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帝尊 第2章欺老不欺少

时间:2018-06-13作者:深秋的苹果

    洪城王世子离开之后,秦毅便坐在太师椅上陷入了沉思。

    整个炎武疆国,极品灵石矿脉只有区区十条。

    每一条极品灵石矿脉的年产量,都足够收买上万名武者,可以让任意一个普通家族跃升成疆国的顶级势力。

    这十条极品矿脉,皇室就占了六条,剩下的四条则被东南西北四大王给瓜分。

    皇室作为疆国的主宰,其强大之处不用多说。就连四大王,也都是实力强大的象征。不仅自身实力强悍,手里掌握的力量也很惊人,见皇都可不拜。

    疆国其他的势力,即使对极品灵矿脉垂涎若滴,也只能把口水硬吞回去。极品灵矿脉,从来都是他们只能羡慕嫉妒恨的存在。

    直到秦毅接任了南王之位,这才暗吞口水的家伙们看到了希望。

    由于秦毅不能修武道,让许多原本隶属南王府的武者,为了前程纷纷选择退出南王府。以至于疆国顶级势力南王府,很快就沦落为二流势力。

    那些早就对极品灵矿脉眼馋不已的势力,纷纷打着合作的幌子,强势的介入矿脉的生产,分走了矿脉的一大部分产量。

    对此,秦毅虽然不爽,却也只能咬牙接受。谁让自己现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不能镇得住场面呢?

    只是像洪城王世子这样,上门强买强卖,试图夺取灵矿脉的归属权的行为,是秦毅万万不能接受的。

    这条灵矿脉是南王府的根基,而南王府是秦毅的家,父亲去世,他身为秦家唯一的男丁,就要担负起保护这个家的责任。

    性命可以失去,但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得扛起这个家,护住这个家。

    所以面对洪城王世子的挑衅和无理,在没有跟洪城王相抗衡的实力的前提下,秦毅处理的也很硬气。

    当然,他也不是盲目的霸道。之所以动手,就是因为吃准了洪城王即使吃了亏,也不敢在这个事情上明着报复。

    极品灵矿脉,对于皇室来说,都是很有吸引力的。

    否则也就不会有五十年一度的‘潜龙会试’出现,虽然这些年来,这种手段并没有真正从四大王手里夺回过极品灵矿脉,但这却只能归功于四大王本身的实力。

    如今好不容易盼到南王一脉出了问题,可以光明正大的用阳谋将属于南王辖管的极品灵脉矿给收回去,皇室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呢?

    即使为了面子上好看点,皇室不会直接收回南王府的灵矿脉,但是他们完全可以将这条灵矿脉,划分给某个亲皇室的势力。

    洪城王府不知好歹,竟然想着跟皇室抢东西,估计只等消息传出去,就会受到皇室的严厉警告。洪城王世子在南王府挨的打,是绝对没有地方可以伸冤的。

    可以说,在潜龙会试还没举行的这两年,南王府这条灵矿脉的归属权,是谁都抢不走的。

    只是两年之后,如果在潜龙会试上,南王府不能名列前茅,可就什么都保不住了。

    两年的时间,自己能够拥有在潜龙会试一鸣惊人的实力吗?想到这里,秦毅的眉头忍不住微微皱起,对归墟禁地也更加向往。

    见秦毅眉头深锁,静华夫人也是一阵心疼。拉着秦毅的手,柔声说道:“毅儿,是不是在担心洪城王府的事情?”

    “嗯?”秦毅抬头看到静华夫人脸上的关心神色,心中觉得暖烘烘的,笑着说道:“没有,只是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今儿个还没吃早点呢。”

    “那我们娘俩吃早点去。”静华夫人也没有深究下去,拉着秦毅就往里屋走。“洪城王府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会有人去警告他们的,以后他们想必不会再乱来了。”

    静华夫人身为南王府的太夫人,对局势的把握也是相当精准。

    秦毅则是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他何尝不知道这些呢?他担心的是更长远的未来!至于跟洪城王府交恶,甚至出手打洪城王世子,这些小事,可影响不了他的心情。

    别说洪城王世子只是个后天境九重的武者,就算是先天境九重,只要对静华夫人出言不逊,秦毅也是会照揍不误。

    况且和洪城王世子之间,本来就不存在什么和平一说。就算不打他耳光,让他抓住可以收拾自己的机会,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既然改变不了什么结果,为什么不该出手时就出手呢?

    静华夫人不想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所以在餐桌上,主动转移了话题:“昨儿个芯怡那丫头发家书回来了,说是已经到了先天境一重,最多还有半年就能回来,自信满满的说两年之后要将潜龙会试的头名给你搬回南王府呢。还让我拿个小本子把这段时间欺负过你的人都记下,等她回来了挨个去收拾。”

    听到这话,秦毅也是忍不住笑出声。

    脑海里不由得出现十年前的那个画面,当时只有四五岁的林芯怡,扎着两个可爱的羊角辫,梗着脖子认真的跟自己说:“毅哥哥,以后谁欺负你,芯怡就会帮你揍扁他哦。”

    再大点的时候,每次自己做出什么好玩的物件当礼物送给她,或者是给她讲前世听过的那些童话故事的时候,小萝莉总会眼睛泛着亮光,用崇拜的眼神盯着自己,认真的对自己说着:“毅哥哥,你真厉害。等芯怡长大了,就嫁给你当老婆好不好?”

    这种话说多了,以至于后来每次见到林芯怡这个绝美的萌萝莉,都让秦毅这个正太脸大叔心的家伙,都会有种深深的罪恶感。

    只是让一个小萝莉在自己前面挡风遮雨,秦毅怎么想,都怎么觉得别扭。

    虽然这个小萝莉的确很凶猛,但是就算吃软饭,也要找女王御姐吃啊……

    小萝莉什么的,明显是被保护的对象好不好!

