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68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站在公交站台只等了不到五分钟,前往市中心的公交车就到了,我和那个中年人招呼了一声后就踏上了公交车。上海的公交车很拥挤,特别是上下班高峰的时候,往往是一辆公交车里能挤上好几十号人,我之所以选择早上六点多前往公交站就是因为想避免拥挤的场面。坐着公交车很快就来到了徐家汇,这里我已经来了不下二十次了,但还是没有在这附近找到我能去做的工作。不过工作没找到,但我对徐家汇周遭的道路却是熟悉了不少,为了看看那个中年人对我说的工作机会,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打算去龙漕路那边的什么宏润公司去看看。  孙术岗术故秘诺艘陌陌指封战

    结球封察吉羽通结由接仇由  从徐家汇到龙漕路有至少三站路的距离,我从自己步行的脚步计算,我大概走了有三公里的样子,而到了龙漕路,要找到那家宏润公司却让我有点傻懵了,我之前应该是出于羞涩就没有开口问那个中年人宏润公司的地址,现在我只能是站在路口东西张望着,希望能在视野里看到这个公司的标记。只是遗憾的是,我撑着脖子张望了许久都没有看到这个宏润公司所在的地方,毕竟在上海有非常多的路是很长的,有些路可以是贯穿了几个区的。

    无奈下,我只能走到地铁口,找了一个穿着义工背心的老人进行询问,好在这个老人对这里一带非常熟悉,他在得知我要找宏润公司的时候笑着对我说道:“小伙子,你说的宏润公司是不是那个做房地产建筑的那个?要是是的话,你向东走,走过三站路后你就能看到有一栋高楼,那栋楼就是宏润集团的。”  后术星术故秘诺后所诺艘后由

    孙球星球我秘通后陌远结冷仇  对于这个老义工的话我非常感谢,在我再三道谢后我重新开始步行。向东走三站路,这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我在行走的时候心里还是对在部队里的生活比较怀念的,至少我觉得在部队里生活的这些年,部队让我学会了如何快速的辨认方向,以至于确保像我这样一个根本没看过上海地图的人,也能在别人指点后准确的找到方向,并且不怕迷路。

    来到了老义工所说的宏润集团,我顿时对着眼前的高楼有点傻眼,这栋楼的确很高,估算着有至少三十层的高度,而且,在大楼的顶上四个方向都清楚的挂着“宏润”两个字的标志,只是在我来的这条路上,超过三十层的大楼有不少,也难怪我在地铁口那边找不到宏润大厦的影子。  敌球岗球故考通结战不我由战

    敌球岗球故考通结战不我由战  我看了看他,有点不悦,因为我觉得保安这样的动作并不是很好,要是是来宏润的客户也是像我这样步行过来的话,这很容易让客户对这个集团产生不良印象。我淡淡的说道:“来找工作。“

    艘术最术故考显敌陌战技艘主  走进宏润大厦范围,我刚到大厦外的停车场就被四周巡逻的保安拦住了去路,一个年纪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的保安拉着我的手臂,对我问道:“哎,小伙子,你干什么?“

    我看了看他,有点不悦,因为我觉得保安这样的动作并不是很好,要是是来宏润的客户也是像我这样步行过来的话,这很容易让客户对这个集团产生不良印象。我淡淡的说道:“来找工作。“  后球封球帆太显后陌敌不学学

    结球封察吉太显敌战羽通羽故  保安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问道:“找工作?最近集团里没有发布什么招聘广告啊。小伙子,你有没有弄错?我们集团发布招聘广告的话,基本上都是半年一次的,现在下半年的招聘广告还没发布,你是不是弄错了?“

    听到他的说话,我疑惑的看了看他,心里不禁对那个中年人的话产生了怀疑,我看着那个保安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招聘广告,是一个大叔告诉我让我来宏润公司的。“  后恨封术吉秘指孙由孙封科术

    后术最术早考通敌接所孙敌故  保安再次看了看我,看了好一阵后他才说道:“哦,这样啊,那你先去保安室填写一个单子,填好后我再告诉你去哪里。“说着,他给我指了一下保安室的方向。

    后术最术早考通敌接所孙敌故  听到我的问话,那个姑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她的笑颜更浓了,她微笑这对我说道:“先生,您说的宏润公司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栋大楼的名字,至于您具体想要找这栋大楼里的哪个公司,我还真回答不上来,不知您有没有具体的描述?而且,在我们大楼里也没有一个公司是直接使用宏润两个字的。“

    我顺着那个保安指引的方向很快找到了宏润集团的保安室,在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保安指导下我填写好了访客单,又在刚刚这个保安的监视下我才算是被允许进入了宏润大厦。站在大厦的大堂里,我看到的是比较简洁的装修,但这样的装修给人的感觉是很大气,很精神的,而且,这装修用的材料有好些我是不知道名字的,但给我的感觉是价值不菲的。我在大厦电梯边上的楼层指示牌中寻找着那个中年人说的宏润公司,只是仔细看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他口中的这个公司,只知道这栋大楼里有好几十个公司,其中有大部分公司的名字里都是带着“宏“字或”润“字的,就是没看到这两个字连在一起的公司。  敌术封球故技主结战敌术术秘

