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四章 圈套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父走到她面前,拉起她的手摸上她手腕上的雕花玉镯轻轻道:“这个玉镯是你母亲临走前留给你的,这也是我跟你母亲相识的定情物。”

    “你刚出生的时候,你母亲差不多是从鬼门关去了一趟,那会啊整家人都轮流哄着你,只要你的母亲不抱你你就哇哇大哭起来。”

    陈父说着,记忆被拉回从前。

    陈舒茗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垂眸注视着母亲送给她的镯子,她突然没有那么冲动想要离开。

    “然后呢?”陈舒茗问道。

    陈父叹了口气,继续道:“然后你母亲老是抱着你,睡觉的时候都不敢熟睡,总是半睡半醒的状态,你也知道女人生完孩子是要坐月子的,我总是劝她好好休息,可她不停,一有空就给你做衣服做鞋子,说真的你母亲真的很温柔贤淑。”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忍心抛弃她?”陈舒茗愤愤说道,不知哪来的力气伸手就推了一把陈父。

    “陈舒茗你疯了!”陈母见状立马过来扶住了陈父,责怪道:“你跟她扯这些有什么用,她不照样不把你放在眼里。”

    陈父看着陈舒茗,无力地摆了摆手:“没事,你过去吧,我跟舒茗讲。”

    “还有什么可讲的,我母亲那么爱你,可你呢,你背叛了我母亲!”陈舒茗突然失了控制嘶声力竭道。

    “舒茗,不是这样的,我真的很爱你母亲,那个年代能陪着一路走过来的人很少,而我们依然互相陪伴。”

    “你不知道的是,你母亲生下你之后,劳累过度落下了病,子,宫癌。”

    “你知道子,宫癌意味着什么吗?”

    陈舒茗诧异,瞪大眼睛看着陈父:“你说什么,子,宫癌?”

    “对,这些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你母亲没有让家里人知道,她觉得自己是拖累,直到有一天……”

    陈父顿了顿,道:“我回到家,家里不同以往的安静,我唤着你母亲的名字却始终得不到回应,我一下急了满屋子找她,最后在床榻下找到医院诊断和一封信。”

    “那时候我才知道你母亲得到癌症,我疯了似的满世界找她却怎么也找不到她,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那段时间我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陈父想起那段回忆眼眶不禁湿润,他叹了口气迟迟没有说话。

    “那封信里写了什么?”陈舒茗问道。

    陈父摇了摇头,只见他从书架那抽出一本书,里面夹着一封发黄的信封。

    陈舒茗迫不及待的拆开信封,接着泪水如决堤之水奔涌而出,信上写着:

    亲爱的舒茗,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已经长大了吧,已经成为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吧,母亲在上面过得很好,我一直不希望把这样残酷的事实告诉你,妈妈那么爱你,不要怪妈妈,妈妈没办法继续陪你了,你一定要记住要勇敢,带着妈妈那份好好活下去,希望你快乐幸福……

    泪水打湿了信封模糊了字迹,陈舒茗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最后失声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陈父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哪一个人的妈妈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幸福的生活。”

    “过了一周,我收到你妈妈的信,我想去找她却发现没有署名和地址,我跑去邮局问也没有任何结果,里面只有一张冰冷的离婚协议书。”

    “你妈妈总是顾着别人,怕她走了拖累我,早早将离婚协议书寄给了我。”

    “所以说……不是你抛弃了母亲,而是因为母亲不想拖累我们主动提出离婚?”陈舒茗道。

    陈父点点头,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

    “这些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就不会这么恨你了。”陈舒茗转头盯着他看,盯着一对水红的大眼睛声音有些沙哑。

    陈父拉陈舒茗坐过来,淡淡开口:“我不想你埋怨你的母亲。”

    陈舒茗使劲的摇头:“不,我谁也不埋怨。”

    “爸,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陈父拉过她的手,温声道:“爸爸也有错,之前对不起舒茗,你能原谅爸爸吗?”

    她低垂着眼眸,牙齿不停地咬着嘴唇,良久终于点了点头。

    如果从现在一切可以重新开始,她愿意放下所有的怨恨,她看得出来爸爸是真心跟自己讲这些事,能和解是对大家都好的选择吧。

    正在这时,电话铃声打乱了她的思绪,看到来电显示是傅思诚时,她才猛的想起今晚参加酒会的事。

    “喂,思诚……”她怯怯的开口。

    那头传来一声冷冽的男声:“怎么回事,你人呢?”

    傅思诚从来不允许任何人迟到或是爽约,他一向是个做事很严谨的男人,要是搁在与合作商见面这样,那些公司早就开不下去了,可是今天头一次被女人爽了约。

    傅思诚微微有些生气,只听见那头支支吾吾含糊不清的声音他接着问道:“你在哪?”

