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29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看着我们将自己包围,吴山的脸色从惊恐变成了惨白,即使是在昏暗的林中,即使是不再使用夜视和红外,我们也能清楚的看到吴山的表情。他哆嗦着嘴唇,想要说什么,但恐惧已经让他无法将口中的话说出。  艘学克察帆太主后战结显技吉

    结恨星恨帆技诺艘接故星方羽  正当我想要先开口对吴山说什么的时候,只见他的护卫一把将吴山拉到了胸前,左手臂箍住了吴山的脖颈,右手将手枪对准了吴山的脑门,对我们用英文大声的说道:“放我离开,我可以将他交给你们。“

    听到了这个家伙的说话,我才将注意力集中到这个人身上。他是一个白人,金发碧眼的,一看就知道,他的身材不算魁梧,但比我和洞拐还有老八要高一些,身上的肌肉也比我们明显很多,只是他要是站在双杠身边的话,那就不够看了。他的身上算是全副武装的,腰间还挂着一把美军制式的匕首,身后还背着一把4,一看就知道这家伙应该是属于雇佣兵之类的,但现在他在这里,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那就不一定能让他轻松的离开了。  孙察岗球吉太诺敌所冷察技情

    后球最恨早技通艘由恨术由地  我看着他,问道:“你觉得我们是在乎他的生命?“说话间,我听清楚了我不用通讯器说话的声音,那是一种类似从扩音器里发出的声音,与我平时说话的声音有了很大的变化,有点机械感。

    这个老外看着我,紧张的说道:“我知道你们需要他,但你们不能答应我的要求的话,我会杀了他,让你们无法得到你们想要的秘密。“说着,他将枪更紧的抵住了吴山的脑袋,使得吴山因为疼痛痛哼了起来。  结术克学故秘显敌所诺后术技

    结术克学故秘显敌所诺后术技  雪娘用女声娇柔的调侃道:“哎呀,山猫,怎么现在就成了病猫了?”

    艘察星察吉考诺结由羽术酷情  我觉得有点好笑,虽然在任务中有明确要求过,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要活捉吴山,但这句话是有婉转余地的,那就是只要条件不适合我们活捉吴山,那么,吴山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这个老外说吴山还有秘密,我就有点想知道了。我在通讯器里对着站在这老外右侧身后的小毛说道:“等我说话完毕,直接毙了这老外。“吩咐完,我也没去看小毛是否答应,我对着那老外讪笑着问道:”你觉得我们是要吴山那所谓的秘密?难道我们不可以是因为想要杀了吴山而来吗?“

    闻言,那老外愣了一下,枪口也稍微松动了一下。正在这时,小毛动了,他的动作很快,因为离这个老外只有三四步的距离,他没有对这老外开枪,而是右手握着匕首,从来外身后扑了上去,在刚接触到老外身体的时候,他的匕首从老外的腋下伸出,随后向上挥舞,直接把老外的手臂从手肘处切了进去,整齐的将他持枪的这只右臂给割了下来。  后术克察吉秘主后战月封结阳

    结学克恨故考主艘由所通羽吉  小毛的这把匕首很锋利,超出了我想象的锋利,他的匕首与我们身上挂着的是同一个款式,同一种型号的,匕首的刃身有大约十八公分的长度,握把上是我们红刀专门设计的一个撞击把,很适合在野外砸撬的,整把匕首的材质也是我们队长特意从钢铁厂里找来的,听说这种特种钢每年的产量都是国家控制的,为了给我们红刀制作这种匕首,队长还和上面的领导吵过几次。而刀刃上则是一种特殊的复合钢,我只知道这把匕首非常锋利,就算我在百米内用**去打,刀刃也能将子弹给劈成两半。

    看着被割断手臂的老外,双杠在小毛动手的那一刻就直接窜了上去,还不等那断臂掉落到地上,他直接一脚将这个老外给踹了出去,连带着吴山也被踢倒了。而当老外倒下的那一瞬间,小毛这小流氓也展现出了他狠辣的一面,他箍住老外的脖子向下一摁,随后手起刀落,直接将匕首插进了这个老外的喉间,我看着匕首对穿了老外的脖子,让他连呼叫都没有呼叫,就已经被小毛给弄死了。  后术克术吉羽通孙接我月通冷

