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15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靠着高脚楼的砥柱,我摘下了头盔,用耳朵紧贴着柱子,对于物体传音的知识,想必很多人都知道,所以,在贴紧柱子后,我屏住了呼吸,静心的去聆听柱子中传来的声音。  结恨星察早技主孙所通闹方我

    敌察封术帆考通后陌考科科结  听了好一会儿,始终是安安静静的,我重新戴上头盔后,对着老八和洞拐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两个先上去。老八和洞拐看到我手势后端起枪开始慢慢接近高脚楼的楼梯,而我和另外的战友都是按照平时训练时候的组队模式,一个个跟着他们俩在后面,高脚楼的底下则是双杠和雪娘在蹲点,他们将负责楼外的警戒。

    走进了楼梯,我们来到了高脚楼的一层,这里很整洁,竹木地板上被擦拭的油光发亮,我们的强光手电照在地板上,让整个一层的房间都变得很明亮。我们现在所处的房间是这栋高脚楼的大厅,大厅里除了没有窗户外,其他倒是显得与一些豪宅没什么差别,四面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名画,尤其是北墙上,一副一米多宽的巨幅照片让我们知道了这里是谁的住处。  孙学星恨我技指敌陌月情封指

    孙术封球毫秘主结由情冷方诺  照片上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洁白的军礼装,肩膀上的金穗礼带配上白手套,严肃的面容上有一撮小胡子,让原本这张照片上的人有点猥琐的样子变得很是威严。老八看到照片后说道:“三哥,这是吴山。”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后继续观察着大厅。在大厅的东墙和西墙各有一扇门,现在这两扇门是紧闭的,我对着洞拐说道:“你带一组去东面,我和老八去西面。”说完,我轻拍了一下老八的手臂,向着西面的那扇门靠近。  结学最球帆考主后由故最阳孙

    结学最球帆考主后由故最阳孙  三撇也说道:“是啊,三哥,我是守在村子东面的,我也没看到有人从这楼里出来,而且,我观察的时候是夜视和红外一起用的。”

    敌察岗学我羽通后所远早羽情  来到了门边,我将微冲背在了后背,从腰间将上了膛的格洛克拿在手里,并且将手枪的击发模式从单发改成了连射。在我使用过的手枪中,要说连射最佳的,我感觉格洛克是很不错的,不像伯莱塔那样有较大的后座力,但相比于伯莱塔,格洛克的威力却是小了一些,不过,手枪在使用中一般都是近距离的,只要在近距离中能确保正常的杀伤力就可以了,对于威力大小倒是其次了。

    老八看了看我,在我点头后,他对着木门狠踹了一脚,木门应脚而开。我看到门框上的木屑翻飞,可想而知老八这一脚有多大的力量。不过,在木门被老八踹开后,里面丝毫没有什么动静,我回头看了看洞拐那边,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一脚将东面的那扇门踹开了,在五六将木门踹开的同时,洞拐和三撇的动作与我一样,也是向着房间里先射了几枪,待到没有动静后,他们才鱼贯而入。  孙球岗球吉考指孙所艘恨方艘

    结球最球我秘显孙战后克酷后  我和老八走进了西面的房间,房间里除了有一圈木质沙发外,其他并没有什么东西,而在西房里,还有一扇小门,是很普通的那种单扇的木门,木门还是敞开着的。我和老八对望了一眼,我靠着墙壁,小心的接近了木门,在木门边,我闪头向里面望了一眼。木门后面是一个楼梯间,楼梯是通向二楼的,而在楼梯旁边则是一个鞋柜,鞋柜是带着小门的,现在鞋柜门被打开着,里面的鞋子凌乱的摆放着,甚至有几只鞋子是掉落在地上的,可以想象,在我们刚才对村子发动攻击后,吴山他们这些人应该是很慌乱的在这里换鞋了。

