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帝尊 第61章生死决斗

时间:2018-06-13作者:深秋的苹果

    秦毅在生死契约上签下自己的大名之后,生死契约就落到了东王柳晨风手上。

    这里是东王府,而且柳晨风的身份,也足够资格当这个见证人。

    柳晨风接过了生死契约,假惺惺的说道:“诶,说来说去,都是熟人,又同是炎武疆国的贵族,何至于搞到生死决斗的地步?你们可都得想好,这生死契约我一旦签字,就生效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

    嘴上说的冠冕堂皇,什么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但手底下签名的速度,却是一点都不慢。

    秦毅也好,洪平也好,都知道柳乘风的询问,只是想让自己表现的更加伪善,并不是真的想组织这场决斗。

    所以谁都没有去和柳晨风解释什么,只是冷眼看这他表演。

    而柳晨风也是脸厚如墙、腹黑如炭的老狐狸,秦毅与洪平的鄙夷眼神,甚至影响不到他的心情。

    他在两张生死契约上的见证人位置签下自己的名字之后,分别将两张生死契约交给了两人。

    交到两人的时候,还不忘语重心长的说一句:“本来我是不愿意当你们生死决斗的公证人的,毕竟你们都是国家的后起之秀,是国家未来的栋梁。而且我与你们家里也是有交情,秦毅更是和我女儿有婚约。你们当中任何人出了什么闪失,我这个做长辈的心里都会不好受。只是我知道,即使今天你们不在我东王府打,在别的地方还是要打的。与其让你们在外面斗个你死我活,还不如让你们在我这里解决问题。最起码我府上的医师还是不错,也有不少疗伤圣药,关键时候还能起到一些作用。”

    “伯父好意,晚辈心领了。”秦毅抱拳拱手笑着说道,柳晨风会演戏,他秦毅也自问演技不差。

    不就是说场面话呗,你来我往,互相吹捧就是了呗,看谁先忍受不了吐出来。

    洪平显然是没有秦毅那么好的“涵养”,他已经是被秦毅的手段弄得恼怒不已,就等着怎么把秦毅挫骨扬灰呢,哪里还有心情跟东王在这说场面话。

    倒是柳云烟,看到秦毅和自己的父亲之间,相处的这样愉快,心中也是有些高兴。对于女人来说,娘家和夫家相处和睦,的确是件幸事。

    可一想到秦毅马上就要和洪平打生死决斗,一颗芳心又是忍不住提到了嗓子眼。

    这种感觉,就像是新婚妻子送丈夫上战场似的。甚至说比送丈夫上战场更残酷,至少送丈夫去战场,不会亲眼看到丈夫在战场上遇到的那些危险。

    心里虽然很焦急担忧,但柳云烟终究能够识大体。秦毅都已经跟她说没问题,她如果还去阻止这场决斗的话,岂不是成了不信任秦毅?

    况且现在双方连生死契约都签订了,再怎么胡搅蛮缠,也是改变不了事实。

    在去东王府的演武场这段路上,柳云烟整个人都是神不守舍,让一旁偷偷注意她动向的柳晨风,心中是郁闷不已。

    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现在却对一个外人这么牵肠挂肚,这让他这个当爹的,感觉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似的。

    在感叹女生外向的同时,也对秦毅更加恼怒起来。

    如果不是在心里一遍一遍的用“秦毅马上就要被洪平杀死了”,这种话来安慰自己,柳晨风估计都要失态。

    东王府的演武场很大,中间是个大型的擂台。面积近千平方米的擂台,别说容纳两个武者的决斗,就算是百人的大乱斗也是容纳的住。

    到地方之后,柳晨风这个见证人,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当了裁判,对擂台上的秦毅、洪平两人说道:“把你们叫到擂台上来,并不是说谁把谁打下擂台,就算胜利。这场决斗除了不许第三人插手之外,可以使用任何武器和手段。不过有一点,我想声明一下。按照角斗场的规矩,即使签订了生死契约,只要一方跪地认输求饶,也就是分出了胜负,另外一方必须停手,明白吗?”

    “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吗?就算我对他撒毒药,也是可以的?”秦毅站在擂台上,玩味的笑道。

    “只要不是第三方的人插手,任何手段都是可以的。”柳晨风点了点头,即使心里对秦毅很有意见,却还是回答他的问题。

    “那我就放心了!”秦毅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洪平听到这话,心里一愣,随即冷笑了一声,便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面罩戴上,显然是防着秦毅用毒。

    秦毅见到洪平的举动之后,露出一副傻眼的样子。

    下头的柳云烟,更是芳心一紧,暗道,你这么问,岂不是告诉洪平你要用毒么?这下他有准备了吧……

    见到秦毅神情之后,便认定秦毅这是因为杀手锏被洪平给防备了,心里紧张。

    于是忍不住在擂台下,对洪平说道:“洪平,你大热天的带个面罩干什么?也不怕捂出热痱子来,这是没脸见人吗?你还真是有点自知之明呢。”

    “郡主说笑了,我这只是为了防备一些人用下三滥的手段而已。况且既然是允许用任何手段,那么我带个面罩也没什么不妥。”洪平冷笑着说道,心中也为自己洞悉秦毅的阴谋而窃喜。

    柳晨风则是对柳云烟呵斥道:“云烟,不许胡闹。好好在这呆着,再胡闹的话,就别在这看了,罚你回房思过,听到没?”

    “哦!”柳云烟怏怏的应了一声,满脸不快的闭嘴不言。

    柳晨风见女儿消停下来了,不想看到再有什么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便对着擂台上的两人说道:“好了,规矩我都介绍完了,你们开始吧。”

    洪平闻言,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把厚背金刀,直接迈步朝着秦毅砍去。

    看着架势,仿佛是要一刀把秦毅给拦腰截断。

    洪平的动作看似迅速无比,在秦毅看来却是像电影慢进一样,每一个动作都能轻易捕捉轨迹。

    不过他有意表现出一副实力不强的样子,装出慌乱的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把长枪拿在手上。

    这并不是玉生香送给他的雪月天枪,而是在南王府的兵器库拿的普通钢枪,知道雪月天枪的不凡之后,秦毅决定慎重使用,免得被有心人看出来不凡之处,生了觊觎之心。

    柳云烟并不知道秦毅是在藏拙,还以为他是反映不过来,当即也顾不上父亲的警告,在台下大声喊道:“洪平,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趁秦毅没准备好偷袭他,我告诉你,要是你伤了他,我肯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柳晨风此时的注意力都放在洪平那能将秦毅拦腰斩断的一刀身上,也没有计较女儿的话,反正只要秦毅死了,这些细节都不重要。

    而擂台上的洪平,则是被柳云烟这杀气腾腾的威胁,弄得心中一怔手底下的动作都不由自主的慢了一拍。

    刚好秦毅趁着这一瞬间,装出一副侥幸的样子,躲过了这一刀,但是手中的长枪却被洪平给一刀砍得插进了擂台的柱子上。

    秦毅这场戏演的很吃力,毕竟以他的实力,用花间游要躲过洪平的攻击太简单了。可还要装作是沾了柳云烟的光,侥幸逃脱,的确是很需要功力。

    好在此时大家洪城王等人,都是气急败坏的用眼神瞪着罪魁祸首柳云烟,并没有在意秦毅是在演戏。

    只是秦毅心里,却怎么都不是滋味。

    即使他这个当事人,清楚的知道这一次并不是柳云烟的原因,才能躲过。但柳云烟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一份沉甸甸的情。

    美人恩重,如何偿还的清?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