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五章 他的妻子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从陈舒茗迈进办公室那刻,珍妮弗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女人对于她是个巨大的威胁,她还没见傅思诚主动揽过哪个女人的腰。

    “你是谁?”珍妮弗不屑的开口。

    “忘记跟你介绍,这是我妻子,陈舒茗。”傅思诚淡淡开口。

    顷刻间,办公室充斥着浓烈的硝烟味。

    “陈小姐,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珍妮弗昂着头居高临下的问道,她本来就比陈舒茗高多半个头,这样一来说话的气势也高涨起来。

    “珍妮弗,我想你记错了,我们从未见过面。”

    “呵,也是,我怎么会和你这种人见面?!”

    “出去。”傅思诚指着大开的门厉声道。

    珍妮弗愤愤地盯着陈舒茗,她万万没想到傅思诚居然会这么护着这个女人,不过只要是她想得到的东西没人能够跟她争夺。

    她嗤笑一声,一把拎起沙发上的包踩着恨天高破门而出。

    整个过程陈舒茗处于懵逼状态,直到傅思诚起身关紧门再次走到她身边,她才恍然大悟。

    空荡荡的房间,好像她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来的时候她只想为自己讨一个说法,现在看来好像没必要。

    陈舒茗拎起包就朝门口走去,在门口被傅思诚挡住。

    “谁让你走了?”

    “走不走是我的权利,你管不着!”

    “我管不着?那我让你看看究竟能不能管的了。”

    毫不防备地,有力的大手禁锢住她小巧的下巴擒住她的红唇。

    “我要你记得,你是我的女人。”

    傅思诚惩罚性地在她嘴唇咬了一口,陈舒茗吃痛的叫了一声,反射性地将身上的男人推开。

    “全a市都是你的女人,还缺我这一个?”陈舒茗嗤笑,明媚的眸子里泛着淡淡忧伤。

    他倏然紧蹙起眉头,她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却让他心头一疼,下意识更是将她紧紧锁在怀里。

    “我解释给你听。”

    傅思诚耐下性子淡淡开口,怀里原本挣扎的人也逐渐停了下来。

    “我跟她的婚约是家族之间定下来的,至于我对她没有一丝感情。”

    “那她为什么回来……”

    “你是说她为什么回来找我是吗?”傅思诚猜破她的心思快一步说出口。

    只见陈舒茗点了点头。

    “我们公司需要与她们公司联手才能处理一些问题。”

    “就只是这样?”陈舒茗看着他深邃的眸子半信半疑道。

    “对啊,要不然你还希望我们发生些什么?”傅思诚坏笑着,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处,整个人紧绷起来。

    陈舒茗嘟起嘴巴勉强地点了点头,一把拍开揽在自己腰间的手:“注意形象,这是办公室。”

    傅思诚唇边的笑意愈深:“你在吃醋?”

    “没有。”陈舒茗反射性地答道,心一个劲儿扑通扑通地乱跳。

    “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陈舒茗用手挡住自己的脸颊就往门外走去。

    傅思诚难得的好心情又怎么会错过与她独处的机会,没等她走出几步他紧随其后。

    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傅思诚按压在副驾驶车座上。

    “傅思诚你还讲不讲理。”陈舒茗揉了揉发痛的肩膀不满道。

    “我只对我的女人不讲道理。”

    陈舒茗无奈,在心里默念一百个傅思诚不是人,然后扬起一抹笑容:“去陈家。”

    本来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去陈家,好些日子没去看父亲,心里竟然有些想念,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似乎慢慢找到家的感觉。

    到陈家楼下,陈舒茗示意让傅思诚待在车上,自己则去后座拿出准备好的礼物。

    开门进去的时候,大厅里空无一人,正当她纳闷之时,陈馨悦熟悉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妈,这都多长时间了,您答应我会让我跟思诚在一起的。”

    陈馨悦明显不悦,说话时不满的撅起嘴巴。

    “馨悦,别心急,等再过段时间陈舒茗对我们放松警惕我们再动手。”

    这段时间陈氏的盈利全都倚靠盛世的的加入,明眼人都看的出来,陈舒茗在其中占举足轻重的地位,要是现在将这层纸捅破,陈氏又将会面临一次巨大危机。

    陈馨悦恼火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把抓起沙发上的靠垫望地上砸去。

    “我已经等不及了,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傅思诚了,再这样下去我怕我们之间的感情会淡下去。”

    现在能做的只能靠母亲来拉进她与傅思诚的距离,可又该做什么要他过来家里呢?

