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63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抽着烟,和老爹在堂屋里聊了许久,我们聊了很多事情,但大体上也就三个部分,第一是我牺牲后的一些变化,第二是我的未来和以后媳妇儿的事情,第三对于我来说是重点,但对于我老爹代表的长辈们却认为第二点才是重点,当然,第三点就是我以后的生活问题。  后察岗学帆技显后战酷术酷吉

    敌察封恨我羽通艘接敌诺指  至于我以后的生活问题,在我和老爹的讨论中被决定了下来,那就是遵照着部队里的意思,我成为我家的继子,以后只能是每逢过节的时候才能回家来转转,就像是走亲访友一样了,而大多数时候我只能像是一个孤儿一样在外面独立生活,这样虽然说独立是好事,但对于我们老唐家来说却不一定是好事,毕竟家里就我这根独苗,现在算是被硬生生的掐断了。

    用大爷爷的话来说那就是无论咱们老唐家遇到了什么困难,首先要考虑的是国家利益,毕竟有国才有家,我们老唐家的生活就是国家给的。对于这根说法,我有时候是嗤之以鼻的,大爷爷是个老革命,以前给首长当跟班的时候就养成了以国家利益为重的观念,现在都退休几十年了,自己都成了一个小老百姓,还天天惦记着国家大事,这就感觉有点过了。不过话说回来,有时候我确实对大爷爷的一些观念感到有趣。记得和邱秋在一起有时候闲聊的时候,我就会拿大爷爷来说事,就当成是一种笑料来调节我和邱秋之间的聊天的气氛。  后察封术毫秘显后战帆科岗岗

    后恨最察吉太显孙所我最太孤  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睡了一夜,这一夜我睡的非常舒服,可能是在家了,心安了,所以我的脑袋接触到枕头后就陷入了深度睡眠,到我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快十一点了,简单洗漱一番后我才下楼和家里人一起午饭。午饭时候,奶奶一个劲的给我碗里夹菜,总是让我多吃点多吃点,最后我是实在吃不下了她才停手,这惹得爷爷有点不高兴,毕竟在我爷爷的观念里,暴饮暴食是非常不好的。而在吃饭的时候说起我那个活宝爷爷的时候,大爷爷又是一阵不高兴,因为我爷爷算是一个花花老头儿,我奶奶是去上海陪着我二姑妈了,我那个活宝爷爷就顺其自然的成为了一个无拘无束的老头儿,听说在知道我牺牲后,他就没心没肺的去了南方,说是被一家公司邀请过去当老师傅了,其实是什么原因可能我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吃过饭,爷爷问起我以后的打算,我就将昨晚和老爹讨论的决定说了出来,爷爷听过后思考了好一阵,他才说道:“小三啊,既然你已经决定在外面生活了,爷爷肯定是支持你的,毕竟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既然国家需要我们这样做,那必定是有利于国家的,那么,在你准备离开前,爷爷有几点要求要说一下。“说着,他习惯性的顿了顿,意思是我该回他一句”您说“后他才会继续接下去的话题。  后察最术帆羽诺孙战月鬼远技

    后察最术帆羽诺孙战月鬼远技  “……“电话里一阵安静,我的心也随着这份安静开始变得焦躁了起来,不过,在我想出口问她在哪里的时候,我再一次的听到了这个让我安心的声音:”三藏,你去蓝山咖啡好吗?在那里等我。“

    结恨最察我太诺艘所结故阳学  果然,在我搭腔了之后,他继续说道:“第一点要求就是无论你在外面做什么事情都必须遵守国法,遵守纪律,你不能忘记自己是个兵,你是红色后代的事实。第二点要求嘛,就是无论做任何事情交任何朋友,切记不能做损人利己的事情,这也是大忌,我们为人处事要做的就是公平公正,不能违法乱纪。“说着,他拿着老妈给他端来的茶水抿了一口,继续道:”第三点可能就有点私心了,那就是你在外面生活,必定要找一个伴的,爷爷要求不高,只要对方家庭没什么问题,为人正直善良即可,要是和你之前交往的邱秋一样,爷爷倒是挺开心的。“

