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七章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答应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父陈母看到了陈舒茗跟傅思诚的身影,赶忙起身朝着傅思诚的方向走了过去。

    餐桌上面琳琅满目,各色各样的美味佳肴。

    陈母望着陈舒茗温柔的说着:“茗茗啊,你快给思诚夹一些这个菜吃,我可是做了好长时间的。”

    陈母说着示意着陈舒茗桌子上面的菜,嘴角微微的上扬着。

    傅思诚没有说话,只是右手举起来夹过旁边的一个菜,虽然动作特别的小,但是刚刚好这个位置让陈舒茗没有办法去夹菜。

    陈舒茗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今天跟傅思诚见面了之后他貌似就对自己一直生气,连话都不愿意主动跟自己说着。

    “来,姐夫……我帮你,很好吃的。”陈馨悦娇嗔的声音响了起来,夹了一个虾放进傅思诚的盘子里面。

    傅思诚没有拒绝,任由陈馨悦夹过来的菜放进自己的盘子里面。

    陈父陈母看到了陈馨悦的反应,眼角露出来了满意的神色……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女儿陈馨悦看上去跟傅思诚更加要般配一些。

    “思诚啊,听说最近你有一个跟林氏的合作案还需要一些建材要做对吗?”陈父看似无意的询问着傅思诚,但是听的出来话里有话!

    “嗯,怎么伯父也有兴趣?”傅思诚淡淡的反问这,眼眸却没有抬起一下的说着。

    傅思诚说话的时候……虽然只是淡淡的几句话但是……却让整个环境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陈父突然间笑了几声,企图缓解了环境的尴尬氛围。

    陈馨悦的这个角度,刚刚好看到陈舒茗对着傅思诚看了一眼,可是傅思诚却没有丝毫回应……

    难道……傅思诚知道了……

    吃完了饭,陈父陈母在厨房忙着给傅思诚和陈舒茗切水果,陈馨悦借机上楼换一件衣服……却在二楼的角度观察着傅思诚跟陈舒茗。

    “思诚,如果有机会的话就让陈家也参与一下这个投标可以吗?”沙发上,陈舒茗转过头对着傅思诚说着。

    傅思诚没有回答,只是端起来了桌子上面的龙井淡淡的品味这,茶香顺着喉咙流进肺里……却还是缓解不了自己心头的压抑。

    “算是我拜托你可以吗?”陈舒茗的右手放在了傅思诚的胳膊上面,再次说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傅思诚依旧没有回应,抽出来了自己的胳膊,又慢悠悠的倒了一杯茶。

    “你凭什么以为,你拜托……我就会答应?”傅思诚眉宇微微抬动了一下,略带写讥讽的说着。

    你凭什么……觉得你拜托……我就会答应?

    陈舒茗一下子就愣了,一些疑惑的看着身旁的傅思诚……

    “傅思诚,你怎么能这样说呢?”陈舒茗不解道,看着他的眼神也愈加复杂起来。

    陈舒茗紧靠着他坐在沙发上眼神紧锁在他身上,下一秒傅思诚一声不响地朝旁边的位置挪了一大截中间空出一个空档来,一言不发。

    陈舒茗愣在原地,莫名心揪的厉害,她说不上什么原因,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陈舒茗想到这,眼神不停地向傅思诚那边瞄去,看他一脸正经地盯着手里的报刊,她一咬牙,斗胆朝他再次开口。

    “思诚……”陈舒茗轻声唤道,她探到她骨节分明的大手与她的手拉在一起,也不管傅思诚有没有在听,她再一次请求:“我知道你一定会为陈家争取的到,拜托了。”

    “你把我当什么了?”傅思诚突然转头看了她一眼道。

    顷刻间,陈舒茗的脸颊泛起一丝绯红,殊不知躲在二楼的陈馨悦直勾勾的盯着他两的一举一动看。

    她分明看到傅思诚与她没有过多的亲热,在傅思诚朝陈舒茗挪远了一个空档她心里暗暗得意起来,回想今晚傅思诚吃了她亲自夹的虾,看来她的第一步成功了,她注视着沙发上两人的一举一动,眉眼处不自觉多了份意味深长的笑容。

    她正想着,却在下面听到陈母的呼唤愣过神来,急忙应了一声就往楼下跑去。

    “妈,这是干嘛?”

