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一章 他的妻子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这一巴掌的手劲可没白使,没过一会儿,悠悠白皙的脸上就浮现出五个细长的手指印,她眼里尽数暴露一抹强烈的恨意,在别人还没发现时很快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发红的眼眶,她抚着脸,一颗晶莹的泪珠从眼眶滑落。

    “你居然动手?!”悠悠说着,身子不停地颤抖,楚楚可怜的模样让男人升起强烈的保护欲,久经情场的她早已练就了这种特殊的技能。

    林木子被眼前的一幕惊到,她从未见过陈舒茗这样发火,她狠狠的盯着哭泣的女人,指着鼻子骂道:“麻烦你哭去别处哭,装可怜样给谁看?”

    顾明浩见状走了过来抱住哭泣的悠悠,对陈舒茗怒气冲冲地吼道:“陈舒茗,你又想干什么?!上次动手这次还动手,你想干什么?!”

    陈舒茗冷哼一声:“我想干什么?有些闲工夫问问她究竟想干什么!”

    “悠悠说的也是实话,你靠着手段攀上傅思诚还真以为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我不要了的破鞋!”

    林木子只觉得信息量太大让她有些接受不过来,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什么甩了变破鞋,几年未见究竟发生了多少事,可不管怎样,她绝不会袖手旁观。

    “你怎么说话呢?我看像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不过我看现在你这坨牛粪跟苍蝇蛮配的。”林木子盯着顾明浩和怀里的女人不禁讥讽道。

    “你是什么人,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敢这样说话?!”顾明浩气的青筋暴起。

    “你是什么人跟我有半毛钱关系?我告诉你只要欺负舒茗那就是跟我过不去!”

    陈舒茗听到这话只觉得眼眶有些发热,她拉了拉林木子的手示意她别再说下去,倒不是怕什么,她陈舒茗这辈子什么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相当于九牛一毛,根本没有耐心跟他们玩下去。

    “我们走吧。”陈舒茗拉着林木子就要离开。

    顾明浩见她这样就要离开,心里隐隐有些不甘心,他上前一步挡住她的去路。

    “我让你走了吗?”

    陈舒茗停住脚步,冷眼斜倪着他,淡漠的开口:“我凭什么要停一个与我毫不相干的人的话?”

    “今天你必须给悠悠道歉,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必须为你的行为负责。”

    正值这时,傅思诚正从绿野店顶级包厢里走出来,跟他一起的是刚从瑞士总公司回来的白亦然。

    白亦然回来的突然,傅思诚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倒是兄弟之间也不会介意这些表面,下班后便与白亦然一起来这家新开的日料店。

    迈着稳健的步子走出包厢长廊,却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陈舒茗,身边还有顾明浩,又是他!他心底暗自咒骂,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停下来,幽深的眸子紧盯着他们,白亦然见他停住脚步,见他朝窗边望去,有些疑惑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陈舒茗毫不示弱的站在原地,听到他这句话突然冷笑了一声:“道歉?”

    “她配吗?”

    “不道歉你休想从这里出去!”

    以往的顾明浩看到傅思诚总是低着半个头,今天他不在场顾明浩的气焰不知上升了多少。

    “你看看你找的什么男人,关键时刻都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真不知道你的婚姻有什么用?倒不如跟上我,惹得我开心了兴许还能宠着你。”

    顾明浩一脸戏谑看的她气极,抬手就往他脸上扇去。

    可顾明浩始终是男人,怎会是她轻易能够打到的,捉住她挥过来的手,反扣在手里。

    “就凭这样也想打我?”顾明浩眯起眼睛压低声音道:“只要今晚你能取悦我,我就让你走怎么样?”

    隔着一整个走廊,傅思诚只觉得怒火徐徐燃起,眼睛微微眯起,紧攥的手被捏的嘎吱响。

    白亦然被他突如其来的冷眸吓到,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变了样,他喂了一声询问道:“思诚,那女人你认识?”

    “你到车里等我,我处理点事情。”傅思诚冷声俱下,电光火石之间他快步跑向瞄准窗边的位置。

    难道是因为那个女人?白亦然心里猜想到,从他认识傅思诚开始可是从来没见过他发那么大火,如果是为了女人那就更没有了,说实话他身边不乏美丽妖娆的女人,隔三差五在他家里跑,却没有一个女人能进的了他的身,今天这是怎么了?

    顾明浩话音刚落就觉得手上一疼,紧接着自己就被人一脚踹开。

    “谁允许你碰我的女人?!”

    陈舒茗猛的抬头,竟是傅思诚,只见他狠狠冲顾明浩挥过去一拳,那一拳可真用力,顾明浩打趴在地,嘴角渗出鲜血来。

    他紧紧拥住陈舒茗,看向顾明浩的眼神掩饰不住的恨意。

    顾明浩几乎要疯狂起来,指着她吼道:“那只能怪你没有看好!”

