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59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散发着明黄色灯光的路灯将布达利小镇的街道照耀得很是明亮,即使是在路灯的阴影下我依然觉得若是有人想要在阴影下发现我也不算是很困难的事情。我慢慢的沿着街道边盲目的行走,这里不比我们老家的城市那样,早餐店里的人总会很早起床开始忙碌着生活,在布达利的凌晨,我几乎看不到有任何一家餐饮店或者面包房是老早就有人在忙碌的,我能看到的就是小镇上唯一一家通宵营业的便利店算是开着门的,从橱窗往里看,这家便利店贩卖的东西也少的可怜,大多都是和农作有关的商品,这也算是比较奇葩了。在便利店买了点食物和水,看店的老婆婆一直用警惕的眼光看着我,直到我掏出了几张湿哒哒的美元付账的时候,她才露出了一点点微笑。  后察封学我秘通结战考考情科

    孙球星恨帆秘诺结战察显封情  走在街道上,我一边啃着像是面包一样的食物,一边细心的观察着每一栋房子,按照我们红刀的习惯,要是没有明确具体的地点,一般都会用我们红刀特殊的记号在显眼的建筑物上标记一下信息。例如我们前进的方向,那就是用一个刻画成朝天放着的砍刀模样,刀把所指的方向基本上就是前进的方向了,要是想要表明有多少人的话,那就是在刀把上刻画几条曲线,向下的斜线是表示十人以下,向上的就是十人以上,弯曲的曲线每一个抛起点都代表着五人,要是只有三四人的话,那么就是向下的斜线外加一条画了三分之二左右的曲线,这样,只要是我们红刀的人就能看明白了。当然,还有其他刻画所表示的内容也是有很多的,这里也就不细说了。

    沿着布达利街道行走,我心里记着小镇上到底有多少栋房子。在走了将近大半圈后,我终于是在一栋两层的平顶楼房的外墙上看到了我梦寐以求的标记,那是我们红刀特有的,标记是用粉笔在墙壁上涂画的,看着像是小孩子乱画的一般。标记上画的是一把抗战电影电视中经常出现的砍刀,绑着红色的飘带的那种,砍刀是向上竖着的,刀把上刻画了一道斜线,曲线只刻画了一半都不到,那就证明在这栋房子里有我们红刀的人,人数应该只有两三个。而且,我发现在刀刃上还被刻画了非常明显的刀刃的样子,那就意味着来的人是属于我们红刀比较强力的那几号人物。  艘察星学毫秘通孙接察仇通艘

    结球岗术早技诺敌战秘结最最  稍微犹豫了一下,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这身行头,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后,我对着那紧闭的房门敲了几下。等了好一会儿,我才听到屋子里有人走动的声音,不一会儿门就打开了,开门的人我很意外,是一个女的,不过定睛一看后才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原来这是雪娘这个死人妖。

    雪娘看到是我,他轻拉了我一下后将我带进屋子里,随后把门关上后问道:“三哥,其他人呢?”  结察最术吉考主艘接月通阳技

    结察最术吉考主艘接月通阳技  散发着明黄色灯光的路灯将布达利小镇的街道照耀得很是明亮,即使是在路灯的阴影下我依然觉得若是有人想要在阴影下发现我也不算是很困难的事情。我慢慢的沿着街道边盲目的行走,这里不比我们老家的城市那样,早餐店里的人总会很早起床开始忙碌着生活,在布达利的凌晨,我几乎看不到有任何一家餐饮店或者面包房是老早就有人在忙碌的,我能看到的就是小镇上唯一一家通宵营业的便利店算是开着门的,从橱窗往里看,这家便利店贩卖的东西也少的可怜,大多都是和农作有关的商品,这也算是比较奇葩了。在便利店买了点食物和水,看店的老婆婆一直用警惕的眼光看着我,直到我掏出了几张湿哒哒的美元付账的时候,她才露出了一点点微笑。

    孙学封学故羽通结陌不酷孙由  我看了看他,然后将眼光从他的俏脸上移开,说道:“小毛、鼠儿和双杠在镇西面的小林子里,等会你去接他们过来,其他的兄弟都牺牲了。”说着,我的眼睛不知道怎么就开始模糊了,压抑了好些天的心情在这一刻突然就要爆发了。