    厨房里只见陈母端着切好的水果递给她,陈馨悦问道。

    陈母眼疾地朝外面看了眼,转身凑近她的耳畔道:“傻丫头,当然是你把这端过去给思诚吃了。”

    陈馨悦立即会意使劲抱了下陈母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谢了,妈。”

    “姐姐姐夫吃水果。”陈馨悦笑呵呵道,将水果沙拉放在离傅思诚近的地方,偶然间她见傅思诚并没有要和陈舒茗说话的意思,于是指了指他旁边的位置道:“姐夫,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陈馨悦一副乖巧的模样笑着说道。

    傅思诚淡淡看了她一眼冷冷的“嗯”道,又继续低头去看手里的报刊。

    陈馨悦得到他的允许,整个人心花怒放,她坐在离傅思诚最近的位置上,男人独有的古龙水气息喷洒在她周遭,心跳的愈加强烈。

    陈舒茗静静地看他们挨得如此近,不知为何心里仿佛被巨石压住一样压抑地喘不过气。

    只见陈馨悦叉起一块黄桃递到他嘴边:“姐夫吃一个,你喜欢的黄桃。”

    “不用了。”傅思诚扫了她一眼道。

    “吃一个吧,我手挺酸的。”陈馨悦故作娇柔道。

    傅思诚终于放下手里的报纸,不经意间用余光看了陈舒茗一眼,一副平静的模样,他有些讽刺的勾唇一笑,她怎么会在意自己干了什么,估计她巴不得让自己跟别的女人亲近好让他离开呢。

    傅思诚一向很能收敛住自己的脾气,随后很自然的接过陈馨悦手里的黄桃吃了起来。

    陈馨悦欣喜若狂,话里掩饰不住的喜悦:“思诚,好吃吗?”

    “嗯。”傅思诚点了点头。

    放在以前傅思诚从来不吃别人给他的任何东西,今天居然连续接了自己两次,想到这陈馨悦开心到炸,瞥见不远处的陈舒茗始终冷着一张脸,更加得意了,要不了多久傅思诚会慢慢喜欢上她的吧。

    陈馨悦忍不住笑出了声,却惊到旁边的傅思诚:“笑什么?”

    “没……没什么。”陈馨悦回过神娇柔道。

    傅思诚便不再接她话,倏然手里短信提示音响起,他低头拿起手机,却在看到信息内容时愣住。

    这一次不得不去面对了……

    傅思诚心头的压抑越来越深,他本想着那晚跟陈舒茗说明情况,却在看到送她回家的来人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钟表上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到了回家的时候,傅思诚冷声开口:“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先回去了。”

    他边说着边站起身,却扫到旁边的陈舒茗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时蹙起眉头:“走啊。”

    “今晚我就在家住下,不跟你回去了。”陈舒茗说话时没抬头看他一眼,语气冷淡。

    只见傅思诚眉头紧锁的厉害。

    一时间陷入僵局,两人对峙似的站着,一旁的陈母赶紧打着圆场:“思诚,既然这样你们就都住下,舒茗也是顾家才这样的,可千万不要怪她自私。”

    陈母说着,故意加重“自私”的语气,就在这时,一直没开口的陈馨悦也附和起来:“就是,姐夫你就留下来吧。”

    她说着过去拉傅思诚的衣袖,却被傅思诚躲过,见抓了个空,陈馨悦心里有些失落,刚刚不是还对自己很亲切的吗?

    “嗯,那就这样。”傅思诚潦草应下,见她答应,陈母一脸慈祥地笑着指了指客房的方向:“好,我去给你们收拾收拾。”

    等陈母将客房腾出来,她带着陈舒茗去主卧去新的弹花被,等到陈舒茗抱着被子朝卧室里走去,只见卧室没有一丁点光亮,她疑惑地推开房门,正要去摸开关时,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拉入黑暗,随即门紧紧地被反锁住。

    男人熟悉的气息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处,陈舒茗下意识地叫出声:“傅思诚!”

    还没说完,男人削薄的唇瓣擒住她丰润的嘴唇,熟练地撬开她的唇齿在其中辗转反侧。

    他惩罚性地咬着她的嘴唇,有力的大手游离在腰间不断摸索着她的敏感处。

    “傅思诚你疯了?!”陈舒茗挣扎着从他怀里脱离,奈何男人的力量紧紧将她禁锢在怀里,越是挣扎越是动弹不了。

    “男人对自己的女人我倒觉得很正常。”傅思诚邪魅的开口,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后背隐隐发凉。

    陈舒茗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傅思诚突然探到她的下腹,开始不停地撕扯。

    “别,你别这样。”陈舒茗因为害怕说话的声音颤抖起来。

    傅思诚听的愈加烦躁,脑海里不停翻涌着顾明浩与她的亲热,好几天持续的压抑在一瞬间爆发出来,没有任何前,戏的奔向主题。

    “啊……嗯……好痛……”陈舒茗拼命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痛楚一点点刺激她的大脑神经,她紧紧抓着傅思诚的后背,指甲一点点陷进肉里。

    傅思诚低哼一声,底下的动作愈加强烈。

    黑暗中他看不到女人的脸庞,只觉得整个过程身下的女人紧绷着身体极力抵抗着。

    一夜的缠,绵,一直到后半夜才消停下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