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章 这是幻觉吗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叩叩!”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傅思诚侧头扫了一眼,将陈舒茗露在外面的手放进被窝,随后转身往门口走去。

    “傅思诚……你去哪?”陈舒茗弱弱开口。

    “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傅思诚冲她微微一笑,淡淡开口道。

    见陈舒茗点头,他这才将房门关上

    一个近乎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早已经等在外头,他本就一副气焰煞人的模样,见了他却是恭敬十足。

    “少爷,您猜的没错,果真与陈家人脱不了关系。”

    黑衣人恭敬地开口,一直保持四十五度鞠躬。

    “好,龚叔,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傅思诚一声俱下,眸色一沉。

    好一个陈馨悦,居然敢在他头上玩命,看来陈家的好日子到头了!

    “对了。”龚叔突然想到什么事,道:“你身上的伤口好些没?”

    傅思诚一怔看向龚叔,冷声道:“好多了。”他不断打量着龚叔,企图在他眼睛里寻找些蛛丝马迹。

    那晚的记忆不断在他脑海里冲刷开来,上一秒还开车飞速的他,一辆大卡车倏然进入他的视野,他一个急转弯,车直接开出公路两旁的围栏,由于惯性胸口被破碎的玻璃渣染红了一片。

    不知道为何风声就传到老爷子耳朵里了,龚叔的父亲是老爷子的老交好,当年他父亲死后就一直留在老爷子身边,一直到了现在。

    龚叔叹了口气,眼神朝病房里看了眼道:“那女孩你真打算一直这么藏着?老爷子那边迟早会知道的,更何况在美国您的未婚妻……”

    “好了我不想讨论这件事,爷爷那边您不用担心,这段时间过了我会带她去见爷爷。”

    傅思诚打断他的话说道。

    龚叔年纪虽大却曾是商界叱咤一时的商业巨鳄,后来因为自己的缘故慢慢退出商场,眼眸里与生俱来带着神秘色彩。

    “少爷,您可是傅氏唯一的继承人,那种女孩老爷子是不会答应的。”

    一听到老爷子,傅思诚突然打断他的话,语气也没有那么平静:“现在知道管我的事,当初是他逼着我出国我才刚满十岁!”

    “少爷……”

    “老爷子也是为你好啊,他肯定有自己的苦衷,你走了之后老爷子天天在我们耳边提起你,好几次都拿着电话要给你打电话,最后又忍住了。”

    龚叔徐徐说道,老爷子的性格他是了解的,傅思诚是他亲生骨肉,要不是那件事他也不会狠心送他离开。

    可是老爷子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想到这龚叔沉默了。

    “好了,没什么事您可以离开了。”傅思诚一首插着口袋淡淡说道。

    龚叔抬起头不住地看着他,他转身道:“他当年犯的错误,就应该让他承受这一切。”

    “少爷……”龚叔上前一步离他又进了一步,瞥见洁白衬衫反应出殷红的纱布,他的心一揪。

    这么多年过去了,少爷还是不肯原谅老爷子。

    见傅思诚不理睬,他只好作罢,淡淡开口:“老爷回来了?”

    “什么!”傅思诚猛的转过身:“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早上。”

    前天早上?是陈舒茗昏迷的第一天,这样一来他是知道自己没去公司了,傅思诚不怕他,倒是担心陈舒茗会牵扯其中。

    “少爷,抽空去看看老爷吧。”

    龚叔细心交代他,不管选择是去还是留,他都愿意试一试。

    傅思诚没再说话,淡淡点了下头示意让他离开。

    见龚叔渐渐消失在拐角处,傅思诚又想起陈舒茗还在病房,调整了一下情绪朝病房走去,傅思诚慢慢踱步想着她是睡着了,却没想到刚踏进病房,陈舒茗一眼看到他,忙招手:“过来思诚。”

    “怎么不睡?”傅思诚走到床边椅子上坐了下来。

    陈舒茗并没有着急回答他的问句,她慢慢伸出手指朝门外指了指:“你们在说什么,我听着都快要吵起来了。”

    傅思诚看向门外,脑海里又回想起龚叔的话禁不住愣神。

    “思诚?傅思诚?”陈舒茗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真是奇怪,这样也能走神。

    “怎么了?”傅思诚回过神道。

    “我还想问问你怎么了?好奇怪的样子,从刚刚进门就一直怪怪的。”陈舒茗拖着腮帮子道。

    “没什么。”傅思诚冷声说道,话音刚落空气仿佛被凝固住一样显得愈外沉闷。

    兴许是不喜欢这样压抑的氛围,陈舒茗主动拉了拉他的衣袖轻声开口: “傅思诚,我想出去走走,你陪我吧。”

