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56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趁着夜色,我们重新返回了萨鲁卡米,在镇中兜兜转转了一圈后,我们将车子停靠在了镇东靠近田野的一栋四层楼背后,因为从地形上看,这栋楼是属于整个镇子上最东面的,在镇东面有大片的麦田,那里有田埂可以通向镇外,而且,在地图上显示的内容来看,在萨鲁卡米东北方向不远处有一个农庄,在那里穿过整个农庄后,可以沿着乡村间的小河到达两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子,在那里是靠近伊拉克北部二号高速公路的,只要我们能到达那里,想要拦截一辆车子应该不成问题。但从高速公路前往三国边界的话,等于是绕了一个大圈,相差的路程估计要有四五十公里,而从萨鲁卡米向着西北方向一路前行的话,我们大概只需要穿过六十多公里的路程就能到达边境了。  后察克学故考通孙由鬼孙诺孙

    后术克术吉秘主结所显孤结酷  好不容易熬到了凌晨四点,东方的天际还是漆黑的,双杠和鼠儿从路卡那边回来,对着我们小声说道:“三哥,刚才我和憨货过去瞧了瞧,那里只有六个士兵在检查,要是咱们动作迅速点的话,应该可以解决掉他们,而且,我还看了他们停在路卡边上的那两辆车子,油箱里还是满的,够咱们直奔边界了。“

    我看了看洞拐和小毛,在他们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期望,而且,要悄无声息的对付那六个看守的话,对我们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只是,我们五人挤在一辆车子里的话,很是拥挤,特别是还有双杠这个大块头,他一个人就要占据两个人的位置,即使是鼠儿身材小巧可以和他拼坐在一起,车子的承重能力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很难在速度上提升。我犹豫了一下,说道:“行了,那咱们就从路卡那边过去,但是,行动的时候只能去四个人,小毛,你开着这辆车,我和洞拐、鼠儿和双杠一起去路卡,在那里,我们分头行事,争取在第一时间里搞定那几个看守,记住,不准杀人,只准将他们打晕就行,明白了吗?“众人对我点了点头,我们开始了回程路上的第一次属于自己的行动。  后球最察我技指孙由早诺恨岗

    敌察岗术毫太指艘陌月克由故  路卡是分立在公路两边的,在路卡的两个岗亭里都守着三名武装人员。在远处,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只见公路左边那个岗亭里的守卫人员已经有点要睡觉的意思了,而右边的相比之下要稍微精神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多,距离天亮也没多少时间了。一般人在熬了一夜的情况下,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是最疲惫的时候,无论是注意力还是精神力都远不及清醒时候。我用手势比划了一下,让洞拐和双杠潜行进左边的那个岗亭,我和鼠儿则是对付右边的。

    在潜行和暗杀手段中,我们红刀最出色的就是我们的教官春良同志,其次就是二爷和鼠儿了,所以我和他搭档的话,要对付右边岗亭中的三个人应该是比较轻松的。而双杠和洞拐搭档,他们两个在暗杀方面的实力差不多,由于双杠的体型和力量,他们两个对付那三哥昏昏欲睡的守卫应该也没多大问题。  后恨最恨帆技通艘战故不早我

    后恨最恨帆技通艘战故不早我  我看了看洞拐和小毛,在他们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期望,而且,要悄无声息的对付那六个看守的话,对我们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只是,我们五人挤在一辆车子里的话,很是拥挤,特别是还有双杠这个大块头,他一个人就要占据两个人的位置,即使是鼠儿身材小巧可以和他拼坐在一起,车子的承重能力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很难在速度上提升。我犹豫了一下,说道:“行了,那咱们就从路卡那边过去,但是,行动的时候只能去四个人,小毛,你开着这辆车,我和洞拐、鼠儿和双杠一起去路卡,在那里,我们分头行事,争取在第一时间里搞定那几个看守,记住,不准杀人,只准将他们打晕就行,明白了吗?“众人对我点了点头,我们开始了回程路上的第一次属于自己的行动。

    结学克恨帆秘通敌由后岗克考  悄悄的我们潜伏到了各自预定的位置,我和鼠儿分别在岗亭的左右两侧的阴影里待着,等待这一举击晕的时机,双杠和洞拐也在我们的注视下悄悄的贴近了岗亭。我慢慢的伸出手,让阴影隐约的遮住我的手掌,但不至于洞拐他们看不到我的手势,我比划了三的数字后,开始倒计时。

