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九章 舒茗 好久不见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她不相信会在这里遇见陈舒茗,想起与她的第一次相识,那还得从大学说起。

    她跟陈舒茗是大学舍友,陈舒茗本就家庭优越,加上长相出众,她的周围不乏追求者和好朋友,而自己却始终不能与她相比,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大二下学期,寝室里丢了钱,为首的女生指明就是她偷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肆意翻乱她的衣柜床铺,她惊慌上前阻挡住女生,却不料被她们一群人狠狠推到在地。

    酒杯碰撞出清脆的响声,偌大的酒吧里只回荡着他们的声音。

    “木子,这些年你到底去哪了?”

    “那件事情过后,我一直不停在网上寻找可以贷款上学的网站,终于有一天有位好心人免费资助我读完大学,还送我去美国学习。”

    “哇,美国读书不错呢,说说那位好心人是谁?”陈舒茗喝了这酒,情绪终于好涨起来,推搡着旁边的林木子八卦道。

    “说实话我没有见过他……我打听了好久只知道他在a市工作,想必应该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吧。”

    “那你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来找他?”陈舒茗一手托着下巴整个人摇摇晃晃,显然有些喝醉了。

    相比起来,林木子酒量很好,她继续倒满一杯威士忌若有所思的说道:“算是吧,这里还有我想做的事情,我想他不露面应该有他的道理吧,我会等他出现。”

    林木子想到这里,脸颊不觉染上一层绯红,好像那个男人就在自己眼前一样,如果能够见到他,她一定会好好感谢他。

    “哟哟哟,想什么呢脸这么红?”陈舒茗不知什么时候绕到她眼前伸手捏了捏她发红的脸颊,在鹅黄色暖灯的照射下,林木子精致小巧的脸颊显得更加光彩夺目,这么多年过去她似乎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借着酒经,陈舒茗隐隐约约从她身上味道淡淡的芳香,她不禁开口问道:“木子,你身上是什么味道,甜甜的香香的。”

    兴许是盯得她时间有些长,林木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低头闻了闻,道:“这是栀子花香,我曾经问过他喜欢哪种花,他告诉我是栀子花,所以我也喜欢上了栀子花。”

    陈舒茗看出端倪,坏笑道:“我们木子这是喜欢人家了吧。”

    “哪有……”林木子害羞的捂住眼睛。

    “好啦好啦,舒茗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过得怎么样?”

    “我?”

    “还就那样呀。”陈舒茗笑着说道,眼里却失了光彩。

    “有喜欢的人吗?”林木子睁大眼睛对着她问道。

    喜欢的人?恐怕她现在没有资格喜欢谁了吧,当她答应嫁给傅思诚开始时,她的生活就不再受她控制,陈舒茗突然沉默起来,半晌没说出一个字。

    她静静的看着酒杯里晶莹的液体,脑海里不停翻涌出傅老对她说的话。如同晴天霹雳在她脑中轰炸开来,顷刻间难过与心酸从心底里接踵而来。

    林木子见有些不动静,试探性地推了推她,道:“舒茗,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没……没什么,就是喝大了。”陈舒茗勉强勾唇笑了一下道:“忘记告诉木子,我已经结婚了。”

    她说这话时不冷不淡,就连多余的感情都不想掺杂进去。

    林木子眼睛一下瞪得贼大,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陈舒茗道:“舒茗,我倒很好奇是怎样一个传奇人物能将我们这位冰山美人给收了。”

    林木子捂嘴笑,话里掩盖不住对她的祝福。

    “舒茗,祝你幸福,为幸福和友谊干杯。”林木子举起酒杯,二话不说一口烈酒饮入腹中。

    本来就不胜酒力的陈舒茗这么一喝,整个人昏沉地倒在吧台上睡了过去。

    林木子也有些喝大了,好在国外经常喝酒的她倒还有些理智,天差不多已经黑了,林木子瞥见睡倒在一旁的陈舒茗,心里犯了难。

    这可怎么办才好,也不知道他们家在哪,自己刚来到a市还没找到固定房子,当然不能让她跟自己挤在一起,再三思量后,林木子从包里翻出她的手机,开了机后却不知道该给谁打。

    她转身摇了摇一身酒气的陈舒茗,道:“舒茗,你老公叫什么,我帮你打电话……”

    陈舒茗头沉重地抬不起来,她听到林木子说的话却怎么也张不开嘴,嘴里咿咿呀呀的含糊不清。

    林木子扶额,后悔自己居然要醉酒的人说回家的地址,打开通讯录,“傅思诚”的名字显赫的摆在第一位。

    应该是这个没错了,再三踌躇后,她按下号码。

    傅思诚找遍她经常去的地方也没见她的身影,他知道陈舒茗是在跟他赌气,自己再怎么费力找她,她还是躲开自己。

    想到这里,傅思诚恢复了理智,开车回家等候,傅老已经走了,空荡的别墅里还残留着淡淡的烟草味,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傅思诚紧皱的眉头没有半点舒展,他握着手机烦躁的仰躺在沙发上思索着。

    就在这时,手机振动,瞥见熟悉的电话号码他很快按下接听键:“你在哪?!”

    傅思诚冷冽的声音在电话一头传来,林木子一惊,差点将手机摔在地上,这男人咋这么凶,真搞不懂舒茗怎么会和这种粗鲁的男人接触。

    还是办正事要紧,想到舒茗还醉酒不醒,她缓缓说道:“不好意思,我是舒茗的朋友,她在我店里喝醉了,请问您是舒茗的朋友吗,麻烦您过来接一下她。”

    “我是他老公,把地址发给我我很快过来。”没有半点废话的傅思诚了结了这段对话,一把拿起玄关处的西装就朝门外走去。

    约莫半个小时后,傅思诚准确无误地到达酒吧,看到喝的一塌糊涂的陈舒茗,眉头皱的更加厉害。

    昏暗的灯光下,傅思诚一把将陈舒茗公主抱起,瞬间浓重的酒味扑鼻而来。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傅思诚紧紧盯着她,还是一贯冷冽的声音。

    林木子诧异,跟他不到五十公分的距离,俊逸的面孔和深邃的眼眸无一不震撼着她的感官,这恐怕是她见过最美的男人了,那一刻她感叹上帝造物的不公,就连身为女人的她都忍不住嫉妒起来。

    “我们第一次见面……一高兴就喝多了……”林木子开始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此时根本想象不出接电话的男人和此时的男人是同一个人。

    傅思诚仍然冷着一张脸,低头将怀里的女人又往怀里抱了抱,绅士中带着疏离:“多谢。”

    接着没有丝毫留恋的转身离开了酒吧,林木子呆愣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忍不住赞叹。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