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70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在李维海的指点下,我去大厦一楼的更衣室换上了宏安安保的制服后重新回到了地下二层的训练场,那里依旧是人声鼎沸的进行着擂台比试,而在右边训练场上的保安组的人也还在进行着队形训练。对于队形训练,让我想起了当年入伍的时候进入新兵连的往事,当时的我被校长忽悠进了部队后,我不曾百次的诅咒着那个半秃的校长,诅咒他早晚累死在女人身上,因为在新兵训练的时候,我们同样是要站队形练军姿,还要越野跑之类的体能训练。感觉中那是当兵时期最苦的事情,可是后来进了红刀,那感觉就不一样了,光是训练跑步我们的训练量就是新兵连时候的几倍,而且还是要全副武装的进行长跑的。  敌学岗术故羽指敌陌鬼考诺毫

    后察封察吉秘主敌接孙恨指诺  记得当时进入红刀的时候,作为他们眼里的新兵蛋子,又是狙击特长的一名队员,队长那个坑货就要求我和其他几个狙击手一样,要以逃命为重点进行训练。当时队长给我们准备的是在他口中算是比较简单的训练,负重是三十公斤,跑步是二十公里,对于这样的训练,第一次的时候我跑到终点已经是感觉自己快要死了,累得只能是躺在地上像一滩烂泥一样。而更要命的是我们在和国内另一支和我们红刀差不多的部队进行比武失败后,我们队长就发狠了,武装越野跑五十公里,身上还得绑着沙袋,当时我还以为这沙袋加起来才两公斤不算重,可是才跑了一半就让我后悔了,汗水浸湿了沙袋后,那重量直接就是翻倍的,而这还不算什么,到了终点差不多是要一个上午的时间,吃饭的时候队长还不给我们吃饱,特别是双杠那个吃货,看着盘子里可怜兮兮的一小碗米饭,直接就坐在地上哭了。所以,为了不再出现队长发狂的情况,我们在和那支部队进行第二次比武的时候我们一个个的都是拼了命去比,当然,结果是我们胜了,我们的待遇也恢复了,不用再被逼着参加魔鬼训练,吃饭也能吃饱了。

    站在擂台边想着曾经的往事,我的脸上不经意的露出了笑意,而我竟然疏忽了这里已经不是我们红刀的地方了,李维海看着我脸上洋溢着笑容,笑呵呵的对我问道:“怎么?看得来兴趣了?有没有想法上去试试?“  敌学最术故技指敌所仇独术

    后学封球故羽主敌所方帆战由  我看了一眼李维海,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种希冀,于是我点点头,说道:“可以,只是不知道要和谁比试。“

    李维海见我答应,他高兴的对我笑了笑,给了我一个他去安排的眼神后他走上前推开了人群,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走出来,对我说道:“安排好了,等会争锋擂上你去试试,对手也是个新人,来我们公司还不到一个月,不过要提醒你一下,人家可是野战部队出来的,搏击擒拿很不错。“  敌学最恨早秘诺艘陌酷孙科最

    敌学最恨早秘诺艘陌酷孙科最  顿时,擂台下观看的人群中跑出了几个人,他们从擂台边休息区那里找出了担架,直接冲了过来。我看着那些人快速的将那年轻人从擂台上抬下去,然后几个人又是担着他跑向了电梯那边,我才意识到好像我出手偏重了。

    结术克察故技显敌由冷阳秘  我点点头,然后转头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前面的两个擂台上。大概过了有二十多分钟,争锋擂上面的比试结束了,李维海轻推了我一把,示意我上去。

    第一次站在这个擂台上,感觉和以前在红刀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因为在红刀的时候我面对的都是我熟悉的人,而在这里,我对面的那个年轻人是我完全不熟悉的,虽然他的年龄看上去和我差不多,但身材方面远不是我可以比拟的。他是一个看上去比较精瘦的青年,留着一个部队里常见的板寸头,皮肤的颜色呈现着古铜色,一看就知道平时是经常训练的,而且他的身高要比我高出一些,目测大概有175的高度。  艘恨岗学故太主后接后封技月

    敌球克球吉羽主敌由情酷通鬼  站在擂台上,这个年轻人对我比了个手势,示意我他已经准备好了。我低头看了看戴在手上的拳套,我真的有点不习惯,而且,我的头上身上也穿戴者拳击防护的装备,这和我以前在红刀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我们当时只有在手上缠一些绷带,其他保护装备一点都没有。我也对那个年轻人做了一个已经准备好了的手势,示意他可以开始攻击了。

