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一章 利益至上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馨悦丧着一张脸回到家,刚进屋就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挥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响声。

    陈母听到动静慌忙从楼上跑了下来:“这是怎么了这?”

    她坐在陈馨悦身旁,揽着她的肩膀心疼的开口:“宝贝女儿这是怎么了?啊?谁惹着你了?”

    “还不是那个陈舒茗!”陈馨悦委屈地嘟起嘴巴,气呼呼地说着。

    陈馨悦回想起早上在傅家被她一阵羞辱,连佣人都不给她好脸色,傅思诚当着她的面对陈舒茗关切有加,凭什么?!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哪点比得上自己?!

    陈馨悦越想越气愤,这一次她不会饶了她。

    “妈,我今天去傅家了。”

    “什么情况?”陈母说这话时眼睛都放了光。

    “你别说,那傅家可真气派,连里面的佣人都个个训练有素。”

    “估计那一栋别墅足够有我们家三倍大,里面的建筑全部是意大利风格,灯光璀璨,让人离不开眼。”陈馨悦绘声绘色的描述道,心思却早已飞到傅家气派的别墅。

    “你见到傅思诚了吗?”陈母一言即中陈馨悦的痛处。

    “见到了,太帅了,又帅又多金,如果我要是能攀上他……”

    “傻女儿,你想什么呢?他现在可是你姐夫!”

    “什么姐夫,又没结婚谁能说得准。”陈馨悦突然眼眸一转,示意让陈母耳朵凑过来,“妈,我要把傅思诚给吊过来!”

    “混账东西!”

    陈父浑厚的声音从楼上传来,陈馨悦吓得一个灵光躲在陈母后面。

    “你居然这么恬不知耻,那可是你姐姐的男人!”陈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咬牙切齿的吼道。

    陈母把她护在身后,上前替她说着好话:“老公,悦儿小,不懂事,你就别埋怨她。”

    “还小啊,都二十过了!你就惯,我看你能惯出什么德行!”陈父冷哼一声。

    陈父怎么会不知道陈舒茗的重要性,要是她与傅思诚这段线断了,那意味着他的公司也要跟着玩完。

    陈馨悦不满,凭什么陈舒茗要什么有什么,就连父亲现在都帮着她说话。

    “父亲,希望是陈家女儿,您凭什么觉得傅思诚不会喜欢我?”

    “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男人是会嫌弃的。”

    陈馨悦说着推了推身旁的陈母,陈母会意接着说道:“是啊老公,我觉得悦儿说得挺对,陈舒茗已经结果一次婚,万一傅思诚哪天后悔,这可不就赔了个大买卖?”

    陈父紧蹙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陈馨悦见情况有所好转,好声好气地说了起来。

    “父亲,不论是我还是姐姐,只要跟傅思诚在一起那就是的对我们陈家最大的帮助。”

    “您想想,姐姐很少跟家里联系,万一以后她断绝和我们的关系,那陈氏可就跟她半毛钱的关系都没了,您可别忘了,您有了新家庭。”

    陈馨悦意在说陈舒茗,其实是想告诉陈父,现在跟他在一起的是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可是这样……对舒茗太残忍。”

    眼看陈父松了口,陈母继续进攻:“老公,你要顾全大局啊。”

    陈父紧皱着眉头在房间来回踱步。

    确实,如果陈家有更好更可靠的人选必然是陈馨悦没错,可是陈舒茗也是自己的女儿,他怎么舍得去算计自己的女儿第二次。

    眼看陈氏慢慢走上正轨,他是绝对不能让公司有任何风险。

    “你们说吧,你们要怎么办。”他轻叹口气。最终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在女儿和公司之间,他最终选择了公司。

