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三章 绿帽子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窗台冷风袭来,陈舒茗不禁打了个寒颤。

    站在自己对面的陈馨悦略有几分得意地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缓缓吐出几个字:“陈舒茗,我迟早会让他成为我的男人!”

    陈舒茗冷笑,看她的眼神就如同在看陌生人那般淡漠:“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把我的位子让给别人……”

    “尤其是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

    几乎是在同一秒,“啪”的一巴掌甩在陈馨悦脸上。

    她眼眶满是泪水却拼命忍着不让它落下,这么多年她为陈家牺牲了她的爱情,每天看着自己的男人整天整晚和别的女人缠,绵悱恻,她强忍着委屈只是为了父亲能够好过一些,希望用她的感情可以换来父亲的平安健康,可现在呢,一句父亲同意让陈馨悦勾,引傅思诚,突然之间多少年来积攒的委屈在此刻轰然坍塌。

    那既然是这样,她也没有必要再去怜悯他们了。

    陈舒茗狠狠抹去眼里的泪水,说出的话分外绝情:“这一巴掌,是我替父亲教训你,你若不仁我便不义!”

    陈馨悦傻愣在原地不可思议的捂着自己被打的脸颊:“你……你居然敢打我!”

    “死女人,你简直活腻了!”

    陈馨悦毫无理智地扑过来就要打她,被她轻易躲开,整个人被她推搡着后退了好几步。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让着你了!”

    陈舒茗撂下话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只剩下一身狼狈的陈馨悦。

    婚礼会场,陈舒茗寻觅傅思诚的影子,在众多人群里瞥见陈父正兴致勃勃地跟旁人交谈着什么,她款款迈步走去,那人正是傅思诚。

    她勾唇一笑,心里的小算盘正在酝酿。

    “思诚。”陈舒茗熟稔地挽住傅思诚的胳膊,笑颜如花。

    他回头正对上陈舒茗的笑容,虽说笑的甜美,对于久经商场的他一眼便识破她刻意伪装的笑容。

    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虽说是这样想,傅思诚还是配合地投给她一抹浅笑:“舒茗,去洗手间怎么去了这么久?”

    “可能是喝了些酒有些不舒服,我没事的。”

    “怎么,父亲你们怎么在这?”

    感受到陈父陈母投过来的目光,陈舒茗故意询问。

    “我们啊,就跟思诚随便聊聊,毕竟快完成一家人了。”

    陈父笑呵呵地说道,在他身旁的陈母也陪笑。

    她第一次觉得与亲人之间的对话都当做任务来完成,心里更是凉了几分。

    “你说馨悦去哪了,这么久还不回来。”

    “你说馨悦啊,我刚刚碰到她,她说不舒服就先回去了。”陈舒茗装作突然想起来的样子。

    “这个时候给我出岔子……”陈母小声嘀咕,不偏不倚刚被陈舒茗听到,冷笑道。

    接着她松开傅思诚的胳膊,慢慢走到陈母身边凑上她耳畔:“放心,是我的男人,我一定会好好看住,不会让某些小偷乘虚而入破坏我们的感情。”

    只见陈母脸色愈加泛白,后背阵阵凉意。

    这个死丫头,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挑衅她,不行,她们的行动可要加快了。

    说罢她勾唇一笑轻轻拍了拍陈母的肩膀,随即起身。

    “我看时间不早了,就先回去了。”

    她看着傅思诚,清澈的眼睛里分明透出请求帮助的信号,小声呢喃:“拜托,带我走。”

    声音小到只有傅思诚可以听的清楚,没有丝毫犹豫的揽住她纤细的腰肢,礼貌地对陈父道别:“不好意思,舒茗有些不舒服,我们就先回去了,下次见。”

    陈父唯唯诺诺地点头,一副讨好的模样:“没事,照顾舒茗要紧嘛。”

    “舒茗,你可别累着思诚了,听到了没?”

    一字一句都以傅思诚为中心,陈舒茗听的脑仁都要痛死了,这真的是她的父亲吗?

    随后没有过多停留,他们相互缠绕往门外走去。

    站在原地的陈母见人走的远了,才冲陈父发脾气。

    “你这把人放走这是什么意思?!”

    “当初可是你答应馨悦要帮她抢回傅思诚,你想想馨悦跟他在一起我们才能真正过上好日子。”

    “你知道刚刚陈舒茗那个死丫头跟我说什么吗,说那是她的男人,还说不会让什么小偷乘虚而入,你瞧瞧这像话吗?!”

    陈母气急败坏一个劲朝陈父撒气。

    由于傅思诚的那一段视频,整场婚礼气氛诡异的厉害,悠悠与过来过往的贵宾敬酒,不断有闲言碎语传进她的耳朵,那些贵宾看她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个三流妓,女。

    悠悠有气撒不出,在婚礼现场巡视一周最后在一个沙发角落找到了顾明浩。

    她一把夺过顾明浩手中的酒杯,狠狠地放在桌上。

    “你知道你今天的身份是什么吗?!现在全场都在看我一个人的笑话,我可是你的妻子!”

