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六章 主动献身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舒茗,不好意思。”傅思诚紧蹙着眉坐在她的身侧,眼中多了几分愧疚。

    “算了,不说她了,吃饭吧。”陈舒茗摆摆手,没再接话。

    整顿饭下来,两人没有再说一句话。

    回到家,傅思诚一如既往地去浴室洗澡。

    “傅思诚,记得出来穿浴袍,天气有些凉。”陈舒茗提醒道。

    他回头微微点头,在浴室的时候,却忍不住勾唇一笑。

    她这算是关心他吗,或许,她已经渐渐肯定了他的存在?

    傅思诚脑海里不断思索着,渐渐印出陈舒茗的模样。

    精致挺翘的小鼻子与水汪汪的大眼睛使得她整个人都灵动起来,看不出来,竟是个尤,物。

    看到傅思诚一声不吭的走进浴室,她一动不动的盯着浴室门看了起来。

    在浴室的隔板里,男人坚实的背影,笔直挺拔的身材禁不住让人情窦初开,这个男人居然洗澡都这么迷人。

    神不知鬼不觉的,陈舒茗慢慢踱步过去,不知道为何,她突然想凑近一探究竟。

    刚凑上耳朵,“哗啦”一声,浴室门从里面打开,傅思诚一只脚迈出浴室,一抬头。

    “陈舒茗,你鬼鬼祟祟想干什么?”

    陈舒茗一下愣在原地,脸迅速通红,好像是被人捉奸在床的狼狈感。

    “我……我来……问问你……有……有没有需要?”

    她吞吞吐吐的开口,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男人近在咫尺,不断逼近自己。

    “是吗?不过呢,说需要我还真有一个。”

    傅思诚慢悠悠吐出口,一只大手覆盖上她的肩膀,微微低头。

    男子独有的阳刚气息噙入口鼻,炙热的呼吸肆意喷洒在她耳畔处,淡淡开口:“今晚陪……”

    陈舒茗一听“今晚”两字,一下急了,她慌张地推开靠近的身子,断断续续地说:“我今晚有好多好多工作要做,恐怕太忙了。”

    此时脑海里只蹦出一句话:“此地不宜久留。”

    她假装慌张的拍了拍他的胳膊:“我先上楼了,真的太忙了太忙了。”随后拔腿就跑。

    傅思诚站在原地,听她稀里糊涂讲一大堆理由,不禁觉得眼前的女人太可爱了。

    真是连谎话也不会撒。

    “站着,我让你走了吗?”

    傅思诚一口令下,她反射性地稳住脚步,小心翼翼的转过身。

    “傅思诚,我说真的,我有事。”

    “喔?”傅思诚似笑非笑,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走近她身边扶起她的下巴:“什么事?不能说的秘密?连个谎话也不会。”

    “我……是真的……”

    陈舒茗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眸,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俨然一个犯错的小女孩。

    这样子简直把傅思诚逗笑了,这么大怎么还跟一个小孩子似的。

    “好啦好啦,我只是问问今晚你要学习到什么时候?”

    傅思诚说着,眼神不断瞄向低着头的女人。

    “这……今天有个案子,是关于陈氏的。”

    他随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发丝,温声说道:“我说过,陈氏的一切你来负责就好。”

    “没关系的吗?”陈舒茗再次确认。

    “嗯。”傅思诚点点头,落在陈舒茗身上的目光深邃了几分。

    只要能够帮到她,有什么关系?只是他倒是没想到,陈舒茗竟然把自己的一整晚都扑到了资料上,完全把他给抛在脑后。

    次日早上,陈舒茗早早就到了公司。

    助理lisa急急忙忙跑过来,神情紧张:“陈总监,不好了。”

    “怎么回事,慢慢说。”

    “我们公司之前收购的那些都是钛合金钢管本来都是采用三级化钢管,可刚刚建设部的人说,那些钢管质量不合格。”

    “什么!”陈舒茗气的一拍桌子从上面站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你查过来往记录吗,中途有没有人来看过货?”

    陈舒茗焦急的询问道。

    “我都查过了,没有人碰我们的货。”

    “那怎么可能,那些可都是三级钢管,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二级钢管?!”

    “给我查!”陈舒茗愤怒的说道,眼眸愈加幽深,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无底洞。

    lisa站在对面,咬着嘴唇好像有什么要说的,终于她脱口而出:“但是有一个人我还没有查。”

    “谁?!”

    她紧紧抱住怀里的文档慢吞吞地说道:“陈氏公司好几次来我们公司都说要叫总经理,都在建材这晃悠,来的次数多了我们也就不在意了。”

    听到陈父的名字,陈舒茗眉头紧皱,难道真的是他?