    他的身体微微弓着,左拳在前右拳在后,是一个很标准的拳击姿势,也是部队里经常能看到的那种搏击起手式,我对着他笑了笑后,我也做出了同样的姿势,等待着他的攻击到来。慢慢的,慢慢的,我们相互一点点靠近,在距离我只有一步的距离后,我看到他的左肩微微动了一下,顿时我看到了他左拳已经试探性的击出了一记侧拳,目标是我护在脖间的右臂位置。对于他对我展开的攻击,我没有像部队里那样进行防御性的侧身或者阻挡,而是右臂稍稍一抬,在他左拳将要击打到我右臂的时候让他的拳势稍微偏离了一点方向,让他向着我脑后位置攻击,而与此同时我身体则是欺身而上,用右肩靠向他胸膛的位置,左拳则是向后拉开始蓄力。  后恨最恨帆考主孙由吉学艘

    敌球封学我技诺敌所阳孤阳诺  他看到我没有防备他的攻击时,瞳孔明显的缩了一下,但是他想要防御或者回避已经来不及了,在我的身体刚接触到他左腕的时候,我的左拳已经蓄力完成,直接轰击在了他的右肋,我隐约听到一声闷哼,趁他还没有完全离开我的身体前,右臂一个肘击准确的击打在了他的胸口,紧接着让去势还未减弱的右臂直接箍住了他的脖子,让他的身体与我贴在一起,可是,我可不会就这么停止我的攻击。在他脖间和胸口刚刚靠上我右肩的时候,我的右腿也发出了攻击,一个膝撞直接撞击在了他的腹部,而后,我也不管他有没有反抗的能力,用左臂又是一个肘击打在了他的背上,我只感觉到他像是一个被打得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个吐气后直接向着地上倒下去了。

    敌球封学我技诺敌所阳孤阳诺  我点点头,然后转头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前面的两个擂台上。大概过了有二十多分钟,争锋擂上面的比试结束了,李维海轻推了我一把,示意我上去。

    确实,我的这个四连击连接的有点紧密,但对于我这样的攻击,在我们红刀却是有很多人都能轻易的挡下,特别是以蛮力为重的双杠或者其他几个人,他们对我这样的攻击一般都是硬抗下来的,而我也不可能真的凭着这样的攻击伤害到他们。所以,在红刀的时候我的搏击能力算是比较菜的,而我在和他们比斗的时候也尽可能的避免这样近距离接触。我是玩狙的,没必要和他们近距离搏击,要是真到了近距离接触的时候,我们队长给我的要求就是直接掏出手枪,给自己来一发上路得了。可是,我眼前的这个人不是我们红刀的,也不是我的敌人。我看到他像塔罗牌一样倒下的时候,我才觉得我好像出手有点重了,而且,我攻击的方式也好像不对,毕竟这不是殊死较量。  孙球星术帆技通艘所诺敌不战

    后恨岗恨吉羽诺结战指不太闹  当他身体与地面接触的那一刻,我立即蹲下去,想要看看他的状况,可是让我有点尴尬的是,他扑在地上只能是轻声的哼哼了,而且,我感觉他好像是被我打击的太重了,像是有点休克的样子。我轻推了他一把,心虚的问道:“咋了?没事吧?“

    没有听见他的回应,我立即将他拉了一把,让他仰面躺在地上,只见他眼睛是紧闭着的,嘴巴也抿得紧紧的,原本古铜色的脸现在似乎白了一些。而观看我比试的那些人,在我将这个年轻人翻身过来的时候,他们像是被定住了一样,都没有了之前的呼喝声,反倒是显得安静了许多。  艘术星恨吉考通敌所考羽故显

    后学岗球故羽显结所独学冷恨  李维海看到擂台上的我们,一个蹲在地上问着另一个,另一个不吭声只能是仰躺这,他一下子就跳上了擂台,一把将我拉开了后翻开了那个年轻人的眼皮,然后骂了句“吗皮“后,直接对着擂台下的人喊道:”拿担架,快。“

    顿时,擂台下观看的人群中跑出了几个人,他们从擂台边休息区那里找出了担架,直接冲了过来。我看着那些人快速的将那年轻人从擂台上抬下去,然后几个人又是担着他跑向了电梯那边,我才意识到好像我出手偏重了。  艘恨星察毫太显结所鬼敌方术

    艘恨星察毫太显结所鬼敌方术  我跟在后面看着李维海对着杨总咆哮,杨总则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和李维海,看了几眼后他才沉声对着李维海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后学星察早秘指孙接恨显闹指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李维海问道:“李组长,他没事吧?“

    其实,这句话不问还好,问了就直接点燃了李维海,他对我怒吼道:“你丫有病啊?出手那么重,你想打死人啊?“  艘恨岗球我技指艘陌接艘陌敌

    后恨封察我羽通艘由由接独情  吼了这句后,他还愤怒的看着我,我有点莫名其妙,我挠挠头解释道:”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他这么不经打。“

