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三章 昙花一现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她使劲晃了晃脑袋,闭上眼睛逼着自己入睡,可刚闭上眼睛,无数个傅思诚又浮现在她面前。

    她吓得一下睁开眼睛,却听到外面一阵乱哄哄的声音。

    瞥见墙上的钟表显示十二点半,心想着他怎么还没睡?

    她有些疑惑地朝楼下走去,却见一个身影在厨房。

    家里还有人?陈舒茗心想,试探道:“谁在厨房……”

    她蹑手蹑脚地走过去,顺势拿起放在墙角的高尔夫球杆,刚要举起,只见傅思诚狭长的眸子看向自己。

    她一下僵在原地。

    “你……你这是干什么?”傅思诚疑惑地指着举起的球杆,她讪笑,下一秒将球杆怯怯地放在身后。

    “我……我睡不着,下来走走。”陈舒茗尬笑着,瞥见鼻尖一团面粉的他,一下笑了起来。

    傅思诚眼疾手快地把她拉过去:“去睡觉。”

    他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陌生里却透着温柔。

    陈舒茗只好讪讪作罢迈着步子朝楼梯走去。

    “等等。”傅思诚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叫住她。

    “明天我有场酒会,你跟我走。”傅思诚不急不慢地朝她走过去,从西装兜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她:“把卡拿着,这张卡没有上限,明天去商场挑选好衣服,我会有些忙直接在酒会碰面。”

    陈舒茗愣了愣,盯着手里的金卡又将卡递回他手里,道:“不了,我不能用你的钱,衣服我会去买你不用管我的。”

    傅思诚看着她,随即命令性地将卡塞进她手里:“我不喜欢别人更改我的命令,拿着,随便花。”

    陈舒茗一听,无奈的扶着额头将卡揣进兜里:“这总行了吧,要没什么事我就上去了。”

    傅思诚点点头,她这才折回了屋里。

    偌大的房间里,陈舒茗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回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都是那么不可思议,一直到后半夜她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陈舒茗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皱了皱眉头烦躁的去床头摸索电话,却在看到来电显示时果断挂掉电话。

    陈舒茗烦闷地将手机扔在一边,继续躺回了被窝,这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爸,陈舒茗现在居然学会挂我电话了!”陈馨悦恼怒地攥紧手机愤愤道。

    陈父坐在一张两米长的沙发上,屋子里空荡荡的,家里的佣人也被赶出了家门,除此之外屋子空的都能传出来回音。

    今天一大早屋里就来了一帮五大三粗的男人指挥着硬是将家里搬了个空,再过几天估计连这个家都待不下去了。

    陈父一言不发不断细心的看着这房子的建筑与装饰,心里不是个滋味。

    万万没料到陈舒茗果真下了狠心把他们逼到穷途末路的地步。

    “爸,您倒说句话啊。”

    最近繁琐事多的要命,接踵而来的商业危机加上房地产被转让,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措手不及,此刻听到她们的催促心头更是烦躁。

    “行了别吵了!”陈父狠狠地重击扶手怒吼道:“一个已经够烦了,现在还要上来两个在我耳边聒噪。”

    良久,陈馨悦动了动眼珠邪笑道:“爸,我想我知道什么办法让她过来。”

    “阿嚏!”收拾好的陈舒茗突然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发痒的鼻子,看着窗外的太阳不是太明亮于是加了件开衫往楼下走去。

    傅思诚人不在别墅,想必是去上班了,陈舒茗推测道,走到饭桌前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下折回屋里。

    就在这时电话又突兀地响了起来,瞥见是陈馨悦的电话直接挂断,可没过一会儿电话又发了过来,反反复复不知拨打了多少次电话,陈舒茗觉得烦闷一股溜接起电话就朝里面骂道:“你三番五次打电话究竟什么意思!”

    陈舒茗的声音听起来快要气炸了,她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

    电话那头传来陈馨悦哭哭啼啼的娇柔声:“爸爸突然中风,你快过来啊。”

    陈舒茗一时愣住,只觉得后背发凉,就连拿着电话的手都颤抖起来:“你说什么?!”

