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帝尊 第43章老丈人

时间:2018-06-13作者:深秋的苹果

    雪月并没有给秦毅将自己的不满表达出来的机会,直接大手一挥,秦毅便像是被人拉着衣服往后拽,完全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退。

    “等等,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说。”见雪月这么野蛮,秦毅也股不是什么风范了,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果然在秦毅喊出声音的那一瞬间,拉扯秦毅的那股力量顿了一下。这让秦毅松了一口气之余,也不敢再多说废话,开门见山的说起了正事。

    “你这个器灵的世界,活物能不能再这生存下去啊?我有一个宠物,是金翅大鹏,你有没有办法把它给弄进来啊?”秦毅有些期待的问道。

    小金自从上次吃了大鹏的内丹之后,就一直处于休眠的状态。

    自己这两天就要出趟远门,小金这个状态,显然是不方便带上的。可是已经答应了大鹏临终前的请求,要好好照顾小金,把它丢在家里也不放心。

    倒是有想过把它放到储物戒指里去,只是戒指里只能装没有生命的物体,除非把小金给宰了,否则这种可能性是不成立的。

    所以在知道自己又有一个什么器灵世界之后,便想试试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金翅大鹏?你倒是运气不错!”雪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色,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淡淡的说道:“器灵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充满生机的世界,自然是能让它在这存活。”

    听了这话,秦毅也顾不得去嘲讽这器灵世界有多荒凉,忙不迭的点头:“对,对,这的确是一个有爱而生机勃勃的世界,请问我要怎么样才能把小金给送进来呢?”

    “你现在的实力,做不到,等你有实力了,自然就知道怎么进出了,我会帮你把它收进来的。”雪月淡淡的说道:“没别的事情了吧?”

    “没……”秦毅下意识的摇头,可很快就意识到了危机感,当即大声嚷道:“有,还有,你对我能不能别那么粗鲁……”

    雪月没有回答他这个无聊的问题,而是用行动对他说不。

    依旧狂暴的将秦毅拉着往后扯,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简直让他有些抓狂。

    好在这种状态,只是持续了那么一小会,就烟消云散了。

    再恢复意识的时候,秦毅已经发现自己回到了灵堂的蒲团上,连手里握着灵石的姿势都没变。

    这让他不由怀疑起,刚才的那一切,会不会是在做梦。

    可刚想到这里,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起了《花间游》的步伐,起身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活动了几下,发现行动的速度,的确比之前要迅速了几倍。

    “看来这不是梦,这里面真的住着一个叫雪月的器灵。”想到这里,秦毅将玉生香送给他的那杆银枪拿了出来,轻轻的抚摸了几下,自言自语的说道:“天枪啊天枪,你若是真的有灵,便显圣一下给我瞧瞧吧。”

    既然知道这杆枪叫天枪雪月了,秦毅也乐意用名字来称呼它。这是玉生香送给他的礼物,看到它,就像仿佛是看到了玉生香似的,他自然是希望能将天枪雪月拟人化,以寄托相思之情。

    本来只是无聊中的举动,但让他意外的是,天枪银白色的枪身之上,竟然真的显现出“无聊至极”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可得亏这枪对秦毅有很重大的意义,不然他非得吓得把枪扔地上,大叫有妖怪不可。

    最初的惊讶过后,秦毅也开始有些释然,从这几个字的冰冷神态上看,肯定是雪月的手笔。

    不尊重主人,对主人蛮横无礼也就罢了,竟然还学会作弄起主人来了呢?实在是有些过分了,等着,哪天我实力比你强了,非得打你屁股不可。

    心里虽然恶狠狠的想着,但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飞快的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金已经在自己床上睡了挺久了,当务之急是给它找个安全的家,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昏迷中的小金就会被人给抓去宰了煲汤喝。

    到了床边,秦毅就开始像个送儿远行的母亲一样,开始喋喋不休的唠叨:“雪月,快点把小金收进去吧,它在器灵世界,就麻烦你多照顾了啊。什么时候它醒了,你记得跟我说一声啊……”

    雪月仍旧是那么雷厉风行,完全没有在意秦毅的唠叨,直接就把小金带走了。连在枪上送“无聊至极”四个字,都舍不得。

    自找没趣了一番之后,秦毅来到了静华夫人的房间,向娘亲辞别。

    向静华夫人请安之后,秦毅笑着说道:“娘亲,孩儿明天打算上东王府提亲去,该准备的聘礼什么的,您费心安排一下呗。”

    “真的要去?”静华夫人愣了一下,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当然要去,东王左一封右一封的家书过来,催我们上门去提亲,我要是不去,岂不落下话柄么?”秦毅不在意的笑了笑。

    灵脉矿的事情,暂时处理完毕了,四大势力的人,知道福老的实力之后。就算要报仇,估计也是会暗地里耍些阴谋诡计,像以前那样光明正大的打上门,肯定是不敢的。

    不管他们来的是阴谋还是阳谋,有福老在这坐镇,也不用有太多的担心。

    东王府浑然不顾当年两家交好情义,一心想趁火打劫的行为,彻底激怒了秦毅。

    这世界本是弱肉强食,四大势力有趁你不要你命的想法,其实也算不上多么过分。

    反观东王府这种全然不顾往日情义,趁着南王府羸弱,就想趁火打劫的行为,就显得恶心许多。

    既然东王府恶心了南王府,秦毅这个南王,自然有责任和义务,去恶心回去。

    东王府打算把女儿嫁到南王府来当女王,自己就干脆把她给娶回来当使唤丫头。

    “好,我这就让人去准备。”静华夫人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

    第二天一大早,秦毅便带上了静华夫人准备好的聘礼,一个随从都没打,轻车简行的骑千里驹往东王府的方向走。

    东南两境虽然是挨着的,但因为疆国版图庞大,两个王府分别坐落于彼此境内的中心位置,相隔足有近万里。

    秦毅也是马不停蹄的赶路,连晚上都没有歇着。也得亏千里驹体质好,换个一般点的坐骑,只怕是早就累趴下了。

    这么无间断的赶路,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终于来到了东王府门前。

    疆国的府邸制式和面积大小,都是有明文规定的。除了皇宫之外,亲王有亲王的标准,郡王有郡王的标准,公侯有公侯的标准,逾制形同造反,是要诛九族的大罪。

    所以东王府虽然现在人强马壮,声势浩荡,但东王府的大小却和南王府没有什么差别。

    唯一能够一眼看出两个王府之间差距的,也就只有它们之间的装饰上。

    南王府因为近年来一直在走下坡路,所以府邸不仅没有做什么翻修,甚至很多珍贵的装饰品,都变卖了。

    而东王府则是不一样,放眼望去尽是奢侈华贵,显得极其气派。

    “嘿,这以后就是我的丈人家了么?”秦毅坐在马上,看着气派的东王府,嘴角露出了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