    后学克恨吉秘指敌陌仇察艘星  吴山从老外的臂间钻出,在地上蹬着往后退了两步,眼睛惊恐的看着刚刚发生的这一幕,他或许是不敢相信他的护卫就这么被我们轻松干掉,也或许是不敢相信他手下这支可以比拟特种兵的护卫队就这么完了,他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这个老外,依旧是和刚才一样,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后学克恨吉秘指敌陌仇察艘星  吴山看了看我,由于我没有揭开面罩,他红着眼,盯着我说道:“秘密,哼,你觉得我会告诉你?”说完,他的头扭到另一边。

    我看了看小毛,对老八说道:“把吴山带走,回寨子里。“说完,我就率先转身离开了。到了现在,我们的任务也差不多完成了,这次的任务,对于我们来说,最紧张的还是刚才攻进寨子的那一刻,我们担心着护甲不能完全的防弹,但这护甲体现出来的防弹能力,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好的多,而且,也让我们体会到了先进科技给我们带来的好处。  艘恨岗察早秘通结接仇故方战

    敌恨岗察我秘通敌所仇诺鬼结  押着吴山回到了寨子,老八在中间的高脚楼里找到了一条绳子,将吴山结结实实的来了一个五花大绑,而吴山倒也配合,老老实实的跪在我们中间,低着头,一声不吭的。

    我们八人将吴山围在中间,老八将自己的面罩揭开后对着吴山率先开口了,他微笑的对着吴山问道:“山猫兄,不知在这里见到我,你心情如何?“  后学最球帆羽主敌接技远克察

    艘球岗察故羽主敌所技孙艘  听到老八的说话,吴山猛地抬起了头,看了老八一眼后,他恨恨的哼了一声,随后就将头扭到了一边,不过,当他将头扭过去的时候,正好雪娘也打开了面罩,笑眯眯的看着吴山,吴山直接就楞了一下。

    雪娘用女声娇柔的调侃道:“哎呀,山猫,怎么现在就成了病猫了?”  敌恨封学早太主后接术冷科吉

    敌恨封学早太主后接术冷科吉  不多时,洞拐他们在楼外呼喊我了,我拉起吴山,将他推搡着出了高脚楼后,高脚楼前已经停放了一辆吉普车,款式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那种绿皮吉普车。在吉普车旁边则是堆放着这次任务的收获,雪娘走到我身边说道:“三哥,这次行动咱们收获不大,都是那个小流氓,他在之前突击的时候把那楼上的美钞现金炸掉了不少。“

    敌球星球早太显孙战恨不术酷  听着老八和雪娘这不着调的话,我打断道:“你们别扯这些不着调的。”说完,我对着吴山说道:“吴山,说吧,刚刚你的跟班说你还有秘密,我要知道一下。”

    吴山看了看我,由于我没有揭开面罩,他红着眼,盯着我说道:“秘密,哼,你觉得我会告诉你?”说完,他的头扭到另一边。  艘恨最学帆技指结战主最不月

    孙术封球毫秘指艘陌阳毫通情  我看了一眼吴山,转头对着洞拐吩咐道:“洞拐,你们出去把这里搜查一遍,能带走的全部带走,另外,想办法找找,这里还有没有可用的交通工具,我们等会还需要到湄公河那边。“

    听到我的吩咐,洞拐起身带着老八他们离开了,厅堂里只剩下了我和吴山,我揭开了面罩,冷眼看着吴山,他则是始终扭着头没有看我。对于吴山的不配合,我心里是一点都不在意的,他的配合与否对于我们这次任务来说,已经是无关紧要,现在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将他带回国内。而他所谓的那些秘密,不管对于我们来说是不是终于,我想,这些都无所谓,到了国内,有的是办法让他说出他藏着的秘密,而我们也会在他交代出所谓的秘密之后,很快也会得到。  结球封学早考诺敌所通术吉陌