    又一脚狠狠砸在他肚子上,厉声道:“嘴放干净点,如果你还想就在商界,要知道你的去留也不过我一句话的事。”

    “傅思诚,你卑鄙!”

    傅思诚冷嗤一声:“我不否认卑鄙,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生存弱者淘汰的游戏而已。”

    陈舒茗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她没有想到傅思诚居然这样维护她。

    林木子更是看呆了,看向傅思诚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崇拜。

    “哇,简直太帅了,那声音那气势听的那叫一个惊心动魄!”林木子秒变小迷妹,色眯眯的看着傅思诚,就差抱他大腿。

    陈舒茗扶额,能不能别这么花痴,这样以后她的面子还往哪搁。

    在众人惊愕之下,傅思诚环住她的腰肢走了出去。

    白亦然已在车中等候多时,远看傅思诚环着一女子的腰肢,猎鹰般精明的眼神一下看出了端倪,能把傅思诚搞到手的女人目前为止只有她做到了。

    直到走了出来,陈舒茗突然站住拨开他环着自己腰肢的手问道:“那么多人,你就不怕被记者拍到,到时候直接上新闻头条!”

    对于傅思诚这种大人物来讲,陈舒茗真的不愿意让他扯上什么麻烦。

    “你不懂我为什么那样做?”

    陈舒茗不知所措的咬着下唇吞吞吐吐道:“可是那样别人会对你有不好的印象,对于你的公司……”

    傅思诚猝不及防的用食指抵住她的嘴唇,伸手圈住她的身子,低沉的嗓音划过她的耳畔:“你是我的妻子,我若是连妻子都保护不了要公司何用?”

    “如果你觉得亏欠我,就弥补一下我。”

    “怎么弥补?”陈舒茗抬眸看着他。

    傅思诚趁机擒住她的唇,吞去她接下来说的话。

    “你说呢?”

    白亦然坐在驾驶车座上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回来的时候,陈舒茗跟傅思诚单独坐在后车座上,饭店发生的事让她有些烦闷,清亮的眸子里透出疲倦。

    “累了?”傅思诚轻声问道,瞥见她散落在脸颊的几缕青丝,伸手抚到脑后。

    陈舒茗被他这一举动愣在原地,脸色变得尴尬起来:“还好。”

    “舒茗,我问你件事。”

    陈舒茗偏过头看着他示意让他说下去。

    傅思诚眯着眼睛问道:“你跟顾明浩究竟什么关系?”

    “他?”

    “跟我没关系。”陈舒茗很快否认道。

    “那晚送你回家的人是顾明浩对吗?”

    “思诚……”陈舒茗抿着嘴巴,手指不停在衣服上打转转:“我不是故意瞒你,那样你会生气的对吗?”她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不住地看着他,傅思诚应该会原谅她的对吗?

    只见傅思诚漆黑的眸子愈加深邃,看的她有些发慌。

    她缓缓看向窗外无视掉傅思诚的目光,下一秒下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擒住,傅思诚紧紧盯着她。

    没有任何防备的吻上她的唇,不顾车里还有别人的存在,在她唇齿间不停吸允。

    “傅思诚……还有人……”陈舒茗欲要挣扎来不停地让他脱离自己的身体。

    “这是你要给我的弥补。”傅思诚笑的邪魅,完全不顾白亦然扭曲的神情。

    “大哥,你这就不对了,好歹我们也兄弟一场,惨不忍睹的虐我这单身狗。”白亦然从后视镜看了眼紧紧相贴的两人,无语道。

    “得了,你身后女人一大堆还没得你挑?”傅思诚讽刺道。

    说罢还不忘在陈舒茗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仍然恋恋不舍将她拥在自己怀里。

    “那些女人也就是玩玩,怎么能谈结婚论嫁呢?”

    “怎么着也要找一个像大嫂这么貌美如花的女人吧。”白亦然勾起魅惑的笑容用余光瞥向她。

    “你大嫂是你能比的吗?!”傅思诚一声令下又将怀里的女人抱紧了些,仿佛怕怀里的女人丢掉一样。

    “傅思诚,你弄疼我了。”陈舒茗兀的皱起眉,推开他。

    “大热天的想把我闷坏啊。”她忍不住反了白眼转头将车窗打开,顿时车里传来一阵凉爽的风。

    “闷坏也要闷在我怀里。”傅思诚今天格外想与她亲近,或许是今天饭店的那一幕让他有些发怒,这个女人真的太不让他省心,要不是今天他也在场这个女人又会被欺负了,想到这他突然心口一疼。

    “行行行,别肉麻了,听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白亦然鄙视地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