    “爸爸现在不省人事,你快来呀。”陈馨悦在那边焦急地说道。

    一时之间陈舒茗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快要撕裂一般,那是她的父亲啊,是这世上唯一跟她有血缘关系的人了,眼看生命岌岌可危她到底还怎么办。

    只听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她低头看了看手机仍是通话中,却半天听不到里面传来的声音,陈舒茗喂喂了好几声,当她以为那头没了声音正要挂断电话时,陈馨悦撕扯着声音:“爸,爸你醒醒,你别吓我们啊……”

    倏然,陈舒茗心头一惊,顾不上心里的种种猜测,手忙脚乱地从家里提起包就往陈家赶去。

    路上她不停地给陈馨悦打电话却迟迟没有回应,她心急如焚地在心里默念保佑,不停地催促司机:“师傅,麻烦您再快点,我家里出了事很急。”

    “姑娘,我这已经是最快码了,总不能因为载你这一个顾客把我营业执照给吊销了吧。”

    陈舒茗一听这话更急了,她不停地朝窗外看去,前面一排密密麻麻的车互相拥簇着。

    “师傅,我给你多加五百,拜托了。”

    她毫不犹豫地将五百递给司机,到下一个拐弯口司机一个急转弯抄了近道快速行驶着,十五分钟后准确无误地到达陈家。

    “谢谢了师傅。”陈舒茗朝她道谢后急匆匆就朝家里跑去。

    门没有锁,她轻轻推开房门,刚一抬头却被眼前的一幕愣住。

    陈父装作没事人地品着茶,而陈母从厨房走出来端着一盘水果沙拉。

    这是怎么回事,陈舒茗茫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实存在的。

    陈馨悦不知什么时候绕到自己身后关上了门。

    “这是怎么回事?!”陈舒茗终于发问。

    站在她身边的陈馨悦揽着自己的肩头推着自己朝屋里走,语气淡漠地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这不是我们想你了嘛,让你过来你又不肯过来,我只好那样了。”

    陈舒茗一下挥开搭在自己身上的手,道:“你们居然拿着人命来跟我开玩笑!我明明听到你大喊的声音……”

    陈馨悦捂着嘴笑了笑,道:“做戏当然要做全套了,要不你怎么会信呢?”

    她说着,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陈舒茗只觉得腹中一阵恶心翻涌而来,她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陈父,自嘲地笑了笑:“我真傻,都被你们哄骗到这般地步居然还一个劲担心父亲……”她顿了顿又改口道:“不,是陈先生,我居然还担心陈先生有生命危险,真蠢!”

    “我想不会再有下次。”陈舒茗狠狠地撒了他们一眼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陈馨悦眼看着她要走,心里一着急猛的抓住她的手腕。

    几乎在同一时刻,陈舒茗一个反手“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重重地落在她脸上。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碰我。”

    陈馨悦不可置信地捂着脸瞪大了眼睛看她:“你敢打我!”

    她气愤地抬起手刚要反击,陈父一声令下:“住手!”

    他站起身来将陈舒茗拉在自己的身后:“她是你姐姐,哪有妹妹打姐姐的道理!”

    陈舒茗震惊,今天父亲居然帮着她说话,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只见陈母急促地跑过来抱住陈馨悦心疼的摸着她扇红的脸颊,指着陈父道:“你居然护着陈舒茗那个死丫头,是她打了我的馨悦!”

    陈父不为所动,继续道:“那也是馨悦有错在先,再怎么说,舒茗也是陈家的女儿。”

    他说罢,转身朝陈舒茗投了一个宽慰的笑:“舒茗,没事,有父亲在他们不敢伤害你。”

    他说着边领着陈舒茗过去坐,径直绕过她们连一个好脸色也吝啬给她们。

    陈馨悦不满的盯着陈舒茗看,只觉得心里的怒火越烧越旺。

    陈舒茗自然是仔细观察他们的神情,企图在其中寻找出蛛丝马迹。

    陈父一脸殷勤地递水给她喝:“真是抱歉啊舒茗,以前是我的不对。”

    “怎么?还没几分钟爸的中风就好利索了,还亲自给我泡水,可真是难得呢。”

    陈舒茗嗤笑道,嘲讽地看着他们。

    陈父面露尴尬,不停地来回搓手,道:“舒茗,爸这不是有意骗你,爸就是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爸爸知道错了。”

    “那谢谢您了,我过得很好不用您操心,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没有片刻停留,陈舒茗拿起包就要走。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的亲生母亲为什么离开吗?”陈父道。

    听到母亲的名字,陈舒茗停在原地仍是背对着他们,冷不丁地开口:“当年您逼走了母亲,还有什么可说的。”

    “不,不是这样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