    陈馨悦勾唇一笑,眼里掠过一丝阴谋。

    顾家。

    悠悠裹着一件性,感深v领鹅黄色睡裙,那一对酥胸在睡裙里若隐若现地浮动,她迈着妖娆的步伐扭到顾明浩身上,像条蛇一样攀附着他。

    悠悠最能捕获男人的芳心,她知道怎样的姿势怎样说话会让顾明浩欲罢不能。

    那双饱满的雪白暴露在他眼前,顾明浩眼睛不由得放长他的眼球,手不自觉的伸进睡裙向那双浑圆探去。

    “讨厌。”悠悠感受到他愈加强烈的动作,故作娇嗔地说道,身体却很主动地迎了过去。

    赤,裸的身体此时缠,绵在一起,唇齿相依在其中辗转反侧……

    一夜的缠,绵。

    悠悠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她动了动身子,传来一阵酸痛,偏头看去,身旁的男人已经不在。

    伴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悠悠支撑起身子下床。

    “你醒了?”顾明浩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床边从身后抱住她,赤,裸着上身,潮湿的头发还滴着水,他将她的头往自己怀里埋了埋,温声说道:“悠悠,我们结婚吧。”

    “好。”悠悠点点头,落在顾明浩身上的目光当中尽是温柔,嘴角却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她和顾明浩的婚礼,可是个收拾陈舒茗的好机会。

    傅家别墅。

    陈舒茗刚起床就接到陈父的电话。

    “舒茗啊,今天你跟思诚过来家里吃饭吧,我们也好久没见了……”他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格外的慈祥和蔼。

    陈舒茗愣住,他说的好久不见是好久不见傅思诚了吧,没了傅思诚陈氏集团根本站不住脚,她记得在这之前父亲从未给她打过电话,果然还是钱重要。

    她勾唇扯开一丝冷笑,口气冷淡:“嗯,我尽量过来。”

    隔着电话,陈父对旁边的陈馨悦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语气温和地开口:“那好,中午带着思诚一起来,我家里等你们。”

    “您公司不忙吗?还专门在家等我们过去?”

    “呃……”陈父被她的话噎住,他皱了皱眉头随机说道:“父亲这不是想你了,想早点见到你们嘛。”

    陈舒茗顿时只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搁在平时她是从来没听过父亲想她,从来都只有钱钱钱。

    她闷声“嗯”了一声就挂断电话。

    傅思诚正在餐桌吃着早餐,她随手裹了件裸,粉色披风就朝他走去。

    傅思诚拿着一本商务时报看,听到愈来愈近的脚步,他缓缓抬起头。

    “这么早就醒了?”

    陈舒茗点头,拉开一张离他最近的桌椅坐了下来,抬头看着他:“你今中午有时间吗?”

    “嗯?你有事?”傅思诚放下时报疑惑地看着她。

    深邃的眸子细心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纤纤细腰,丝柔的披肩披在她身上裸,露出精致的锁骨,巴掌大的小脸玲珑剔透,让人看一眼忍不住上前咬一口。

    果然是个尤,物。

    陈舒茗紧抿着嘴唇,有些吞吞吐吐:“父亲今中午……叫……叫我们到家吃饭……”

    “你有没有时间?”

    傅思诚一丝不苟的盯着她说话的嘴唇,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漂亮的弧度。

    “有,中午我来接你一起走。”傅思诚说着低头看了眼表,也顾不上喝牛奶,声音低沉:“现在距中午还有四个半小时,我先去公司,中午见。”

    他经过陈舒茗时在她肩膀轻轻拍了拍表示肯定,很快就消失在家门口。

    等中午傅思诚来接她,已经换了一套崭新的纯黑色西装。

    陈舒茗不禁看呆,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菱角分明的精致面孔,笔直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尽数散发高贵的气质,她不禁心里赞叹,上辈子傅思诚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老天爷才给了他这副俊容。

    “走吧。”傅思诚朝她示意,转身朝门外的劳斯莱斯走去。

    陈舒茗安静的跟在后面坐上副驾驶。

    车很快驶入陈家大宅,傅思诚优雅地停好车,绅士地为她解开安全带,打开副驾驶车门。

    接着,他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胳膊自然抬起,朝陈舒茗示意。

    她明显愣在原地,对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仰头往楼上看去,陈馨悦正眼神复杂的盯着他们看。

