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八章 危机四伏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第二日陈舒茗醒的很晚,身上传来一阵酸痛不断提醒昨晚发生的事情真实存在。

    她发呆地盯着天花板,手紧紧攥着被子,眼泪不住地从眼眶流了出来。

    “你哭了?”低沉的嗓音扣入她耳畔,陈舒茗一惊,整个身子迅速紧绷起来。

    她一声不吭地摇了摇头,手中的被子攥的更紧,傅思诚赤着上身不停打量着她,见她一言不发于是道:“昨晚……”

    一听到昨晚,陈舒茗立即打断他:“我不想听。”

    陈舒茗别过头去不再看她。

    傅思诚不以为然,意外地没有难过,清冽的嗓音缓缓说道:“我答应你给我的提议。”

    “不过我这人一般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昨晚就当我跟你的交易。”他淡淡说道,平淡地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交易?!陈舒茗心猛的被揪住,痛的不能自已,他们之间原来只是一场交易罢了。

    陈舒茗自嘲地笑了笑:“好,我们各取所需。”

    说罢,她起身开始一件一件往身上穿衣服,没有任何遮拦地在他面前,傅思诚盯得有些发愣,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

    他别过头一把抓起自己的衣服朝浴室走去,刚走到浴室门口,他突然想起什么事转过身,正对上陈舒茗那双雪白的柔软,仍然冷声道:“对了,这周末跟我回趟家。”

    “回家?”

    “嗯,我家老爷子要见你。”

    陈舒茗穿衣服的动作停住,疑惑看着他:“我们只是交易至于去你家吗?”

    陈舒茗讽刺道,傅思诚当然听得出她话里的意思,继续道:“既然做戏,就逼真些。”

    收拾完离开陈家的时候,陈馨悦恋恋不舍的看着傅思诚道:“姐夫,这么快就走了万一我想你了怎么办?”

    傅思诚面不改色地穿上西装走向玄幻处,陈舒茗一言不发地跟在身后,不知怎么,从昨晚开始有一些东西就变了。

    陈馨悦见他不回答又不依不饶地问了他一遍,只听傅思诚淡漠地说道:“那是你的事。”

    他随意地撒了她一眼,一只手很自然地揽上陈舒茗的肩膀:“我跟你姐走了。”

    傅家司机早已在外等候多时,坐上车的时候,陈舒茗自觉地与她拉开距离。

    “少爷,直接回家?”司机再一次确认道。

    “嗯。”傅思诚一声应下,整个过程中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气氛愈外沉闷压抑,司机从后视镜偷偷打量两人,两人各看一方丝毫不顾对方。

    这两人最近这是怎么了?司机暗自心里想道,却也不敢说什么,只得尽量将车开的更快些。

    半小时后,车子稳稳的停在傅家别墅前。

    傅思诚率先下车,陈舒茗见势很快下车快步跟上去。

    傅思诚丢给她一个高冷的背影向门口走去,拧动门锁之际他终于回头扫了她一眼,淡淡开口:“走那么慢。”语气夹杂着些许不耐烦。

    “嫌慢你先走好了,我又没说非要你等我。”陈舒茗嘟囔着嘴巴不满的说道,这个傅思诚一路上就冲她耍性子,不发脾气当她是病猫啊。

    她上前一步不管傅思诚握住门锁的手,径直拧开房门就朝里面走去。

    傅家司机刚停好车正想着怎么告诉他们老爷子回来的事情,只是那么一刹那陈舒茗率先一步进了别墅,与此同时,司机不由得为他两心里捏一把汗。

    只是为时已晚,当陈舒茗看到沙发上端坐着一位近五十岁的男人,男人一言不发地端坐着,远远看去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惊得她忍不住愣在原地。

    “您是?”陈舒茗发问。

    “爷爷,您怎么过来了。”还没等陈舒茗愣过神来,傅思诚瞥见老爷子端坐在沙发上,很快提起步子走向他。

    “你龚叔叫你好几次你都不肯回家,只能让我这个老头子亲自走一趟。”老爷子边说边端起桌上上好的龙井轻抿着。

    “您年纪这么大了,我说了这周过去,您就别跑来跑去了。”傅思诚冷声说着,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两手交叉在身前。

    陈舒茗站在旁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她手足无措地看着沙发上的男人,虽然老爷子年事已高,身上透露出生人勿近的气息压抑的她不敢出声,不愧是傅氏集团的掌门人,乍一看傅思诚简直跟他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愣着干什么?向爷爷问好呀。”正当她发呆之余,傅思诚具有魔性的嗓音从耳边传出来。

    “爷爷好,我叫陈舒茗。”陈舒茗一怔,不假思索地开口说道,字里行间显露出一丝胆颤。

    她渴望地看着傅老看向自己的眼神,盯了好大一会儿,傅老依旧没有看向她的意思,神色一如往常的冷漠。

    陈舒茗有些尴尬地收回笑容,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攥着衣角,迟迟不松开,当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一番,就算没有塌,估计也会被傅老冷冽的眼神活生生杀死。

    傅思诚一丝不苟的盯着他两看,他完全没想到爷爷会对陈舒茗置之不理,爷爷一向是很注重面子的商人,今天却让陈舒茗尴尬的下不了台面。

    瞥见陈舒茗的窘迫,傅思诚索性伸手揽着她坐了下来紧靠着他,淡淡说道:“没关系,我爷爷就那样。”

    见傅思诚处处维护着她,傅老对眼前这个女孩更是提不起兴趣,道:“请问陈小姐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听到傅老的问话,陈舒茗的心都快要提到嗓门眼,她一向不喜欢跟别人说她的家人,无奈之下碍于压力她缓缓脱出:“我爸是做建筑的,妈妈跟着爸爸一起,家里还有一个妹妹。”

    “喔?就是那个陈氏建材?”

