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五章 催情药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把这个拿好,待会找机会把这放进傅思诚的杯子里,接下来就靠你了。”

    陈馨悦眼神紧紧锁住手里的药丸,透出几丝寒意。

    等招待完客人,傅思诚终于歇了下来,陈舒茗紧挨着他坐下,瞥见他神色有些不对劲。

    “傅思诚,你在这坐一下,我给你敷个热毛巾。”

    看到傅思诚点头,她提步走去。

    躲在暗处的陈馨悦从大厅后面走出,端着两杯香槟朝傅思诚走过去。

    “姐夫,我敬你一杯吧,新婚快乐。”

    傅思诚起身,接过她的酒杯。

    “好,谢谢。”

    没有任何犹豫的,他慢慢饮尽。

    陈馨悦眼看酒杯见底,嘴角扯开邪魅的笑容。

    傅思诚,你喝了这杯酒不就成了我的人,纵使你的自控力再强,到时候恐怕也不能抵御诱,惑吧。

    “陈小姐可以请回了。”傅思诚朝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陈馨悦一动不动,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傅思诚疑惑地看着她,倏然一股奇怪的感觉从身上传来。

    傅思诚感觉有些不对劲,接着感觉越来越强烈,理智清醒的他瞬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愤愤地指着陈馨悦,吼道:“卑鄙,你居然对我下手!”

    陈馨悦不怒反笑,机会终于来了。

    她迈着小碎步拥向傅思诚,娇嗔道:“思诚,我可以满足你。”

    “滚开!”傅思诚只觉得下面愈发难受,他狠狠挥开身上的女人,直冲冲地朝最里面的顶级套房跑去。

    等陈舒茗回来,沙发上空无一人,她有些疑惑地在周围巡视了一圈,依然没有他的身影。

    “傅思诚,傅思诚你在哪?”

    她不断的喊着他的名字,不经意间看到桌上两个酒杯,心里咯噔一下。

    谁来过这里?

    突然,陈舒茗心里紧张起来,小跑着往大厅里跑去。

    套房门虚掩着,傅思诚紧紧抱住自己,脸憋的通红,极力抑制自己的欲,望。

    “你给我滚出去!疯女人!”

    陈馨悦步步紧逼,伸手褪去穿在外面的风衣露出光洁的胳膊,抹胸小礼服紧紧裹在她身上,那双浑圆差点呼之欲出,她贴到傅思诚身上,不断在他身上摩擦。

    “思诚,快……快要我。”

    她将傅思诚紧紧逼到墙角,伸手摸上他坚实的胸膛,凑上他的嘴唇。

    药效越来越猛,傅思诚只觉得身上炙热的快把自己烧灼,眼前的女人让他快要失去力量。

    “思诚!”陈舒茗循着声音走到套房,刚推开门就看到陈馨悦紧贴在傅思诚身上,外衣随意的掉落在地上。

    她冲上去一把撕开陈馨悦狠狠摔了一个耳光:“婊,子!你对傅思诚究竟做了什么!”

    “快,快让她离开!”傅思诚怒吼道,神情痛苦的很。

    不一会儿保安也进了房间,陈舒茗撕扯着陈馨悦,也不管她此时凌乱不堪的衣着,将她丢出门外。

    正愤怒时,房门突然被关上,傅思诚再也控制不住药物的发作,抱起她毫不犹豫地扔在床上,他像饿狼捕食一样疯狂的冲进她的身体。

    “傅思诚,你醒醒!我是陈舒茗!”她愤怒的大喊,挣扎着脱离。

    陈舒茗大脑一片空白,身下传来一阵疼痛,男人如同发狂的猛兽根本抵御不住此刻的激,情,硬生生切入主题。

    “啊……不要……不要……”

    他吸允着那丰润的小嘴,有力的大手朝衣领出伸进去不断挑逗发涨的小樱桃,像是得到欲,望的满足,刺啦一声,衣服被撕破。

    他的吻蜿蜒而下,身体来回不断的摩,擦,昏暗的灯光下,女人的脸颊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房间里到处充斥着旖旎的气息。

    一夜的缠,绵。

    第二日清晨,傅思诚昏昏沉沉地从床上醒来,身上传来一股强烈的酸痛感,他皱了皱眉,支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

    满屋的狼藉,低头看到自己赤,裸的上身,大脑嗡嗡作响。

    他迅速双眼环视周围,最后将目光定格在蜷缩在角落的陈舒茗。

    她怔怔的看着前方,眼神空洞,身上紧紧裹着一张被子。

    “舒茗?”傅思诚试探性叫道。

    地上的小人微微颤抖着,脸上挂满泪痕,他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胡乱套了件衣服下床走到她身边。

    “舒茗,昨天的事……真的很抱歉。”傅思诚结巴地说道,脑海里不断翻涌出昨晚的记忆。

    他被人下了催,情药,看到陈舒茗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强要了她,她一定绝望透顶了,意识不断混淆,女人在他身下缠,绵……

    他身子猛的僵住,手试探的摸着她的头发,陈舒茗反弹性开口:“别碰我!”