    听着爷爷的教诲,我也习惯性的点头应是,毕竟在我们家,老爷子的话从来都是圣旨,从来都是天理,不能违背的。  后术最恨毫太主孙战学封早

    敌术岗恨早考主孙所我不远  回到了房间,我看着熟悉的房间,这里有我儿时的记忆,也有我青春的回忆,但现在却不得不离开。我默默的在房间里收拾了一番行李,当我提着包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奶奶在门口看到了我的身影,她无言的流着泪,让我看了心里很是难受。

    离开,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但又无法去抗衡,毕竟人生在世总有要散的宴席,也总有要分别的时刻的。我背着包,告别了老爹老妈后重新踏上了离家的旅程,只是这一次离开,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了,或许是明天,又或许是要等到国庆或者中秋的时候了。  艘术克学帆太指艘由球星仇

    孙术克恨早太指敌由仇科冷学  站在公交车站台,我望着马路上来往的车辆,这些来往的车子都有自己的目的地,但我却没有,我只能是孤独的流浪,流浪到一个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城市。踏上了前往市区的公交车,我坐在座位上思考着我下一个落脚点将在哪里?

    孙术克恨早太指敌由仇科冷学  蓝山咖啡店,是我们县城最好的一家咖啡店了,在我坐上出租车说出咖啡店的名字后,那个载我的司机在后视镜里不断的打量着我,因为我的行头和去那种高端的地方实在是有点格格不入,毕竟我身上穿的是已经脱去肩章领章的军装,头上的帽子虽然还戴着徽章,可是这枚徽章已经从八一军章换成了国徽,俨然失去了以往这服装给人那种飒爽的感觉了。

    一边望着车窗外的风景,一边脑子里在胡思乱想,我依旧是迷茫的。沿途的风景不断变化着,现在城乡建设越来越快了,才离开家半年多,还不到九个月的时间,越是接近市区,城市的变化也越来越大,我在走下公交车时,看着崭新的客运中心,顿时感觉自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都不知道我是来到了原本印象中的小县城还是来到了一个大都市。走出客运中心,我坐上了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里的时候,我张着嘴,一下子说不上我要去哪里,最后脑子里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邱秋工作的单位,我说道:“去钱塘宾馆。“  后术星学我考诺孙陌毫故阳科

    孙球岗术故考主结所早诺孤羽  司机应了一声后立即启动车子想钱塘宾馆驶去。来到了钱塘宾馆,我望着那熟悉的宾馆大门,那里曾经是我家年夜饭的地方,也是邱秋工作的地方,还是我们筹备中那同学会召开的地方,只是现在对我好像很是陌生一样,我有点恍惚,我是否能重回到那个时光。

    在宾馆总台,我向服务员询问了邱秋是否在这里工作,可是得到的回答是邱秋已经离职了,至于她现在去了什么地方她们也不知道,不过好在我还询问了邱秋的联系方式,她的电话号码没有改变。我离开总台,在宾馆的休息区拨通了邱秋的号码,手机在几声响铃后我再一次的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结学最术我秘主艘陌我毫方早

    结察封术我考主后接术主术所  “喂,哪位?“

    “邱秋,是我。“  艘察星察帆技显孙由太孤不

    艘察星察帆技显孙由太孤不  回到了房间,我看着熟悉的房间,这里有我儿时的记忆,也有我青春的回忆,但现在却不得不离开。我默默的在房间里收拾了一番行李,当我提着包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奶奶在门口看到了我的身影,她无言的流着泪,让我看了心里很是难受。

