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六章 残留的热爱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心里是这样想着,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爸,有什么事吗?”

    “喔,没什么事,爸爸就是问问你吃饭了没?”

    陈舒茗低头看一堆还没处理完的文件道:“还没,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

    “喔,要记得吃饭啊,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

    陈父一字一句说道,陈舒茗安静地听着,突然有种很心酸的感觉,这么多年似乎陈父是第一次关心她,希望这种感觉不会是昙花一现吧。

    “爸,早点休息,我有些忙就先不说了。”

    临末,陈父又在电话那头加了句:“记得喝着人参汤,补补身子。”

    挂断电话后,陈舒茗呆坐在书桌前,发起了呆。

    就连傅思诚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

    陈舒茗一惊回头一看,傅思诚已经走到她身边,男性熟悉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她倏然起身。

    “你今天下班很早。”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总是心跳加速,她慢慢往后退去,眼睛却不离开他一秒。

    傅思诚随手将脱下的衣服放在靠背上,解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徐徐道:“问你件事。”

    陈舒茗疑惑,却还是点点头。

    傅思诚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还是问出口:“你和顾明浩还联系吗?”

    顾明浩?陈舒茗诧异,她怎么会跟那个混蛋再有什么交集,真不知道傅思诚为什么这么问,她反问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傅思诚听到她说这句话眉头一皱:“我在问你。”

    他的声音倏然变得冷冽而又气势,一点也不像平时温和的他。

    迫于他的压力,陈舒茗开口道:“没有。”

    傅思诚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但很快恢复正常:“那既然这样,早点去睡吧。”

    说着他没有挽留地转身拉开手柄,陈舒茗看着他的背影禁不住出声:“傅思诚。”

    他顿在原地却是背对着她:“怎么了?”

    怎么了?他反问自己?她还想问他怎么回事,一进门就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也不解释清楚。

    陈舒茗动了动嘴最后也没有开口。

    傅思诚见没有回应就往门外走去。

    午夜,傅思诚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不停翻涌着下午在公司收到奇怪的信件,没有署名没有地址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别被带了绿帽子。

    傅思诚漆黑的眸子一直盯着那张字条,心情愈加复杂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舒茗很少见到傅思诚的身影,遇见一早上终于熬到下午,合作商的电话打了过来,尊敬道:“陈总监,我们还定在百慕会所见面,到时候我们也会出面。”

    “好。”陈舒茗应声后挂断电话,就去卧室挑选了一件素雅的紫色连衣裙,最近天气冷出门前她又加了一件黑色风衣。

    到达百慕会所是已经快六点,陈舒茗问过前台后就照着发过来的地址去了鑫源厅,就到包厢门前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随即迈步进去。

    抬头正对上男人的目光时,她一下怔在原地,顾明浩一脸邪笑的看着她。

    “陈总监来了,请坐。”顾明浩率先开口绅士地伸出手让她坐下。

    瞥见周围都是一些商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陈舒茗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包,露出一副职业笑容坐了下来。

    顾明浩身边的严总兴高采烈地介绍着顾明浩:“陈总监,这就是之前我给您提到的顾明浩,顾。”

    陈舒茗微笑着点点头,哪知顾明浩端起手中的酒杯朝她举起:“陈小姐,好久不见。”

    顾明浩这一自然的举动让在座的各位大跌眼镜,道:“顾总,您和陈小姐认识?”

    “嗯,陈小姐可是老朋友了,你说是不是,陈小姐?”顾明浩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优雅地笑道。

    这么久没见他还是老样子,看见他那副嘴脸陈舒茗竟然有种想逃出去的感觉,真是丑人多作怪,要是知道对方是顾明浩,她是打死也不会来的。

    陈舒茗同样笑着点头,不忘说道:“可不就是,我记得上次见顾总还没这么大人气呢。”

    顾明浩听着她说,脸一下就白了,他狠狠地瞪着陈舒茗,而她一副无所谓的眼神同样看着他。

    气氛一下低沉起来,周围的老总见势一下说起话来:“那既然认识,就不用互相了解了,要不我们先吃饭?”一位老总提出自己的意见,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是啊,旧故人相逢是缘分,来,上菜。”

    旁边的顾明浩顺着光看过去,璀璨的光芒照射在她的侧脸,显得更加精致迷人,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挺好看的,他细心打量着她今天的穿着,紫色的鱼尾裙包裹着臀部,使整个身材凹凸有致,比起以前多了些女人的韵味。

    看着她只吃绿菜,顾明浩不自觉地用筷子夹了块比目鱼放在她碗里,淡淡说道:“吃点鱼。放心不会长肉的。”

    陈舒茗停住正在吃的动作,看着碗里的鱼,看了他一眼:“不了,我对鱼过敏。”