    看地上的鞋子,我脑子里不禁想着,这鞋子现在被脱放的这么乱,或许吴山等人已经不在这栋房子里了。  后学岗恨早羽指结所敌察恨

    艘学克球毫羽通艘陌秘秘孙毫  怀着这个想法,我举手对身后的老八做了个手势,示意我准备进去了。老八在我肩膀上轻拍了一下后,我开始贴着墙壁走上楼梯,手里的手枪也对着楼梯上方瞄着,很快的,我们到达了二层。二层给我的感觉倒是很像一个正常的家,楼梯上来是一个小客厅,面积不大,大约只有十来个平方的样子,小客厅里摆放着两把看上去比较名贵的椅子和一张小茶几,小茶几上的杯子被倒翻了,茶水顺着茶几面滴落在地板上,我看到一些茶叶的痕迹。

    艘学克球毫羽通艘陌秘秘孙毫  见到战友们应答后,我对着土鼠示意了一下,土鼠率先走出了大门,我跟着土鼠,在他猫着腰走进高脚楼底下后,他来到了靠近土堆的地方,对着正中间一块长满野草的地方猛拉了一把,顿时让我们看到隐藏在杂草间的地下通道的入口。这个入口确实如土鼠之前所说一样,入口的大小大约只有一米见方,而在入口之中有一个木质的扶梯,看来这个地下通道到地下应该还是有点深的。

    在小客厅里,比较起眼的是两侧的墙壁上同样是挂着两幅照片,一副是吴山穿着西装的样子,他身边有一个气质高贵的女人,穿着一件酱红色的旗袍,显得风姿绰约。而另一幅照片却是一副风景,只是照片里的风景我不知道是在哪里,倒是显得比较宁静悠远。与楼梯正对着的是一扇双开门,现在双开门被大大的敞开着,我们可以看到在双开门后面有一个较大的玄关,玄关的地面上铺着浅色的地毯,上面现在很干净,看样子这栋房子之前肯定是有人专门打扫的。而与小客厅双开门相对的是一扇带着百叶窗的落地门,想来这扇落地门外面就是二楼的阳台了。  敌恨星察毫秘指敌接吉接封星

    敌恨最术我太诺艘接学吉显艘  我和老八还有随后跟上来的洞拐他们一起走进了玄关,看到的是左右各有两扇窗户,其中玄关右边的窗户已经碎裂了,在这扇窗户后面则是有一个柜子,柜子边上有一具尸体,尸体的手上还拿着一杆枪。我知道,这就是之前在这楼上狙击我的那个狙击手,只是现在这个狙击手已经毙命了。我走近一看,狙击手的死状比较惨,身上有不少枪眼,其中胸口的枪眼中还在滋滋的往外冒血,他的头部已经被打烂了,估计是双杠之前的那一梭子子弹的功劳。

    站起身,我看向了玄关右边的房间,房间门同样是被打开的。这个房间应该是吴山的书房,书房里很凌乱,到处是散落的纸张。我捡起其中一张纸看了一眼后,我心里顿时紧绷了一下,因为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打印的照片,照片上是老八和雪娘在一起时候的情景,老八端坐在写字椅上背对着大床,雪娘正在床上化妆,而让我心里紧张的是,在照片下面有一行文字,是用英文打印的,说的是老八的身份和雪娘的身份。  结察克察毫羽通敌战敌指帆岗

    艘球封术毫技显艘接太恨仇地  我回头将手里的打印纸递给了老八,老八看了一眼后低声骂了句“他吗的”后,直接将打印纸揉成了一个纸团扔在的地上。我捡起纸团,将纸团重新撸平后折叠起来,放进了胸甲里,对着老八说道:“看来吴山对你们应该是早就起疑心了。”

    老八说道:“怪不得之前在和他交往的时候,总是感觉这家伙总是扯开话题。三哥,看来这里不用搜索了,这房子里应该是没人了。”  后恨封察吉技主后所显技主敌

    后恨封察吉技主后所显技主敌  在小客厅里,比较起眼的是两侧的墙壁上同样是挂着两幅照片,一副是吴山穿着西装的样子,他身边有一个气质高贵的女人,穿着一件酱红色的旗袍,显得风姿绰约。而另一幅照片却是一副风景,只是照片里的风景我不知道是在哪里,倒是显得比较宁静悠远。与楼梯正对着的是一扇双开门,现在双开门被大大的敞开着,我们可以看到在双开门后面有一个较大的玄关,玄关的地面上铺着浅色的地毯,上面现在很干净,看样子这栋房子之前肯定是有人专门打扫的。而与小客厅双开门相对的是一扇带着百叶窗的落地门,想来这扇落地门外面就是二楼的阳台了。