    “是的。”陈舒茗如实道来,她垂下眼眸始终不敢直视傅老的目光,好像只要看到他的眼神,就觉得有东西想要将她内心深处的东西窥探出一样。

    傅思诚静坐在一旁听着他两一问一答,眉头微微蹙起。

    按照爷爷的性格应该不会这么平静的,要是大吼一声他才觉得是正常的,突然这么温和,却猜不透爷爷葫芦里卖什么药。

    只见傅老笑了笑,手里不停摸索着沙发旁的拐杖,眼神不住地看着陈舒茗,这个姑娘看不出来到底有什么本事让他的宝贝孙子喜欢上她,一点也不比她的微安嘛。

    “小姑娘,你跟傅思诚交往多久了?”

    陈舒茗有些为难地看着傅老,心里酝酿着要怎么把事情说清楚,这样看来傅老似乎还不知道她两的婚事,她犹豫着要怎么说出口,旁边熟悉的声音骤然响起:“爷爷,我跟她已经结婚了。”

    傅思诚款款说道,他毫不畏惧地盯着傅老的眼睛看,只见他眼里不住地压抑怒火,这个傅思诚居然背着自己偷偷结了婚。

    傅老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握着拐杖剁着地面,厉声道:“傅思诚,你个混账东西,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荒唐事吗?”

    “看不出来你这个表面无害的女孩子居然干出这种事?!我的孙子思诚怎么可能跟你这种女孩好。”

    他转头指着陈舒茗愤愤骂道,眼神里尽数迸发出怒火眼看傅老朝她走过来,傅思诚挡在她的面前,面对傅老的压力,他完全不放在眼里:“爷爷,请您对我喜欢的女孩说话尊重点。”

    他用身子挡着陈舒茗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你居然为这么个女孩顶撞你的亲人?!”

    “亲人?您现在想起来我是您的孩子!”

    傅思诚冷冽的声音刺穿他的耳膜,傅老一下怔住,不可思议地盯着他看,嘴角扯开无尽的苦涩:“原来你还记恨我……”

    “不,我早就不记恨了,我觉得那些没有必要。”

    傅老颤巍巍地握着拐杖,六十多的老人不停地颤着身子,俨然没有当时的那股威风。

    陈舒茗惊住,顿时房间里沉默起来,她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傅思诚的衣角示意她不要说下去,虽然这不关她的事,但她却不忍心傅老难过。

    傅思诚没有任何搭理她的意思,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她试探地开口:“爷爷,思诚不懂事您别忘心里去……”

    “什么时候我们家的是轮到你一个外人来插话。”傅老毫不怜惜地打断她的话冷声道。

    陈舒茗心里又气又委屈,怎么就好心办坏事,她紧紧的攥着衣角一句话也不吭。

    “我绝对不允许你们结婚,像你这种女孩不过就是看上了我们傅家的钱,这种女孩我见的多了,到时候你们离婚我会让思诚给你一大笔分手费的。”

    傅老不屑的说道,说罢嘴角浮起一抹轻蔑的笑容。

    “爷爷,我的事轮不到您来管,对于我喜欢的女人我自有分寸。”傅思诚一言驳回伸手就要拉住陈舒茗的胳膊,她被当场侮辱,脸上瞬间火辣辣的一阵灼热,她紧咬着嘴唇努力克制眼眶里的眼泪,转头就朝门外跑去。

    “舒茗?!”傅思诚跑过去就要追她,傅老一声呵下。

    “站住,别忘了你是傅家唯一的继承人!”

    “继承人?”傅思诚冷声,心里还想着跑出去的陈舒茗,心里微微有些不安,尽管他心里生着她的气,还是忍不住跑出去找他。

    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傅思诚一手握着方向盘忍不住低咒一声“shut!”

    陈舒茗不知跑了多久才慢慢减缓脚步,回头看他并没有追上来,心里有些低落。

    她出门走的快,没来得及穿上大衣,秋天的风来的很快,阵阵凉意袭卷着她单薄的衣衫,路旁不知什么时候新开了一家酒吧,英伦式建筑风格,天蓝色的店门让人心里不禁遐想连篇,看得出来这家店主一定是个很浪漫的人。

    想到这陈舒茗不禁想进去看看店主的真容,进去的时候服务生就朝你投放甜美的微笑,他们没有很官方的动作,紧紧一个微笑就让人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陈舒茗不好的心情慢慢褪去一半,店里的人不是很多,镂空星星吊灯焕发出绚丽的光芒,和平常的酒吧显得不太一样。

    走到吧台前,一袭柔软的长卷发随意披散在肩上,纤细的腰肢勾勒出迷人的身材,她穿着一条黑色蕾,丝碎花长裙,优雅的如同一位公主,仿佛还很熟悉。

    陈舒茗盯着她的背影看,禁不住有些看呆,她很想目睹一下女人的真容,她敲了敲吧台道:“您好小姐。”

    正在调制酒水的林木子转过头去,不偏不倚正好撞见陈舒茗清亮的眸子,不仅惊叹道:“舒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