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二章 自有打算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家又恢复一片安静。

    为了打破尴局,陈父率先开口:“饭都做好了,吃饭吧,别让小事影响我们的情绪。”

    “就是就是。”陈母在旁边赔着笑,急忙附和道。

    陈舒茗也不想让局面变得太难看,点点看,冲傅思诚使了个眼色,便率先走向餐厅。

    饭桌上,陈舒茗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大家各个心怀鬼胎,整顿饭下来也没有什么交谈。

    饭后大家坐在沙发前看着电视,傅思诚恬静地坐在她身边,一句话也没说。

    他记得上次陈舒茗发怒是看到顾明浩与别的女人做那档子事,这么快他又要结婚了,还真是奇葩的很。

    陈父思索了半天,对着傅思诚说道:“思诚啊,最近公司怎么样?”

    “还好。”傅思诚淡淡回答道。

    “那……那您看,能否让馨悦在贵公司谋个职……”父亲吞吞吐吐道。

    陈舒茗顿时觉得坐如针毡,倏然她起身:“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父亲脸上的笑僵在原地,视线却一直不离开傅思诚。

    不放弃地继续问道:“思诚,你觉得怎么样?”

    厨房里,陈母与陈馨悦偷听着,也不知道父亲能不能成功。

    “爸,直接让陈馨悦去陈家公司不就得了。”

    陈舒茗觉得够丢人了,这还没见上傅思诚几面,就恨不得扒开他的底子。

    傅思诚皱了皱眉:“我考虑一下。”

    “好好好。”见傅思诚同意,父亲笑的合不拢嘴。

    回去的路上,陈舒茗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你明知道他们……”

    陈舒茗欲言又止,随即低下头。

    “我自有打算。”

    他目视前方,手紧握着方向盘,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傅氏公司前台就站着一个身着火辣的女人。

    “小姐对不起,没有预约不能见我们总裁。”

    “我见你们总裁还需要预约吗?”陈馨悦有些不悦地拍了下前台柜子。

    “抱歉,没有预约真的没办法,请别为难我们。”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这种态度,我告诉你等我当上傅家夫人我第一个开除你!”

    这下前台服务倒是看清楚了,原本平静的目光随着她趾高气昂的说话态度和风,骚的穿搭逐渐变得鄙夷。

    “像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又来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前台服务不屑的开口,根本无心再去理会她。

    陈馨悦一下气炸了,一个前台服务都敢这样对自己说话,骂骂咧咧道:“你居然敢这么说我,我看你是不想在这干了!”她骂着,从包里翻出手机就要给父亲打电话。

    “小姐,请您自重!”

    傅思诚刚到公司就接到前台打过来的电话:“总裁,这有个女人骂骂咧咧说要找你,怎么也赶不走,您看这……”

    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傅思诚皱了皱眉,谁这么大的胆子。

    陈馨悦一惊,转头看到傅思诚就在眼前,几乎在同一秒她立马露出一张笑脸迎了上去。

    “思诚……”陈馨悦娇滴滴地唤着他的名字。

    “你来这干什么,出去!”傅思诚显然不想搭理他,给旁边的助理示意。

    “思诚,你都答应我来公司上班了。”

    瞥见前台小姐一副八卦脸看着他们,傅思诚眼神猛的一紧,他们立刻低下了头。

    “如果你再这样下去,你们公司将会因为你得不偿失。”

    傅思诚迈开步子坚定的离开,在他身后陈馨悦被保安突然抓住。

    “小姐,您扰乱公司治安请您出去!”

    陈馨悦狠狠地盯着离开的背影,手指不由得攥紧,傅思诚,我不会放弃的。

    一个月后迎来顾明浩与悠悠的婚礼。

    请来的人大多都是商界一些有头有脸的小人物,当天晚上帝豪酒店觥筹交错,灯光璀璨。

    顾明浩与悠悠站在台上交换戒指。

    台下,陈舒茗与傅思诚站在一起,神色里看不出多大的波澜。

    仪式举行完毕,全场瞬间响起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进入进餐时间。

    悠悠今天穿着一袭白色婚纱,她扫视会场一圈,陈舒茗站在酒桌旁拿起一杯香槟轻轻抿了一口。

    “陈舒茗,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陈舒茗想都没想就知道是谁,她轻笑一声,转过身。

    “悠悠,新婚快乐。”说罢她举起酒杯一口饮尽。

    “陈舒茗,想不到你居然心这么大,顾明浩跟我结婚你居然没有一丝反应。”

    “我可没兴趣和一个妓,女争男人,他是我不要的男人。”

    悠悠忍不住推了她一把,狠狠抓着她的肩膀:“陈舒茗,你个贱女人!”