    三,二,一,当我将最后一根手指收拢捏成拳头的时候,我们的行动开始了,我看准了三个守卫中右边的那个,一把箍住了那人的脖子,随后一记手刀敲击在他的喉咙处,这样一下只要力道掌握好,很容易就能让人休克,按照击打的力量大小,小的可以让人短暂的失去反应能力,而严重的可以导致人体暂时性的休克状态。我轻轻扭了一下那人的脖子,确保在没有将他脖颈拧断的情况下,让他至少昏迷一天半天的。  后察星术帆秘显后由球帆吉岗

    艘球星察故秘显孙接酷后球主  “咔嚓,咔嚓“只听两声颈骨断裂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我扭头看了看鼠儿,这家伙已经将岗亭里剩余的两个也解决了,只是他对我摊了摊手,小声的说道:”不好意思,三哥,我没掌握好力道,不小心把这两个家伙的脖子扭断了。“

    我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个倒霉鬼,还好,这两个家伙还没死,只是现在出气多进气少而已,要是能在个把小时之内将这两人救治的话,说不定这两个家伙就可以不死。我抬头瞪了一眼鼠儿,随后望向对面的岗亭,双杠和洞拐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地上倒下的三个守卫,只见洞拐抬头看向我,向我摊了摊手,意思不用猜我也知道了,这个家伙应该和鼠儿一样,也把对方的颈骨给扭折了。而双杠则是更加直接,他袭击的那两个看守基本上是不用去猜了,肯定是被他弄死了,光看倒在地上的两人,那口鼻间不断流出的血迹就已经证明双杠在袭击他们两个的时候用的力气有多大。  结察最球早太主结接结诺星岗

    孙恨最球帆技通后陌所由鬼仇  我对他们招了招手,洞拐和双杠走到了我边上,我们一起打开了拦在路上的护栏,将横放在地上的地刺也收了起来,待到我们将这些事情做完的时候,小毛开着车子也到了路卡这边,我招呼了他们上车后,我和洞拐一起开着路卡上的一辆轿车离开了。这里要说的就是鼠儿这个家伙,他的坏心思不少,原本我以为他会将剩下的那辆车子的轮胎戳破之类的,但他没有,我见到他只是将路边两根有小拇指粗细的合金杆子弄了出来,然后用匕首将这两根杆子削尖了竖在剩下那辆车子的两个轮胎下,前后各一个,我在想,要是有人发现了这个路卡上的情况,着急着开车去通风报信或者是救治那昏厥的几人的话,在不注意轮胎下是否有异物就启动车子,那么,结果是非常让人郁闷的,毕竟车子里的备胎只有一个,坏了两个轮胎是注定无法在短时间里使用这辆车子的。

    孙恨最球帆技通后陌所由鬼仇  趁着夜色,我们重新返回了萨鲁卡米,在镇中兜兜转转了一圈后,我们将车子停靠在了镇东靠近田野的一栋四层楼背后,因为从地形上看,这栋楼是属于整个镇子上最东面的,在镇东面有大片的麦田,那里有田埂可以通向镇外,而且,在地图上显示的内容来看,在萨鲁卡米东北方向不远处有一个农庄,在那里穿过整个农庄后,可以沿着乡村间的小河到达两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子,在那里是靠近伊拉克北部二号高速公路的,只要我们能到达那里,想要拦截一辆车子应该不成问题。但从高速公路前往三国边界的话,等于是绕了一个大圈,相差的路程估计要有四五十公里,而从萨鲁卡米向着西北方向一路前行的话,我们大概只需要穿过六十多公里的路程就能到达边境了。

    多了一辆车子,我们在路上行驶的速度也快了不少,而且我和洞拐驾驶的这辆车子是明显带着徽章标记的,我们打开了警灯后,带着小毛驾驶的越野车一路疾行的向着边境驶去,路上也不用担心会有人来检查我们了。  艘察星恨帆秘主结由酷术月阳

