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六章 哪点比的过我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他身上散发的冰冷气势让原本一身气焰的陈馨悦顿时打回原形,怯怯地看着他,迈着步子欲要挽上他的胳膊,却被傅思诚大手狠狠挥开,像远离垃圾一样朝后退了几步拉远有她的距离,冷声说道:“我从不打女人,别让我破了先例!”

    陈馨悦踉跄在地,眼眶发红的厉害,圆溜溜的眼睛恐惧地看着他,半晌才委屈巴巴地说道:“思诚,我哪点不如那个女人,论长相论家世我都比她好!”

    听到这里,傅思诚冷哼一声朝她的方向迈了几步躲在地上一把擒住她的下巴毫不留情地开口:“我嫌你脏!”

    话音还没落下他如同碰到垃圾一样烦躁的将她下巴甩了过去,眼里满是厌恶。

    “我们走吧。”傅思诚回头,对陈舒茗温声道。

    身后,陈馨悦不停在原地哭喊着,刺耳的哭喊声直袭她的耳膜,她烦躁的摇了摇头,只觉得身体一下腾空,傅思诚就将她拦腰抱起走出门外。

    “喂,你放我下来!”陈舒茗有些不自在突然亲昵的举动,不停拍打着他的手臂。

    “你的脚肿了,如果你还想去上班就乖乖在我怀里待着。”

    傅思诚有条不紊地说着,打开副驾驶将她抱了进去,自己很快绕到驾驶座上关了车门。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抱着自己的时候动作也十分轻柔,余光正扫到目视前方的傅思诚,她抿了抿嘴唇别过头朝窗边看去。

    看她这样,傅思诚本来积蓄的恼怒一下子全没了,心里只想着她发红的脚踝,心里心疼的不行。

    他伸出手,轻柔地将她掉在耳前的青丝挽了过去,有些责备的开口:“要不是我不进去,你一个人要撑到什么时候?”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想起早上在办公室那一幕,气不打一处来,用力拍掉落在自己脸颊的大手瞪着他:“你一天数不尽的特殊客户,我哪敢麻烦您。”

    傅思诚这才想起来早上珍妮弗被她撞见那事,态度一下软了下来:“你这是吃醋呢?我那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喔,那是被我看到了你才决定告诉我,在那之前你就没打算告诉我是吧。”陈舒茗就像小女孩一样,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别过头堵着气。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知道又该多想了,好了别赌气了。”

    要是这事搁在别人身上,傅思诚才不会管她们怎么想,反正他们爱钱拿了钱自然就乖了,可她是陈舒茗跟别人不一样,那个善良又固执的陈舒茗,她一这样傅思诚顿时没辙了,轻叹了口气,弯腰握住她那白皙的有些发红的脚踝按在手掌里细心的揉捏,陈舒茗想拍开他的手,无奈他却攥的更紧。

    “啊……疼疼疼,你轻点……”陈舒茗被他这么揉捏,脚踝上的疼痛感愈加强烈疼的她叫出声来,紧紧搂住他的脖颈。

    傅思诚的动作随着她的呼声而愈加轻柔,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如果你不逞强就不会弄伤自己了。”

    “是啊,也不知道是哪位总裁大人气的我弄成这个样子。”

    如果当时是傅思诚跟她一起进陈家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至少在傅思诚面前不会将脸皮撕扯地很难堪。

    傅思诚听她这样说心情居然好了起来,直直盯着她,也不言语。

    “你别看了!”陈舒茗伸手就要打他,却被男人有力的手臂紧紧抓住将她揽进怀里,虽然车子外的人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做什么,陈舒茗改时间觉得有些膈应,撑着身子想要起来。

    傅思诚当然不会让她如愿,好不容易躺进她怀里的女人怎么会轻易松开她呢,想到这他勾起一抹薄唇:“你觉得我现在会干什么?”

    男性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犹如缠人的妖精一样诱,惑着陈舒茗,没一会儿车里的空气变得燥,热,她咬了咬干涩的下唇正打算跟他好好理论一番,唇猝不及防地被堵住,接着湿热的触感应运而生。

    “唔……放……”陈舒茗挣扎着起身却不小心扯动本来就扭伤的脚踝,失声痛叫出来。

    傅思诚情不得已想继续下去,可看到她痛苦的表情一下回过神,性,感的唇瓣很快从中抽离出来。

    “没事吧舒茗。”

    陈舒茗无力地白了他一眼:“有事,有大事,你把我脚弄痛了我要你赔偿。”陈舒茗干瘪着嘴,委屈巴巴的样子看的他心疼。

    “好了,先回家吧。”