    结球克球故考通艘由月帆我最  “你?你是谁?等等……你是三藏?“

    “嗯,是我。“  结球最恨帆太通艘陌所技接独

    结术克学帆太通敌陌球阳岗  “你在哪?“

    “我在钱塘宾馆。“  孙球星恨早太显结接由地战鬼

    敌恨封学我羽显结接不由结由  “哦,我已经不在那里工作了。“

    敌恨封学我羽显结接不由结由  第一次进这样高档的地方,首先我是被咖啡店里的装修给惊艳到了。咖啡店里的装修可以说是我在我们县城见过最讲究的,在临街落地窗的位置被设计成了那种卡座的形式,每对卡座之间有隔山相隔,隔山上还摆放着各种绿植。从那些绿植的生长势态来看,这家店里的服务员必定是每天都会对这些绿植进行打理修整,要不然在这样室内的空间中,绿植的叶片上怎么也会出现一点枯萎的痕迹,可是我看到的那些绿植上根本就看不到一丝丝枯萎发黄的迹象。而那些临街的卡座在设计上也可以说是别具匠心,每对卡座被设计成了类似于半开的小包厢式样,不但可以让走动的服务员能清楚的知道卡座内的顾客有什么需求,也可以让顾客在卡座中交流的时候有一些私密性,最让我感觉满意的是那些卡座在设计的时候完全考虑到了光线的效应,在下午的这个时候,卡座内因为户外的亮光始终保持着感觉明亮清爽的氛围。

    “嗯,知道了,总台的人已经告诉我了。“  结恨封术故考显孙战由我岗结

    敌恨岗术毫羽指结由秘显毫克  “……“电话里一阵安静,我的心也随着这份安静开始变得焦躁了起来,不过,在我想出口问她在哪里的时候,我再一次的听到了这个让我安心的声音:”三藏,你去蓝山咖啡好吗?在那里等我。“

    “好的,我现在过去。“说完,我不等她挂断电话,就提着背包走出了钱塘宾馆。  孙术岗术故太指结所酷故技科

    敌术封术早太主艘接冷学情羽  蓝山咖啡店,是我们县城最好的一家咖啡店了,在我坐上出租车说出咖啡店的名字后,那个载我的司机在后视镜里不断的打量着我,因为我的行头和去那种高端的地方实在是有点格格不入,毕竟我身上穿的是已经脱去肩章领章的军装,头上的帽子虽然还戴着徽章,可是这枚徽章已经从八一军章换成了国徽,俨然失去了以往这服装给人那种飒爽的感觉了。

    来到了蓝山咖啡,我才知道为什么那个司机总是不时的看我一眼,因为在咖啡店门口的牌子上清楚的写着“衣衫不整者请勿进入“的字句,看着那迎宾牌,我不自觉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感觉已经整理妥当了,我才迈开脚步向着咖啡店里面走去。咖啡店是在临街商铺的二楼,从一楼上去要经过一道楼梯,当我站在咖啡店门口的时候,咖啡店里的迎宾员已经为我打开了店门,她是一个脸上有不少青春痘的女孩子,她热情的对我说道:”先生,下午好,里面请。“  艘恨星球故秘显结所科孙术故

    艘恨星球故秘显结所科孙术故  来到了蓝山咖啡,我才知道为什么那个司机总是不时的看我一眼,因为在咖啡店门口的牌子上清楚的写着“衣衫不整者请勿进入“的字句,看着那迎宾牌,我不自觉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感觉已经整理妥当了,我才迈开脚步向着咖啡店里面走去。咖啡店是在临街商铺的二楼,从一楼上去要经过一道楼梯,当我站在咖啡店门口的时候,咖啡店里的迎宾员已经为我打开了店门,她是一个脸上有不少青春痘的女孩子,她热情的对我说道:”先生,下午好,里面请。“

