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二章 我不会让她知道的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很快车子停到了别墅门口,白亦然将车停稳后只见傅思诚很快从后车座出去绕到一边亲自为陈舒茗打开车门。

    “到家了。”傅思诚绅士地伸出手,陈舒茗看了一眼也没拒绝地攀上他的手下了车。

    两人正要提步离开时,白亦然低沉而带着玩味的嗓音开口道。

    “不请我进去坐坐?”

    傅思诚站在原地,回头看他正一脸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这个男人还真是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都领着妻子回家了当然是要干些正经事,他进了屋算什么情况。

    傅思诚凑近他,低声道:“你就不怕我告诉白叔你躲在我这?”

    白亦然一听,整个人后背发凉,他父亲的手段再清楚不过了,这次为了躲避家族联姻逃到哥这,要是让父亲知道,一定吃不了兜着走,这种赌注他不能轻易下的。

    “我……进去喝杯水总可以吧。”

    “思诚,让他进来吧。”陈舒茗帮着求情。

    她一想到待会要两个人独处一室就觉得尴尬的很,白亦然的出现让她觉得气氛微微缓和了些。

    傅思诚也不再固执下去,斜倪了他一眼冷声道:“进来吧,喝完水就走。”

    “没问题。”白亦然爽快的答应道,心里暗喜,进去容易,让他出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等他们坐下,陈舒茗换了拖鞋询问他们要喝什么。

    “纯净水,橙汁,可乐,要喝什么?”

    “我要可乐,冰镇的。”白亦然仰躺在沙发上说道。

    跟他相反的傅思诚仍然一脸冰冷地坐在沙发上,等着陈舒茗开口。

    “你呢?”

    “白开水。”

    “大嫂,你和我哥怎么认识的?”白亦然喝着可乐八卦道,时不时露出坏笑。

    这倒是让陈舒茗有些尴尬,当时跟傅思诚在一起完全都是各怀鬼胎,真要说个所以然她还真说不出来。

    “我和他……”陈舒茗吞吞吐吐道。

    “一见钟情。”傅思诚抢先回答,双手环胸,低沉的嗓音如同优雅的大提琴声。

    陈舒茗震惊地看向他,她没想过他会回答这个问题,更没想过他会这样回答,看来眼前的男人她真的要重新审视了,不过这样看起来还真不错。

    “啧啧,没看出来啊哥,当年珍妮弗追你的时候……”

    白亦然饶有兴趣的说着,一道如同猎物般锐利的目光朝他杀来,吓得他手里的杯子差点掉在地上。

    白亦然尴尬的笑了笑,将没说完的话生生吞进腹中。

    “珍妮弗是谁?”陈舒茗疑惑。

    “她是……”

    “没什么。”傅思诚冷声打断白亦然的解释,眸子狠狠地瞪着他。

    “水也喝完了,你该走了。”傅思诚下达逐客令。

    “哥,这么忍心赶兄弟我走?”白亦然搭上傅思诚的肩膀道。

    傅思诚猛的站起身,不留余地地开口:“我说的话听到没,出去!”

    白亦然讪讪点头,一股溜跑出门。

    门砰的被关上,傅思诚烦躁的厉害,陈舒茗见状过去安慰道:“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这样,白亦然也不是故意的,咱别生气不行吗?”

    她揽着他有力的胳膊细心地劝道。

    傅思诚反手扣住她纤细的腰肢,一把把她拥入怀里,紧紧的禁锢着,仿佛要活生生把她镶嵌在自己的身体里。

    “思诚,你怎么了?”

    傅思诚没有任何回应,一双大手慢慢抚上她挺翘的丰,臀。

    不得不说陈舒茗美得不可方物,灵动清亮的眼眸和粉嘟嘟的樱桃小嘴很自然的镶嵌在她精致小巧的脸上,狭长的眸子仿佛勾人魂魄的美。

    傅思诚看的入迷,情不得已地慢慢贴近她的身体,眼神变得有些迷离,就连呼吸都肆无忌惮地喷洒在脸上,映入眼帘的丰润小嘴,只要一低头便足够将她吞没。

    “傅思诚,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珍妮……”陈舒茗话还没说完便被她吻住。

    “唔……”陈舒茗伸出手就要推开他,眼神不断往周围瞄,捕捉能够打到他的机会。

    今天的傅思诚真是太反常了,从早上开始他就霸道的不得了,不仅如此还十分厚脸皮。

    “放……”趁陈舒茗说话的空隙,傅思诚找准时机探入,迫不及待的想要拥有她。

    陈舒茗被他吻得身子瘫软下来,到最后也没再反抗,由着他在自己身上游刃有余。

    半个小时过去了,傅思诚终于消停下来。

    他饶有趣味地盯着陈舒茗有些发肿的嘴唇,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你看什么!”陈舒茗一把推开他,却注意到他目光紧盯着自己的嘴唇,难道……

