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九章 你给我下车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给我以最快速度找到她”傅思诚的语气冰冷,一双眼睛像是要把周边的人给刺穿。

    局长一个激灵,忙点头答应:“是是是,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傅思诚紧抿着唇,没再开口,起身大步离开。看着傅思诚的背影走远,局长这才松了口气,忙让底下的人去找。

    惹恼了这个闫王,只怕是他们也别想活了!

    傅思诚一出门,就看见蜷缩在角落的林桔。她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头发也乱的不成样子。

    “思诚……”傅思诚紧拧着眉,还没开口,林桔就已经发现了他,直接扑进了他的怀抱,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思诚,救我……”

    傅思诚的身子一僵,语气却没有半点缓和:“怎么回事?”

    林桔伸手抹了把眼泪:“我半路遭遇劫匪,他们……”

    傅思诚也趁着这个空档,和林桔拉开了距离。“这件事情我会派人去处理,我还有事。”

    傅思诚欲要走,林桔见此招没用,眼睛一转又想出一法:“我……我好像还看到陈舒茗了……”

    果然,傅思诚在听到那三个字时,猛的转身抓住她的肩膀,目光急切:“你说舒茗?你看到她了?”

    林桔点头,眼睛从不离开过他半秒,心里的妒火却是在熊熊燃烧。 这个陈舒茗,到底给他灌了什么汤!

    “跟我上车。”傅思诚没等他回答,就拉住她上了车子。

    随后车子发动,扬长而去。

    “你是在哪儿看到她的。”一上车,傅思诚就迫不及待的询问她的下落。

    从下午六点半到九点,陈舒茗一直没给他回过电话,最后一个电话也被挂断,再发过去已是无法接通。

    “我……我是在朝阳公园的休息期看到的她。”

    “好像……好像还有一个男人。”林桔紧拧着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眼角的余光却不停打量着傅思诚的神色。

    她倒要看看,陈舒茗这汤能有多厉害!

    “男人?”傅思诚的眉头锁的更紧了。

    林见状,嘴角勾出一丝冷笑,随即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桔继续添油加醋:“对啊,我好像还看见那个男人,抱着陈舒茗……”

    后面的话即便她不说,傅思诚也一定能够猜出来。

    她轻轻勾唇一笑,一只手不安分地慢慢移向他的指尖,心跳的飞快。

    这样一来,总是陈舒茗有天大的本事调出来,傅思诚也对她厌恶了。

    “思诚,你对舒茗那么好,我都不忍心告诉你,你知道吗,我看到他们抱在一起接吻,深深替你感到不值。”

    林桔叹了口气,瞥见他一脸冷峻的盯着前方,透过侧脸,她还能看到因为愤怒而蹙起的眉头。

    她像是逮捕猎物似的,一只手慢慢探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这个时候听到自己的女人给自己带了绿帽子,指不定要去跟别人彻夜欢腾。

    她的手刚触上他骨节分明的手,对面的人几乎反射性地摊开,猛的转头,声音狠戾的没有丝毫温度:“别让我把你跟那些酒女当成一路货色。”

    他撇过头,一丝温度都吝啬给她。

    “要不,今晚我们去酒店,我陪陪思诚?”见傅思诚没有动,以为是默许,手更加肆无忌惮地往下伸,刚碰到腰带口。

    一只大手倏然抚上她的,眼神迷离却带着疏离的意味,很快的他挥开她的手,淡淡开口:“请林小姐自重。”

    “傅思诚,她都背叛了你,你何必忠于她,我哪点不如她了,你只要想要,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的。”林桔边说快速地褪下她的衣服,性,感的身材暴露无疑。

    转眼间她一下吻上他的唇,光洁的胳膊环绕上他的,不停疯狂的吸允。

    傅思诚一下愣住,随后几乎不加任何思考的推开她:“下车!”

    林桔埋怨地盯着他一动不动。

    “我说下车!”傅思诚只觉得快要气炸,他的预感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诈。

    没有任何挽留的,他快速打开副驾驶车门不留余地地将她扯下车:“别让我再看到你,我嫌恶心!”

    他撂下狠话,还没等林桔站稳,一脚踩下油门飞快驶出。

    狂妄的大风席卷着她光洁的胳膊,她忍不住打着寒颤,冷冽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傅思诚,我一定会好好“招待”她!”

    她拨出一个电话,没过一会一辆黑色宝马停在她面前。

    “去棚户区。”

    车子很快离开,在路口拐角处一道幽深的眸子紧盯着他们,眼看车开走他立马跟了上去。

    昏暗的废弃厂里,陈舒茗转动了一下眼珠,正对着她的正是陈馨悦。

    “陈馨悦,你难道没有想过追回傅思诚?”

