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四章 心怀鬼胎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酒吧里进来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锐利的眼神不停在周围搜索,直到角落的人朝他招手。

    他快步朝角落走去,走的近了陈舒茗才看清他的模样,下一秒手中的叉子滑落。

    怎么是他?傅思诚的秘书? 他怎么会跟他们认识?一瞬间脑海里涌现出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惊得她说不出话来。

    “喂,舒茗,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老是心不在焉的。”林木子发现陈舒茗的异常,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陈舒茗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握住她的手道:“别出声。”

    另一头,男人在女人对面坐了下来,中规中矩的开口:“您就是珍妮弗小姐吧?”

    珍妮弗淡淡看了他一眼,口中的不满尽数表达出:“你是哪位?就这样明目张胆坐在我面前。”

    珍妮弗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就将头偏向窗外。

    前来的助理保持一贯的冷静,轻轻勾唇,按照傅思诚交代的话一字一句说道:“我们傅总抽不出时间,特意让我前来问候小姐。”

    傅总?真的是傅思诚?陈舒茗几乎耳朵都要伸到他们桌前,心里忐忑的要命,珍妮弗说的不就是之前白亦然口中的女人吗?想到这,陈舒茗原本悬着的心猛的被人揪住一样,压抑地喘不过气。

    那边的交谈仍在继续。

    只听到珍妮弗愤愤的声音:“什么?你说阿城不回来?一定是你们不想让我见他!”

    “我是他未婚妻,告诉我他在哪,我去找他当面问清楚。”珍妮弗起身要走,一直在旁边不开口的冷熙一下将她拉回沙发重新坐下。

    “他要是想来见你早就过来了。”

    珍妮弗甩开他的手:“我有他的孩子,他不能这样对我。”

    孩子!陈舒茗听的惊心动魄,手中的拳头下意识攥紧,目光紧锁他们的身上,可是大脑却一片空白。

    林木子同样看到那一幕,瞥见陈舒茗愈渐阴沉的模样,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舒茗,你还好吗?”

    只见陈舒茗目光呆滞,也不知有没有听她在说话,只是下一秒,珍妮弗踩着一双恨天高从他们身边经过,刺耳的声音惊动了陈舒茗,她侧头刚好与珍妮弗对上眼,却只是那么一刹那便很快离开,那抹不屑的眼神陈舒茗记得格外清晰,这也是她与珍妮弗的第一次见面。

    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林木子特意去送她回家,正要去开门时,里面的人快一步为她打开了门。

    “舒茗,你回来了。”一身家居服的傅思诚宠溺的看着她将她揽进怀里,点头向林木子道谢。

    陈舒茗一言不发任由他揽在怀里,眼神不停地游离。

    “木子,你回去吧。”陈舒茗见林木子还站在原地知道她不放心自己,于是勉强扯开一丝微笑。

    “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林木子说罢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不知为何,她见到傅思诚后气氛就异常沉闷,就连她经常驰,骋夜,场见过很多男人的她,在看到他以后气势不由得弱了几分。

    感受到怀里的陈舒茗情绪不对,砰的一声关上门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傅思诚,放我下来,你干嘛!”陈舒茗不停捶打他的胸口,下意识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可越是这样,傅思诚将她抱的很紧。

    “你。”傅思诚勾唇邪笑,径直走上二楼卧室,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傅思诚,你别乱来,这是我卧室,你快出去!”陈舒茗已经被他逼到墙角处,此时已毫无退路。

    她紧紧护着胸前,一只手愤愤地指向门外:“出去!”

    傅思诚却逼得越近,甚至整个身子都朝她倾斜过来压在她身上,男性独有的磁性嗓音萦绕在她耳畔,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每一寸肌肤上,惹得她浑身酥软。

    “你为何这样拒绝我?你可知道这a市所有女人巴不得爬上我的床,你在上演欲擒故纵的游戏?”

    他的声音低沉而又磁性,身上独特的古龙水味倾入她的嗅觉,骨节修长的手指攀上她的下巴道:“你是我的女人。”

    “你混蛋!”陈舒茗忍不住破口大骂,不就是有几个女人稀罕他吗,那又怎么样,搁在她陈舒茗身上就是个例外,想必今下午的女人也是他的吧,想到这陈舒茗冷哼一声。

    “傅思诚,你演戏也要看清楚对象,你记住不是所有女人都必须要爱上你。”

    她一把推开身上的傅思诚就朝门口走去,只觉得手上猛的一紧,疼痛感加重。

    傅思诚紧紧攥住她的胳膊:“你一定会爱上我。”

    “你以为你的钱能够收买所有女人的心?”陈舒茗冷哼一声,“那你看错人了。”

