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七章 毒计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别想伤害她!”傅思诚冷冽的声音刚落下,握着她手腕的那只手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开,陈馨悦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

    她半敞着衣服,凌乱的头发遮在眼前。

    “给我滚。”

    傅思诚指着门外冷声说道。

    此时的陈馨悦就像被人丢弃的垃圾,她满眼泪痕:“思诚,我们是家人啊,你怎么能让我滚,我很喜欢你啊……”

    她难过的开口,倏然又好像想到什么,眸色一沉,指着陈舒茗吼道:“要滚的人是她!”

    傅思诚紧锁着眉头,扫了一眼转身按下电话:“保安,这里有人扰乱公司治安,马上带她出去。”

    挂断电话没一会儿保安就赶来了,傅思诚指着地上的陈馨悦,冰冷的说道:“带这个女人出去!”

    陈馨悦已经哭成个泪人,她狠狠地看着陈舒茗,眼眸迸发出寒骨的杀气。

    “陈舒茗,我不会让你好过!”陈馨悦被拖着出去狠戾地开口。

    随着门被关上。

    傅思诚缓缓走到陈舒茗身边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了。”

    她站在原地,脑海里回荡着陈馨悦那句话,心里不是个滋味。

    “她怎么会来这?”

    傅思诚拉着她坐在沙发上才开口说道:“让我帮她们公司。”

    “那你呢?”陈舒茗发问。

    他耸了耸肩,继续说道:“当然没帮啊,你放心,我没忘记答应你的事。”

    “那就好。”

    “你今天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傅思诚开口询问。

    在与她相处的这一年里,若不是非要需要他来帮忙,一般是不会来找他的,瞥见她手里的文件袋,他指了指:“这是什么?”

    “这就是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

    她取出文件袋里的资料和一个u盘,一本正经的说:“这些是我掌握的有关陈氏私下收买建材公司的资料及他做的假账本,视频也在这,我好不容易在私家侦探那买到……”

    “看不出来,陈家的冤家还挺多的嘛。”陈舒茗轻轻勾唇一笑,阴谋正在酝酿。

    她一手将文件交给傅思诚,一边说道:“成功在此一举,我需要你。”

    她看着他的目光无比笃定,在她的眼神里,傅思诚有些看不到她一年前的影子。

    他低头翻阅了文件,这些文件如果全然脱出,陈氏公司直接宣布破产:“不考虑考虑吗?”

    “考虑?我这样做都是他们逼的!”

    傅思诚有些担心的说道:“可他们再不济也是你的家人。”

    所谓血浓于水,他在商场驰骋多年,知道各退一步海阔天空,毕竟这还是陈舒茗的父亲。

    之间陈舒茗不屑的笑了笑:“家人?呵,我的家人早就没有了。”

    “傅思诚,我就问你一句,你帮不帮我?!”

    “帮。”傅思诚最终放弃规劝,既然她执意这样,他就为她拼一次。

    不愧是傅氏集团总裁,短短一个小时的功夫,陈氏收买建材公司做假账本的事就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

    “你看,这陈氏集团总裁居然是这种小人!”

    “果然高,官只会贪污,哼,我看他的公司好不了了。”

    “就是,快告诉别人,千万别住他们建的房子,这种黑心商就应该早点绳之以法……”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不断翻阅微博,议论声愈来愈激烈。

    “陈总,网上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董事们在会议室嚷嚷着给他们一个说法。”陈氏总裁办公室,助理焦急的说道。

    陈父一脸阴沉地站在落地窗面前:“先稳住董事,我来想办法,给我查,是谁散播消息!”

    没半天功夫,陈氏公司被围得水泄不通,媒体记者们不错过任何能上头条的机会挤着要进公司。

    “让陈总裁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

    “他现在躲着我们是怕事迹败露,还是做贼心虚?!”

    “别当个缩头乌龟,有胆量就给我们大众一个解释,我们可都是受害者……”

    公司大楼底下,各位媒体记者争先恐后地想要挤进大楼,谩骂声不断。

    保安死死地站成一条线堵住入口。

    “董事长,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媒体记者们争着要讨个说法,您快想想办法啊。”

    陈父背对着他站在落地窗前,锐利的目光死盯着楼下一团乱的记者们,淡淡开口:“别急,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贴身助理喋喋不休,不停地来回踱步。

    从陈父进来办公室到现在,一声不吭,气氛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

    “总裁,您倒是说句话啊。”助理焦急地在一边的说劝。

    “公司股票从早上到现在,仅仅两个小时,下跌了好几个百分比,那些董事嚷嚷着给个解释。”

