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19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回到了宿舍,我和双杠说了追加的任务,双杠不以为然的点头,对我问道:“那咱啥时候走?”  敌术星学毫秘诺后由冷后远毫

    后察封术故太指后战冷闹克冷  我翻开文件夹看了看答道:“先休息两天,后天早上咱们出发,这次行动的人选基本上不变,只是将幺五换成了小毛。”

    双杠了然的点点头,噢了一声后说道:“小毛,是不是咱们队里编号双拐的那个小流氓?”  敌球最术吉考诺艘陌由陌情鬼

    孙察星术我技显后由羽冷科毫  我看了看资料,说道:“是的,可是人家好像不是什么小流氓啊。”

    双杠嘿嘿笑道:“这不是俺说的,是雪娘和小九九那两个假娘们儿说的。”  结察岗学早羽主后接后太通最

    结察岗学早羽主后接后太通最  接下去的一整天,我和双杠他们好好的在营地里休息了一番,睡觉睡到自然醒,吃饱喝足后还能晒晒太阳。当然,小流氓小毛也在我们休息的这点时间里到了营地,当他看到穿着吊带裙的雪娘的时候,那个兴奋劲儿还真不亏了他小流氓的称号。因为他来到营地,我和双杠还有老八他们正一字排开的在晒太阳,小流氓看到雪娘也在晒太阳的时候,直接就扔掉了背包,一头扑进了雪娘的怀里,蹭着那比飞机场还飞机场的胸说道:“哎呀,雪娘,好些时候没见到你了,真的很想念你啊,你有没有想我?”

    孙学星恨早羽通结所诺结考星  听了这话,我大概的明白了,看小毛的资料和照片,这小子年纪不大,但相当的时尚另类,最明显的是脑袋两边剃的光光的,头顶则是留着长发,那几根长发还染成了五颜六色的,不光这样,这小子还经常将长发扎成小辫子。身上的装扮也很时尚,不出任务的时候,经常能看到他穿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衣服,什么带铆钉的,挂链子的,总之怎么另类怎么来。而且,这小子平时说话走路都是流里流气的,完全是一副街头小混混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这小子是个当兵的,而且还是在我们红刀这样的部队里的。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红刀里正常的还真没几个,不是装疯卖傻的,就是彪悍暴力的,不是流里流气的,就是娘娘腔十足的,不是偷鸡摸狗的,就是耍泼无赖的。真要在我们这百多号人里找几个正常的,我估计也就我和老大他们几个,要是细数的话,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之数。总的来说,在红刀,能找出五分之一是正常的就已经很不错了。  艘恨最学早太通敌接方秘学通

    艘学岗术毫太通艘接早所闹最  接下去的一整天,我和双杠他们好好的在营地里休息了一番,睡觉睡到自然醒,吃饱喝足后还能晒晒太阳。当然,小流氓小毛也在我们休息的这点时间里到了营地,当他看到穿着吊带裙的雪娘的时候,那个兴奋劲儿还真不亏了他小流氓的称号。因为他来到营地,我和双杠还有老八他们正一字排开的在晒太阳,小流氓看到雪娘也在晒太阳的时候,直接就扔掉了背包,一头扑进了雪娘的怀里,蹭着那比飞机场还飞机场的胸说道:“哎呀,雪娘,好些时候没见到你了,真的很想念你啊,你有没有想我?”

    雪娘原本是闭着眼睛小憩的,毫无防备的被他这么一扑,顿时冒尖了嗓门大叫了起来,还不等小流氓将话说完,直接一脚将小流氓给踢飞了,他摘了墨镜对着小流氓喊道:“你丫的毛病啊,老子又不是女的,你恶心不恶心?想你?想你个鬼,要是再对老子毛手毛脚的,小心老子把你便太监。”说完,雪娘还气呼呼的盯着小流氓,那样子倒是非常的养眼,只是胸前少了一些什么,要不然,绝对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后术最学早考指敌陌太方艘学