    结察岗学我羽通结陌仇球情孙  沿着二号高速公路,我们在一个叫艾迪利的加油站那边下了高速,向着西北方向的公路行驶,从这条路一直走,我们很快就可以到达位于伊拉克与叙利亚交界的小镇达拉敦,从这个小镇一直向西,我们就能到达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边境,只是,不管是在战争状态还是和平时期,驻守在边境的士兵肯定是有的。当我们开车到达达拉敦的时候,已经是快接近中午了,我们明显感受到了小镇中弥漫着的紧张气氛。在小镇上,我们看不到悠闲的行人,也看不到频繁来往的车辆,能看到的尽是一辆辆穿行在街道中的武装车辆,其中我看到最多的就是非常容易辨认的地方武装组织的人,那些人一个个的都是戴着头巾,手里拿着最便宜的ak,褂子外挂着的弹药足足有四五个弹匣。

    车子缓慢的行驶在达拉敦的街道上,我们尽量保持着匀速前进着,毕竟我们来到达拉敦只是路过而已,没必要和这里的居民产生什么不愉快。可是,越是担心什么,那就会偏偏遇到,当我们即将穿过达拉敦街道准备沿着公路一直向西行驶的时候,我们在街边被拦下了。拦着我们的是十多个荷枪实弹的武装分子,他们为首的那人全身包裹在深灰色的大褂中只露出两个闪着精芒的眼睛,他见到我们后,大声的对我们吆喝着,我们根本听不懂他在吆喝什么,只从他的手势上知道他想让我们下车。  敌恨克术帆太诺孙接羽科孤学

    孙恨岗恨我羽指敌所科帆阳吉  打开车门,我让洞拐等人继续在车子上,就我和双杠一起下车了。当我走到那人面前的时候,他摘下了脸上的面巾,对我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我很疑惑,我并不认识他,为什么他会对我微笑?

    那人看着我疑惑的表情,哈哈笑道:“安拉的使者唐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说着,他对我张开了双臂,并且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给我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抱完之后他双臂没有离开我的手臂,依旧是拉着我的手臂对我说道:”唐先生,或许您不认识我,但我对您可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我是艾凯拉姆智者的追随者,战争爆发前,我看到过您给贫民们分发粮食,所以,我对您的印象非常深刻,您是外国人中很少对我们友善的人之一。“  结球星恨故太显结战月岗情克

    结球星恨故太显结战月岗情克  沿着二号高速公路,我们在一个叫艾迪利的加油站那边下了高速,向着西北方向的公路行驶,从这条路一直走,我们很快就可以到达位于伊拉克与叙利亚交界的小镇达拉敦,从这个小镇一直向西,我们就能到达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边境,只是,不管是在战争状态还是和平时期,驻守在边境的士兵肯定是有的。当我们开车到达达拉敦的时候,已经是快接近中午了,我们明显感受到了小镇中弥漫着的紧张气氛。在小镇上,我们看不到悠闲的行人,也看不到频繁来往的车辆,能看到的尽是一辆辆穿行在街道中的武装车辆,其中我看到最多的就是非常容易辨认的地方武装组织的人,那些人一个个的都是戴着头巾,手里拿着最便宜的ak,褂子外挂着的弹药足足有四五个弹匣。

    孙察岗恨故技通后由主封封主  听着他的解释我才了然,原来我和他见过面,不过,对于阿拉伯人的长相,我真的有点脸盲,我根本就记不起我和他见面时候的场景,也根本想不起我那时在他的印象中是什么样子的,但为了能尽快离开,我虚伪道:“哦,怪不得,刚才我看到你的时候总觉得似曾相识。“

    这个领头人呵呵笑道:“原来唐先生知道我,真是太荣幸了。唐先生,我叫席丹阿卜杜勒穆罕默德……“听着他拗口的名字,我根本就记不住那么多。在他将自己名字讲完后,我才知道,原来他以前是一直跟随在艾凯拉姆身边的,可以说是艾凯拉姆的随从之一,现在由于战争爆发加上伊拉克国民卫队的迅速战败,他只能是开始了逃亡的生活,在战争中,他失去了他的家庭。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些并不是我关心的,我关心的是我们还需要多久才能到达布达利,才能和队长他们汇合。  艘恨岗学我考指艘战太察艘鬼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