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61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靠在椅背上,我按摩着微微发胀的额头,昨晚的酒有点上头,让我现在的脑袋有点晕乎乎的,还夹杂着阵阵的头疼,缓了好一阵后,我才拍拍坐在我边上的小毛,这家伙昨晚喝的也不少。桌对面的双杠和鼠儿两个家伙现在都还在打呼噜,我记得昨晚他们两个一大一小抱在一起痛哭,后来似乎是哭累了还是怎么的我就不记得了,只是迷迷糊糊中记得我们喝了很多。  孙恨岗术吉太显敌战战察鬼远

    敌球星学帆技显结由不我后星  小毛抬起头,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我,声音沙哑的问道:“唔…三哥,怎么了?呃…头好痛。”

    我拉了拉他,说道:“去洗洗吧,差不多我们该走了。”  艘术克球吉技显结战陌吉战我

    孙学克恨毫秘通后所通我所独  小毛疑惑的看着我,问道:“走?去哪?“

    我没有回答,独自起身走向了浴室,给自己好好清洗了一番后,我再次回到餐厅,双杠和鼠儿依旧是四仰八叉的瘫在椅子上打呼噜,小毛则是继续趴着睡觉,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随手在墙边柜子上找了张纸,给他们留下了我在国内的电话号码后放在桌子上,背起行囊,那是一个黑色的布质背包,里面放着老大给我拿来的银行卡和身份资料,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了,身上的这套衣服也是昨天雪娘帮我去买的。  孙术岗学早羽通后由恨所后所

    孙术岗学早羽通后由恨所后所  我没有回答,独自起身走向了浴室,给自己好好清洗了一番后,我再次回到餐厅,双杠和鼠儿依旧是四仰八叉的瘫在椅子上打呼噜,小毛则是继续趴着睡觉,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随手在墙边柜子上找了张纸,给他们留下了我在国内的电话号码后放在桌子上,背起行囊,那是一个黑色的布质背包,里面放着老大给我拿来的银行卡和身份资料,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了,身上的这套衣服也是昨天雪娘帮我去买的。

    艘球最学毫技诺结战恨地结毫  轻轻的掩上了房门,我独自离开了,我不想再有伤痛的分别,这样安静的离开或许是一种比较好的选择。

    搭乘着镇上的公交车,我开始踏上了回国的旅程。从布达利坐车到吉兹雷,然后又从吉兹雷坐火车开始长途旅行前往伊斯坦布尔,可能会有人觉得奇怪,我为什么没有前往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反而要去更加遥远的伊斯坦布尔,究其原因也只是我对土耳其熟悉的也就是经常听到的伊斯坦布尔,因为在那里有很多国际航班是要在阿塔图尔克机场进行中转的,而在那里,我可以相对容易的购买到返回国内的机票。而且在伊斯坦布尔还有我们国家的总领事馆,所以,我的选择自然而然的就是伊斯坦布尔了。  敌球封察帆考指结陌早敌球鬼

    结球最察早秘主敌所阳科帆  经过了差不多四十个小时的旅行,我终于在第三天下午到达了伊斯坦布尔,在那里我看到有别于其他地方的风景,那就是从海达尔帕夏车站出来后,大街上总能看到几只流浪的野猫,而这个城市里的人对于这些流浪猫似乎是习以为常了。不过,看着那些流浪猫,我很自然的将自己也代入了进去,我现在的情况和流浪猫似乎也差不多,只是我相比于这些流浪猫来说,我还有目的地,我还有另一种生活在等着我。

    从海达尔帕夏坐出租车前往阿塔图尔克机场,我终于看到了欧亚大陆相连的博斯普鲁斯大桥,这座大桥横跨了一公里多的海峡,将欧洲大陆和亚洲大陆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行驶了三十多公里的高速路后我才到了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由于没有提前预订机票,所以在机场购票的时候不免多花了一些冤枉钱,不过,这对于我那颗迫切想要回国的心来说,即使是花费再多一些那也是值得的,毕竟我已经很久没回家了,也很久没看到亲人了。  艘球克恨故秘显敌由考太鬼科

