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八章 冰冷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别墅里,陈舒茗一身轻松地摊在沙发上手捧着零食津津有味地吃着。

    “阿嚏!”陈舒茗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发痒的鼻子抱怨地开口:“谁在说我?”

    电视机前正在直播陈氏公司股票持续下跌,民众的舆论声更是锦上添花。

    她饶有趣味地观赏着新闻,别墅外,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停在门外。

    “叮咚~”听到门铃响起,陈舒茗一下跳下沙发就朝门口走去。

    “你今天没拿钥匙吗?”她拉开门还没抬头看眼前的来人就开口说道。

    陈父端正地站在门口:“舒茗,是我。”

    陈舒茗倏然抬头,轻瞥一眼就朝着屋里走去:“你今天应该没空到我这来吧?”

    陈父见势,转身将房门关上进了屋。

    “舒茗,你怎么不去公司?”

    “怎么,身体不舒服吗?”陈父靠着陈舒茗坐在沙发上问道。

    陈舒茗并不领他的情,不屑道:“我好的很,倒是父亲,公司出那么大乱子能来看我还真是奇怪。”

    “再不济,心里还是装着女儿的。”陈父说着径直走向沙发坐了下来,瞥见一桌的零食,她微微蹙眉:“经常吃零食对身体不好的,你吃饭了吗?”

    陈舒茗任听他指责道,自顾自拿起零食继续往嘴里塞。

    “以前爸可是从来不管我的,今天这是怎么了?”陈舒茗语气里的讽刺暴露无疑。

    她不管旁边还坐着陈父,拿起就按到中央台上,里面正报道着陈氏公司面临危机的事实。

    她指了指电视,瞥见陈父的脸都要绿了,她装作没看到,道:“啧啧,看样子危机不小呢,爸有闲工夫来我这?”

    “舒茗。”陈父伸手欲拉住她的手,她却很快躲闪开,有些烦闷道:“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舒茗,我好歹是长辈,你怎么这种口气跟爸爸说话?!”陈父带着温和的语气循循劝导。

    陈舒茗倏然站起拉远与他的距离:“说吧,你来是为了陈氏吧。”

    她勾了勾唇,眉眼处满是不屑。

    她在陈家那么多年,她怎么会不知道陈建豪一直只把她当做交换利益的工具罢了,至于亲情那都是很奢侈的事。

    陈父双手交叉握成拳头状,眸色渐沉:“舒茗,公司倒闭是你干的吧。”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埋怨我,公司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你就这么忍心毁了它?”

    “恐怕只有有事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是你的女儿吧,陈董事长。”

    “我帮不了你。”陈舒茗紧握着拳头冷声答道。

    “既然陈馨悦是父亲的得力助手掌上明珠,理应让她来帮您度过这次危机,我实在是没有能力。”

    “舒茗,陈馨悦我已经教训过她了,我夹在你们中间作难啊,你一向很心地善良怎么舍得让爸爸吃苦呢?”

    陈舒茗静静地站在原地,盯着面前的陈父,只觉得心头像是被棉花堵塞,透不过来气。

    “你不会流落街头的,我不会让你流落街头的。”良久,陈舒茗从嘴里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是的,她是恨陈家,是恨陈建豪,可当她的父亲来求她原谅的时候,她才发现她不忍看他如此狼狈。

    “你回去吧,我考虑考虑。”陈舒茗无心再呆下去转身就要上楼。

    “也好,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陈父拍了拍她的后背点了点头。

    倏然间她却看见父亲的鬓角,白发丛生,脸上的皱纹愈加明显,心莫名的揪住。

    “等等,出去冷把这件衣服穿上。”陈舒茗从衣架上取下一件男士风衣披在他身上。

    送完父亲回来的路上,路上漆黑一片,陈舒茗警惕地观看着四周,脚底下的步伐加快了很多。

    方圆十里外,几乎没有营业的店铺,陈舒茗裹紧了身上的棉衣,心里的恐惧逐渐加深。

    直到身后传来零零碎碎的脚步声,她的心一下提到嗓门眼,害怕的要死。

    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被束缚住全身,接着强烈的药味蔓延开来,她顿时觉得头脑一片黑暗,接着陷入昏迷。

    迷糊中她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把她抬走。”

    一个时辰后,陈舒茗是被周围的喧闹声惊醒的。

    “你说她怎么还没醒?”

    “是不是你那会用的药剂太多了?”

    “不会啊,馨悦,我都是按你说的办……”

    陈馨悦?!

    陈舒茗的脑子瞬间轰炸开,她猛的惊醒,眼前映出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陈馨悦?!这是在哪?”她惊呼,欲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被捆绑住。

    “陈馨悦,你对我做了什么?放开我?!”

