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第三十一章 暗涌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宅。

    “你说她还跟傅思诚在一起?!”陈馨悦一手拿着话筒,语气当中多了几分惊讶和不甘。

    “对啊,医院碰到的,我说这陈舒茗命可真好,我来医院几次都能看到傅思诚陪着她。”

    悠悠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袭击着 她的耳畔。

    “该死!”陈馨悦愤愤开口,一双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

    陈馨悦一手插着腰看向窗外,冷声说道:“上次计划失败都怪陈舒茗诡计多端着了她的道,你说接下来怎么办?”

    “别急,我们这样……”悠悠压低了声音和她商量着,半晌后,陈馨悦突然露出一脸邪笑饶有趣味道:“好,打亲情牌嘛让我爸上就妥当了。”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悠悠的语气轻快,二人又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陈馨悦,则早已经有了主意。

    晚上陈父回家吃饭,陈馨悦特地亲自下厨,跟佣人学了几道菜。

    “爸,这是我亲手做的,您尝尝。”陈馨悦给他夹了一筷子排骨。

    “诶,真是我的宝贝女儿。”陈父满意地接了下来。

    陈馨悦却是收敛起了笑容,停下手里的筷子狠狠盯着桌上的饭菜:“爸,现在陈舒茗都快要爬到你宝贝女儿的头上来了,您可要为我做主!”

    陈父听她说罢,脸上仍是没有半点表情,陈馨悦直愣愣地看着陈父等待他的回答,良久,陈父放下筷子淡淡开口:“馨悦啊,凡事不能操之过急,你不能赔了芝麻丢了西瓜。”

    “爸爸,我不能忍受思诚总是和那个贱女人在一起,一定是她勾,引思诚的。”

    “说你不懂事,你还真不懂事,你想想傅思诚是谁,他是a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谁敢在他头上动刀子?”

    陈父推开座椅走到她面前:“你过来,我让你看个东西。”

    陈馨悦疑惑,不知父亲葫芦里买什么药,紧跟在陈父身后,只见他从保险箱里取出一沓文件。

    “爸爸,这是什么?”

    陈父示意让她走近点,将文件递给她。

    “打开看看。”

    陈馨悦接过文档,抽出里面的文件,大大的“房产证”三个字摆在她面前。

    “爸爸,这不是房产证吗,您让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陈父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浑厚:“将来爸爸的遗产也都是你的,至于傅思诚,爸爸帮你。”

    “有什么方法可以让陈舒茗离开傅思诚?”陈馨悦迫不及待道,她真的太想要得到傅思诚了。

    “放心,爸爸自有办法。”陈父拍了拍陈馨悦的肩膀,眼中闪现过一丝复杂……

    而此时的陈舒茗,已经伤好准备出院了。

    “太太真是好福气,我们可羡慕您了。”助理一边替陈舒茗收拾着东西,一边开口说道。

    “我有什么可羡慕的。”陈舒茗合上手中的书,抬头看着她。

    她原以为自己过去的经历已经够悲催的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羡慕。

    助理已经收拾好了行李,走到她面前微微开口:“太太可别这样说,您还记得是谁救了您吗?”

    陈舒茗怔怔的看着她,心里隐隐有种不安。

    助理接着说道:“您消失的那几个小时,傅总像发了疯一样翻遍全城来找你,最后得知您的下落开了车拼命地赶去,却没想到中途遭遇车祸,幸好傅总反应迅速才没伤到要害,却在胸口那留下剧烈撞击。”

    “我从未见过傅总为一个人豁出自己的性命,硬是撑着受伤的身体去救你。”

    “一直等到您被抢救过来,被我们三番五次规劝他才勉强去包扎了一下,还没来的及休息就又去守着你了。”

    助理说到这叹了口气:“傅总就是有什么都不说出来,他对太太的用心就连我们都做不到啊。”

    陈舒茗只觉得五脏六腑被棉花塞的满满的,喘也喘不过来气。

    怪不得,他最近老是嗜睡,上次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口也不回答,明明自己也受着伤还不放心自己,这个男人……

    心底仿佛被人打开一扇明亮的窗,一扇通向他的窗。

    “他为什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陈舒茗喃喃开口。

    “太太不知道吗……我真是多嘴了。”助理有些懊悔地拍了拍脑袋,急忙转移话题,“收拾好了,咱们是回别墅,还是?”

    “去公司吧。”陈舒茗毫不犹豫地回答着。

    这几天她在病房修养,心里却始终挂念公司的运营,此时脑海里突然涌现出陈馨悦命人给自己不停灌水,只要一想到陈家她就不允许自己再虚弱下去。

    “好的太太。”助理点点头,动作利落地提上东西,跟着陈舒茗往外走,傅思诚安排好的司机早已经在楼下等着,她们一出现,就迎面过来接上东西,把陈舒茗送去了公司。

    她迅速进入工作状态,拨通了电话。

    电话拨出,铃声还没响完一遍那头很快接了起来:“陈总监,您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小郑,陈氏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她拧着眉,语气平静。

    “嗯,好,继续盯住他们,这次我们一定要打他个措手不及。”

    “是。”小郑毕恭毕敬地答应下来,陈舒茗这才挂断电话。

    她紧握着手机,眼眸幽深。

    傅思诚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猝不及防地揽着她纤细的腰肢:“都准备好了?”