    顾明浩窝在沙发一言不发,目光放空地盯着桌子看。

    见他无动于衷,悠悠更加来气:“顾明浩,我嫁给你不是来受委屈的,今天这种场面你作为我的丈夫不仅不出面解决,还窝在这里,你算什么男人?!”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傅思诚一个劲儿护着陈舒茗,当众给她难堪,傅思诚权势才貌样样具备,视频一经播放,她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同样是男人的顾明浩居然一言不吭。

    “你说话啊,顾明浩,你给我解释清楚。”

    顾明浩紧攥着拳头,眼里的怒火并不亚于她,倏然他从沙发上站起,声音浑厚带着压迫感:“你自己和男人干的那些事,我这张脸往哪搁?”

    “要不是你,我今天也不会这么丢脸!”

    悠悠眼睛瞪的极大,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态度和见到傅思诚的那副狗样子,她真的恨透了。

    “顾明浩,你现在是嫌我丢你人了?你有本事在我面前吼,有本事在傅思诚面前也那样啊!”

    “别忘了你的前任妻子是被他抢走的!”

    顾明浩听到陈舒茗的名字一下气炸了,他一把擒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别在我面前提她,你别忘了,我们是一类人!”

    悠悠嗤笑,下巴被掐的生疼,明明今晚是他们的婚礼,却搞得像仇人一般。

    “顾明浩,你真没用!”

    另一边,傅家别墅里。

    陈舒茗一直跟在傅思诚身后,心里犹豫要怎么说出口。

    “怎么?你有事?”

    傅思诚正脱下西装却瞥见她一副有心事的模样不禁发问。

    “我……”陈舒茗吞吞吐吐的开口:“今天,谢谢你。”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傅思诚走到饮水机前接了杯水绅士地帮她接了杯水:“呐给你,要是真想感谢我,明天陪我去谈个工作。”

    魅色酒吧,在vip包厢里。

    “好,李总,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傅思诚起身与李总友好的握了握手,转身给陈舒茗示意。

    陈舒茗抱歉地朝他们陪着笑:“不好意思,我陪傅先生出去一下。”

    下一秒,傅思诚有些重心不稳地扶着墙壁,紧蹙着眉头。

    “陈舒茗,扶我出去坐。”

    “傅思诚,你喝这么多酒还好吗?”

    陈舒茗见他脸颊泛红,身上的酒气愈加浓重,有些担心地询问。

    谈生意时,好几次合作方要与她喝酒,傅思诚一并挡酒,从头喝到尾,他一向自制力很强,喝了这么多酒胃里一定很不舒服吧。

    陈舒茗细心地把他扶到角落的沙发上:“你先坐着,我去帮你要杯西瓜汁。”

    酒吧吧台上,悠悠一身豹纹皮裙紧裹在身上,烈焰红唇,乍一眼看去就知道是酒吧的熟客。

    “把工钱结算一下,我这段时间先不干了。”

    她跟这里的酒吧店主很熟,所以没过一会就将工钱截给了她。

    她握着手里一沓钱刚要转身离开,离她不远处,陈舒茗站在吧台前。

    “服务员,给我一杯西瓜汁。”陈舒茗礼貌地说道。

    “哟,这不陈舒茗嘛。”刺耳的女声传进她的耳朵,回头正看到穿着暴露的悠悠。

    她瞥了一眼并没有说话,身边的悠悠自顾自打趣:“陈舒茗,你别对我这种态度,来找男人嘛很正常我能理解你。”

    悠悠上下打量着她的衣着,一件白色连衣裙,中规中矩,她不仅嗤笑:“就你这身打扮还想来找男人,这品味也忒差了。”

    “你说完了没,说完就从我眼前消失,我没兴趣跟你这种女人吵。”

    “还有,叫你的男人管好你,既然你已经结婚做人就本分一点,别一天到晚再外搞男人,给你男人戴了绿帽子。”

    “你!你给我闭嘴!”

    悠悠指着她的脸吼道:“你有什么资格评价我,别以为你现在有傅思诚撑腰你就可以胆大妄为,你真以为傅思诚把你当他的女人?”

    悠悠冷笑一声,伸手拿起她的包:“啧啧,你看看,傅思诚怎么就没给你买一个像样的包呢,你别以为现在跟他在一起你就可以当阔太太了,你以为你自己真有那么好命。”

    陈舒茗皱眉,心里不明的怒火层层腾升,她一把甩过悠悠抓着自己包的手,冷声说道:“拿来你的脏手,我,嫌,脏!”

    西瓜汁已经做好,陈舒茗拿起西瓜汁转身就朝角落方向走去。

    悠悠气的直跺脚,陈舒茗你居然敢骂我,我悠悠不是好惹的!

    她气汹汹地跟在她后面,走的近了,才看到傅思诚躺在沙发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