    “你就甘愿看着林桔与傅思诚在你眼前缠,绵?”

    陈舒茗句句平淡,每句话内饱含预谋。

    她是何等地了解陈馨悦,一个从不低头永远争强好胜的女人,怎么甘愿让别人看扁,而这个人正是她最讨厌的自己。

    她仔细盯着陈馨悦看,企图在她眼里寻找出蛛丝马迹。

    只见陈馨悦倏然起身一步步走近她:“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当然不会放弃,林桔得到傅思诚只是一时的。”

    陈舒茗瞥见周围的黑衣人都在出口处把手,她故作神秘地朝陈馨悦挥挥手:“你过来我跟你说。”

    “我跟你说,虽然我跟你有些个人恩怨,但我们总归是有共同的血液流淌在身体里,那我当然是希望你得到傅思诚,至于林桔,你真的甘心让她占有?”

    “不可以!”陈馨悦脱口而出。

    陈舒茗勾唇一笑,她要的就是这种反应。

    “这就对了,我是你的姐姐,现在我跟你站成一条线,你去追回傅思诚,然后你松开我……”

    听到这句话陈馨悦一下直起身子:“说了半天你是想逃跑啊。”

    “呵,没想到你这女人心计挺深。”

    “馨悦,我都这样子怎么可能想逃跑,你还没听我说完呢。”陈舒茗一副为她担忧的模样并不着急解释。

    “我让你松绑我呢,是等林桔回来,到时候你打电话给傅思诚,就说林桔绑架了我,是你倾尽全力救了我,你想想,傅思诚肯定会对你有心意。”

    她缓缓说完盯着陈馨悦看,来回不停地踱步好像在思考什么,下一秒她就回过头来。

    一听到傅思诚对她有好感,她微微点了点头。

    陈舒茗嘴角勾出一抹笑,和陈馨悦使了个眼色,就打算按计划行事。

    “馨悦,这里好像着火了……”

    陈舒茗惊呼道,废弃厂出口处突然浓烟四起,接着刺鼻的味道愈加强烈。

    陈馨悦抬头正对上冒烟的地方,慌张喊道:“快来人,救火,这里着火了……”

    门外的黑衣人听到呼喊声立即往里面跑了进来,浓烟越来越大,在大家忙着找火源灭火的时候,陈舒茗在浓烟的遮蔽下迈着步子朝出口跑去。

    没想到身上的烟雾弹也会在这时起了作用,她慌张地往外跑,没一会儿烟雾渐散,陈馨悦一帮子人才知道上了当。

    她一下反应过来转身,陈舒茗踉踉跄跄的朝外跑:“快,抓住她!”

    陈馨悦一声令下,陈舒茗没命的向前跑,身后一大帮人紧追着她。

    冷水的浸泡和长时间没有进食导致她体力不支,突然腿下一软,她栽倒在地意识渐渐混淆。

    意识朦胧中,她听到愈渐清晰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舒茗,你怎么了……”

    朦胧中,她感觉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断在自己耳边喊着,她睁开眼睛想要看真切,却是什么也没有,紧跟着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她缓缓睁开眼睛,险些被刺眼的阳光刺到,她下意识动了动身子,一瞬间身上传来一阵酸痛:“我……我这是在哪?”

    细微的声音惊醒了床边的傅思诚:“舒茗,你终于醒了。”

    “思诚?这……这是在哪啊?”陈舒茗支撑着自己坐起身来,傅思诚快一步扶着她躺好在床,温声说道:“别动躺好,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一直在输营养液。”

    “我昏迷两天,一直是你在照顾我?”陈舒茗有气无力的问道。

    “我还以为再见不到你们了。”

    “胡说什么呢?你这不好好地出现在我面前了吗?”傅思诚温柔的笑了笑,将被子又往上盖了盖。

    “好好躺着,这几天养养身体。”

    “思诚,我记得那那会是在一个很黑很黑的屋子里,当时特别害怕,我就使劲安慰自己别怕,那只是你的幻觉,到后来我拼命往外跑就觉得身子一下软了下来,我真的害怕了……”陈舒茗说着,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她从来,都只想平平淡淡地过一生,可偏偏,命运要和她开这样的玩笑。

    傅思诚轻轻握住她的手:“我来救你了,不要怕,要不是林桔我估计现在也找不到你。”

    “林桔?”陈舒茗不禁拧起了眉。

    “是啊,我在警察局报案时遇见她,她一身狼狈哭哭啼啼说被人劫持,还说遇见你……”

    “遇见你和别的男人亲热,我不相信总觉得事情有蹊跷,就暗中跟着她,这才找到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