    “王助理。”陈父突然转身。

    “我现在出去一下,你现在打电话给我的律师,具体事宜我再发给你。”

    “东西我发送到您的邮箱。”

    陈父转身踱步至电脑前,朝助理挥了挥手:“你先下去。”

    办公室静谧的可怕,电脑屏幕前一个熟悉的女人正站在公司门口和一个男人窃窃私语道。

    监控摄像一直跟踪她们的行踪,只见他们一步步逼近资料室踏步走了进去。

    陈父紧蹙着眉头,放大来看,陈舒茗精致的容颜出现在他眼前。

    骤然,心被紧紧的揪起,他万万没想到竟是他的亲生女儿亲手毁掉自己的公司。

    怎么会这样?陈父下意识抓紧鼠标,手指关节因为太用力而逐渐泛白,若是坐视不管,公司必将面临困境,他又该怎么去找陈舒茗?

    正百愁莫展时,陈馨悦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地进了办公室。

    “爸,下面的记者围得水泄不通,我伪装了好久才逃过他们的法眼。”陈馨悦边说边取下头上的围巾和帽子,瞥见父亲若有所思地坐在椅子上,问道:“爸,你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少打岔!”

    陈馨悦耸耸肩跑去自动饮水机那接了杯水喝了起来。

    “我说爸,您这样坐着也想不出什么问题,依我看您应该尽早找出陷害我们公司的主谋。”

    陈父看了她一眼,道:“你觉得最可能是谁?”

    陈馨悦放下杯子走向办公桌,猜测道:“之前那个盛世公司不是被您偷换过建筑材料吗,会不会这次他们来报复了?”

    她也就随口一说,最近听说盛世公司与自家公司是对手,就随便那么一猜,她边说着看向陈父,没料到陈父居然点了点头。

    陈馨悦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什么?!真是他们?!这可太过分了!”

    倒是陈父一脸平静继续说道:“那你再猜那家公司领头人是谁?”

    陈馨悦撇了撇嘴表示不知道,她又不了解公司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事情。

    “是你姐。”陈父不急不慢的说道。

    “我姐?你说陈舒茗?”

    “对,打垮我们公司的就是陈舒茗。”

    陈父站起身走向落地窗,瞥见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他心里越是不安。

    “所以我在想怎么能让你姐回心转意,都是我们之前对她做了太多错事逼得她啊……”

    陈父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陈馨悦则在旁边双手环胸眼睛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过了一会她凑到父亲耳边:“我们可以这样……”

    “真的可行吗?”陈父对她的提议有些担忧。

    “爸爸,你怕什么,陈舒茗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女儿,就算最后追究什么责任也赖不着爸爸呀。”陈馨悦煽风点火道。

    父亲向来宠着她,虽然陈舒茗是他的亲生女儿,但毕竟跟他一直生活在一起是自己,于公于私父亲都会站在自己这边,陈馨悦心里盘算着。

    “爸爸,要不你现在就去陈舒茗家吧。”

    陈馨悦拉着陈父的胳膊说道。

    “现在?”

    陈父指了指楼底下的记者,道:“这么多记者,我要是下去指不定就被他们围死了。”

    陈父手插兜不停地在办公室来回转悠着,陈馨悦看着心急,也帮忙想起了办法。

    过了一会,她拉着父亲的胳膊道:“别晃来晃去了,这样,爸爸照着我的做。”

    陈父不懂她脑袋里买着什么药,只见她从衣柜里拿出一套纯黑色羊毛大衣,领子高的可以遮住人脸。

    她拿着衣服围巾递到陈父手里,道:“这样,你穿着这衣服,我出去给你借清洁工制服,待会从后门出去,那里记者少。”

    “好。”陈父点着头,想着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他便依着她。

    没过一会,一位身形臃肿的男人裹着一件工作服手里拿着扫帚从后门出去,整个人包裹地只露出一双幽深的眼眸。

    后门的蹲点记者果然很少,加上他衣着简朴没有人注意到他。

    陈父一路上一直低着头绕过人多的地方,径直走向停车场。

    车子从停车场驶出来时,亮眼的兰博基尼一下引起了路人的注意。

    陈父看了一眼后视镜,只见几位眼尖的记者察觉到异样,指着那辆车就跑了起来。

    “快看,陈董事开着车跑了!”一位记者带着其他的记者盯着那辆开远的兰博基尼,坐上车就紧追着他。

    陈父一路平稳地开着,瞥见后视镜里紧紧跟着的黑车,他一惊脚下使劲踩下油门,车子飞速地往前驶去,不知开了多久直到没有车追上来,陈父才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他已经开到陈舒茗的家前。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