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60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在我们红刀,可以算得上属于那种苗红根正的人也不少,像队长、两个教官、老大还有我、还有洞拐、双杠、幺五等人,都是来自正规的部队的,可偏偏就是队长这个超级坑货将我们一大群人都拉上了他的贼船。  后球克察我技指结战球由学艘

    结学封察我秘显结陌我独不我  不过,对于能进入红刀,我感觉还是比较幸运的,毕竟我们有了其他部队没有的特殊经历,也有其他部队无法具备的特权,更有很多人,很多部队艳羡的东西,总之,我们红刀就是一支非常特殊的部队,可以说是特种部队,也可以说是一支神秘部队。而类似我们这样的部队,每个国家不都是有这样一支的么?

    黄昏时分,双杠他们才昏昏沉沉的从楼上下来,我们七人聚在一起大餐了一顿,席间,老八将我们四人在红刀的东西拿了出来,说道:“这几个文件袋里是你们各自的身份资料,队长说了,从你们拿到这份资料后,以后你们就是一个死人了,你们再出现在国内的时候,你们将是一个新人,你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后球最术吉秘显艘由我阳球冷

    孙恨星学我考诺艘由酷孙球仇  我接过属于我的那个文件袋,打开一看,里面整齐的放着一整套崭新的身份资料,我的身份证上的名字不再是唐杉或者唐林彬了,而是换成了一个非常普通的名字,叫做葛洪涛,听着似乎还有红刀的影子。出生地、人际关系等等在文件资料里也被队长他们更改了,不过,在文件里队长对我们还算是放宽了一些,将我们和原本的户籍资料做成了有联系的。我成了我爹妈的干儿子,还是从小和我之前那身份的唐杉是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这倒是让我稍微可以接受一点。

    正当我细细研读属于我的那份资料的时候,双杠在一边嗷叫了起来,他带着哭腔说道:“唉呀妈呀,俺咋滴就成了俺娘捡来的娃了,还是在山沟子里捡来的,队长也忒不地道了,说好了只要俺跟着他就能吃饱饭,现在倒好,不要俺了,以后让俺咋办啊?还有俺这名字,咋成了那么土的名字?俺叫鲁皓燃啊,俺不想叫张铁牛,这啥破名字啊?”  孙学星术帆秘显艘陌方结远

    孙学星术帆秘显艘陌方结远  我们理解老大的意思,确实,他这个任务的确很憋屈,要是放在我身上,说不定我会比他更难受,因为要亲手收走战友们的军牌,这就意味着要用自己的手断送了战友们在部队的生涯,这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我想这都是很不愿意的。听着他说完这个句话,原本我还想安慰几句,可是老大接着说道:“还有,你们军牌是上交了,按照咱们队里的规矩,也是国家的规定,你们的武器装备也要一并收回,现在,解除你们的武装吧。”说着,我看到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而且,刚刚这句话在到最后的时候他的语气很低沉。

    结察封学我考主敌陌仇察星敌  鼠儿在一边揶揄道:“你丫的还叫唤啥,你能叫张铁牛就不错了,我这名字才不地道呢,队长竟然把我的名字改成了秦天!还给我描述了名字的含义,要像擎天柱一样,这不是在打击我的身材么?怎么有他这么不厚道的?实在是太坏了。”

    听着他俩的对话,我笑了,至少我们在新的身份上让我们暂时打开了一些郁闷的心情。老大看着我们说道:“你们的文件袋里有银行卡,以前属于你们的所有账号之类的全部被取消了,包括你们在海外的那些银行账号。那些账号里的钱也全部转到了你们现在拿的这张卡上,当然,这张卡是不属于咱们国内任何一家银行的,这样也是对于你们身份的一种保护,不过,你们最好还是在国内办一张卡,毕竟在国外银行里存钱不是拿利息的,而是要交管理费的。另外,有一点我要说一下,你们以后在国内,除非是遇到了自己无法解决而且是危及生命的事情,你们才可以联系队长或者队里,不然,以后你们绝不能有任何一点与队里有联系,要是被队长知道了,你们或许会很麻烦,明白了吗?”说完,他严肃的看着我们。  艘球星术故秘通艘陌通我显

    后察岗察吉技主艘战冷秘星通  我们点点头,他说道:“关于你们在队里的那些私人物品,除了一些队长认为有价值的物品已经给你们打包存放在上海的一家典当行里外,其他的他都算是没收了,他说了,多少要留点东西给他当纪念的,所以,等你们去上海取回东西后,你们自己也别大惊小怪的,毕竟你们已经是换了新的身份了。”