    这天的夜晚过得格外漫长,对于她来讲就像是经历一场冗长的浩劫,晚上发生的事情不断在她脑海里闪现,然后一点一点吞噬着她的温情。

    早该这样了,陈舒茗你也该死心了,与其回到那个眼里只有利益与权势的陈家,她宁可从未遇见过他们,思索了不知有多久,一阵困意袭上心头,意识逐渐朦胧的她才借着困意瘫软在床上。

    这一睡就到了翌日清晨,陈家早已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和上次一样,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硬生生闯进陈家,巨大的动静惊扰了还没起床的陈家人。

    陈父心里一惊立马从床上翻身下床顺势推醒了身边的陈母。

    “快醒醒,怕是咱家出了大乱子了,我先下去看看。”陈父脸色骤变眉头拧成一股绳,从旁边的椅子上抽出件衣服套在身上出了门。

    “啪!”桌上的东西尽数砸在地上碎了一地。

    “陈建豪,你个孬种!”为首的男人在大厅张牙舞爪的叫喊着,一把推翻了桌边的椅子一只脚踩在上面。

    “这里是陈家,你们不能乱来!”

    管家阻挡在闹事的人面前堵着不让他们上楼梯,眼神里尽是慌乱与不安,可哪知道这些人根本就不怕事情闹大,直接一把将管家往旁边一推,整个人往后栽倒在地。

    “兄弟们给我上楼!”

    “不用你们来请,我人就在这。”陈父不知何时已经下了楼梯,紧接着还有陈馨悦搀扶着陈母。

    “我们老大说了,两个时辰后滚出这里!”

    为首的男人指着他的鼻子道,看他的眼神极其不耐烦。

    陈父一把甩过他的手指,愤懑道:“你信不信我告你私闯民宅,立刻从我家滚出去!”

    “滚出去?”男人嗤笑一声,上前狠狠推了他一把,毫不留情的开口:“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们老大说了,这些地盘已经不归你们,你想怎么样?!”

    被他这么一推,陈父毫无征兆地往后踉跄了好几步,幸亏陈馨悦稳稳地扶住他。

    “爸,你没事吧。”

    “我们有说我们不搬出去吗?不猜也知道是陈舒茗那贱,人干的事吧。”

    “也难怪,主子是什么德行底下的人能好到哪去?!”

    陈馨悦趾高气昂地吼道,身子因为气愤不停地微微颤抖着。

    “爸,我们走!”陈馨悦瞥了他们一眼转身扶起陈父就走。

    本来就心脏不好,今天被他们这么一闹胸口沉闷地好像被巨石砸住一样,疼的喘不过气来。

    以为陈馨悦会怎么说一番来缓解一下紧张的局势,这间老房子是从父辈那传下来的,陈父怎能眼睁睁看着它被别人拿走,正想着,却听到陈馨悦一句“爸,我们走”,气的他甩开了她的手,站起身咬牙切齿道:“陈舒茗是我女儿,我不信她会这么残忍对我们,一定是你们背着她想夺走我们陈家财产,馨悦,给你姐打电话!”

    “爸!别再自欺欺人了行吗,陈舒茗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现在打电话去无疑是自取其辱……”

    “打电话!”陈父愤怒地打断她的话吼道。

    为首的男人倒是一副懒散的仰躺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们看。

    电话不知响了多少声仍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瞥见陈父眸底愈加幽深,意料之外,再拨打过去已显示关机状态。

    “爸,陈舒茗明摆着不让我们好过!”陈馨悦紧紧攥住电话,手指关节处开始泛白。

    男人似乎早就看破这一切,勾唇拍着手走近他身边,话里带着一丝挑衅:“怎么样?心满意足该滚了吧。”

    也不等陈父开口,侧头对身后的小弟示意,紧接着几乎是撕扯着将他们赶出陈家。

    “你们要干什么,信不信我报警!”陈父挣扎着挥开他们,气的他脸一阵白一阵青,陈馨悦护着身边的陈母,此时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那些男人哪管什么怜香惜玉,硬生生将他们推出去,砰的一声,门被紧锁着。

    与冰冷的台阶撞了个满怀,陈馨悦紧皱着眉头低咒一声,小腿肚被划破,没一会儿密密麻麻的血丝渗出来,她双手撑着站了起来,由于用力小腿的疼痛感又加重几分。

    “陈舒茗,你不会就此得逞!”

    狠戾的眸子紧紧盯着散落在地的行李,攥着的拳头不由加大了力度,尖锐的指甲快要镶嵌进掌心里。

    将父母安顿好住处,摸了摸兜里仅存的几张红票子,心里的恨意又加重几分,已经全部冻结,她突然有些佩服陈舒茗,居然可以在这么短时间内搞垮陈家还冻结所有资金,想到这,她决心一定要她尝到苦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