    陈舒茗今天挑选了一款露肩蓝色小礼服,她被悠悠那么一抓,肩膀上很快出现一道红痕。

    “你可别在你婚礼上出丑。”陈舒茗皱着眉,毫不犹豫的甩开肩膀上的手。

    傅思诚等陈舒茗拿酒还没来,他看了看表迈步朝酒桌方向走去。

    “哗”的一声,一杯酒硬生生泼在陈舒茗低胸礼服上,瞬间胸前晕染了一大片酒水。

    她一下惊在原地,不可思议地看着对面的悠悠。

    突然她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拉到后面,取而代之的是傅思诚。

    “悠悠小姐,我向来不屑对女人动手,请你向她道歉。”

    她的手被傅思诚紧紧握在掌心,很快掌心传来的温热让她慢慢平静下来。

    他这样是在为自己出头吗?

    悠悠冷笑一声,撇了她一眼并没有要道歉的意思:“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我道歉。”

    “我没有在争取你的同意,你必须道歉!”傅思诚一声俱下,态度坚决地容不得拒绝。

    “不可能!”

    “她不过就是被男人抛弃掉的女人!”悠悠故意放大分贝,周围一片一下安静下来都朝他们看去。

    “各位老总,今天在我的婚礼会场,这个女人居然想破坏我的婚礼。”说着她还挤出几滴眼泪。

    婚礼当天新娘是不能哭的,听到这边的动静,原本和商界各人士敬酒的顾明浩停下动作,倏然皱起眉。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悠悠,这是怎么回事?!”顾明浩不明所以地询问悠悠。

    悠悠一见顾明浩,语气立刻软了下来,娇滴滴地开口:“明浩,陈舒茗她居然在我们的婚礼辱骂我。”

    “陈舒……”顾明浩想都没想就冲陈舒茗发怒,眼前出现的傅思诚让他一下软了口气。

    “舒茗,我们的婚礼请你别再扰乱了好吗?”顾明浩将悠悠紧紧拥在怀里。

    傅思诚一丝不苟的盯着眼前的男女,看到顾明浩态度的突然转变,皱了皱眉。

    “顾明浩,你别一副教训我的样子,你以为这场婚礼我愿意来吗?”

    “那你现在就滚!”悠悠气愤地吼道。

    突然,大屏幕出现一个身着暴露的女人,身边的男人不停地抚摸她,细心盯着看,那个女人居然是悠悠。

    悠悠的脸色骤然煞白,身子不由的颤了起来,顾明浩紧紧盯着屏幕,漆黑的眸子涂抹上一层阴霾。

    “这是什么鬼?”

    “什么嘛,这不就是今晚的新娘吗?”

    “一看就是个妖媚的狐狸精,顾总怎么会娶这种女人为妻?!”

    屏幕画面不断播放悠悠在酒吧狂热的扭着身姿,那双浑圆几乎快要奔涌而出。

    “明浩,我……”悠悠吞吞吐吐不知该怎么解释。

    “闭嘴!”

    傅思诚只是勾唇一笑:“这只是一小部分资料,再惹毛我,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

    没有任何停留,傅思诚揽着陈舒茗离开。

    站在远处的陈馨悦定定看着不远处这一幕,眼神愈加复杂。

    “今晚谢谢你,你又一次救我与水火之中。”

    露天阳台,男人指尖点燃一根烟,优雅的吞云吐雾,陈舒茗轻轻鞠躬向他感谢。

    “不用,你没有任何错。”傅思诚淡淡开口。

    这个女人明明脆弱的要死,还要装出一副无坚不摧的模样,怎么会有她这种女人?

    两人沉默间,一道手机提示声打破沉默。

    陈舒茗打开手机,一条短信显示:“大厅门口见,我有事跟你说。”

    署名:陈馨悦。

    该来的总会来,她了解陈馨悦,在第一次见到她,她不断的抢夺自己拥有的东西,想必这次也是有目的才来。

    “我去一下洗手间。”

    傅思诚转头看了她一眼点头示意。

    偌大的大厅里,干净的没有一丁点人影,陈馨悦早就在那等着她。

    她走近直奔主题:“找我什么事。”

    陈馨悦两手环胸,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跟她争夺猎物的陌生人:“把傅思诚让给我!”

    “凭什么?!”

    “凭你没有本事,凭你离过婚,你怎么能配得上那么优秀的思诚,他必须是我的!”

    “他一个大活人,你让我怎么让给你,他不是工具,不是你想要就要,你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拥有他?!”

    陈舒茗字字争锋,气势一点也不输给他。

    空荡的走廊将他们的话放的无限大。

    不经意的一眼,陈馨悦瞥见她无名指上闪耀的鸽子蛋那么大的钻戒,猛的抓起她的手,咬牙切齿道:“你一定是勾,引傅思诚,就你这样,他凭什么向你求婚!”

    “陈舒茗,你凭什么!”

    陈馨悦作势就要把手上的戒指取下来,陈舒茗愈加气愤,一个反手将她甩了过去。

    单薄的后背与墙壁来了个猛烈撞击,陈馨悦紧闭着眼睛,痛的要死。

    而转眼间她却露出一副得逞的邪笑:“陈舒茗,你高兴不了多久的,因为父母亲要帮我夺回傅思诚!”

    父亲?刚才陈馨悦说父亲要帮她夺回傅思诚?陈舒茗的脑袋一下嗡嗡作响,仿佛被人在胸口狠狠扎上一刀痛的喘不过气儿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