他倒是有些惬意的在驾驶着小艇。小艇的速度有刚开始离开码头时候的慢速到出了国境后变为高速,我就知道这二爷又要嘚瑟一番了,果不其然,二爷看到我在看向他的时候,他邪笑了一下说道:“老三,要不你来爽爽?这驾驶感你可是没有体会过的,简直是和在高速上飙车一样爽。”我没有理会他,因为在水面上高速行进,我已经有些感觉到晕船了。

    见我没有答话,二爷自顾自的说道:“好心让你感受,你倒不领情。过会儿你想感受都没得感受了,从码头到班曼,也就三十多公里的水路,这船全速开的话,差不多半个小时内就能到,也就是担心被老挝和缅甸的边防军发现,老子才开的比较慢,要不然,非要让你们体会一下什么是高科技带来的刺激……”不过,还不等二爷说完,我就看到有一只高跟鞋砸中了二爷的脑袋。不用想都知道,这高跟鞋必定是雪娘这妖孽的。

    我回头看了看雪娘,这小子现在是脸色通红,皱着眉头,额头上滑落的长发紧贴着他那美丽的脸庞,他俏目怒瞪着二爷,怎么看都像是受尽了欺凌的模样。不得不说,这妖孽确实有迷倒众生的资本,真的撇开他是个带把的性别,说不定我也会被他给迷倒。

    二爷怪叫了一声,转头就看向雪娘,怒道:“姑奶奶,你到底要干嘛?我可没招你惹你,你干嘛拿你的蹄子砸我?”

    雪娘抿着嘴,一副难受的样子,手里却是拽着另一只高跟鞋。我拉了拉二爷说道:“你慢点,我好像有点晕船了。”

    二爷看了看我,大概他也猜到雪娘为什么砸他高跟鞋了,他将速度降下了一些后,喃喃的说道:“吗的,真当自个儿是个娘们儿,真他吗要命,这模样不去祸害别人,怎么就对我来了?”

    听着二爷的小声嘟喃,我有点忍不住想笑,这还不是他自己找的。

    从关累码头到班曼北面山岭上的梯田附近,大约是行驶了三十一二公里的样子,也幸好现在是半夜,江面上没有什么船只,要不然,按照二爷航行的速度,肯定会引起大波澜,毕竟我们从码头到班曼这边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从我们手腕处的定位仪上显示的位置,我们是在班曼东北面,大约距离班曼这个小镇约莫直线距离有七八百米的江滩上下船的。这里到班曼小镇,还需要翻越一个小山头,在月光下我们通过微光仪清晰的看到,在山腰到山顶的地方,全都是开垦好的梯田。而当我们爬上梯田的山顶后看向班曼,那里算是建立在山坳中的一个小镇。其实,用小镇来形容班曼还真是抬举它了,这里也就是比一般的村庄集镇稍微大了一点点。在班曼小镇的中心位置有一条十字街道,街道上有着数十个路灯,将整条街道照耀得明亮,我能轻易的通过微光仪看到停靠在街道两边的车辆,还有依旧是在营业的几家店面,只是这些车辆在我看来,似乎是改装过后的那种武装车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