    ……

    第二天清早。

    锻炼完身体的秦毅,感觉到了南王府上下的气氛有些不正常。

    想去找静华夫人问个究竟的时候,却被院子门口的护卫拦住了。

    “殿下,太夫人吩咐过,说今天不让您出院门。”

    一听这话,秦毅就知道府上出事了,否则母亲不会下达这种限制他自由的命令。

    稍加思索一下,就推断出,可能是洪城王府的人来了,母亲怕自己吃亏,所以才不让自己出面。

    可秦毅堂堂一个七尺男儿,面对压力,怎么能够在母亲的羽翼下藏着?最不济,也要出面,跟母亲共同进退。

    当即面容一肃,冷冷的说道:“前面带路,领我去找母亲。”

    秦毅虽然只是个普通人,却是身居南王高位,在南王府里有着绝对的主宰权。他一发火,护卫根本不敢再造次,只能乖乖的在前头带路。

    来到客厅之后,发现事实跟他想象的差不多。

    果然是洪城王世子来了,跟他一道的还有一个身穿蟒袍的中年胖子。

    这胖子秦毅认识,就是洪城王。

    秦毅推断洪城王的到来,肯定是受到皇室的压力,前来解释昨天想要强买南王府名下极品灵脉矿的事情。

    明明吃了亏,却还要上门来道歉,这口气洪城王估计咽不下去?南王府的人上门这事,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自己要是不出来的话,洪城王的怒火肯定是会波及到母亲静华夫人身上。

    做儿子的,又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秦毅明知道会有危险,却还是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有的事情,得男人用肩膀去扛。

    ……

    洪城王比他儿子要精明的多,即使是上门来找麻烦的,表面上却也不像他儿子那样嚣张跋扈,至少礼节上让人挑不出错。

    他坐在了右首的第一个位置,笑着对静华夫人说道:“犬子昨天在南王府冒犯了太夫人,今天小王特意带他上门来想太夫人以及南王赔罪。不知道太夫人可否请南王出来一叙?”

    静华夫人刚准备开口拒绝,秦毅便迈入了客厅,淡淡的说道:“洪城王远道而来,本王未曾远迎,失敬,失敬。”

    “哪里,哪里。南王肯出面,就已经是给小王最大的面子了。”洪城王见秦毅出来,起声笑着相迎。

    寒暄了一会,洪城王率先发难:“听犬子说,南王昨天曾出手打他,不知是不是有此事?”

    “没错!来我南王府撒野,打他几下都是轻的!”秦毅淡淡的说道,这是事实,没什么好否认的。

    “哈……南王好胆!竟然打我的儿子,可曾把我这个洪城王放在眼里?”

    说完这句话,洪城王的气势突然暴涨,整个客厅似乎都被一个无形的气场给笼罩住。

    秦毅这个离他最近的人,受的影响最大,如果不是一直压着牙靠意志力强挺着,只怕早就被迫下跪。

    眼看秦毅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传来了福叔的一声冷哼。

    随着这个声音的发出,洪城王的气场仿佛崩离破碎了似的,就连洪城王肥胖的身躯也是剧烈颤动了两下。

    吃了暗亏的洪城王,用凝重的眼神看了一眼白发苍苍的福叔。

    心里一阵惊讶,虽然昨天儿子已经告诉他,说南王府有个老头很厉害,让他手底下的先天境高手没有反抗之力。

    当时他并不以为然,想着南王府屹立几百年不倒,有几个先天九重境的强者,倒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于是他今天决定亲自上门,让南王府知道知道洪城王府的实力。

    没成想南王府的这老头,竟然轻易的让自己这个玄妙镜一重的强者,吃了暗亏。

    看来这南王府的底蕴,比自己想象的要强。

    知道今天想再讨到好不可能,于是甩了甩袖子,对秦毅说道:“今天本王来,是为了澄清一件事。昨天犬子上门来收购灵脉矿的事情,纯属一个误会。”

    秦毅已经恢复了正常,听了这话,也不意外。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这个让自己险些受辱的洪城王。

    洪城王对秦毅的眼神视若惘然,不屑的一笑:“不过南王府对洪城王府的欺辱,却不算完。本王这里有一句忠告赠与南王,山水有相逢,总有清算的一天。告辞!”

    说完,带着人就要走。

    “站住!”秦毅呵斥出声。

    “怎么?南王想把我们这行人留下?”南王见那个刚才让自己吃亏的老头在听到秦毅的命令之后,便闪身拦在门口,心神也为之一紧。

    “放心,南王府可没有养牲畜的传统,不会把你们留下。”秦毅的眼睛微眯了一下,说道:“只是本王也有一句忠告回赠洪城王,欺老莫欺少!走好,不送!”

    洪城王眉头一挑,不屑的笑了笑,大摇大摆的走了。

    出门之后,洪城王世子才像父亲问道:“父王,那废物最后那句,欺老莫欺少是什么意思啊?”

    “呵,他是在警告我,他还年少,有无限的未来,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超越我呢。”洪城王冷笑着说道。

    “这废物是疯了吗?神台都被人毁了,还谈什么无限未来……有无限未来的应该是我才对!”洪城王世子拍了拍胸脯对父亲说道:“父王,您放心,这南王就交给儿子来解决。最多两年,我便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到时候将整个南王府的地盘,当贺礼来孝敬您。”

    ……

    客厅里,看着母亲递过来的关切的眼神,秦毅心如刀割。

    如果自己是武道强者,又怎么会让母亲这么担忧?如果自己有是武道强者,洪城王府的人,又怎么敢这么嚣张?

    想到这里,内心深处仿佛有个声音在咆哮,“我要修武道,我要变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