    结察克球吉秘诺艘战冷独所不  无奈的站在大堂里站了好久,在盲目的等待中我看到了在这栋大楼里上班的人,那些人男男女女都看上很像电视中那些白领精英的样子,有些人的脚步很悠闲,也有的人的脚步是很匆忙,我却是只能站在电梯间外面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的走进了电梯。 当然,我发现每个经过我身边的人他们在看我的时候,都是很礼貌的对我抱以一个微笑,算是和我打招呼了,而我也一样,每当有一个人对我微笑的时候,我也微笑着回应那个人。

    忽然间,大厦里传出了一阵清脆悠扬的音乐声,音乐声的声音并不大,很轻柔,是萨克斯名曲《清晨》。 我转头看向电梯间外,大堂靠近东侧的总台上已经有两个工作人员在那里了,我走了过去,一个年轻的姑娘看到我走近总台,她站起身,微笑的对我问道:“先生,早上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孙恨克球帆技显敌接远远方星

    后术星术毫秘主孙由早独结术  看着这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嗯,对不起,我想问一下宏润公司是在几楼?“

    听到我的问话,那个姑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她的笑颜更浓了,她微笑这对我说道:“先生,您说的宏润公司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栋大楼的名字,至于您具体想要找这栋大楼里的哪个公司,我还真回答不上来,不知您有没有具体的描述?而且,在我们大楼里也没有一个公司是直接使用宏润两个字的。“  结术最术早太诺艘所月冷羽技

    结术最术早太诺艘所月冷羽技  听着他的问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一会儿后说道:“郑叔,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只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我们部队,我想我们部队应该是属于特种部队吧。“说着,我也开始不确定了起来,毕竟对于我们部队的定性队长他们似乎也从来没有说过,而且,我们到底属于什么样的部队,我想我们红刀的人估计没一个说得清楚。

    结球克球故考显敌陌冷阳不酷  我的尴尬一下子又上升了不少,正当我手足无措之间,我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小伙子,你这么快就到了啊?“我转头看去,正好是我在公交站台和我一起等待公交的那个中年人,只见那个中年人微笑着和我打招呼,并同时对总台里的几个人挥挥手,应该也是在打招呼。

    中年人走到我近前,他对我伸出了手,我明白他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我赶紧也伸出手与他握在了一起。中年人和蔼的对我说道:“没想到你来的这么早,来,我们先去边上坐坐。“说着,他带着走向了大堂另一边的休息区。  结学星术帆技诺结陌战艘诺艘

    艘学星察早羽指后接接通地远  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那个中年人微笑着对我问道:“小伙子,我在公交站台那边看到你已经好几天了,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我觉得这个中年人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于是便对他说道:“您好,我叫葛洪涛。“  后术最恨故考通艘由毫诺接故

    艘球封学帆羽通结战孤孙术阳  中年人点点头,对我说道:“哦……那以后我就叫你洪涛了,这样感觉会好一些。“我点点头,他继续微笑着说道:”现在知道你的名字了,我也该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郑宏舫。“

    艘球封学帆羽通结战孤孙术阳  我点点头,答道:“是的,我当了好几年兵,最近才离开部队。“

    听到他说出自己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对他问道:“您好,那以后我可不可以叫您郑叔?“  艘恨克术帆考诺后由秘封考陌

    后学星察我考指艘所我帆冷  郑宏舫听到我的回答,他开心的笑道:“行,当然可以。“正当我们说话间,总台的那个漂亮的姑娘给我们端来了两杯清水放在了我们面前,我和郑宏舫同时说了声”谢谢“后,那姑娘微笑着退开了。这时,郑宏舫对我问道:”洪涛啊,你觉得这个公司怎么样?“

    我转头看了看大堂里,又看了看那些来往的人,然后对着郑宏舫说道:“郑叔,这栋大楼很漂亮,总台的人也很好,服务很周到。只是我刚才来的时候保安将我拦下了,这点我觉得好像有点点不太好。“说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将刚才在大楼外被保安拦下的事情对郑宏舫说了一遍。  艘术岗球毫考指结陌接太诺羽

    结学岗恨早羽通孙所情孙冷  听着我的话语,郑宏舫对我问道:“洪涛啊,那你觉得保安应该用什么方式去对待一个陌生人呢?“

    我想了想后答道:“我觉得要是我是这栋大楼的客户的话,我希望看到的是礼貌的对待,而不是一上来就拉着陌生人的手臂阻拦着,这样让我感觉好像保安在潜意识里就将陌生人当成了破坏者一样,要真是有客户是走路过来的,这样对客户的印象应该不是很好。“  后球星球早羽主艘陌科太月酷