    孙恨克察帆技显后所敌察球战  看着雪娘暴怒的样子,小流氓倒是老实了不少,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嬉笑着说道:“雪娘啊,谁让你长得这么好看,除了三条腿和飞机场之外,我真的很想把你当娘们儿,再说了,除了这些,你比外面那些娘们儿还娘们儿,你让我怎么办?每次我到外面,总是拿你的模样当标准去看外面的,可是没一个比得上你的,哎……可悲啊。”说着,他还表情夸张的做着动作。

    孙恨克察帆技显后所敌察球战  我看着低头沉默的土鼠,他似乎在忍着什么,不过,他没有什么表示,我也不方便直接去问,只能不时的看看他,期望这家伙心里知道。

    我们一群人看着小流氓的表演,老八怒骂道:“滚一边去,再打扰老子休息,小心老子拿你练手。”  后恨星察吉秘指后战由鬼通情

    结术星恨毫考主后所敌毫诺艘  闻言,小流氓看了一眼老八,悻悻的收起了玩笑的心情,对着我敬了一个军礼并大声说道:“报告三哥,七十七号孙健报到,请安排指示。”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摆摆手说道:“行了,别耍皮了,去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咱们都要出发。”说完,我对着躺着的一大堆人说道:“都差不多可以了,太阳也快下山了,等会只能晒月亮了,今晚大家都休息好,装备之类的都检查好,这次的行动可能会很快,也可能会很慢。晚饭后咱们聚聚,我将任务的事情和你们详细的说一下。”  孙学封术帆羽显孙战阳帆克陌

    敌术克恨早技指结接术仇艘指  众人闻言后都起身了,意兴阑珊的应了句后,都散开了,也只有雪娘这个假娘们儿依旧没什么动作,他慵懒的用着细嗓门对我说道:“三哥,你看人家才晒了没一会儿,身上的防晒乳液都还没吸收,等会儿好吗?”

    我看了他一眼,说真的,我真不想去搭理他,尤其是他现在这幅样子。要说讨厌,我没有这个意思,但我面对他的时候还真是有点恍惚,甚至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他真的很妩媚,无论是脸蛋还是神情,都是不折不扣的美女,可他偏偏是个男的。匆匆的瞟了他一眼,我鼻子哼了个“嗯”后,赶紧离开了这妖孽。  结球最学我太显孙由我最冷所

    结球最学我太显孙由我最冷所  我看了他一眼,说真的,我真不想去搭理他,尤其是他现在这幅样子。要说讨厌,我没有这个意思,但我面对他的时候还真是有点恍惚,甚至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他真的很妩媚,无论是脸蛋还是神情,都是不折不扣的美女,可他偏偏是个男的。匆匆的瞟了他一眼,我鼻子哼了个“嗯”后,赶紧离开了这妖孽。

    敌察星学毫羽指孙陌敌察主陌  晚饭后,我们一群人都聚在了我的宿舍里,我谁拿着文件夹,对着大伙儿说道:“这次追加的任务是要我们追击吴山这伙人,因为在坤沙势力中,由于吴山使用手段夺权了坤沙,所以,目前坤沙势力的根本是吴山在控制。在上一次行动中,我们虽然抓获了坤沙,也消灭了坤沙势力的大部分,但对于吴山所拥有的势力,几乎是没有伤及分毫,而且,据我们在上次行动中了解,吴山手里掌握着一支可以与常规部队特种兵相抗衡的武装力量,人数不详,具体的武装程度也不详,所以,在这次行动中,我们务必要小心。另外,在上次行动中,我们大概的了解了吴山这个人,此人为人十分的深沉,而且也非常的狡猾,在面对他的时候,务必要谨慎行事,当然,要将其抓获或者消灭这是主要目的。还有,就是对于吴山拥有的武装力量,除非是有突然情况出现,若是正常情况下,上面指示我们必须将这支力量消灭,不然,会对国家安全形成一定的威胁。第四,就是关于吴山目前所隐藏的位置。根据我们上次任务行动的结果,吴山很有可能是躲在班曼西南大约五六公里范围的山区,那里属于热带雨林地区,环境条件比较恶劣,夜间有毒虫毒物出现,我们这次行动中,所有人都必须穿戴新型护甲,中途不得随意脱卸。”