    艘学最学早太通敌所敌后敌学  在机场等了大半天时间终于登上了俄罗斯航空的班机开始回国,不过从伊斯坦布尔回国是要到莫斯科中转的,在经历了俄罗斯飞行员那猛起猛降的飞行后,我对俄罗斯航空终于有了切身的认识,那就是俄罗斯的飞行员根本不会按常理出牌,原本是需要四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莫斯科的谢列蔑契娃机场的,那个飞行员竟然只花了三个半多点小时就到了,而且在飞机降落的时候,我竟然头一次感到了那种头昏脑涨的感觉。在谢列蔑契娃机场休息了几个小时后,我再一次的在那飞行员的狂猛飞行中冲上了蓝天,开始向着国内浦东机场飞去。

    艘学最学早太通敌所敌后敌学  走到家门前,家里的墙门正打开着,在墙门口就能听见家里老妈和老爹正在拌嘴,听话里的意思大概是老爹对养殖场里那些鸡鸭照料的不够好之类的。听着熟悉的声音,我眼眶中不禁泛起了雾气,真的好久没回来了。

    耗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我在半夜里到达了浦东机场。刚出机场的接机口我就被好几个出租车司机围住了,听着那熟悉的语言,看着和我一样肤色的人,我心里莫名的感到了一阵激动,但随之而来的是我该去哪里?  结察封恨帆太通敌由接敌显后

    后恨岗察吉太指结陌秘技不孙  按照队长他们给我办理的资料,对于回家这件事基本上只能当成走亲访友一样的去处理了,虽然目前允许回家,但回家后似乎还要被监视一段时间。当然,这是必然的,在我们国家,有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只要是特殊部队或者部门出来的人,基本上都有一段时间被监控,为的就是保证人民的安全,毕竟像我们这样的人,在血里来火里去的,对于杀人放火之类的事情可以说是很娴熟的,但真要碰到一些什么突发事件的话,对于和我们相对的人来说,我们就是他们的噩梦。

    站在机场外的马路上,我看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城市,我到底该去哪里?而身边还剩下一个出租车司机一直在我身边唠叨,说什么可以给我优惠的价格送我到市区之类的,我看着他那热切的眼神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对他说道:“送我去徐家汇那边。“  后恨星球帆秘指敌陌远结孙鬼

    敌学岗术帆太诺孙战科敌远技  司机见到我愿意乘坐他的车子了,他开心的应道:“好嘞,您上车,您的行李我帮您提。“说着,他看了看我身后,随后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笑着说道:”哎哟,还以为您会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呢,没想到您是简装出行,来,来,来,上车吧。“

    看了看司机,我对他微笑了一下后坐进了车子的副驾驶座,司机很利索的启动出发。一路看着高速路外的农村和城市,我心里很是感慨,从年前接到电话去执行任务到现在,虽然才过了半年多的时间,但我所经历的事情却有很多。坐在车子里我沉默不语,脑子里想着过往,连司机问我什么话我都没听清楚,只知道他一个人一边开车一边叽里呱啦的自言自语着,直到我从半自我状态醒来,发现车子已经过了内环高架,前方不远处就是徐家汇最著名的港汇广场了。望着那双子楼我心里又是一阵感慨,我是有多久没到这里了?记得上一次路过这里的时候我也看了看这栋高楼,只是心里和现在有着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好,像是久别重逢,又像是恍如隔世一般,感觉很虚幻又很真实。  后术克察早技指孙战显仇封敌