    诶,看来今天大难临头,陈舒茗紧抿着嘴巴,深呼一口气鼓起勇气朝电话那头道:“家里突然有些事,脑子一热就忘了答应你的事……”

    陈舒茗还想再说什么,比如她真的想陪他去酒会之类的话,就被傅思诚打断:“我知道了,你待着别动我一会过来。”

    刚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从电话里隐隐约约能听到那边很吵,大概真的很忙吧。

    “是思诚打来的?”陈父问道。

    陈舒茗点了点头两个人再也没什么话题可聊。

    说是一会儿,陈舒茗等的都快要睡着了才听见外边门铃骤响。

    她一下惊醒,道:“我来开我来开。”

    她跑过去打开了门拉着傅思诚进来。

    “怎么这么晚我都快要睡着了。”陈舒茗主动找话题,心里保佑他别再提起酒会那件事。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傅思诚冷着一张脸转头看她,道:“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原谅你爽约。”

    ……

    陈舒茗一脸黑线,这男人怎么越来越小气,她捂着脸表示无奈。

    陈父看到傅思诚赶紧招手让他过来坐:“这么晚来接舒茗,快过来坐坐。”

    “不了,家中还有些事,接她回家。”

    陈舒茗见此状忙一脸笑容地迎着他:“既然这样我们就先走了,您早点休息。”

    待向陈父道过别后就拉着傅思诚上了车。

    一路上傅思诚愣是没有说一句话,陈舒茗也不敢出声好几次她都从窗户的反光面看着他有什么端倪。

    “看够了没?”傅思诚突然出声,惊得她坐正了身体。

    “你明明就看着前方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傅思诚回头看了她一眼很快转过头去,唇角勾起一抹不明来意的笑容:“你一直盯着看,是个正常人都能感觉出来。”

    陈舒茗听着他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那你今天是怎么了?”

    终于回归正题问出心里最想知道的答案,她从见他第一眼开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正期待他能有什么新鲜的回答,他淡淡开口:“没事,有些累了。”

    “我……”

    “我想让他们重新住回陈家。”怕他拒绝,陈舒茗立即改口道:“没事,你答不答应没关系,我就是一说。”

    陈舒茗都快要紧张死了,不知道为何,一面对他就觉得不能平静。

    傅思诚仍然目视前方稳稳地来着车子,良久传来一句:“就按你说的办。”

    陈舒茗惊呼地快要从车座上跳起,她不停地感谢傅思诚,只觉得老天对她真好。

    这一话题落下,好像并没有什么话题聊,平时在家仿佛也是各过各的,陈舒茗想着,继续靠在车背上闭上眼睛,没过一会就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感受到身子下柔软的质地,原本迷糊的她从床上惊起,她不是在傅思诚车上坐着吗,她什么时候到家的,而且还躺在床上……

    陈舒茗掀开被子就朝房门外走去。

    到楼梯口时傅思诚正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听到上面的动静他微微抬头道:“醒了?过来吃早饭吧。”

    陈舒茗慢吞吞走到餐桌旁,想起昨晚的事她忍不住开口问道:“昨晚……是你抱我回来的?”

    傅思诚不急不慢地咀嚼着全麦面包,听到她说这句话时顿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淡淡开口:“嗯。”

    听到他肯定的回答,陈舒茗莫名的心花怒放,不经意间脸上晕染出一层绯红,接着她拉开对面的座椅坐了下来。

    虽然说是吃早餐,可陈舒茗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他,心里的小鹿扑通扑通地乱撞。

    陈舒茗,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对对面这个男人开始臆想了,她使劲晃了晃头克制自己的想法,可没过一会傅思诚魅惑人心的那张脸庞又映在自己面前,不由得她傻笑起来。

    “傻笑什么呢?”傅思诚凑近了看她,陈舒茗一下愣过神来,惊觉他居然离自己这么近。

    “我……吃早餐我开心……”陈舒茗语无伦次地解释道,随手拿起面包就往嘴里塞。

    “那就多吃点。”傅思诚从餐桌前移开径直去玄幻处取下自己的西装,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浅笑,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对了,你父母又住进陈家了,不用担心。”傅思诚临出门朝她说道,紧接着门锁被关上。

    陈舒茗这才敢回头看,透过透明的玻璃窗,傅思诚坐着加长版林肯缓缓从别墅里驶去。

    见他走远了,陈舒茗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下。

    自己待在家里总是显得有些无聊,陈舒茗打开电视机来打发时间,没看一会儿门铃响了。

    “谁呀?”陈舒茗有些纳闷,这个时间点会有谁来拜访,再者说了傅思诚从来不把客户带进家里,会是谁呢?

    陈舒茗迈着小碎步去开门,却在看到陈家母女时诧异。

    “你们来干什么?”陈舒茗站在门口并没有让他们进去的意思。

    陈母站在门口笑呵呵的说道:“这是我老家带来的人参,对补身子有很大用处的,送来给你尝尝。”陈母说着推了旁边的陈馨悦一把,这才将用盒子装起来的人参递给她。

    “这是做什么?”陈舒茗疑惑,在她的印象里,陈母不对她叫嚣那都是奇迹了,给她送东西更是让她摸不着头脑了。

    陈母见她不收,硬是将东西塞进她的手里,道:“别客气,没了跟我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