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章 我用得着抢吗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喝醉酒的陈舒茗像个多动症的孩子,到家了也不消停手舞足蹈的不知道在乐些什么。

    傅思诚费了好大劲才将她抱回卧室,瞥见她红通通的脸颊,他恨不得上前去咬一口,一个女人怎么越来越会勾人了。

    傅思诚克制住他的想法,睡意朦胧间,陈舒茗热的厉害,两只腿不停地噔开被子,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又睡了过去,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什么。

    傅思诚凑上去听也没听出来什么,整间卧室里安静的只有两人均匀的呼吸声,怕她受凉感冒,一只手刚触碰到被子,脑海里不停涌现那晚她与顾明浩的亲昵,最终他垂下手转身走出了卧室。

    “张妈,去陪着夫人。”傅思诚唤来张嫂,这才走进隔壁卧室。

    结婚后的他们,仍然分床睡觉,傅思诚总是工作很晚,他好几次发现陈舒茗半夜都会出来喝点牛奶,知道她睡觉浅,也就不想打扰到他。

    等陈舒茗醒来,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中,她懊悔的拍了拍脑袋:“昨晚怎么就喝多了。”

    下一秒她看到熟悉的纯白窗帘,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记得是在酒吧的啊,她迅速地摸到手机,到来通讯录那刻,整个人愣在原地,傅思诚?怎么会这样,他居然来接自己,还是喝醉后的自己,她懊悔的扶着额头,心里叫苦。

    这下好了,还没半天就又被他请回家里。

    陈舒茗收拾的很快,下楼的时候她有意朝餐桌那瞄了一眼,确定没有傅思诚才往楼下走去。

    “偷偷摸摸干嘛呢?”熟悉的声音从脑后响起,她一个灵光回过头,身子不稳地朝楼梯扶手靠了靠:“走路能不能弄出点人的动静,大早上想吓死人啊!”陈舒茗气急败坏的说道,心扑通扑通不停地狂跳。

    该死,大清早的魂魄都要被吓出来了。

    相比陈舒茗的紧张,傅思诚显得很镇定,他手里端着一杯牛奶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看:“怎么,昨晚的酒疯延续到现在了,反射弧挺长的。”

    傅思诚装作明白事理一样点了点头,径直绕过她往楼下走去。

    果然是他送她回来,这样岂不是看到了她所有的丑样子,她之所以不敢喝酒,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小时候偷喝了爸爸一桂花酒,后果就是在家里打滚似的唱了一晚上歌,难道,傅思诚也知道了……

    想到这,陈舒茗更加底气不足,她咬了咬嘴唇不罢休的在他旁边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傅思诚你给我说清楚,昨晚你有没有干什么?!”

    陈舒茗说着顺势拍了下桌子,这样显得气势比较大一些。

    傅思诚正在吃面包,一点不受她的影响,直到将面包吃完才淡淡开口:“你好意思说?昨晚你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傅思诚反问道,陈舒茗一下羞红了脸,说出的话也变得吞吞吐吐:“我……我干什么了,你说清楚啊你!”

    陈舒茗仰着头如同一个倔强的孩子,她瞪圆了眼睛等着他说个所以然,结果傅思诚只是撇了她一眼就站起身:“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我怕说了吓着你。”

    “什么嘛!欺负人!”陈舒茗别提心里有多不开心了。

    “铃铃铃…”

    手机响起,她回头看了眼正在穿衣服的傅思诚,随手按下电话:“喂。”

    “是我啊舒茗。”电话那头林木子温柔的声音响起。

    “这是你的号码?”

    “嗯,昨晚你都喝醉了都没有留下我的电话号码。”那头的声音隐隐有些抱怨道。

    “不好意思啦,我酒量超级差的,改天我们好好聚一聚。”陈舒茗抱歉的开口。

    林木子在那边咯咯咯的笑着:“好啊,改天我约你,对了……”林木子突然想起昨晚的傅思诚,开口问道:“昨晚那是你老公?”

    “你说傅思诚?”陈舒茗询问。

    “对,昨晚就是他来接你的,直接一个公主抱。”

    陈舒茗不好意思的回应道,只听电话那头的林木子掩饰不住地喜悦:“没想到我们舒茗眼光还真不错,要是没结婚估计要祸害一大帮少女了。”

    “瞧你,又开始乱讲话了。”陈舒茗禁不住她的糖衣炮弹,知道她也是好意也就没再多想。

    见酒吧有客人来了,林木子赶紧说道:“好了先不跟你说了,店里来人了晚点打给你。”

    “好。”舒茗应下,那头才挂断电话。

    傅思诚已经收拾好一切准备出门,听到她与别人说话的声音,不禁问道:“跟谁说话呢?”