    后球星球早羽主艘陌科太月酷  听到我这不确定的回答,郑宏舫皱起了眉头,他想了一会儿后问道:“那你的意思你现在还不算退伍?“

    后察最球我秘诺艘所察艘酷孤  郑宏舫点点头,他想了一会儿后对我说道:“嗯,你这个观点很好,这是公司里的一个疏忽,以后应该不会有了。“说着,他看着我,问道:”洪涛,这几天我看你走到站台时候的姿势,你是不是当过兵啊?“

    我点点头,答道:“是的,我当了好几年兵,最近才离开部队。“  结学最察早羽通结由主陌岗恨

    敌学最察故考指结陌不不主陌  郑宏舫疑惑的对我问道:“据我所知,一般部队里退伍的话基本上都是在冬季或者年底前的,你怎么是现在这个时候离开的?而且,你说的离开是退伍的意思吗?“

    我想了想不确定的答道:“哦,我说的离开大概是退伍的意思吧……“的确,要说我是退伍,这时间节点好像不对,而且,队长和老大他们似乎也没有给我办理什么退伍手续,而在队长给我留的电话里,似乎我好像还没退伍。  艘学岗球帆太通艘陌主显察最

    艘球封恨我羽显敌接学后岗秘  听到我这不确定的回答,郑宏舫皱起了眉头,他想了一会儿后问道:“那你的意思你现在还不算退伍?“

    艘球封恨我羽显敌接学后岗秘  忽然间,大厦里传出了一阵清脆悠扬的音乐声,音乐声的声音并不大,很轻柔,是萨克斯名曲《清晨》。 我转头看向电梯间外,大堂靠近东侧的总台上已经有两个工作人员在那里了,我走了过去,一个年轻的姑娘看到我走近总台,她站起身,微笑的对我问道:“先生,早上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我想了一下,答道:“我也不知道,我们队长让我和几个战友一起离开了部队,但也没说我们已经退伍,所以我也没办法确定。“  艘学最术我羽通孙接由所指阳

    敌球岗恨故羽通孙战通技考球  郑宏舫“哦“了一声后又问道:”那你的意思应该还算是留在部队?哦,对了,洪涛啊,你能说说你们是什么部队的吗?当然,要是不方便说,你也可以不告诉我。“

    听着他的问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一会儿后说道:“郑叔,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只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我们部队,我想我们部队应该是属于特种部队吧。“说着,我也开始不确定了起来,毕竟对于我们部队的定性队长他们似乎也从来没有说过,而且,我们到底属于什么样的部队,我想我们红刀的人估计没一个说得清楚。  敌恨岗术吉考诺结接后太情鬼

    艘学最球毫羽诺孙所技球早秘  听着我这混搅不清的回答,郑宏舫似乎也失去了兴趣,他转开话题问道:“那你现在有没有合适意向的工作?“

    我摇摇头说道:“还没有,我这些天一直都在找工作,只是我的学历低也没有什么技术,所以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孙恨克术帆技通结接孙地我显

    孙恨克术帆技通结接孙地我显  我想了想后答道:“我觉得要是我是这栋大楼的客户的话,我希望看到的是礼貌的对待,而不是一上来就拉着陌生人的手臂阻拦着,这样让我感觉好像保安在潜意识里就将陌生人当成了破坏者一样,要真是有客户是走路过来的,这样对客户的印象应该不是很好。“

    艘术克察我羽诺结战学秘羽封  郑宏舫看着我,对我问道:“那你有没有兴趣来宏润上班?我的意思是要是可以的话,或许你应该能做好安保方面的工作。“

    我看着他,看了一会儿后我点点头,说道:“谢谢郑叔,那我试试吧。“  艘恨岗学帆太诺结陌诺我由接

    敌恨岗球帆太诺敌战冷故指太  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郑宏舫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头。这时,一个穿着很帅气的男人走到了我们边上,他先是对我微笑的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然后他对着郑宏舫说道:“郑总,上午十点您需要前往十八楼的会议室主持一下集团的外贸会议,现在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您需要准备一下吗?“

    郑宏舫看了看我,然后对着那个年轻男人说道:“小周,你先带洪涛去办理一下入职手续,岗位暂时安排到安保公司里。“  艘术最察我羽主艘由远球技封

    艘恨岗术早太主结由远情察指  “好的,郑总。“说着,他将手里的一个文件夹递给了郑宏舫,然后对我示意了一下,带着我前往了电梯间。

    艘恨岗术早太主结由远情察指  我看了看他,有点不悦,因为我觉得保安这样的动作并不是很好,要是是来宏润的客户也是像我这样步行过来的话,这很容易让客户对这个集团产生不良印象。我淡淡的说道:“来找工作。“

    我跟着这个叫小周的男人走着,脑子里却回忆着刚刚他和郑宏舫的对话,我有点不明白,要是郑宏舫是这个宏润集团的老板的话,怎么没有那种豪车去接送上下班?电视里的那些集团的老总不都是豪车进豪车出的么?  敌学星恨早考主结战所球阳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