    她拼命的挣扎,绳子却因她的挣扎勒的更紧。

    陈馨悦见她,突然冷笑:“呵,别做无用功了。”

    站在她面前的林桔一步步走近她面前,故作细心地拍掉她衣领上的灰:“陈舒茗,只怪你占有了我看上的男人。”

    “你看上的?我跟你无亲无故,一定是你搞错了。”

    “我搞错了?呵,傅思诚你不会不认识吧?”

    林桔勾唇邪笑,纤细的手指兀的捏住她的下巴:“我告诉你,傅思诚是我的,你休想得到他。”

    兜里的手机不停振动,被捆住的陈舒茗试图按下接听键,她尽力捂着声音从裤子后口袋摸出手机,刚拿在手里。

    眼尖的陈馨悦斜倪了她一眼,下一秒一把从她身后把手机夺走。

    傅思诚的名字在上面显赫地显示着。

    电话被挂断,傅思诚疑惑,皱着眉头将号码拨过去,却是无法接听。

    陈舒茗眼睁睁看着手机被摔成稀巴烂,顿时觉得没了希望,这样一来更没有人知道她在哪了。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谁让你自不量力抢我的男人?!”

    林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里的蔑视不言而喻,随即一抹阴笑浮于表面,还没等陈舒茗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突然从她身后上来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陈馨悦昂头示意:“交给你们了。”

    “你们要干嘛!你们这是要犯法的!”见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走近,陈舒茗失控地喊叫。

    那些男人硬生生地将她扯了起来,毫不留情的拽着她往一旁走去,那是一个大大的水池,她一下意识到会发生什么。

    “救命啊,救命!”陈舒茗大喊道,肆意挣扎着在她身上的力量,却无奈一个女子的力量在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闭嘴!”林桔一下冲上来甩给她一巴掌,转头指着那些男人冷声说道:“做的不留痕迹,否则……”

    林桔没有继续说下去,可她却在话里听到浓浓的压迫感。

    倏然她被人抓住脑袋,一把塞进水池,一瞬间满池子的水不断涌进她的鼻孔,耳朵,嘴巴,她拼命地摇头挣扎试图呼吸新鲜空气,挣扎的没有力气,那一刻她突然感觉自己离死亡近的离谱,胸腔仿佛被巨石压住一样上不来气。

    林桔和陈馨悦站在一旁饶有兴趣地观看好戏,瞥见陈舒茗拼命挣扎着出来更是让他们心情大好。

    “我看她还嘴硬,你瞧瞧这狼狈样谁能看上她?”

    “林桔,你看她怎么不动了?”

    陈馨悦一动不动地盯着陈舒茗看,只见她的挣扎越来越小:“让她起来!”

    陈馨悦吼道,她是想整她,却也没到要命的地步。

    陈舒茗一把被人从水池里捞起来,整个人瞬间得到适当,肆无忌惮地咳嗽起来,眼睛憋的通红。

    “啧啧,生命力还挺顽强的。”林桔忍不住讽刺。

    陈舒茗缓缓抬起头,咬着牙:“陈馨悦,你绑架我就不怕被父亲责罚吗?”

    “我怕什么?”陈馨悦嘲讽地看着她:“你好天真啊,你动脑子想一想我既然敢这样做,肯定是父亲撑腰,要不然……”

    “不可能!父亲怎么可能帮你做这档子事!”

    “信不信由你咯,我再悄悄跟你说一声,父亲来找你都是我安排的,你不会真以为父亲心里有你吧?”

    “哈哈哈……”陈馨悦一下大笑起来,仿佛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一样。

    刹那间,陈舒茗木讷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呵,也是,他怎么可能对我好。”

    说罢,她大笑了起来,笑得满眼泪痕:“哈哈哈,我活该,不过……”

    她停顿了一下倏然转头盯着陈馨悦,字字真切:“你比我更可怜!”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陈馨悦瞪大了眼睛一把抓住她的领口:“你一个破鞋怎么配得上傅思诚那么优秀的男人?”

    “实不相瞒,你刚刚看到的林桔已经去勾,引傅思诚了,等她们生米煮成熟饭你想滚哪滚哪!”她用力地甩开她的衣领,由于惯性陈舒茗与冰冷的地板撞了个满怀。

    意识模糊中她满脑子都是傅思诚,她了解傅思诚的性格,若是联络不到她一定会猜到自己出了事。

    傅思诚再次拿起电话拨了过去,电话里传出冰冷的女声用官方的口气道:“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滴……”

    他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叫来助理一声令下:“给我定位陈舒茗的位置,五分钟之内给我,弄不好你明天不用来公司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