    孙恨克术故太通敌所恨察冷方  我应道:“是的,吴山跑了。”

    似乎是印证我的这句断言,洞拐他们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走进了书房,洞拐对着我说道:“三哥,卧室里没人,吴山跑了。”  艘察封术毫羽诺结所我敌方

    结术岗恨故技指艘所后冷接  我点点头,说道:“你们记不记得,在比卜诺的时候,土鼠说这里有一个地下通道,我想,吴山他们很有可能是从地下通道离开的。”

    洞拐疑惑的说道:“不对啊,从咱们任务开始到我们进入这里,我都没有看到有人从这栋楼里出来。”  结学最球早考指敌接科孙故

    孙恨星察故秘诺孙陌酷远术技  三撇也说道:“是啊,三哥,我是守在村子东面的,我也没看到有人从这楼里出来,而且,我观察的时候是夜视和红外一起用的。”

    孙恨星察故秘诺孙陌酷远术技  在小客厅里,比较起眼的是两侧的墙壁上同样是挂着两幅照片,一副是吴山穿着西装的样子,他身边有一个气质高贵的女人,穿着一件酱红色的旗袍,显得风姿绰约。而另一幅照片却是一副风景,只是照片里的风景我不知道是在哪里,倒是显得比较宁静悠远。与楼梯正对着的是一扇双开门,现在双开门被大大的敞开着,我们可以看到在双开门后面有一个较大的玄关,玄关的地面上铺着浅色的地毯,上面现在很干净,看样子这栋房子之前肯定是有人专门打扫的。而与小客厅双开门相对的是一扇带着百叶窗的落地门,想来这扇落地门外面就是二楼的阳台了。

    我看了看三撇,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幺五,疑惑道:“我是守南面的,与这栋楼的正门是正对的,虽然有其他的楼房阻挡,我也确信没有人从正门出来,不过,要是没人从这里出去,那么,吴山他们是从哪里离开的?你们有没有找到什么暗门之类的?”  孙术封球故羽主敌由太结由通

    结球最球毫太诺后陌闹帆技陌  众人相互对望了几眼,最后幺五答道:“三哥,没有发现啊。”

    我看了看他们,说道:“那先不管他们是从哪里离开的,现在去地下通道看看。”说完,我就率先走出了书房。  敌察星球早秘主艘战显冷接独

    结术克球故太通敌战由指球地  来到了一楼,我们在大厅里重新换上了弹匣后,开始分组,同时,我安排了双杠和老八还有三撇一起前往村口,让他们将土鼠和受伤的倒三七一起带到这里来,至少在这里可以让倒三七能好好休息一下。

    不多时,老八他们回来了,双杠将倒三七放在沙发上后自觉的站到了一边。我看了看双杠,说道:“现在由土鼠带队,准备进入地下通道。双杠,雪娘,你们两个在这里照顾倒三七,其他人跟我一起,在天亮前务必要将这里搜索完成。”  结学最学帆羽显结接陌陌冷

    结学最学帆羽显结接陌陌冷  老八看了看我,在我点头后,他对着木门狠踹了一脚,木门应脚而开。我看到门框上的木屑翻飞,可想而知老八这一脚有多大的力量。不过,在木门被老八踹开后,里面丝毫没有什么动静,我回头看了看洞拐那边,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一脚将东面的那扇门踹开了,在五六将木门踹开的同时,洞拐和三撇的动作与我一样,也是向着房间里先射了几枪,待到没有动静后,他们才鱼贯而入。

    敌察最学我秘显结接不艘陌帆  “是。”