    “吓死我了,”陈舒茗一惊,险些将手机掉在地上,“都准备好了,放心吧。”

    “你尽管去做,谁敢动我的女人。”傅思诚点点头,用力一带,就让陈舒茗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这一幕要是让别人给看到了,她真是不好解释。

    扭头正好对上傅思诚炙热的眼眸,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这个不经意的动作,被傅思诚精准地捕捉到,他轻笑出声,道:“既然你这么开心,我就让你看一个更开心的事情。”

    “什么?”

    傅思诚不语,将桌上的平板推到她跟前。

    陈舒茗仔细地看着平板上的消息,简直不敢相信:“陈氏股票连续下跌……”

    “你怎么做到的?!”陈舒茗话里掩饰不住的惊讶。

    傅思诚则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耸了耸肩道:“商界还没有我傅思诚办不到的事情。”

    高兴过头的陈舒茗一把揽着傅思诚的脖颈,柔声道“谢谢你。”

    傅思诚仿佛也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在原地,跟她相处的这些日子里一向都保持着距离,在他印象里陈舒茗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亲密过。

    只是那么一刹那,两人的眸子不约而同地看向彼此,傅思诚从心里感叹陈舒茗的美貌,狭长清亮的眸子带动卷翘纤长的睫毛不停地眨动,丰润红唇镶嵌在精致小巧的脸上更加撩人心扉。

    双目注视着,傅思诚只觉得男性荷,尔蒙在此时迸发出来,没有任何前兆的擒住她诱人的嘴唇,陈舒茗一惊,急得张嘴说话,却被他占了空隙,他一步步侵略她每一寸唇齿,在其中流连忘返,慢慢的,原本看着腰肢的手也不安分的游动。

    陈舒茗只觉得呼吸急促喘不过气来,她抵触的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却不料在男人眼里演变成一场欲擒故纵的游戏。

    “你确实让我很有征服欲。”傅思诚邪魅的勾唇,不知何时他已经滑向她的脖颈,男人炙热的呼吸气息喷洒在她的每一寸肌肤,陈舒茗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瘫软在地。

    她毫无力气去抵抗傅思诚,只能由得他在自己身上游离,办公室门紧闭着,空气中弥漫着不知名的旖旎气息。

    “咕~”正在这时,陈舒茗不争气的肚子响起来。

    傅思诚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向她:“你饿了?”

    陈舒茗被他这样一问,脸上很快晕上一层绯红,不好意思道:“嗯,今天没吃饱。”

    她害羞的垂下眼眸,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听到她肚子叫的声音,怎么说她在外追求者一抓一大把,今天着实有些尴尬。

    傅思诚突然轻笑了一声,淡淡的声音透露出一丝温柔:“我带你去吃饭吧。”他细心的拉好陈舒茗的衣衫,又拿下衣架的风衣让她穿上:“这样的你只能我来拥有。”

    傅思诚开车很稳,吃饭的地方还定在他们经常去的那家“遇见”。

    店员认得傅思诚,来这家店的客人虽然络绎不绝,但他如此俊逸优雅的面孔可谓万里挑一。

    服务生恭敬地朝他们鞠躬,座位还选在角落靠窗的位置。

    傅思诚绅士地为陈舒茗拉开椅子落座,而自己坐在她的对面。

    “还是那套私家菜。”傅思诚对服务生淡淡开口,服务生应声退下。

    陈舒茗不停打量着周围的装潢,水晶灯挂饰搭配银色水晶玻璃墙壁使整个空间显得更加光彩夺目。

    “尝尝看,这是这家店只对内收买的菜品,意义非凡喔。”傅思诚捡起一块比目鱼刚要放进她碟子里,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手一下抽回:“不好意思,记起你对鱼过敏。”

    陈舒茗心头一震,她怎么知道自己对鱼过敏的,可不知为何莫名心里油然而生来的暖意。

    她轻轻摆了摆手,柔声道“没事。”

    “舒茗啊,你们也在这?”陈父从身后走了过来,一下打断她的话。

    瞥见他与陈馨悦一起到这,陈舒茗心里有些抵触,怎么在哪都能遇见他们。

    陈馨悦一见傅思诚,满眼春,光,松开陈父的胳膊朝他迈步过去。

    “思诚我们真是有缘分,在哪都能碰到呢。”陈馨悦娇柔道。

    傅思诚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仿佛是在看陌生人,只见陈馨悦看了眼满桌的菜品道:“这些菜品一定是这家店新出的,今天来的真是时候。”

    “这些菜品恐怕陈小姐无缘享受。”傅思诚冷笑一声,不停打量着她。

    陈父一把拉过陈馨悦,一改冷漠的神情上前拉住陈舒茗的手腕徐徐说道:“舒茗,父亲公司出了点问题,是不是你……”

    “父亲平时带你不薄,可不能恩将仇报啊。”

    陈舒茗早已没了食欲,她打断陈父的话:“你们公司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如果没事请你们离开。”

    “陈舒茗,这是你对爸爸说话的态度吗?!”陈馨悦指着她不满的吼道。

    陈父将她拉在身后瞪了他一眼示意让她别再讲话。

    陈舒茗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神情的变化,心里一阵讽刺,什么时候父亲对自己也戴上虚伪的面具了。

    陈父见傅思诚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勾唇说道:“那既然这样,你们好好吃饭。”

    待陈父走远,压抑的气氛还是没有丝毫缓和,整顿饭下来也是索然无味。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