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帝尊 第39章隐情

时间:2018-06-13作者:深秋的苹果

    这一次的祭拜典礼,跟以往的低调不同,场面比较大。

    这是静华夫人要求的,她说要让先南王知道,他的儿子并没有辱没“南王”这个称谓,并没有让南王府走向衰落,以此慰藉先南王的在天之灵。

    秦毅本就是个孝顺的人,对于静华夫人的这点小小要求,自然是不会拒绝。

    虽然现在的南王府,还需要很多很多极品灵石,才能够发展壮大,可以说是极其缺钱。

    但秦毅始终认为,和节流相比,开源才是正确的生活态度。想办法赚更多的灵石,远要比总想着怎么节省灵石要强。

    当然了,其实这祭拜典礼,搞出的场面再怎么大,也是不会花多少钱的。

    最值钱的,也就是摆在供桌上的那五百块极品灵石贡品。

    因为贡品在祭拜完先人之后,按照规矩主人家是不能在收回去当其他用途。

    哪怕这贡品是极品灵石,也不例外。

    所以最后这五百极品灵石,肯定就便宜了南王府上下的武者仆人。

    祭礼举行的很顺利,最后大家都到外面拣灵石去的时候,只留下秦毅一个人在灵堂。

    秦毅就这么盘膝坐在蒲团上,抬头看着父亲的灵位,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在心中,默默的说道:“父王,您在天之灵看到了吗?我没有让你丢脸,我把当年你留给我的东西,都抢回来了。而且我也发誓,再不会让这些东西,从我的手中流逝!”

    就这样,一个人在心中喃喃自语,将这两年的遭遇,通通说了一遍。

    告诉已经去世了的他,自己是多么的想他,告诉他,这两年自己是多么的不甘,告诉他自己现在是多么的兴奋。

    这一刻,秦毅仿佛觉得,父亲并没有离他而去。

    而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仍旧默默的守护着他,一如既往的庇佑着他。

    想起父亲这十年来对自己的好,想起遇到别人欺负和嘲笑时,他将自己藏在身后,怒目瞪着对方的种种,秦毅忽然觉得老天爷好残忍。

    既然让无依无靠的自己,享受到了父爱,可为什么却仅仅只给了个年的时限,就让自己承受父子永离的痛苦?

    如果他还活着,看到自己现在的变化,一定会觉得很欣慰吧!

    毕竟,他这辈子一直是在为修复自己的神台做出努力。

    即使全世界都认定自己再无修武道的可能,他也从没放弃过自己……

    可惜,他永远都看不到自己秒杀先天境五重的霸气,永远看不到自己群挑四大势力公子少爷的局面。

    他活着的时候,自己带给他的只有耻辱和心酸,而他从来没有介意过!

    而自己有能力为他带来荣耀的时候,他却再也看不到了。

    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确是最痛苦的事情。

    眼泪,不知不觉中,已经划过了眼角,但秦毅却丝毫没有感觉……

    讲述完心事,缅怀了一番过去之后,秦毅回过神来。

    生活还得继续,父亲虽然已经不在了,但和父亲早已融合成为一体的“南王府”,却依旧存在。

    自己这辈子,除了要去打碎那归墟境地的乌龟壳,把玉生香就出来之外。

    剩下的所有信念就是要守护好南王府,守护好跟南王府有关的一切人和事,这算是对已经去世了的父亲的一种报答吧。

    “福老?”秦毅准备转身的时候,却是吓了一大跳,因为福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这也得亏是福老,要是换个对自己有歹意的人,这种状态下,估计杀自己十次都有有剩。

    想到这里,秦毅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差,稍微一愣神就失去了对外的感知能力,还得加强啊。

    感觉到自己眼角还湿润之后,秦毅顿时尴尬的用衣袖擦了擦,嘴上还故作郁闷的嘟囔着:“这鬼天气,风那么大,都把我的眼睛给迷了。”

    “殿下不必如此。”福老脸上却露出了慈祥的笑意,摇了摇头:“老朽看着你长大,难道还不知道,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么?男儿泪,只要不是懦弱畏惧而流,又有什么不能示人的?”

    “咳咳,您老什么时候过来的?”秦毅讪笑着把话题错开,福老说的道理,他都懂,只是仍旧不太习惯自己软弱的一面被其他人看到。

    “过来有一阵子了,见殿下想事想的入神,所以就没有贸然打扰。”福老微微笑了一下,随即将目光看向了先南王的灵位。

    秦毅总感觉福老好像有什么心事,对自己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福老没说,秦毅也不好追上去问,他老人家既然有顾虑,那比如有他的道理。

    所以就这么静静的站着,和福老一起发着呆,等着他什么时候想通。

    “殿下!”福老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将愣神中的秦毅拉回现实。

    “福老,说过很多次了,不必跟我那么见外。无论是父王还是娘亲,又或者是我,早就已经把你当成亲人。在我眼里,您已经是我的爷爷,所以不需要用殿下这种尊称来称呼我。叫我小毅就可以了!”秦毅笑了笑,再一次纠正了福老对自己的称呼。

    听到这话,福老浑浊的眼神里,似是闪过一抹感动。不过他好像比秦毅更不愿意被人看穿自己的内心,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波动来。

    只是幽幽的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先王的死,太突然了?”

    “是啊,太突然了,什么都没准备好,就撒手人寰了。”秦毅也感慨的叹息了一声,等他回味过来福老话里的意思之后,却浑身一震,皱眉凝重的看着福老,问道:“福老,您说这话,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意思?难道我父王的死,并不是一个意外,而是被人害死的?”

    福老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秦毅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

    “是谁?是谁害死的我父王!”秦毅的身上忽然涌现出强烈的杀气,拳头也下意识的捏紧了。

    一直以为父亲的死是个意外,甚至还痛恨过天妒英才,骂过苍天无情。

    突然听到父亲的死,可能另有内情,这让他如何能够不愤慨?

    福老却没有在意秦毅的愤怒,也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幽幽的说道:“还记得先王在去世之前的那半年,一直都是处于闭关状态吗?”

    “嗯,父亲说是遇到了颈,需要闭关感悟。”秦毅强压住内心的狂躁,点了点头答了一句。

    “其实这是一个幌子,他是在去给你寻找天材地宝,想请人为你炼就改天逆命的灵丹时,遭遇到了危险。被人震碎了心脉,逃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半条命。我用真元为他疗了三天三夜的伤,却也始终只能治标不治本,只能让他的病体多拖半年。他也利用了这半年的时间,一直在为你的未来铺路。”福老语气沉重,缓缓的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

    “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秦毅眼睛含着泪花,眼神有些愤愤的看着福老。

    身为一个儿子,是有权知道自己父亲的死因。

    “这是先王的遗命,他不想让你和小静华背上仇恨度日。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你们没有帮他报仇雪恨的能力。仇人太强大了,以你们孤儿寡母的实力,如果去报仇,不仅撼动不了对方,反而会白白送死。他希望你们好好的生活,不用生活在仇恨的世界里,那样太苦!”

    福老没有因为秦毅的愤怒而生气,声音仍旧一如既往的平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