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二章 陈氏风波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什么?股票已经开始下跌了?!”陈父立马从座椅上站起来吼道。

    “是的总裁,新顾客不知道为什么不信任我们的产品,还有以前的老顾客也终止与我们的交易。”

    “给我查!”陈父的拳头重重砸在办公桌上,骨节开始泛白。

    “是。”

    没过一会下属就将收购公司的金主资料发送到他的邮件。

    陈父紧紧盯着屏幕上的人像,眼神狠戾。

    “老奸巨猾!”

    他愤愤的吼了一声,眼看股票不停下跌,他拿起手机照着资料里的电话拨了过去。

    那头的男人嗓音低沉浑厚,颇有一番气势。

    看来这人来历不小,这是陈父对他的初步判断,下一秒他开口说道:“您好啊李总,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我听说您的公司招揽了我公司的顾客。”陈父试探的问道。

    陈建豪?李总在心里暗暗默念,脸上却平添几分不易察觉的鄙夷。

    “要不,您开价,我们双方合作互利互赢,怎么样?”陈父小心翼翼地开口。

    “免谈。”

    “话不能这么说,俗话说……”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

    没等陈父愣过神来,李总接着挂断电话。

    “该死!居然这么嚣张!”陈父很恨地盯着被挂断的手机,愤懑的开口。

    这头的电话刚打完,李总接着拨出一个号码:“喂,陈总监,他果然来找我了,按你说的做了,那老头气的不轻。”

    陈舒茗勾唇一笑:“好,钱已经打到你的账户 。”

    李总笑呵呵的点头:“好好好。”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因为喜悦而跳动的神经末梢。

    陈父气急败坏回到家中,心里莫名的烦躁。

    电视大开着,记者媒体不停播报今早传出陈氏破产,陈父被围攻在一群记者里,打着他的脸不断提问:“陈总,您的公司被收购说明您以后要退出商界吗?”

    “有人传闻您所在公司谋取私利,上次就已经是一次暗示了,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陈父低着头不停遮挡着自己,前面的助理一个劲地为他挡住。

    “再别拍了!”

    电视不停播报着陈氏破产的新闻。

    门外响起一阵嘈杂的喊骂声:“开门!”

    接着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直接冲进家门。

    陈父一下站起身指着他们:“你们是谁,知不知道这是我陈氏的地盘,滚出去!”

    陈母和陈馨悦一下僵在原地,眼睛不断扫向他们手里的棍子,后背顿时上来一阵凉意。

    为首的男人快步向前将棍子抵在陈父胸口,冷声说道:“陈建豪,房产证上可不是这么写的!”

    他猛的将东西甩在陈父面前,陈父一把拿起,显赫的陈舒茗三个大字放大在他面前。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她!”

    “你们一定做了假证!我要告你们!”

    男人毫不留情地推了他一把:“少啰嗦,赶紧从这里搬出去,三天后把你们的东西收拾干净,现在我说了算。”

    “你!你们……”

    “够了!”倏然陈舒茗走进了家门,一起走进来的还有傅思诚。

    “都下去吧。”

    那些男人见陈舒茗立马恭敬的鞠了一躬。

    “舒茗,你……”陈父指着眼前的陈舒茗,半天说不出话来。

    陈舒茗扫视房子一周,嗤笑道:“劝你们尽快收了东西离开这里,否则别怪我不念亲情!”

    “舒茗,你这是为何?”