    后球封球帆太指结陌所接所不  我对她点点头,她在前面为我引路,边走边说道:“先生,似乎您是第一次来我们咖啡店吧?“

    我应道:“是的,第一次。“  后球最察我技显孙陌故方阳岗

    后恨星球帆秘显后接情方术球  “请问您是来店里见朋友的还是需要等待朋友?“

    “哦,应该是来见朋友的。“  后恨封学早考显结接太我克察

    孙学岗球吉考显结所后显战主  “哦,这样啊?请问您或者您朋友有没有预订位置?“

    孙学岗球吉考显结所后显战主  服务员在和迎宾员交流完后微笑的走向了我,她对我问道:“先生,请问您是唐先生吗?“

    “没有,我没有预订位置,不过不知道我朋友有没有预订。“  敌球封球帆考指孙战考远显艘

    孙察克学帆考指孙陌技学最术  “哦,好的,那请您随我来。“说着,迎宾员将我领到了咖啡店的大厅,在将我带到大厅后,她简单的和同事交流了几句,在离开我回到迎宾位置的时候,还对我微笑了一下,我也礼貌的和她微笑一下。

    第一次进这样高档的地方,首先我是被咖啡店里的装修给惊艳到了。咖啡店里的装修可以说是我在我们县城见过最讲究的,在临街落地窗的位置被设计成了那种卡座的形式,每对卡座之间有隔山相隔,隔山上还摆放着各种绿植。从那些绿植的生长势态来看,这家店里的服务员必定是每天都会对这些绿植进行打理修整,要不然在这样室内的空间中,绿植的叶片上怎么也会出现一点枯萎的痕迹,可是我看到的那些绿植上根本就看不到一丝丝枯萎发黄的迹象。而那些临街的卡座在设计上也可以说是别具匠心,每对卡座被设计成了类似于半开的小包厢式样,不但可以让走动的服务员能清楚的知道卡座内的顾客有什么需求,也可以让顾客在卡座中交流的时候有一些私密性,最让我感觉满意的是那些卡座在设计的时候完全考虑到了光线的效应,在下午的这个时候,卡座内因为户外的亮光始终保持着感觉明亮清爽的氛围。  孙术最恨故太指敌由指太月封

    结察岗察帆考主孙由阳后结早  服务员在和迎宾员交流完后微笑的走向了我,她对我问道:“先生,请问您是唐先生吗?“

    我诧异的看着这个服务员,我印象中我似乎不认识她,也不可能告诉她我的名字。我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唐?“  结球星术我秘诺孙由陌冷通月

    结球星术我秘诺孙由陌冷通月  “嗯,知道了,总台的人已经告诉我了。“

    敌球星察毫太指结战鬼后考鬼  服务员微笑的为我解惑道:“哦,是这样的,在您进咖啡店前十分钟,邱小姐已经在我们店里预订了一个座位,说是和一位姓唐的先生见面,她还告诉我们,您大概会在十分钟到十五分钟之内到达我们店里。所以我就冒昧的问了一句,不过,似乎我好像猜对了。“说完,她又对我露出了一个亲切的微笑。

    我点点头示意我明白了,在她将我带到邱秋预订的卡座中后,我才感受到高端场所为什么是高端场所了,在咖啡店里,我才体会到什么是精细化服务。当我刚坐到位置上后,柔软的沙发让我坐着感觉非常的舒服,服务员微笑的询问我是否需要腰枕,我拒绝了,因为我感觉我并不需要。而当我感觉坐感舒服的时候,服务员已经给我端上了一杯清水,说是观察我的样子,应该我会喜欢清水的,而不是柠檬水或者苏打水。对于这点我是非常诧异的,的确,我是比较喜欢和清水的,因为无论是柠檬水或者是苏打水,都会在口腔中留下一丝让我感觉不顺畅的异味,而对于服务员的观察,我真的很赞叹。  后球星察我太通后所通地故封

    敌术岗球故秘指艘由地封羽诺  听着悠扬的音乐,音乐的音量不响,但可以让我清晰的听到播放的是什么乐曲。就在我细心聆听音乐的时候邱秋来了,她和我年夜饭相见时候还是一样,柔顺的长发扎成马尾辫挂在脑后,脸上始终是那种让人舒心的微笑,今天的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裙子,虽然她个子小巧,但这样的打扮让她看上去更加的可人。我望着她渐渐的出神,似乎我想把她现在的样子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