    陈馨悦正想着,陈母突然开口说道:“去,给你姐打电话就说好长时间没见面了,让他们来家里吃饭,跟你姐夫一起来。”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陈舒茗那么注重亲情的人肯定会来的。”

    陈馨悦喜出望外,一改之前低沉的情绪冲下楼梯去打电话。

    陈舒茗难以置信地听闻这一幕,接着手中的礼品相继掉落在地上撞击出剧烈的声响,目光仍是不离楼梯上的人。

    倏然,在看清楚楼梯口站住的人她一时愣在原地,脸上上扬的笑容顷刻间僵硬住,说出的话也结结巴巴:“姐……你……你怎么来了。”

    陈母听到动静后也很快从楼梯上下来,瞥见陈舒茗站在楼下,那张老谋深算的脸上很快泛起一抹慈祥的笑容,迎着她走下去拉起她的手。

    “你妹妹正要去给你打电话叫你们回家吃饭呢,你说你们也好些日子没回过家都有些想你们呢。”

    陈舒茗超脱以往的镇定,她静静的盯着他们多变的脸颊,自嘲地笑了一声,抽出她的手淡淡开口:“要我回家是假,见傅思诚是真吧。”

    “什么真真假假,母亲疼你都来不及呢。”

    “就是啊姐,你这样说可就伤妈的心了。”陈馨悦随声附和道,目光早已在周围神游捕捉某人的身影。

    “别看了你要的傅思诚没来。”陈舒茗用余光撒了她一眼猜中她的心思。

    陈馨悦一下僵在原地,房屋里失去声音,整间屋子安静的可怕。

    陈舒茗从未有过今天般的镇定,那些在心底温存的亲情终于被谎言撕扯开露出狰狞的面孔。

    “刚才我们说的你都听到了?”陈馨悦换上她一如既往的不屑问道。

    “我听到了又怎样,你们干出来的龌龊事情还不让人说吗?!”陈舒茗咬牙切齿道。

    见这层窗户纸捅破,陈家母女俩也索性卸去伪装,说出的话字字扎心。

    “你别做梦了,你还真以为你跟傅思诚能长久,上次在家别以为我没看出来傅思诚对你的态度,明显不想搭理你,你还热脸贴冷屁股,照这样还不如老老实实把他还给我们馨悦。”

    “呵……”陈舒茗轻笑出声,神情淡然的看着他们母女俩。

    “你笑什么?”陈馨悦厌恶地撒了她一眼。

    “你们背着父亲干这些事情就不怕父亲责罚你们?”

    只见陈馨悦突然笑出了声,好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慢悠悠走到她身边凑近她耳畔道:“你知道是谁支持我这样做吗?”

    “是父亲。”陈馨悦嗤笑一声从她身上移开,得意地双手环胸不停打量着她。

    原本以为会因此失了方寸的陈舒茗却出奇的平静,眼神没有惊起任何波澜,她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你以为这样就能接近傅思诚?你哪来的自信认为他会看上你?”

    听言,陈馨悦脸色骤变,脸一阵青一阵白:“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是很清楚吗,就你这样恐怕他就连撒一眼的功夫都懒得给你。”

    陈馨悦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她紧咬着嘴唇,突然上前一步将陈舒茗狠狠往前一推,指着她的鼻子愤愤道:“你别用激将法激我,这招对我毫无用处,父亲现在是站在我这边帮我,你不过就是陈家的附属品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比?!”

    陈舒茗没想到她力气居然那么大,幸亏今天选了一双平底鞋,才不至于直接往后摔过去只是扭到了脚。

    她拧起好看的眉头,抿了抿嘴唇冷声道:“我确实没想过跟你比,我要比的是比我强的人,我从不认为你哪点别的过我,我何必花费力气跟你争执?”

    “你!”陈馨悦气急败坏,脸更黑了,冲上来就要给她一个耳光。

    却没注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迅速朝这边奔来。

    挥过来的手停在半空,有力的大手狠狠攥住她的手腕。

    “你想动我的女人?”

    陈舒茗诧异,转头正落入他坚实的怀抱,停在半空中的那只手被狠狠甩了过去。

    “没事了有我在。”傅思诚原本阴冷的眸子在看向她的时候变得愈加温柔,宠溺的眼神柔到骨子里。

    “你怎么过来了?”

    “我不过来难道要你一个人受她们欺负?!”傅思诚紧皱着眉头,积攒的气愤在此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对她的心疼。

    陈馨悦不可置信得看着眼前一幕,灵机一变顿时换上一张楚楚可怜状:“思诚,你听我说,是她……”

    “闭嘴。”傅思诚眯着眼睛气的大吼,紧紧抱着怀里的女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