    “陈舒茗!”傅思诚低吼一声,眉头倏然蹙起,一把将她圈进自己怀里,毫无征兆地吻上她红润的嘴唇。

    “唔……放……”陈舒茗简直要气炸了,下午还让秘书去会见别的女人,晚上就对自己热情似火,这种男人还真是祸水,奈何男人的劲实在太大,她转了转眼睛,下一秒主动出击咬住他的嘴唇。

    嘴里的血腥味蔓延开来,相互缠,绵的唇齿一下抽离出来,傅思诚按住自己红肿的嘴唇,气的牙痒痒。

    再次俯身,吻由浅至深,他按捺住心里不明的怒火不停吸允着她火红的花瓣,直到两人吻到快要窒息,陈舒茗闷得喘不过气,就在她张口的那一瞬间,温热的唇齿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进入,紧接着又是连绵不绝的暧,昧。

    房间里闪烁的那一抹暖光此时也被情,爱充斥,逐渐变得灼热,没一会儿,整间屋子的温度也上升了好几个度。

    “唔……放开……”陈舒茗被吻得意乱情迷,朦胧中不停地扯开紧闭的衣领,男人庞大的身躯感受到柔软的肌肤,下腹猛然一紧,抬头看着她时,眸子里闪烁着迷离的水光。

    被扔在床上的陈舒茗还没来得及清醒,傅思诚步步逼近,大手不停摩挲着柔软的肌肤,炙热的吻痕从脖颈处蜿蜒而下,鼻间弥漫着女人芬芳的清香。

    他一向有着强大的自制力,对女色从不着迷,一直到了今天,身子下喘,息的女人一次次挑起自己的欲,望,该死,他怎么觉得下腹有股炙热在不停涌动。

    陈舒茗瘫软在床上,忽的推开他,嗫嚅道:“我要睡了……你别……”

    说罢,也不顾身边的男人,自顾翻了个身,紧紧闭上了眼睛,身子僵硬。在昏暗的灯光下,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柔软的青丝有些凌乱的搭在脸上,原本就红润的小嘴此时愈加通红,脖颈处斑斑点点的吻痕。

    傅思诚盯着身下浅睡的女人,突然有些不忍打扰她,硬生生将自己的欲,望逼进心里。

    脚步声渐远,陈舒茗松了一口气,心中悸动难平,不知不觉间就这么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陈舒茗是被饿醒的。

    想想昨天的事,心中总有些打鼓,定了定神,选了件半高领鹅黄色连衣裙,正好可以遮住那些斑斑点点。

    悄悄到了傅氏集团门下,保安认得她是盛世公司总监,恭敬的鞠躬后请她进来。

    陈舒茗本来生得一张好皮囊,白里透粉,清亮的眸子仿佛能勾人魂魄般迷人,美得不可方物。

    沿着走廊往前走,男白领看到她忍不住驻足观看,惹得其他女员工示以白眼。

    陈舒茗一向淡定自若,一直走到总裁办公室停了下来,门虚掩着半条缝,便侧耳听,娇柔的女声从里面传出:“思诚,我这次回来就一定要见到你的。”

    陈舒茗一下愣住,心里某处莫名疼痛起来。原本她想来要个解释,结果……

    接着男人一贯冷漠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办公室里安静的离奇。

    “现在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傅思诚冷声开口。

    “思诚,我是你的未婚妻,我应该在你身边。”

    珍妮弗说着,绕过办公桌攀上他的脖颈。

    “从小到大我就喜欢你,现在终于可以在一起……”

    “在a市喜欢我的女人多的是。”傅思诚打断她的话冷声说道。

    “思诚,我们真的不能回去吗?”珍妮弗说着附身向前,她一向能够把握地住分寸,这次也不例外。

    胸前那双雪白的柔软快要呼之欲出,傅思诚正对着,脸上的表情愈加低沉。

    下一秒他别开目光,腾的起身拉开与她的距离:“珍妮弗,别等我赶你走。”

    陈舒茗站在门外听的一清二楚,心仿佛被无数块巨石砸住疼的喘不过气来,从缝隙里瞥见女人的容貌,如果没记错,那晚在酒吧也是这个女人。

    可是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故事?正当陈舒茗发呆之际,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

    傅思诚那张俊逸的脸庞清晰地呈现在她眼前,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刚迈出一小步就被后面巨大的力量扯进办公室。

    “怎么,在外面站那么久不进来。”傅思诚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眯着眼睛问她。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的好事。”陈舒茗阴阳怪气地说道,身子不耐烦的想要脱离他。

    “啧啧,我的女人吃醋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