    看来这次到家恐怕凶多吉少,陈馨悦这人她最清楚不过,上次在傅家让她丢脸,那这次她出现绝不是偶然。

    接着,她假装随意的环视了一下四周,自然的挽住傅思诚的胳膊。

    门铃响起,两人双双出现在陈父陈母面前。

    “是舒茗和思诚来了,快进来。”

    陈父满脸笑容亲自迎接他们。

    傅思诚礼貌地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陈舒茗,脸色稍微有些难看。

    陈父亲自为他们倒水,陈舒茗有些过意不去,淡淡开口:“父亲,您别忙了,坐吧。”

    “哟,是姐姐来了。”陈馨悦的声音从楼梯上响起,她慢慢走下来,却在看到傅思诚那张魅惑冷傲的面容时顿时眼睛放出了光。

    “思成,你也来了?!”陈馨悦脸上都笑开了花,径直坐在了傅思诚旁边,靠的极近。

    “思成,你都在忙什么好久没有见你了。”陈馨悦边说边将水杯拿起递了过去。

    傅思诚丝毫没有理睬,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冷声说道:“前几日在我家吃早餐,我想陈小姐并没有忘记吧。”

    “还有,我想我们还没有熟络到你叫我的名,还是叫傅先生。”

    傅思诚一字一句的说道,一点也没发现此时陈父陈母的脸已经变了样,有些局促的握住手。

    陈馨悦拿着杯子的手僵在半空,又一次,她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到自己,心里的怒火不断蓬勃。

    陈父见此势,连连开口:“思诚别介意,馨悦还小不懂事,有些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思诚包容。”

    “就是就是。”陈母将陈馨悦拉在自己身后:“马上就成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

    陈母弯着腰,不断对傅思诚笑容满面。

    陈舒茗只觉得讽刺的很,起身想找一片清净的地方,门铃声骤响。

    “舒茗,去开门吧。”陈母叫道。

    陈舒茗只觉得背后僵硬,手紧紧的攥住,果然,他们心里巴不得让自己离开。

    接着又有声音响起,傅思诚快一步揽住她的肩膀:“我跟舒茗一起去开门。”

    如果要开始就知道来人是谁,陈舒茗打死也不会去开门。

    悠悠摆弄着身姿走进陈家,手里拎着lv销量款包包,两手插着腰。

    “你来这做什么?”陈舒茗没好气地问道。

    “当然是有好消息通知你们啊。”

    悠悠嗤笑一声,自顾自从包里掏出两张红色信封。

    “我跟明浩一个月后在帝豪酒店举办婚礼,当然是希望你们能来。”

    悠悠将结婚请帖随手往桌子上一丢,眼神不断打量她身边的傅思诚。

    英伦又多金,陈舒茗怎么配得上这么优秀的男人,哼,贱女人。

    “陈舒茗,我发现你这换男人的速度挺快的。”

    陈舒茗的脸颊愈加泛红,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悠悠,开口说道:“我速度快?悠悠,你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没有任何犹豫,她一把抓起桌上的请帖甩在悠悠脸上,咬牙切齿:“这种婚礼我还看不上。”

    “管家,送客!”陈舒茗气呼呼的转过身就朝楼梯走去。

    陈馨悦一下惊在原地,这个陈舒茗,居然还有胆量这样训斥别人,呵,这下傅思诚看清她的嘴脸一定会对她减少好感,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更有机会接近他。

    陈馨悦想着这里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舒茗,我们去。”傅思诚果断将落在地上的请柬捡了起来,不顾悠悠一脸的愤怒,冷声说道:“请柬我们已经收到,你可以回了。”

    “你!”悠悠气急败坏的说道,眼里的怒火不可遏制。

    “你们给我等着!”说罢她踩着一双恨天高离开陈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