    明媚的阳光肆意喷洒在柏油路上,汽车的鸣笛声和小贩在楼下吆喝的声音不时的传进她的耳朵,让她苍白的脸颊多了几分血色。

    后花园处连接医院的出入口,陈舒茗任他推着,一阵凉风袭来,吹乱了她柔软的秀发。

    身后的傅思诚倏然停顿住,走到她面前将身上的毛毯又往上盖了盖:“起风了。”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不知怎么,陈舒茗觉得这一刻他的声音很好听。

    “知道了。”她回道。

    倒不是她不屑于傅思诚的帮助,更多的是愧疚与感动,从她出事到现在傅思诚几乎彻夜不眠地陪在她身边,她也曾推搡着让他去公司忙自己的事,都被他一一否决,这样的他居然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两个人很契合地没再说话,陈舒茗盯着医院出口那丛盛开的百合花,脸颊忍不住泛起微笑,举起手指指着他看:“你看,百合花又盛开了,真美!”

    “你喜欢百合?”

    陈舒茗仰着头像个女孩子一样单纯地笑着:“是啊,我觉得百合是最能象征美好的事物了,干净纯洁,我妈妈也喜欢呢。”

    “那看来你还是个少女。”傅思诚道,他刚说完这句话自己都吃惊。

    她由衷地从心里感到喜悦,这大概是这段时间她所能欣赏的最美的景致了。

    接着他缓缓开口:“我推你去合张影吧。”

    听到陈舒茗肯定的回答,他迈着步子稳健地推着她往前走。

    “这不是陈舒茗吗?”

    不偏不倚地从身后传来声音,她一惊掉头朝后看去,在她看清楚来人的面容时,整个人愣在原地。

    悠悠一手摸着肚子,傅思诚细心地将她环抱住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似乎下腹有些微微凸起。

    “你来干什么?!”陈舒茗没好气地回应,眼神有意无意地瞄着她的小腹,不可能吧?

    悠悠勾起一抹冷笑,转眼看向顾明浩的眼神温柔如水,活生生两个人,她开口的语气不急不慢,时不时还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我当然是来看我宝宝了,你说是不是啊明浩?”

    “宝宝?”

    “你是说你怀孕了?”陈舒茗不禁问出口,眼睛瞪得贼大。

    这幅样子悠悠也仿佛见怪不怪,她使劲往顾明浩怀里蹭了蹭,妖娆的身子不亚于一位优秀的舞蹈者,即使肚子微微凸起,依然凹凸有致,令人唏嘘。

    她不禁嗤笑,回想顾明浩与她在一起丝毫不碰她一分一毫,如今却宠着别的女人。

    “不然呢?”悠悠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身的病号服却丝毫没减退她美人的气质。

    悠悠暗自妒忌,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硬是往顾明浩怀里蹭了蹭。

    “明浩,今天我们补拍婚纱照还算数吗?”

    顾明浩看到羸弱的陈舒茗,心里有些揪的慌,他微微怔了怔又低着头看着怀里小鸟依人的悠悠,有些宠溺的开口:“嗯,检查完我们就过去。”

    陈舒茗听着他们甜到发腻的对话,腹中传来一阵恶心。

    “思诚,我们走吧。”她说的话平平淡淡,脸上没有任何波澜仿佛在听一件与自己不相关的事一样平淡。

    “这么着急走?”悠悠一下挡在她轮椅前面,速度快的让顾明浩下了一跳,一下扶住她。

    “怀孕的人怎么还这么不操心,你要把我担心死啊。”顾明浩有些责备的开口,可陈舒茗听的出来他在心疼悠悠,心疼悠悠肚子里的孩子。

    “抱歉,我还有事。”她二话不吭的绕过她:“祝你们早日生个大胖小子。”

    “你一点都不好奇他们怎么能绑架你吗?”

    悠悠双手叉腰站在她身后突然发声。

    瞬间,陈舒茗感觉头皮发麻,好像有无数只细菌虫在侵蚀自己的脑力,脑海里不断回想起那一晚惨不忍睹的场景。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不懂吗?你真以为陈馨悦有那么大本事把你弄成那样…”

    傅思诚静静地站在她身后,眉头微微皱起:“小姐,请你离开,我太太正在修养。”

    “你……”

    顾明浩一下拉住她呼之欲出的身子,低声说道:“别意气用事,我们慢慢来。”

    悠悠不满的挣脱他的手臂:“你就知道让让让,我可是怀了你的孩子。”

    陈舒茗二话不吭地坐在轮椅目视前方,傅思诚终于发了话:“离开我们的视线,别碍眼。”

    他指了指门外:“滚!”

    顾明浩一下点头哈腰:“好好好,我立马就走。”

    不远处传来悠悠抱怨的声音:“凭什么我要让着她,我就是不让她好过。”

    “好好好,别动了胎气……”

    陈舒茗呆愣的坐在轮椅,手紧紧攥成拳头,她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