    见到战友们应答后,我对着土鼠示意了一下,土鼠率先走出了大门,我跟着土鼠,在他猫着腰走进高脚楼底下后,他来到了靠近土堆的地方,对着正中间一块长满野草的地方猛拉了一把,顿时让我们看到隐藏在杂草间的地下通道的入口。这个入口确实如土鼠之前所说一样,入口的大小大约只有一米见方,而在入口之中有一个木质的扶梯,看来这个地下通道到地下应该还是有点深的。  结球岗学早秘诺后所察学通孙

    后学封察帆羽显孙所察方接吉  土鼠在最前面,他毫不犹豫的顺着扶梯爬到了通道里,在他下去后,他敲了敲扶梯,示意我们也跟着下去。我是第二个爬下扶梯的,在到达通道底端后,我才发现,原来这里别有洞天,虽然进入地下的通道比较小,估计双杠是怎么也进不来的,但整个地下室倒是非常的宽敞,而且,地下室的照明很好,现在整个地下室里都是亮着灯的,那些灯全是目前市面上流行的节能灯。

    地下室很宽敞,放眼看去,整个地下室怎么也得有几百个平方的样子。其中在我们站立的左边,有一整排类似于监狱房一样的房间,一间间都不大,其中我们还听到有一间里面,还有人在大喊大叫,至于那人在叫嚷着什么,我是没有听懂。而在我们右边,让我们感到头皮发麻的是,这里有两个大间,其中一间现在已经是血流成河,从敞开的大门看过去,那里应该是制作毒品的车间,只是现在在车间里,无论是地上还是工作台上,都是倒下的死人,其中还有好几个未死的还在痛苦的呻吟,不过,从那些人的呻吟声中我们可以听出,这些人估计也活不久了。  结察星学吉太指艘由后最岗月

    后恨克学早羽显敌陌鬼早主我  我对着身后的战友们说道:“迅速搜索。”说完,我就率先向着那个发出声音的监牢走去。

    后恨克学早羽显敌陌鬼早主我  照片上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洁白的军礼装,肩膀上的金穗礼带配上白手套,严肃的面容上有一撮小胡子,让原本这张照片上的人有点猥琐的样子变得很是威严。老八看到照片后说道:“三哥,这是吴山。”

    和老八一起,我们打掉了锁在监牢门上的铜锁,将里面的人拉出来之后,我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这个人头发胡子都有点长了,而且,身上还不时的散发出一阵阵的恶臭,想来这个人被关在这个囚室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的皮肤比较白皙,可能是因为长时间没有阳光照射的缘故才这样的,不过,这个人的穿着倒是不错,已经发黄的白衬衫和一条恶臭阵阵的西裤,这倒让我可以看出,在他被关押进来之前,应该是一个在社会上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因为他的衬衫上的标志是蛇妖美杜莎的标志,这是范思哲品牌的。  艘察封术吉太指孙由仇孤后冷

    敌球克球早太显孙接通球远诺  这个人被我和老八拉出囚室后,先是愣神的看了我们好一会儿,随后就开始叽里呱啦的说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我看了看老八,老八回头招呼了一下土鼠他们,很快的,洞拐、土鼠他们这些人就回到了我们身边,洞拐对我说道:“三哥,看过了,两个房间里,一个是制毒车间,里面的人还能喘气的还有三个,不过,都没用了,只有出的气,快没进的气了。另一个是仓库,里面还有大约五六百斤的毒品,另外还有不少枪支弹药。”

    我点点头,指着那个被我们放出来的囚犯问道:“你们谁能听懂他说什么?”  结球克球我太诺孙陌孤艘通指

    艘学最球毫秘指结战战通指后  众人相互看了看,土鼠站出来用英文对着那个人交流着,随后,那人也用英文与土鼠对话。土鼠在那人说完一句后,对我们翻译道:“他是坤沙,他说他是被吴山给囚禁的,他希望我们能帮他对付吴山。”

    我有点惊讶的看了看这个脏不拉稀的人,虽然我猜测过这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就是坤沙,而且,还是这么落魄的。  敌察星恨帆考通艘接羽秘闹通

    敌察星恨帆考通艘接羽秘闹通  老八说道:“怪不得之前在和他交往的时候,总是感觉这家伙总是扯开话题。三哥,看来这里不用搜索了,这房子里应该是没人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