    倏然她回头命令:“好,下去查清楚陈氏公司的底细,还有,总经理是谁一定不许透露出去,否则你卷铺盖走人。”

    lisa不断的点头,得到陈舒茗允诺她才急忙从办公室里出去。

    房间里恢复半刻宁静。

    接着,电话声突兀的想起,一下打破她的沉思。

    “喂,哪位?”陈舒茗礼貌官方的询问。

    “我是环境监测局的员工,我们已经到了建材公司。”

    陈舒茗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片刻后她故作镇定:“请你们稍等片刻。”

    她很快挂断电话,又拨出一串很熟悉的号码,刚嘀声一下,那边很快有人接了起来:“怎么回事?”

    “公司的建材被偷换了……”

    “好,你别慌,你拖延一下时间我来摆平。”

    听到陈舒茗“嗯”了一声,傅思诚挂断电话。

    办公室里,陈舒茗紧攥着电话,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它看。

    陈家还真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既然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你们欠我的,我会一样一样讨回来!

    环境检测局又打来电话,傅思诚还是没有任何回音,顿时心高高悬在嗓门眼。

    万一被他们查出建材质量不达标,那整个工程甚至整个公司都会垮掉,严重还会牵扯司法。

    电话不停地响在她耳边,犹豫之下她接起电话:“我马上就来。”

    “陈总监,您不用来了,质量各方面都达标,不劳烦你亲自过来一趟。”

    “什么?!”陈舒茗惊讶。

    “您不用来了,质量合格。”那头的人款款说道。

    电话被挂断,陈舒茗长吁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

    工程可以顺利在明年完工,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只是这件事情,她还是有必要去找傅思诚谈谈。

    她通知了助理自己的行程,就风尘仆仆地踏入傅氏集团。

    电梯慢慢往顶层移动,陈舒茗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早上十点整,傅思诚应该开完会了吧。

    电梯门开,沿着通向总裁办公室的走廊一直往前走,恨天高与地面摩擦出愉悦的响声,仅仅花了一年的时间,她已经有足够的能力来对付陈氏。

    她走到总裁办公室,刚要推门而入,一个熟悉的女声从室内传出来:“思诚,你帮帮我父亲,公司后半年营业额不断下跌,这样下去我们公司迟早面临倒闭。”

    陈馨悦带着请求的口吻说道。

    虚掩的门缝里,她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舒适地坐在办公椅上,面不改色。

    “思诚,你帮帮我,拜托了。”

    “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突然,不冷不淡的声音缓缓脱出。

    陈舒茗静静在外面看着这一切,她在想,以陈馨悦的性格绝对不会就此妥协。

    还没等她想完,里面的女人突然开始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不急不慢。

    “思诚,我把自己给你,我那么爱你,你都看不出来吗?”陈馨悦一字一句的说着,上衣扣子全部解开,一步步朝傅思诚移去。

    透过缝隙,依稀可以看到内,衣里那双雪白的柔软。

    “陈馨悦,你真不知廉耻!”陈舒茗一下冲进房门,上去就是一耳光。

    “这耳光是给你长记性,有妇之夫不能碰!”

    陈馨悦一下愣在原地,缓缓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左脸颊:“你,你敢打我?!”

    她顾不上衣衫不整直接抬手朝陈舒茗打去,一只手及时制止了她。

    “别想伤害她!”傅思诚冷冽的声音刚落下,握着她手腕的那只手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开,陈馨悦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

    她半敞着衣服,凌乱的头发遮在眼前。

    “给我滚。”

    傅思诚指着门外冷声说道。

    此时的陈馨悦就像被人丢弃的垃圾,她满眼泪痕:“思诚,我们是家人啊,你怎么能让我滚,我很喜欢你啊……”

    她难过的开口,倏然又好像想到什么,眸色一沉,指着陈舒茗吼道:“要滚的人是她!”

    傅思诚紧锁着眉头,扫了一眼转身按下电话:“保安,这里有人扰乱公司治安,马上带她出去。”

    挂断电话没一会儿保安就赶来了,傅思诚指着地上的陈馨悦,冰冷的说道:“带这个女人出去!”

    陈馨悦已经哭成个泪人,她狠狠地看着陈舒茗,眼眸迸发出寒骨的杀气。

    “陈舒茗,我不会让你好过!”陈馨悦被拖着出去狠戾地开口。

    随着门被关上。

    傅思诚缓缓走到陈舒茗身边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了。”

    她站在原地,脑海里回荡着陈馨悦那句话,心里不是个滋味。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