    双杠举手插话道:“仨啊,你说中途不得脱卸,丫的,也要咱们能脱啊,都是用螺丝给拧死的,想脱也脱不了啊。”  敌术星察早秘诺后接由术由远

    后球岗察毫技主敌所通远考远  我瞥了一眼双杠,正要反驳他的时候,小毛举手,我示意他先说,他说道:“三哥,我们排名靠后的都还没有护甲,你让我们怎么穿啊?而且,对于雪娘来说,他是要穿男式的还是女式的啊?”

    听着他的话,我厌恶的撇了他一眼,说道:“对你,三撇,雪娘和土鼠的护甲现在已经在运来的路上了,这是队长给你们准备的。至于雪娘要穿什么款式的护甲,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你要是想操心,你可以多考虑一下自己在这次行动中该怎么配合其他队员,要是在行动中因为你而造成什么损失的话,别说队长了,我首先就把你给办了。”  艘学最恨吉太指孙战不接岗考

    敌察星术吉太通结所显岗阳接  小毛顿时缩进了脑袋,不再吭声,我继续说道:“根据上次任务时候所得的资料,目前吴山手里应该还有不少中型武器装备,所以,在任务中,希望大家都要注意,宁可咱们的任务进度慢一点,也要确保自身的安全。第五,关于这次行动的出发和回撤,都需要我们自己想办法,二爷因为别的任务已经离开了营地,队长说了,这次追加任务上面不会给予我们多少支持,大部分需要我们自己解决问题。”说完,我环视了众人一眼。

    敌察星术吉太通结所显岗阳接  雪娘原本是闭着眼睛小憩的,毫无防备的被他这么一扑,顿时冒尖了嗓门大叫了起来,还不等小流氓将话说完,直接一脚将小流氓给踢飞了,他摘了墨镜对着小流氓喊道:“你丫的毛病啊,老子又不是女的,你恶心不恶心?想你?想你个鬼,要是再对老子毛手毛脚的,小心老子把你便太监。”说完,雪娘还气呼呼的盯着小流氓,那样子倒是非常的养眼,只是胸前少了一些什么,要不然,绝对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这次的行动的人员相比于上一次,我们少了好几个,像上次最后增援我们的三人都已经返回了基地,现在留下的也就是洞拐、老八、双杠、三撇、雪娘、土鼠和小毛。整个行动也就我们八人去完成,而对于吴山那边还有多少人,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个人数对比是怎么样的,期望吴山带走的人数最好少一点,那样,我们的任务难度也会小一些。  后学星学吉技诺结由由接显

    结学岗察帆技显后陌故通酷察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刚天亮,我们就被黄胖子给叫醒了,他给我们安排好了车辆,我们这次将会有广州军区的军车送我们到关累,再由关累那边出境前往班曼。而对于这次行动的补给,黄胖子也没让我们失望,不但给雪娘他们这几个排名靠后的人准备好了护甲,还给了我们不少弹药和干粮,这些补给大概可以给我们维持半个月的消耗。

    清晨,我们在阳光的照耀下离开了军区营地,向着关累行进。一路上我们都沉默不言,我不知道这些兄弟们在想什么,但我却是想着队长对我的关照,他要我看好土鼠,希望土鼠在这次行动中不要犯什么错误,要不然,我还真的无法对队长交代。我知道队长对我说的那番话,已经是他的底线了,他既然已经知道土鼠碰了不该碰的而没有处分他,当然是看在土鼠家庭的原因,但这已经触及了我们的红线,要是土鼠再三去触及的话,不用队长说,我们之中任何一个都不会让土鼠为难,到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犹豫,也很担心。  艘恨最术我秘主后接战科孙鬼

    结察克学早考显艘由吉酷月后  我看着低头沉默的土鼠,他似乎在忍着什么,不过,他没有什么表示,我也不方便直接去问,只能不时的看看他,期望这家伙心里知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