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四章 你的嫁妆就是我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是,我把她资料发给你,你知道怎么做。”

    静谧的夜晚,一场预谋正在蔓延开来。

    傅思诚与陈舒茗的婚礼将至,亲自做好请柬快递给亲朋好友。

    他吃过早餐正在穿衣服,看了眼餐桌上的陈舒茗淡淡开口:“陈家的请柬就亲自去送吧,我公司有些事晚点过去。”

    陈舒茗吃面包的动作定住,嘟着嘴巴:“快递过去吧,我不想回家。”

    “喔?在我这待久了不舍得回去?”傅思诚打趣道。

    “没有……”

    傅思诚跟她去过好几次陈家,自然知道她与陈家的关系不好,但结婚这种事还是亲自说的比较好。

    “还是我们亲自去一趟,表示尊重。”

    傅思诚已经收拾完毕准备出门,回头等她的回答。

    “喔,我知道了。”

    她慢悠悠地整理好房间,挑了件裸色风衣就出了门。

    车子很快就到了陈家,大老远就听到从二楼传来陈馨悦刺耳的声音。

    她皱了皱眉,还是按下门铃。

    “小姐,您来啦。”佣人微笑地应道,转头就朝楼上喊着:“老爷,太太,小姐来了。”

    陈舒茗礼貌地点头,坐在沙发上等父亲下来。

    不一会儿,陈母和陈馨悦先下了楼梯,一看到她,阴阳怪气地说道:“哟,我当是谁来了,结果是你啊。”

    “陈舒茗,你有事没事回我们家干嘛,不会是没钱了想来找父亲要吧,我告诉你,家里一分钱也没有。”

    陈馨悦一见她,心里说不尽的不屑,要不是她勾,引傅思诚,她早就跟他在一起了。

    陈舒茗一脸平静,淡淡开口:“我跟傅思诚一星期后举行婚礼,我来送请帖,送完就走。”

    “什么?!”陈馨悦惊呼,一把夺过陈舒茗手里的请帖,目不转睛地盯着上面看。

    “你这个贱女人,一定是你威胁傅思诚,他才会跟你结婚,他怎么可能喜欢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谁要结婚?”忽然,从楼梯上传来陈父的声音,他慢悠悠走下楼梯,瞥见陈舒茗到了家里。

    陈母赶忙过去搀住陈父,焦急的说道:“老公,是陈舒茗要和思诚结婚了。”

    “你快管管啊,这种婚姻大事可不能儿戏,她怎么能跟思诚结婚?!”

    陈父一脸为难,有些劝告地开口:“舒茗啊,你这结婚也不早说,这婚结不得啊……”

    她要是和傅思诚结了婚,那陈馨悦,又怎么能再进傅家的门!

    陈舒茗放眼看去,口口声声的一家人,此刻一个劲劝阻她与傅思诚的婚事,想到这,她失望透顶,说出的话一点也不留情:“怎么就不能结了,还是说你们想把这个机会留给陈馨悦?”

    “呵,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货色,我是离过婚,但是也好过一个小三的女儿。”

    陈舒茗冷笑一声,正打算拎包走人,反正今天话已经带到,至于这个家她没想过要继续带下去。

    “站住!”陈馨悦拦住她的去路,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陈舒茗,你再骂我一个试试?”

    陈馨悦简直气炸了,一个一直梦寐以求想要嫁给的男人,突然有一天别的女人来公布与他的婚讯,她巴不得将她撕裂。

    她重重地将请帖甩在她的脸上,咬牙切齿:“臭婊,子!”

    “够了!”陈父呵斥,眉头紧蹙着:“舒茗啊,你这刚离过婚怎么能再结婚,这传出去名声不好的。”

    “就是,再怎么说馨悦各方面都比你好,这嫁出去也有头有脸的,你瞧瞧你,嫁人也没个嫁妆,多寒酸!”

    陈舒茗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手紧紧地攥着手里的包,冷声说道:“我没嫁妆跟你们没一丁点关系!”

    “你的嫁妆就是我。”倏然,从她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嗓音。

    她愣住,转过头去,傅思诚已经走到她身边,她的眼眶微微发红,轻轻揽住她还能感受到她颤抖的身体,在他来之前,一定受了很多委屈吧。

    一见傅思诚来了,陈父陈母一下笑容满脸地迎了上去:“这不是思诚吗,来来来,快来坐,怎么来也不知道提前说一声呢,我们都没什么准备。”

    “谢叔叔阿姨,既然这里容不得舒茗,那我们就走了。”

    陈父见他要走,窘迫爬上他的面庞:“这是哪里的话,怎么会容不下你们,我那都是口是心非,一心为了舒茗啊。”

    陈舒茗抬头,眼眸紧紧的盯着陈父,仿佛要把他看穿看透,现在是撒谎都不带草稿了吗?