    李维海怒视着我,厉声问道:“不是有意的?要是你有意的会怎样?“  后恨封恨帆羽通结接月通鬼独

    敌术封察早技通结接闹术故封  我想了想,轻轻的说道:“我们队长要求我们要么不出手,出手就要一击必杀。要是有意的话,他应该死了。“

    敌术封察早技通结接闹术故封  他看到我没有防备他的攻击时,瞳孔明显的缩了一下,但是他想要防御或者回避已经来不及了,在我的身体刚接触到他左腕的时候,我的左拳已经蓄力完成,直接轰击在了他的右肋,我隐约听到一声闷哼,趁他还没有完全离开我的身体前,右臂一个肘击准确的击打在了他的胸口,紧接着让去势还未减弱的右臂直接箍住了他的脖子,让他的身体与我贴在一起,可是,我可不会就这么停止我的攻击。在他脖间和胸口刚刚靠上我右肩的时候,我的右腿也发出了攻击,一个膝撞直接撞击在了他的腹部,而后,我也不管他有没有反抗的能力,用左臂又是一个肘击打在了他的背上,我只感觉到他像是一个被打得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个吐气后直接向着地上倒下去了。

    听到我的回答,李维海顿时气得满脸通红,不过好在他没有失去理智,怒视了我一眼后对我说道:“跟我上去。“说完,他直接跳下了擂台,向着电梯间那边走去。  结术克球早秘诺后陌冷接太考

    艘术克学早考指后由阳独察地  我快速的脱下了身上的防护装备,小跑着跟了上去。很快我们就回到了二十二层安保公司的办公楼层,李维海一脸怒气的走了进去,然后出乎我意料的他直接推开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连招呼也没打就对着里面的杨总大声说道:“你给的什么人?吗的,一个小时都还没到,就差点弄出人命,你有没有好好看过那小子?“

    我跟在后面看着李维海对着杨总咆哮,杨总则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和李维海,看了几眼后他才沉声对着李维海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敌察克察吉考诺孙陌考吉通指

    后察封恨吉技诺艘战仇敌不星  李维海愤怒的指着我,对着杨总说道:“就是他,这小子是你塞到我特勤组的,我带他去楼下训练场,原本想着让他和毛子切磋一下,谁知道这小子不知轻重,一下子就差点把毛子给报销了,要不是我反应快,直接上去查看,我估计毛子那小子要不了半天就得嗝屁。“

    听着他不太顺耳的话语,我小声的对杨总说道:“我也不是有意的,我没想到那个毛子那么脆弱,才反击了一下就倒了。“说着,我低下了头,感觉自己这话怎么听怎么不顺耳,比李维海那几句好像更不堪。  孙术星学帆秘指后由秘陌恨

    孙术星学帆秘指后由秘陌恨  其实,这句话不问还好,问了就直接点燃了李维海,他对我怒吼道:“你丫有病啊?出手那么重,你想打死人啊?“

    结球岗恨故技指艘由太显冷  杨总看着我,问道:“你以前哪里出来的?我是说你是什么部队的?“

    我想了想,说道:“我们部队没有番号,没有编制,我只知道叫红刀。“  敌恨最学毫羽诺结陌闹技学鬼

    后学最恨吉秘诺敌陌毫科仇方  杨总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他才狠狠的将手里的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他像是自言自语似的骂了一声说道:“我草,怎么是那地方出来的,真他妈倒霉。“说完,他对着李维海说道:”这事不准对外提起,你给我下去发布禁口令,谁要是敢说出半个字,老子弄死他。另外,毛子那小子医治好了后给他安排两个月的假期,工资照给,另外再给他每个月两千的营养费,算是公司给他的补偿。“说完,他挥手让李维海退下。

    李维海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后才离开,杨总则是对我招招手,示意我坐到他办公桌前。我坐下后,他才开口说道:“洪涛啊,你这次出手有点重了啊。这是我的疏忽,忘记问你的出处了,也忘记和他们说了,哎……”  艘察最术帆考通孙接阳孙闹鬼

    孙学岗球故技诺敌由战酷帆不  我疑惑的看着杨总,他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后才继续说道:“对于你所在的部队,我有幸了解过一次,当年我也有机会进入,只是在删选的时候被刷下来了。对了,我叫杨军,要是论资历,我可以算是你的长辈。”

    孙学岗球故技诺敌由战酷帆不  我看了一眼李维海,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种希冀,于是我点点头,说道:“可以,只是不知道要和谁比试。“

    我还是不能理解他到底想要说什么,只知道他以前也有可能进入红刀,但是没进去。而我也疑惑着为什么他在听到我是红刀的人之后反应会出现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刚刚李维海在说我不是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他脸色很难看。  结察封术故太显艘所吉察太阳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