    我听着老大这么说,心里在想着我到底在队里还剩下什么?除了一些装备武器之外,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我可以带出外的,我自己的私人物品似乎也没几件。  后察岗术吉羽显结所察吉指球

    敌恨封恨我羽显孙所故考陌主  老大继续说道:“你们四个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我在来之前队长对我们说了,最多让我们在这里等你们三天,我们是前天下午到这里的,算算时间,我们明天中午就必须离开了,所以,兄弟们,咱们相聚的时间不多了。另外,队长吩咐了,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要将那些没办法回来的兄弟也带走,还有你们身上的军牌之类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也要带走。”说着,他的手掌在桌子上摊开了。

    敌恨封恨我羽显孙所故考陌主  我点点头,想了想后问道:“二哥不是在做理财投资么?我是不是可以让他处理?他对经商的头脑比我们好使。”

    我看了看双杠他们,我慢慢的从胸前拿出了那块一直贴身挂在身上的军牌。握着这块还带着体温的军牌,我的眼睛有点湿润了,鼻腔里也酸酸的,这是属于我在红刀的证明,在我将这快军牌交出之后,我将永远的离开红刀,这不是我想的,但我无法阻止。毕竟在红刀也有两年多时间了,像那些当义务兵的新兵蛋子在部队里两年都能生出感情,何况是我们这样同生共死的部队。我将军牌握在手里,紧紧的不想放手,双杠他们也和我一样,他们也是紧握着他们的军牌,可是我们能不放手吗?不能,肯定不能。  结学克球毫技显结由方技独后

    孙察克恨我秘指后战仇独后鬼  将军牌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我们久久不能话语,我喉咙里哽咽住了,胸口有一股气压抑的我不能说话,老大看着桌子上的四块军牌,他沉默了好久才缓缓说道:“兄弟们,辛苦了,以后多保重。”说完,他收起了这四块军牌,小心翼翼的将军牌放进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盒子里,码放的整整齐齐。

    看着老大的动作,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站得笔直,或许这是对自己曾是军人这份职业的信仰,也或许是想最后留一丝自己还是军人的信念吧。当老大将盒子盖上之后,他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还真不愿来这里,这趟差事干的真的很憋屈。”  敌察最球故技通结所阳帆不陌

    敌学星术毫技主后由接战术陌  我们理解老大的意思,确实,他这个任务的确很憋屈,要是放在我身上,说不定我会比他更难受,因为要亲手收走战友们的军牌,这就意味着要用自己的手断送了战友们在部队的生涯,这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我想这都是很不愿意的。听着他说完这个句话,原本我还想安慰几句,可是老大接着说道:“还有,你们军牌是上交了,按照咱们队里的规矩,也是国家的规定,你们的武器装备也要一并收回,现在,解除你们的武装吧。”说着,我看到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而且,刚刚这句话在到最后的时候他的语气很低沉。

    听到老大这么说,我们四人的情绪都低落到了底谷,我没有说话,从身上开始一件件将武器装备卸下。摸着那几把熟悉的枪支,现在放下了,以后就不会再拿起,即使是再拿起,也必定不是现在这样的感觉了。  艘恨封术毫考诺结陌考吉结羽

    艘恨封术毫考诺结陌考吉结羽  我听着老大这么说,心里在想着我到底在队里还剩下什么?除了一些装备武器之外,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我可以带出外的,我自己的私人物品似乎也没几件。

    艘察岗察毫技显艘所早孙克技  鼠儿低着头,他的声音有点哀愁,他像是乞求一样的对老大说道:“老大,能不能让我把刀和子弹留下?我想做个纪念。”

    听到鼠儿的哀求,老大红着眼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说道:“刀子留下的话,你过安检会很麻烦,要是你真想留下,我先给你带回去,到了国内我再给你,到时候你想当纪念也好,还是做别的事情,我都不拦着你。至于子弹,这是不可能给你留的,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你也知道的,飞机上是绝对不允许出现子弹的。”说着,他开始收拾起我们的武器。  敌察星球早羽通艘所通恨所恨

    敌球克恨我技指敌所太仇我学  布达利的街道上开始亮起了路灯,示意着今天一天又过去了,我们也快到了即将分别的时刻。老大看着窗外的街道,他对着雪娘和老八吩咐了一番后对我们说道:“你们四个陪我最后一顿晚饭吧,从此后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缘再见。”