    雪娘沉默着将我带到了客厅,他给我倒了杯温水后说道:“三哥,这次队长没来,我和老大还有八哥一起来的。”  结术克恨早太诺后由主接结岗

    后球封学毫秘通敌陌察术独阳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瘫坐在沙发上不想动弹。真的,我感觉太累了,从来到摩苏尔执行第一个任务开始到现在,似乎我的心神一直都是紧绷着的,只有到了这里,确认了安全后我才放下心来,开始真正的放松自己。我对着雪娘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去将鼠儿他们接来,毕竟现在才刚天亮,镇子上来往的人不多,这也有利于鼠儿双杠他们三人可以很快的来到这里。

    其实,要是我一开始就沿着小镇南面的路走来的话,或许我根本不用那么久才找到这里,这里距离我们躲藏的那个小林子大概只有三四百米的路程,算是很好找的一个房子。房子是在小镇南面路边的一栋独栋的小楼,房子四周有一道矮墙,将周围的土地圈出了一块大约有半亩左右的土地,算是这栋房子配套的院子,院子里有两辆车子,都是很常见的那种越野车,是丰田的。看着那两辆白色的越野车,我有点郁闷,为什么在中东这块纷乱的土地上,特别是在伊拉克这战场上,我看到的丰田车已经不是个小数目了,具体有多少我没记,但我可以说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个品牌的车子,真是应验了丰田车的那句广告词“有路就有丰田车”。只是我想给这广告词再家一点,就是没路也有丰田车,因为在我们去解救金智雅这个小娘们的时候,我们漫山遍野的逃亡,阿里布带人追击我们的时候开着的车子就是丰田的皮卡车。  结球克术帆秘主敌所酷技孤早

    艘恨岗球故考诺艘陌阳鬼太月  不知不觉靠在沙发上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我有点恍惚,感觉像是早上,但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声音提示我,我睡的时间应该不短了,而且,我还是 属于那种深层次睡眠的那种。看着在一边正在聊天的老大和老八,我呢喃的问道:“老大,老八,他们几个呢?”

    艘恨岗球故考诺艘陌阳鬼太月  沿着布达利街道行走,我心里记着小镇上到底有多少栋房子。在走了将近大半圈后,我终于是在一栋两层的平顶楼房的外墙上看到了我梦寐以求的标记,那是我们红刀特有的,标记是用粉笔在墙壁上涂画的,看着像是小孩子乱画的一般。标记上画的是一把抗战电影电视中经常出现的砍刀,绑着红色的飘带的那种,砍刀是向上竖着的,刀把上刻画了一道斜线,曲线只刻画了一半都不到,那就证明在这栋房子里有我们红刀的人,人数应该只有两三个。而且,我发现在刀刃上还被刻画了非常明显的刀刃的样子,那就意味着来的人是属于我们红刀比较强力的那几号人物。

    老大看着我,笑笑说道:“哦哟,醒了啊,难得啊老三,你睡的可够久的,都八个多小时了。双杠他们在楼上睡觉,现在估计还在梦里呢。你饿不饿?”  后术最察故太通结陌察显孙仇

    后恨星察帆秘主孙陌独所冷球  我摸了摸肚子,说道:“饿,不过我先去洗个澡,都好些天没洗澡了,昨晚在赫斯里河里穿着衣服洗了一遍,不过没肥皂。”说着我起身离开了客厅,老大和老八听着我的说话大笑着。

    洗完澡,我再次来到客厅,老大和老八依然坐在餐桌边,餐桌上已经摆放好了不少食物,我先端着那碗清粥喝了起来,毕竟好久没有吃什么像样的食物了,一下子就大鱼大肉的,胃肯定受不了。待到我吃了一些后,老大才开口说道:“老三,这次队长让我们来接你们,和我说了一些话,我感觉很沉重。”  结恨封术故技指艘战早早地故

    艘球克学毫考诺敌由方酷最陌  听到他这么说,我不禁顿了顿,放下碗筷后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老大继续道:“老三,你或许也有心理准备了,队长和我说,让我在见到你们之后将那些属于你们的东西给你们,然后……”说着,他停顿了,我知道他是说不下去了,不过,我也知道接下去的话是什么内容。

    我淡淡的说道:“老大,我明白的,在我和队长说要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结果了。”  孙球克术吉考指孙陌太技艘方

    孙球克术吉考指孙陌太技艘方  雪娘沉默着将我带到了客厅,他给我倒了杯温水后说道:“三哥,这次队长没来,我和老大还有八哥一起来的。”

