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帝尊 第44章东王

时间:2018-06-13作者:深秋的苹果

    也许是因为东王府向来强势,压根就没有经历过衰败。

    所以就连东王府看守门户的侍卫,脸上也隐约有种傲气。

    仿佛他们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要比其他人高一等似的。

    步枫走到大门前的时候,两个侍卫拦住了他:“王府重地,非请勿入!”

    “我是南王秦毅,前来东王府提亲的,去通传一声吧。”步枫淡淡的说道,拿出了东王的亲笔书信,交给了侍卫。

    他是来提亲的,并不是来砸场子的,礼数还是要照顾到,况且侍卫的态度虽然谈不上热情,却也不见得有多么的过分。

    当然了,至于把东王家的郡主给娶回去之后,要怎么对待,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侍卫听到秦毅这么说顿时一愣,接过信件一看,发现不假之后,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秦毅。

    心想,都说南王府没落了,以前还以为烂船还能有三斤钉,即使再落魄,这么大的一个势力,底蕴还是有的。

    没成想,南王府竟然落魄到上门提亲,都是孤身一人来的地步。就算是普通人家去女方家提亲,也会叫上三五亲友,热热闹闹的来啊。

    这郡主嫁到南王府去之后,只怕得过上清贫日子了。诶,多漂亮的郡主啊,就这么便宜了南王这个破落户,真是苍天没眼。

    心中感慨了好一阵子,叹息了一下,对步枫说了声稍等,才施施然的进府禀报。

    步枫并不在意东王府的侍卫对他的态度,只是双手抱在胸前,站在那闭目眼神。

    过了有一阵子,侍卫才走了出来,可能是因为不忿步枫要娶走他心目中的女神,又可能是受到了东王的什么暗示,对步枫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只是冷冷的走到他的身边,说道:“跟我走吧,我们家王爷同意见你了。”

    步枫无所谓的笑了笑,从这侍卫对自己的态度来看,想必四大势力在南王府吃瘪的事情,东王府这边并没有收到消息。

    其实这也是情有可原,四大势力在炎武疆国也好歹是有头有脸的存在。这种吃亏又丢人的事情,不藏着捂着下达封口令就算好了,又怎么可能会到处宣扬,搞的人尽皆知呢?

    不过这样一来,事情倒是好玩了许多。

    想想,东王在接了自己的聘礼,为自己和柳云烟定下婚期之后。突然知道了南王府的真实状况,明白自己不仅算盘落空,还赔上了一个女儿时,脸上的神色,他就觉得很期待。

    侍卫一直把步枫领到了东王府的正厅,对他淡淡的说了声在这等着,连茶水都没让人奉上,就离开了。

    步枫也知道,这肯定是东王在给自己下马威。如果不是自己又南王这个身份,只怕东王都直接能让人把自己领到偏厅去等候。

    步枫也不着急,反正是打算来报复东王府的,他们现在对自己越差,将来就会越后悔。

    不仅仅是因为错失了与自己这个潜力股,交好的机会而后悔。

    更是要为对自己这个女婿太不友好,而可能导致女儿嫁到南王府之后,会受委屈而后悔。

    毕竟只要步枫不是传说中那种武道废材,而是武道天才。柳云烟嫁过去之后,无论是她的个人实力,还是东王府的势力,都不见得就能让步枫折服。

    步枫完全可以不用顾忌任何事情,想怎么收拾柳云烟,就怎么收拾柳云烟,想怎么让她受委屈,就怎么让她受委屈。

    男人不疼爱自己的老婆,倒是会被人不齿。可这只能算是两口子的私事,跟外人又能又什么干系?就算东王府这个娘家人,也不太可能管的那么宽。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嘛。

    东王可能是真的想让步枫见识一下他的强势,盘算着给他一个下马威,所以把他晾在正厅很久。

    步枫也不着急,老神在在的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他倒是有心想探测一下东王府的底细,最好是能看看柳云烟现在是什么情况。

    只是东王府的高手肯定不少,自己的神识到处乱查探的话,很容易被人察觉。

    要是被东王府的人,知道了自己的底细,那么事情显然是没那么好玩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屋外终于有动静了,还没看到人影,却先听到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秦贤侄,老夫来啦……”

    话音落下的同时,一个身穿蟒袍,模样丰神俊朗的中年男人,翩翩而来,正是东王柳晨风。

    看到步枫的时候,柳晨风愣了一下,似乎是在为没有看到步枫病怏怏的模样而纳闷。

    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快步朝步枫走近:“秦贤侄,久等了。恕老夫来迟,老夫这厢给你赔不是了。”

    说着话,竟是真的做出要向步枫作揖赔罪的姿态。只是他的动作却显得僵硬而缓慢,显然是在等步枫来拦。

    步枫倒是有心想不拦,看看着老狐狸怎么收场。

    只是转念一想,现在也没有必要把他给得罪了,暂且让他得意一会,晚些时候再去打他的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装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上前托住了柳晨风的双手,笑着说道:“世伯莫要折煞小侄,东王府家大业大,不比我南王府,世伯这个东王,自然是很忙碌,就算来迟了一会,也根本不奇怪。世伯千万不要再说什么罪过之类的话,只会让小侄惶恐。”

    柳晨风顺着步枫的台阶就往下走,直起了身子,大咧咧的在主位上坐了下来,十分感慨的说道:“一别数年,贤侄倒是长得越来越精神,颇有令尊当年的风范。要是令尊如今还在,想必定是十分欣喜。可惜天妒英才,让令尊英年早逝了啊。”

    柳晨风身上虽然总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谈吐却是很得体,跟步枫一起怀念起当年和他父亲的往事,也是唏嘘不已。

    互相寒暄着问候了一番之后,柳晨风才装作一副迷茫的样子,问道:“贤侄,这次来老夫府上,所谓何事啊?”

    步枫听了这话,心里一阵冷笑。心说你这个奥斯卡影帝,你左一封右一封的信,催我来你家提亲,现在倒是在我面前装起糊涂?

    但是嘴上,却仍旧笑意盈盈的说道:“是这么回事,先父曾经跟我说过,在多年以前,为我定下过一门娃娃亲,对象正是世伯的千金柳云烟柳世妹。眼看我就要举行冠礼仪式,也到了该成亲的年龄。所以特意上门来,与世伯商讨一下这桩婚事。”

    “到的确是有这么回事!”柳晨风点了点头,笑道:“所谓婚姻大事,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父母之命算是又了,这媒妁之言贤侄可有准备好?”

    柳晨风也没有打算跟步枫绕弯子,他本来就是想着把女儿嫁到南王府去当女王,霸占南王府的家产。还真就怕自己要是表现的太矫情,不经意间触碰到了步枫的哪根神经,害的他调头走了,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在他看来,像步枫这种受尽白眼,从小在人们歧视的目光下长大的人,内心世界应该是敏感而脆弱的,比较有病态的自尊心。

    “这是我娘亲托人准备的婚事和彩礼单子,还请世伯过目,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合心意的,世伯大可说出来,我一定尽量改到最好。”说着话,步枫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了盖有南王府大印的婚书,和一份礼单。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