    听着老大这么伤感的话,双杠有点憋不住了,他喃喃道:“至于么?俺都快被你整哭了,丫的就不能唠点喜气的,都这时候了还想让俺再伤感啊?”  艘恨最恨吉技通后陌恨后克主

    敌球最学毫太诺结战早后主酷  闻言,我们看了看双杠,这个大块头说的也是实情,现在屋子里的气氛的确是很凝重,充满了分别的压抑,老大叹了口气,呼喝了一声后说道:“行,那咱们就不说伤心的事情。来说说你们今后准备怎么干。老三,你是领头的,你先说说。”

    敌球最学毫太诺结战早后主酷  我看了看双杠他们,我慢慢的从胸前拿出了那块一直贴身挂在身上的军牌。握着这块还带着体温的军牌,我的眼睛有点湿润了,鼻腔里也酸酸的,这是属于我在红刀的证明,在我将这快军牌交出之后,我将永远的离开红刀,这不是我想的,但我无法阻止。毕竟在红刀也有两年多时间了,像那些当义务兵的新兵蛋子在部队里两年都能生出感情,何况是我们这样同生共死的部队。我将军牌握在手里,紧紧的不想放手,双杠他们也和我一样,他们也是紧握着他们的军牌,可是我们能不放手吗?不能,肯定不能。

    我看了看他们四个,随后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做。要说赚钱,我现在暂时还不缺钱,卡里好像还有千把万美元,至于以后想要做什么行当,我现在真说不上来,要技术没技术,想经商也没有人脉圈子和合适的行当,暂时先看看吧,回国后再决定干什么。”  艘术克学故太诺敌接吉最技故

    孙学岗学我秘显孙接远所毫  听到我的说话,老大他们有点诧异,鼠儿盯着我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我,问道:“三哥,你咋这么多钱?”

    我笑笑说道:“都是上次去摩纳哥的时候赚的,当时和一个朋友联手,搞了一些钱。”  后学最术我考显后接冷羽星术

    结恨最学我太显孙由羽独鬼接  大家恍然,双杠看着我说道:“仨啊,要不你包养俺吧,俺别的要求没有,就是你管饭就成,要打架干啥的,俺来,你看成不?”

    鼠儿也急忙搭腔道:“是啊,是啊,三哥,我也跟着你了,我取消之前的打算,我跟你混吧,你也管我的饭就可以了,打架什么的我也行。”  艘术克学毫考显结陌学帆最帆

    艘术克学毫考显结陌学帆最帆  在我们红刀,可以算得上属于那种苗红根正的人也不少,像队长、两个教官、老大还有我、还有洞拐、双杠、幺五等人,都是来自正规的部队的,可偏偏就是队长这个超级坑货将我们一大群人都拉上了他的贼船。

    艘察克球吉考显结战月鬼指技  我瞥了他们一眼,说道:“我又不想去混黑道,也不准备打架,你们两个就算了,要是真想跟着我,那你们也帮我想想,以后该做些什么,钱我来出也行,不过,我那些钱我还准备派其他用处。”说着,我看着老大,继续道:“老大,等你会队里后,能不能帮我准备一份老六他们的资料,我想自己也出一部分钱,算是给他们家属的一些抚恤吧。”

    老大看看我,微笑的说道:“你那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真想要给老六他们家里的话,我倒是建议你弄个基金啥的,至少这样做,可以保证他们能长期的得到补偿,而不是一次性的。”  结术封术吉太主敌接情方羽早

    孙察星球故技指敌接诺羽艘术  我点点头,想了想后问道:“二哥不是在做理财投资么?我是不是可以让他处理?他对经商的头脑比我们好使。”

    “也行,那回去后我和老二说一下,到时候你转账给他吧。他可是咱们红刀的财神爷呢。”  后恨克术故技通孙战月技术显

    结球岗恨故考显结所羽艘方  闲聊着,不多时雪娘他们就大包小包的提着不少食物回来了,晚饭间,我们难得一次喝酒了。喝着酒,我们大声的聊天,大声的嬉笑,也大声的哭泣,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醉的,反正当我从酒醉后醒来时,老大雪娘和老八他们已经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我们四个。无言的分别是痛苦的,但在酒中我们忘记了痛苦,有的只是一种莫名的低落。

    结球岗恨故考显结所羽艘方  将军牌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我们久久不能话语,我喉咙里哽咽住了,胸口有一股气压抑的我不能说话,老大看着桌子上的四块军牌,他沉默了好久才缓缓说道:“兄弟们,辛苦了,以后多保重。”说完,他收起了这四块军牌,小心翼翼的将军牌放进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盒子里,码放的整整齐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