    后察克术帆太显艘接陌后接独  老大点点头,看了看老八,示意老八离开后对我说道:“这个结果其实队长也不想的,不过,队里有规定,咱们还是要遵守的。”

    我点头应道:“我知道的,所以,我也同意了队长给出的意见。”  后察岗恨早秘显后接学技由

    孙术封察帆太诺敌陌秘学酷通  “嗯,那就好。老三,除了离开之外,你有什么要求?队长说了,不管你们有什么要求,只要队里能满足你们的,就不会推辞,必定满足你们。”

    我摇摇头,说道:“没要求,如果说有要求的话,那就是把准备给我的全部分了,给老七他们的家属吧,我没能把他们带回来,我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敌球最术帆太通结由秘技冷

    艘学岗学毫技指艘陌孙封岗吉  老大摆手说道:“不,这不是你的责任。要说责任,那也是队里和国家的,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那群美国人。”说着,似乎老大的心情开始激动了,他说道:“那群狗东西还真不是东西,这次打着联合反恐的名义将那么多国家拉下水,为的就是要我们这些参与国为他们擦屁股,结果却依旧是要他们自己擦。老三,你知道吗?为了这次的任务,本来上面是不准备出动咱们的,但是,如果出动现役军队中任何一支部队的人,和我们相比,他们能生还的几率要比我们低很多,所以,为了得失,为了能有更多的人活着,上面也只能是出动咱们这种部队了。”说着,老大自嘲一般的笑了,他说道:“呵呵,不过上面要出动我们部队也是应该的,谁让我们中间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人呢。”

    艘学岗学毫技指艘陌孙封岗吉  散发着明黄色灯光的路灯将布达利小镇的街道照耀得很是明亮,即使是在路灯的阴影下我依然觉得若是有人想要在阴影下发现我也不算是很困难的事情。我慢慢的沿着街道边盲目的行走,这里不比我们老家的城市那样,早餐店里的人总会很早起床开始忙碌着生活,在布达利的凌晨,我几乎看不到有任何一家餐饮店或者面包房是老早就有人在忙碌的,我能看到的就是小镇上唯一一家通宵营业的便利店算是开着门的,从橱窗往里看,这家便利店贩卖的东西也少的可怜,大多都是和农作有关的商品,这也算是比较奇葩了。在便利店买了点食物和水,看店的老婆婆一直用警惕的眼光看着我,直到我掏出了几张湿哒哒的美元付账的时候,她才露出了一点点微笑。

    听着他的话,我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那就是因为我们部队的成分中的确存在了不少有问题的人,比如老八,他就是一个在军事监狱里服刑的人,现在能在我们红刀,也就是队长才有权力去将他捞出来,用服役和服刑兑换的方式将他绑定在我们连队。也有像幺三幺四兄弟俩的,他们两个就是偷车贼,原本是被关在重刑犯监狱的,也是队长看中了他们的技能才去将他们捞出来放在我们红刀的。还有像我很少提起的蛋蛋,这家伙就是一个电脑黑客,在新兵连的时候就露出了头角,最后是为了自己能打游戏,竟然黑掉了他当时所在驻地的网络,后来被查出来后让队长知道了,也将他拉进了我们红刀。总之,类似他们这样有问题的人在我们红刀有不少,但也可以说,在我们红刀,有很多很多在各领域顶尖的人物,我们在一起合作,就是一支无往不利的部队,就是国家最尖锐的利器。但是,像类似这次联合反恐之类的任务,要送死的也是我们这帮人。  敌察最恨故太显后陌敌闹早最

    艘术星恨毫太诺艘所恨陌接  或许有人会想,我怎么也会在这支部队?其实,要说起来,那也得怪我们队长,这完全就是一坑货!坏到骨子里,坏到细胞核里的坑货!当时他打着甄选特种兵的旗号在各个部队里找合适的人,结果,我由于喜欢打狙,又在军区里有不低的排名,就被他看上了。原本我还真以为自己进入了特种部队,可偏偏红刀这支部队的确是打着特种部队的旗号的,但要知道,当我真的进入了这支部队的时候,队长才对我露出了底牌,那就是我们红刀是一支没有番号,没有记录,没有编制的一支部队,即使是我们在任务中死了,国家也不会承认的一支部队。当我知道我到底进入了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后,我才知道,原来我被队长拉上了贼船,真的是如同传说中那样,真的上了贼船,这辈子也别想下来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