    她将那块鱼放在不用的碟子里,这次眼光再也没有扫到他。

    顾明浩一阵尴尬,他怔怔地看着碟子里的鱼,心里揪起来的不舒服,以前她跟自己在一起从来没发现她对什么东西过敏,今天他觉得原来对于她一无所知。

    一顿饭下来吃的索然无味,合同案的签字不过是多的一条程序,正经说了一下具体事宜后,合作达成协议。

    陈舒茗整个过程滴酒未沾,只见几位老总喝的够呛,顾明浩上去对他们低声道:“你们先回去吧。”

    “好好好,陈总监就拜托你了。”

    他们一个扶着一个走出包厢,这时包厢里只剩他们俩。

    “我送你回去吧。”顾明浩开口道。

    陈舒茗扫了他一眼很快拒绝:“不了,我让傅思诚来接我。”

    她低着头从包里掏出手机,按了下屏幕却没任何反应,真是倒霉的人喝凉水都塞牙,她有些气馁地将手机丢进包里。

    “手机没电了?”

    陈舒茗嗯了一声,紧接着顾明浩继续说道:“那今晚注定要我送你了,晚上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

    陈舒茗见状也就不再拒绝。

    回去的途中,陈舒茗一直看着窗外看着沿途的风光。

    顾明浩撇了她一眼,道:“舒茗,你过得怎么样?”

    好像恋人之间只有这么一套俗气的对白,不过除了问候好像也没有什么要问的了。

    陈舒茗保持向外看的动作,道:“挺好,之前比以前好。”

    “舒茗,别这样说。”

    陈舒茗一听这话就气了:“这就是事实,还有我们还没有熟到叫我舒茗的地步,还是叫陈小姐,这样比较符合我们的身份。”

    顾明浩顿时语塞,时间久了不见,她好像比以前优秀很多。

    顾明浩想着,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一路上再也没说过话。

    一直开到别墅下,正对着别墅的二楼主卧。

    顾明浩摇下车窗附身亲自给她解开安全带,陈舒茗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一下将他推开:“你要干什么?”

    顾明浩比起她镇定很多,他指了指被解开的安全带,陈舒茗低头一看这才明白过来,顿时脸红了一大半。

    “谢谢。”陈舒茗道谢后就下车朝别墅里走去。

    二楼的露天阳台上,傅思诚紧紧盯着他两亲昵的身影,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他们正暧昧的接吻。

    他眉头紧锁,前几天收到的信封历历在目,果然!

    陈舒茗推门进屋,在玄关处男士皮鞋整齐的摆放着,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陈舒茗想着,换了拖鞋朝里面走去,只见傅思诚从楼梯走下来。

    “回来了?”男人淡漠的声音传出。

    陈舒茗抬头正对上他幽深的眸子,心里不禁紧张起来,她咬了咬嘴唇,缓缓开口:“嗯。”

    “打电话怎么没接?”傅思诚走近她的身边,一向嗅觉敏感的他很快捕捉到男人独特的气息。

    “我……我手机关机了……”不知为什么,陈舒茗总觉得气氛怪怪的。

    “一个人回来的?”傅思诚说这话的时候紧紧盯着她。

    只见她笑了声,道:“没,同事送我回来的。”

    “同事?”

    “嗯,你不认识。”

    陈舒茗轻描淡笔地说道,试图减缓一些紧张的心情,要是她告诉是顾明浩送她回来的,肯定以为她们之间有什么,若是这样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了。

    “对了,你吃饭了吗?”陈舒茗岔开话题问道。

    “没吃,我还有事要忙。”傅思诚道,下一秒他绕过陈舒茗身边,径直上了二楼。

    陈舒茗狐疑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工作很忙所以心情不好?好像从刚才跟她说话开始一直冷着张脸呢。

    “算了,不管了。”陈舒茗扔下包,活动了一下筋骨就朝浴室走去。

    水流声哗啦哗啦地想着,傅思诚只觉得心里烦躁的要命,当他看到她与顾明浩那么亲热的时候,他居然有种想要冲下去打他的感觉,最终理智战胜冲动,他转过身装作一切没发生的样子。

    一夜难眠。

    第二日正好是周末,陈舒茗睡了个大懒觉,醒来已经快十二点。

    电话不停地振动,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坐起身接起电话:“喂?”

    “舒茗啊,是我啊,今天周末你跟思诚过来家里吃饭吧。”

    陈母在电话一头温声说道,想着今天没事,陈舒茗答应了下来。

    她很快起床简单啊的洗漱了一下就下楼去找傅思诚,今天周末,他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当月时经。

    “思诚,爸爸叫我们家里吃饭,我们一起去吧。”陈舒茗走到他身边说道。

    傅思诚连眼皮也没抬起来,眼睛专注的阅览时报。

    “你听到没?”陈舒茗见他不说话继续询问道。

    停顿了几秒后,傅思诚才淡淡开口:“你定就好。”

    “喔。”

    约好了在下午五点到陈家,陈舒茗拉着傅思诚硬是提前半小时到达目的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