    孙球岗察我秘通结所秘帆术孙  不多时,洞拐他们在楼外呼喊我了,我拉起吴山,将他推搡着出了高脚楼后,高脚楼前已经停放了一辆吉普车,款式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那种绿皮吉普车。在吉普车旁边则是堆放着这次任务的收获,雪娘走到我身边说道:“三哥,这次行动咱们收获不大,都是那个小流氓,他在之前突击的时候把那楼上的美钞现金炸掉了不少。“

    孙球岗察我秘通结所秘帆术孙  看着我们将自己包围,吴山的脸色从惊恐变成了惨白,即使是在昏暗的林中,即使是不再使用夜视和红外,我们也能清楚的看到吴山的表情。他哆嗦着嘴唇,想要说什么,但恐惧已经让他无法将口中的话说出。

    我点点头,看了看被雪娘他们搜集起来的现金,现金堆积的不多,大概有四五十万的样子,而在现金的边上则是堆放着这次行动收缴的毒品和武器装备,那些武器最多的是美式的冲锋枪和两把看上去还能使用的**,而毒品的数量则是让我心里不禁惊讶了一下,那堆毒品被四四方方的堆积成了一个立方体,初步判断大约有至少两百公斤的样子。我说道:“把这些东西全部装车,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等会到了河岸边,看看能不能搞到一艘船,要是可以的话,咱们就立即返回。“说罢,我看了一眼吴山,这家伙现在被双杠像是拎小鸡一样拎着。  结恨封球故技通结接战我艘孙

    艘术星术我秘显艘由冷克方孤  听到我的吩咐,雪娘对我说道:“三哥,刚才土鼠和小毛已经先一步离开这里了,他们去班曼那边给我们准备船只了,要是这里没什么事情了的话,咱们就可以出发了。“

    我点了点头,对着双杠示意了一下后,和洞拐他们一起将这次的收获全部搬上了吉普车,然后就准备离开寨子了。只是在我们将这些东西全部放进车里的时候,三撇拉了拉我的背甲,示意我借一步说话。  结球克恨我太主敌接太帆岗

    艘术封术吉太显敌战不诺技酷  我和三撇稍稍离开了吉普车一段距离后,三撇有点扭捏的对我说道:“三哥,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要是说了,我担心在咱们兄弟间有什么矛盾。“

    我看着三撇说道:“既然你把话已经说了一个开头,那就干脆说出来,要不然,你憋在心里难受,我听半句也难受。“  敌学封学我考指后战早地艘不

    敌学封学我考指后战早地艘不  吴山看了看我,由于我没有揭开面罩,他红着眼,盯着我说道:“秘密,哼,你觉得我会告诉你?”说完,他的头扭到另一边。

    艘察星学帆羽显艘接地情球太  三撇看了看我,像是作出了什么决定一样,呼出一口气后说道:“三哥,是这样的,刚刚在收拾咱们这次收获的时候,我看到土鼠偷偷的藏了一包毒品,我知道这样是咱们队里决不允许的,但土鼠是咱们的兄弟,所以,我不知道该不该阻止他,又或者干脆让他交出毒品。三哥,你做个决定吧。“

    对于土鼠私藏毒品这事情,队长对我有过提醒,在这次行动中我也特意的多关注了一下土鼠,只是之前他的表现一直都是很配合我们行动,所以,渐渐的我也忘记这事情了,不过,三撇既然看到了,也提出来了,那么,对于土鼠这件事情我就不能不管了,毕竟这是在我带队的行动中出现的状况,要是队长追究起来,我多少也会有责任的。  敌学最术帆太主后所孤独闹诺

    孙术封察帆太指艘战情仇艘闹  想了想,我拍了拍三撇的肩膀,说道:“这事情我知道了,等会和土鼠他们汇合后,我会处理。“说完,我就转身走向了吉普车,三撇则是跟在我后面。

    到了吉普车边上,双杠他们已经将这次的收获全部装在了吉普车上,只是吉普车的空间太小,装了这些东西后,我们之中只能有四人可以乘坐这吉普车前往河滩那边,剩下的两人只能是步行前去了。商量了一番后,我决定和洞拐两人步行,让老八、雪娘、三撇和双杠一起押送着这些东西坐车离开。  结球最察故太诺结陌显球最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