    陈父被她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慌,头撇了过去还不忘跟傅思诚说话:“思诚坐下说话,下午就在这吃饭,顺便说说你们的婚事。”

    “爸……”陈馨悦不悦的喊道。

    “回屋去!”陈父一声令下,她特别不情愿地坐在沙发上,手紧紧攥成拳头。

    陈舒茗暗暗拉了下他的衣角,示意让他带她走,眼里满是渴望。

    “伯父,今天答应舒茗要去挑选婚纱,实在抱歉。”

    “改天再来拜访。”傅思诚绅士又礼貌地表达他的意思。

    见傅思诚态度坚定,陈父也不好挽留什么,笑呵呵地点头:“是啊,是应该多陪陪舒茗。”

    “舒茗啊,可别累坏了思诚。”

    陈舒茗根本不管他再说什么,转身就与傅思诚一起离开。

    随着房门被关上,陈馨悦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不管,傅思诚必须是我的。”

    陈母忍不住心疼,上前抱着她:“别哭,妈给你想办法,我们静观其变。”

    婚礼定在维多利顶级会所,在这里出入的人都有指定vip标识,平时也得只对内开放。

    这天社会各界名人来往络绎不绝,门外的豪车更是鳞次栉比,一派豪华景致,厅内金碧辉煌,缤纷的灯光照射在墙壁上更加夺目。

    陈舒茗一袭pronovias白色露背婚纱,精致的锁骨裸,露在外更显高贵华丽。

    台上,傅思诚深拥着她,闭上眼睛轻轻吻上她那粉嫩的樱桃小嘴。

    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傅总真是好福气,娶到这么美丽的太太。”

    “傅总现在是事业美人双丰收啊。”

    “来,我敬傅太太一杯。”与傅氏集团长期合作的杰克举起酒杯欲与陈舒茗饮一杯。

    “还是我来敬杰克一杯。”傅思诚伸手挡去她的酒,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傅总好酒量,看来我们傅总这么心疼夫人啊。”

    “啧啧,不错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了。”杰克笑着,也端起酒杯饮尽。

    傅思诚微微点头,一只手始终不离开陈舒茗的腰肢,倏然他凑到她的耳边:“记得,今天别离开我的视线。”

    他牵着她的手又继续往前向来宾敬酒,不远处,悠悠一直盯着他们看。

    陈舒茗,纵使你有天大的本事攀上傅思诚,我就不信他能从一始终对你好。

    悠悠双手环胸,眼神丝毫没从他们身上离开。

    “想什么呢?”顾明浩的声音响起。

    她愣过神来,勾起一抹冷笑:“还能干什么,一个破坏我婚礼的女人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她夺过顾明浩的酒杯,一口饮尽。

    顾明浩皱眉,摇了摇她的肩膀,好声劝道:“好啦好啦,别想那些事了,不是还有我吗?”

    “你能干什么?你的妻子被人欺负你都没本事站出来,现在说什么风凉话?!”

    傅思诚带着陈舒茗一路走到陈父面前,轻轻鞠躬始终紧握她的手:“伯父,敬您一杯。”

    陈馨悦听到傅思诚的声音,放在礼服两侧的手不由得抓紧了裙摆,气的牙痒痒。

    凭什么?眼前的男人俊美多金,本该是属于她的,都怪这个贱女人勾,引了她喜欢的男人。

    她往前刚走一步,陈母一下拉住她,低头轻声说道:“你别给我惹事。”

    陈父一脸迎,合的笑容不停地点头:“思诚,新婚快乐啊。”

    两个男人的对话仍在继续,陈舒茗却把注意力放在他们母女身上。

    “妈,我怎么能心安理得地看着他们同床共枕,我不甘心。”

    “馨悦,你别急,妈妈帮你想办法……”

    周围喧闹声一片,隐隐约约她听到陈母的那句“妈妈帮你想办法”,心里咯噔了一下。

    想办法?他们还要怎么做来破坏自己的婚姻,今天这么多人都在,可是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陈舒茗定定地盯着他们看,全然不知陈馨悦已经走到她面前。

    “舒茗姐姐。”她温柔的笑着,举起一杯酒:“来,我敬姐姐一杯。”

    陈舒茗越来越疑惑,她了解的陈馨悦可不会这样叫她,她是不想与他们再说话的,但出于礼貌她最终举起酒杯。

    陈馨悦微微俯身嘴唇凑近她的耳畔,勾唇邪笑:“陈舒茗,我不会放弃傅思诚,绝对不会!”

    说罢她换了张笑脸,温声细语:“姐姐,新婚快乐,早点生个白白胖胖的孩子。”

    陈舒茗僵在原地,眸色愈渐幽深,一句话不说。

    等傅思诚带着她离开,陈馨悦露出妒忌的嘴脸。

    婚礼接近尾声,陈舒茗总觉得心里不安,她环住傅思诚的胳膊微微开口:“傅思诚,今天我们早些回家吧。”

    “嗯?怎么了?你不舒服?”

    “不,不是,我今天心里总是惶恐不安,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陈舒茗将自己的不安告诉他。

    傅思诚握住她的手,轻轻一笑:“你这是太紧张了,没事的。”

    陈舒茗只好作罢。

    女卫生间里,陈母与陈馨悦嘀嘀咕咕着什么。

    “妈,你说的办法是什么,我真的等不及了,我不能看着陈舒茗就这么占有我喜欢的男人。”

    陈馨悦哭哭啼啼道。

    陈母小心翼翼地环视一周确认没人后,从包里掏出一包东西悄悄交给她。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