    陈舒茗指了指手机道:“大学朋友,就是昨晚你见到的那位。”

    “大学朋友?”傅思诚狐疑,知道是昨晚那位姑娘后点了点头。

    傅思诚一如既往地去公司上班,没一会儿,家里又剩她一个人。

    没过一会儿林木子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舒茗,待会陪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林木子打着哑谜。

    兴许是长时间没有联络的感情,现在看来竟然弥足珍贵,最终陈舒茗应下来。

    地点定在绿野家,是一间很特别的日料店。

    刚见面的两人就亲切的拥抱着,挽着胳膊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

    刚好能够看到窗外繁华的美景。

    林木子接过菜单道:“舒茗,看看你想吃什么?”

    舒茗倒对这家日料不是很熟悉,平时跟傅思诚去的也都是中西结合的餐点,到这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你点就好。”

    林木子也不推辞,点了几样比较特色的餐就吩咐服务员下去做。

    菜上的很快,没一会儿功夫菜就上齐了。

    “来,尝一尝。”林木子伸手夹了一块鳕鱼寿司放在她碗里。

    他们坐在大厅里,时不时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几桌客人。

    “木子,你经常来这吃吗?”陈舒茗一边品尝寿司一边问道。

    林木子微笑地摇摇头:“这家店是我在国外吃的最好的一家店。”

    陈舒茗品尝着,就连身边有人靠近也没注意。

    悠悠端着餐往她们桌子坐过去。

    “介意我坐在这吗?”

    陈舒茗抬头,正对上她那呼之欲出的浑圆,心里低咒一声,怎么在哪都能遇见她。

    “你都已经坐下了还问我介不介意。”陈舒茗慢悠悠地回答,继续吃着碗里的鱼板面。

    “我就知道你不会介意的。”悠悠一脸媚笑。

    不知为何,陈舒茗盯着眼前的食物居然尝不出任何味道,吃饭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舒茗,你怎么也过来这吃饭?”悠悠娇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妩媚的笑容停留在脸上,狐狸般的眼神却不住地朝旁边搜寻傅思诚的影子。

    陈舒茗忍不住给了她白眼,不屑的开口:“别看了,傅思诚不在这。”

    悠悠收回她的目光,脸上仍旧带着笑意,贴近陈舒茗说的话却咄咄逼人:“你也配跟我抢男人?!”

    “抢?我用得着抢吗,现实摆在眼前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坐在一旁的林木子终于搞明白眼前女人的目的,她想搞什么鬼?

    “喂女人,我们这不欢迎你。”林木子毫不留情的放下逐客令。

    “哟,这店你开的呀,我爱坐哪坐哪,你管的着吗?”

    悠悠扭,动着丰,臀不耐烦道。

    陈舒茗并不想理会她,拉着林木子起身要走,上一秒还气焰嚣张的悠悠突然对她转变了态度,委屈的拉着她的手楚楚可怜道:“舒茗,上次的事是我不好,原谅我好吗?”

    陈舒茗冷笑着,她平时遇见这种状况都会息事宁人,毕竟自己也不想惹一身麻烦,可看见自己讨厌的人时不时在自己面前晃悠真的很让人头疼。

    想到这里,陈舒茗微微一笑:“原谅你当然可以,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从我面前消失!”

    一听她这样说,悠悠眼一下变得更红了,说话声都带着委屈:“舒茗,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陈舒茗,你究竟想做什么?!”不知何时,一直没有出现的顾明浩突然从身后闪现,陈舒茗恍然明白悠悠为何低三下四的哀求,想到这里,陈舒茗讽刺地笑了下,厌恶的甩开悠悠的手。

    只是那么轻轻一甩,悠悠就如同一片白纸似的朝后栽过去,幸好顾明浩反应的快紧紧搂住怀里的悠悠。

    “陈舒茗,悠悠也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好一个道歉,陈舒茗恨不得现在立马给悠悠颁发一个影帝奥斯卡金奖,她这种演技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我又没让她道歉跟我有什么关系。”

    “舒茗,大家好歹朋友一场,你何必把话说的那么绝。”顾明浩看着她,她本来就是个美人,三年前因为他父亲公司利益嫁给自己,顾明浩心里不服气从未将她当做自己的妻子,却没料到跟他离婚后生活得更好了,想到这,顾明浩说话语气也软了下来。

    “顾先生,请您注意您的措辞,我想我们还没有熟到直呼其名的地步。”陈舒茗纠正道。

    “你……”顾明浩气的脸色铁青。

    看着他两被自己气的不轻,陈舒茗心里暗爽,心里的阴霾也不由地消散许多。

    “陈舒茗,你有什么资格指桑骂槐?!”悠悠眼里闪过一丝恨意,不由分说地上前抬起手掌。

    陈舒茗一点也不害怕,推开身旁的林木子稳稳的抓住悠悠的胳膊。

    挑衅的声音在耳边盘旋:“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陈舒茗不会在同一个的地方摔倒两次!”她一把甩开悠悠,反手在她白皙的脸颊上落下狠狠一耳光。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