    “舒茗,都是我的错,昨晚有人在我酒杯里下了药,我一时情迷意乱。”

    她缓缓抬头:“那人是陈馨悦对吧?”在她的潜意识,陈馨悦是罪魁祸首。

    傅思诚踌躇该如何开口,他了解她与陈家关系不好,要是她知道一定会受不了的。

    “舒茗,别问了好吗?”

    “为什么!”陈舒茗心里憋屈忍不住哭了起来:“为什么受害者总是我?因为我妈妈早逝我就不配得到幸福吗?”

    “傅思诚,你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娶我?!”

    陈舒茗推开身前的傅思诚,指着门外:“你出去啊,我不想看到你。”

    “舒茗,别这样。”

    傅思诚慢慢靠近,轻声说道:“有什么我们好好说,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提,我都会答应你。”

    陈舒茗捂住嘴缓缓蹲了下去,抽泣声不断。

    他撑开双手将她抱进怀里,声音低柔到骨子里:“舒茗,别哭,是我的错。”

    她一边哭一边想起陈家对她的不公平,陈父身为她唯一的亲人,为了公司甘愿将她当做工具,与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巴不得她去死,她深陷绝望。

    骤然,她抬起头正对着傅思诚,一字一句的说道:“傅思诚,你答应我一切条件是真的吗?”

    傅思诚点点头,眼眸里投射着关切。

    “那好,你帮我拿下陈氏,我们做笔交易。”

    “好。”犹豫片刻,他继续说道:“我可以帮你,但你要自己夺回。”

    但傅思诚说要让陈舒茗自己夺回,将自己名下的一个公司暂时让陈舒茗代理,陈舒茗步步为营,在经历了一年时间的经营后,将父亲公司逼到绝处,期间陈馨悦各种诱,惑傅思诚都被丢出去。

    一个月后,陈舒茗进入一家盛世建材公司当上了总监,在这段期间她不断地学习有关建材的专业知识,周围的同事也称赞她的工作能力强。

    这天,陈舒茗主动打电话给傅思诚:“今下午下班我们去老地方,北京西路那块的西餐厅,为了感谢你。”

    听到那头傅思诚应下,她挂断电话。

    办公室安静地吓人,她双手撑着下巴,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脑屏幕,眼神阴的可怕。

    陈馨悦,这是我的第一步,我会慢慢让你尝到痛失所有的滋味,你们给我的痛苦我会加倍偿还在你们身上。

    夜晚的米其林西餐厅,傅思诚与她相视而坐。

    “想吃什么,今天这顿我请你。”陈舒茗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

    “既然是你请,那就把这餐厅最贵最好的给我上来。”

    “服务员!”陈舒茗礼貌的招手。

    “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陈舒茗指着菜单:“这个,这个,都要上你们店最好的。”

    服务员细心记下核对菜单后退下。

    陈馨悦刚与朋友刚从北京西路的百货商场出来,正打算要吃什么,瞥见米其林餐厅坐在窗边的陈舒茗和傅思诚,莫名的怒火从头顶窜出。

    “林桔,我们去米其林这家吧,听说这家不错。”

    推门而入,傅思诚看起来心情大好地跟对面的人交谈着。

    “林桔,我突然看到一个熟人,你坐在里面先点餐,我过去一下。”

    陈馨悦慢慢踱步过去,手中的包不由得攥紧。

    “思诚,好久不见啊。”陈馨悦一副很惊讶的表情一心就往傅思诚身上扑过去。

    “陈馨悦,请你自重。”男人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推开她。

    陈馨悦怎么不知道对面就坐着陈舒茗,她就是故意让她生气,她越是恼怒她越高兴。

    “哟,这不是姐姐吗?”陈馨悦故作一副惊讶的模样。

    “陈馨悦,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你现在是明目张胆开始碰我的男人?”

    陈舒茗一本正经地开口,脸上淡漠的没有丝毫表情。

    “怎么?我对姐夫亲热有错了?我这不是好好促进一下感情吗?”

    陈馨悦勾唇一笑,依旧不罢休的上前拉住傅思诚的胳膊,娇嗔地说道:“你说对吧,思诚。”

    “请你离开!”傅思诚再次甩开她的胳膊,因为用力她一下撞在身后的石柜上,撞得生疼。

    “陈馨悦,你还真是掉价,你不要脸陈家还要脸呢。”

    “还不快走?!”陈馨悦刚说完,傅思诚立马指着门外冷声说道。

    餐厅里静悄悄的,周围的顾客听到这边的动静时不时往这边看。

    陈馨悦呆愣在原地,感受到异样的眼光,脸颊因为尴尬愈加通红。

    下一秒抓起包跑了出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