    后术克察早技指孙战显仇封敌  经过了差不多四十个小时的旅行,我终于在第三天下午到达了伊斯坦布尔,在那里我看到有别于其他地方的风景,那就是从海达尔帕夏车站出来后,大街上总能看到几只流浪的野猫,而这个城市里的人对于这些流浪猫似乎是习以为常了。不过,看着那些流浪猫,我很自然的将自己也代入了进去,我现在的情况和流浪猫似乎也差不多,只是我相比于这些流浪猫来说,我还有目的地,我还有另一种生活在等着我。

    敌术岗术故考指后战冷接闹岗  司机在询问我之后将我在建国宾馆放下了,离开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比较郁闷的事情,那就是我身上没带人民币,只有美金和欧元了,无奈下,我和司机商议了之后给了他一百美金后他才高高兴兴的离开了。在宾馆的前台办理完入住手续,我在宾馆的套房中看着窗外,窗外是繁华的世界,可在这个世界上似乎还没有我容身之处,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要是说我继续做袜子,那么我就需要回到老家,回到以前的身份,这是不被允许的。

    望着窗外,我迷茫了,我脑子里思考着我会什么,除了会打狙击枪和杀人外,我其他好像真的什么都不会。呆坐在阳台上,我的手不知不觉的摸到了口袋里,我想抽一根烟解解闷,可是口袋里空空如也,我身上根本没有烟,而且,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烟草有了依赖,难道我真的有烟瘾了?没有烟,我可以喝水,端着茶杯我给自己泡了一杯清茶,是西湖龙井,茶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我不知不觉沉浸在其中,慢慢的细品着茶水,我脑子里继续想着我该做什么。  艘察克球帆技指敌所不考

    孙学克球吉考通艘战学克我羽  天色已经渐渐露出鱼肚白,又是一个不眠夜,大街上车水马龙繁华依旧,不夜城的灯红酒绿预示着经济的繁荣。在天明前我决定了,工作的事情先不管,我已经离开家好久了,我该回去看看,看看爸妈,看看爷爷奶奶,看看我思念着的小邱秋。

    有了这个决定,我才放心的洗漱睡觉,在中午时分我退掉了宾馆的房间后,特意去银行兑换了一些人民币,在商场重新买了一部手机后又给家里人买了不少礼品,算是弥补一下我这半年多了无声息的失踪吧。  结察克术毫考显孙所早酷阳主

    艘恨岗球帆羽主孙战恨秘岗  返家的路程看似遥远但实则在不断的回忆中缩短了很多距离,当我从上海乘坐火车到达老家市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了,而这一天过得似乎是飞快,时间的流逝在旅程上不知不觉就溜走了。从县城坐公交车辗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天色渐暗的时候到达了老家。

    艘恨岗球帆羽主孙战恨秘岗  经过了差不多四十个小时的旅行,我终于在第三天下午到达了伊斯坦布尔,在那里我看到有别于其他地方的风景,那就是从海达尔帕夏车站出来后,大街上总能看到几只流浪的野猫,而这个城市里的人对于这些流浪猫似乎是习以为常了。不过,看着那些流浪猫,我很自然的将自己也代入了进去,我现在的情况和流浪猫似乎也差不多,只是我相比于这些流浪猫来说,我还有目的地,我还有另一种生活在等着我。

    老家村口的梧桐树依旧挺拔,小竹园里依然是碧绿一片,有变化的是村里的道路已经开始扩建,看样子是要换成水泥路了,小石桥也已经拆除,换成了宽宽的水泥桥了,离开半年多,村子里的变化比想象中要大不少。在我走到桥上的时候,村里一些老人正在桥上纳凉,他们看到我都是微笑的打着招呼,只是好些老人已经淡忘掉我是谁了。  结球封察吉技通后所羽由察主

    后术星球早考诺后由独艘敌孙  走到家门前,家里的墙门正打开着,在墙门口就能听见家里老妈和老爹正在拌嘴,听话里的意思大概是老爹对养殖场里那些鸡鸭照料的不够好之类的。听着熟悉的声音,我眼眶中不禁泛起了雾气,真的好久没回来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