    “就是,陈舒茗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你的亲生父亲?”陈母上前挽住陈父的胳膊说道。

    陈舒茗已经听的麻木,有多少次他们借着亲情牌让自己为他们谋取私利,逼着自己与顾明浩在一起,怂恿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爬上自己男人的床,这种亲情她不要也罢。

    眼看陈母要拉住自己的手,她一下退了一大步:“亲生父亲?你们为了公司利益让我嫁给顾明浩怎么没想过我是你们的女儿,为了让陈馨悦得到傅思诚,三番五次设套,那时候你们怎么不想我是你们的女儿。”

    “好了,你们现在担心的问题是该去哪住,而不是跟我在这说一些有的没的。”

    傅思诚站在旁边冷眼看着他们,丝毫没有帮他们的意思。

    “思诚,你帮帮我们吧。”陈馨悦一遍哀求道凑上去想要拉住他的胳膊,下一秒却被他狠狠甩开。

    “自重。”

    陈馨悦眼睛通红,呆滞地看着被他甩过的手,身子不停地颤抖。

    “我们走吧。”陈舒茗转身,一声不吭地走出陈家。

    驱车到家后,陈舒茗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同时手里握着的还有一份沉甸甸的房产证。

    屋子里静谧的可怕,傅思诚离她不到五十公分的距离坐下,拿起打开电视。

    电视声音开的极大,陈舒茗被这突如其来的电视声惊到,一下愣回神。

    “还在想陈家?”傅思诚见她从陈家出来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想必不离十,淡淡开口。

    他的目光一直紧跟着陈舒茗,只见她轻轻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的回答。

    “我以为打垮他们我会很高兴,可事实并不是,我一点也不开心。”

    陈舒茗缓缓讲道,当她亲眼目睹陈父为了陈家为了公司不惜赔上她的一生,仿佛有千万把利刃狠狠地插进她的心口,疼痛难耐。

    “每个人一生中遭遇的背叛往往不止眼前,你需要做的就是承受。”傅思诚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振作起来。”

    “喝吧,刚打的橙汁。”傅思诚将杯子递给她,声音低沉带着大提琴般的磁性。

    陈舒茗又一次不自觉盯着他看,他身穿一身深褐色家居服,俊逸的面容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他勾唇轻笑,还是难改他一如既往的冷冽气息,不得不说这种英俊的男人真的会让女人疯狂迷乱,陈舒茗忍不住心里感叹道。

    等陈舒茗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自己方才是盯着傅思诚看呆了。

    “不……不好意思……”陈舒茗脸红地别开他的目光,刻意与他拉远了些距离,这次头却没有抬起来。

    “你都是我的女人了,多看几眼又何妨?”傅思诚看着她,似笑非笑地开口。

    陈舒茗只觉得全身鸡皮疙瘩,她有些尴尬的放下杯子就要上楼去。

    一只有力的大手猛的拉住她,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整个人顺势栽进她的怀里。

    男人独有的荷,尔蒙气息带着浅浅的古龙水味扑鼻而来,陈舒茗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接着男人温热的呼吸肆意喷洒在她敏感的耳根:“你这是演欲情故纵?”

    傅思诚紧抱着她,一双魅惑至极的黑眸仔细的端详她。

    陈舒茗紧闭着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瞥见翘密的睫毛不停地颤抖,丰润的小嘴唇宛如红樱桃一般,精致白皙的几乎仿佛吹弹可破。

    傅思诚只觉得身体深处那股不知名的热流不断涌动着,面对眼前的女人,他竟然萌生出那种想法。

    他刚贴身索吻,怀里的人儿感受到前来的压力,身子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很害怕自己?

    傅思诚心里想着,停下了动作。

    “起来吧。”最终他放弃自己的欲,望将怀里的陈舒茗扶起。

    “早点去休息吧。”没有过多言语,傅思诚将这句话撂下折身坐回沙发。

    陈舒茗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她指了指卧室轻声道:“那……那我先去卧室。”

    屋里的床灯并没有关,陈舒茗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却怎么也睡不着。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刚刚发生的一幕,她感觉得到傅思诚越来越近的气息,她紧闭着眼睛极力克制自己的紧张,就当她以为要吻上自己的时候,傅思诚突然与她拉开了距离。

    那种感觉似乎并不是庆幸,好像是有些失望……

    失望?!陈舒茗猜测着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嘴唇,然后又是一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