    她捂住嘴唇就往浴室跑去,镜子面前那张红肿的嘴唇呈现在自己面前时,陈舒茗懊悔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样子让她怎么去上班。

    傅思诚早已环上她的腰:“我只是在行使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他的声音温温雅雅,好像在勾,引她一样。

    “出去,我要洗澡。”陈舒茗扳开他的胳膊使劲将他往外推。

    “洗澡?要不我们一起?”傅思诚眯着眼睛勾起魅惑的笑容。

    “乱说什么呢!”陈舒茗瞪了他一眼,忍不住给他翻了个白眼啪的一声关上浴室门。

    听着里面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傅思诚不禁心情荡漾,嘴角忍不住又勾起笑意,他有些惊讶自己现在的状况,可不知怎么,看到她被自己欺负的气鼓鼓的样子,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傅思诚想的有些入迷,没意识到自己还站在浴室门前,手机铃声骤响。

    他回过神来,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喂?”

    “哥,你在哪呢,哥几个在金碧辉煌呢,要不要过来玩?”白亦然嚷嚷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傅思诚听的出来那边很吵,兀的皱起眉头。

    “我不去了,你们玩吧。”

    “喔。行吧。”白亦然听到他不来瞬间降低了一个分贝,正准备挂断电话时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开口问道:“哥,我问你件事。”

    “说。”傅思诚一向冷漠道。

    白亦然也见怪不怪,继续自己的疑问:“哥,你别怪我多嘴,今晚你为什么不跟舒茗说珍妮弗的事情?”

    “过去的事提它做什么?”

    “哥,珍妮弗也算是你的前女友,重点在于,她还怀过你的孩子。”

    白亦然猛的点醒他,傅思诚原本蹙起的眉头愈加紧锁住。

    “哥,你说话。”

    “亦然,我跟她早就结束了,你明不明白,我不告诉舒茗自然有我的打算。”傅思诚踱步走向落地窗压低声音道。

    “那你就打算这样瞒着舒茗,万一舒茗以后知道了怎么办。”

    “她不会知道的。”傅思诚果断地打断他,眸色愈加幽深。

    电话那头的白亦然叹了口气,妥协道:“好吧好吧,随你。”

    “我就是给哥提醒一下,还有一件事,珍妮弗下周回国。”

    “什么?!”

    这时,浴室门哗啦一声被拉开,傅思诚瞥见一眼走出来的人影,很快挂断电话。

    偌大的落地窗前,傅思诚冷漠地站在原地。

    “思诚,站在这做什么?”陈舒茗裹着浴巾一边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到他身边,他一转头却闻到一阵淡淡的清香,舒服地想让人入睡。

    傅思诚一把扣住她的下巴,眼睛仔细端详着略微红肿的嘴唇,眼角染上一层不明来意的笑意。

    “傅思诚,没看出来你这么厚脸皮。”陈舒茗打掉他的手白了他一眼。

    “刚才是谁躺在我怀里被我一阵猛攻?”

    一时间,脑海里播放着她在他怀里瘫软的场景,脸红的一直延续到脖子处。

    陈舒茗无力还嘴,嘟着嘴巴朝他哼了一声快速跑进自己的卧室,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醒来的时候傅思诚早就不在家里了,周末最后两天休息时间,陈舒茗待在家没事做,想起家中前些日子送来的补品,顿时灵机一动,拎了几件补身子的东西就往陈家走去。

    她到的时候门并没有锁,走进去的时候大厅里空无一人。

    咦,奇怪,人都去哪了?

    陈舒茗下意识朝四周望去,只听见从厨房里传来阵阵切菜声。

    “馨悦你怎么在厨房?”

    这时陈馨悦才发觉她不知什么时候到自己身后,她微微笑道:“姐,你来了,爸妈在楼上,今天我为他们做饭,李嫂家里有事请假了。”

    “馨悦,谁来了?”陈父听到动静,走下楼梯问道。

    瞥见拐角处陈舒茗站在那,一下愣住,只是那么一刹那很快转变,态度,慈祥的上前去。

    “舒茗,你怎么有空到家里来。”

    陈父拉着陈舒茗在沙发上坐下,接着陈馨悦又递给她一杯玫瑰花茶:“姐,尝一尝,玫瑰花茶可以养颜的呢。”

    “你们聊,我去忙了。”陈馨悦从头至尾的微笑看的她有些不自在,却还是温柔的点点头。

    “爸,这是朋友送来的补品,对身体比较有益,拿来您试试。”

    “诶,好,我们舒茗费心了。”陈父接过东西放置一旁又看着她。

    “最近忙不忙啊,一直想抽时间去看看你,没想到今天舒茗就先来看爸爸了,还真是开心啊。”

    陈舒茗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自觉地挠了挠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