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七章 我要的补偿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另一头的盛世公司,陈舒茗端坐在总监办公室刚获得陈馨悦一家被赶出家门的消息,饶有趣味地盯着信息勾唇一笑,完全没有听到敲门声。

    直到门外的人推门而入她才缓过神,抬头看到林秘书抱着一沓文件走到桌前。

    “陈总监,什么事让您这么开心?”

    被她这么一说,陈舒茗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好意思起来:“有这么明显吗?”

    林秘书捂着嘴巴噗呲一笑,将整理好的文件放在桌上:“好啦陈总监,这是今天需要签字的文件,您过目一下。”

    “好,你放着先下去吧。”陈舒茗礼貌地笑着,完全没有上司对下属的严厉,对公司每位员工她都做到细致入微地观察,所以与下属的关系处的也是极好的。

    林秘书应声转身出去,刚拉开门却被一个高大的身影堵住出口,她抬头看去一时惊在原地。

    “总……总裁……”林秘书吞吞吐吐道,下意识往后推了几步,男人身上独有的冷漠气场,俊逸的脸庞带着几分生人勿近的气息,一时间她竟不知该做什么。

    听到动静,陈舒茗从一堆文件里抬头望去,只见傅思诚朝她走来,一身黑色西装搭配藏蓝色领带更显尊贵王子的典范。

    “林秘书,泡两杯咖啡进来。”瞥见林秘书愣在原地便命令道。

    看着门被关上,陈舒茗绕过桌子站到他身边道:“你怎么有空过来?公司不忙?”

    “别忘了这家公司也在我管辖范围内。”傅思诚一改一贯的冰山脸眉眼处勾起一抹笑,一把揽过她的腰肢优雅地坐在沙发上,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你干什么?这是办公室。”陈舒茗白了他一眼就要站起来又被他紧紧圈在怀里,一个没坐稳整个人都朝他身上倾倒过去。

    “这么迫不及待?”

    男人的鼻息喷洒在她敏感的耳后,身子一僵下意识就坐起身来,傅思诚怎么会轻易便宜她,探在耳后用舌尖挑逗着她敏感的耳根。

    被他这么一弄,陈舒茗脸上渐渐泛起红晕,紧张的咬着下唇。

    倏然,门从外拉开,林秘书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撞见这一幕,手中的咖啡杯一抖差点掉在地上。

    陈舒茗一个灵光从他身上跳起,胡乱的拨弄了散落在耳前的头发,眼神漫无目的的扫视屋子,紧攥在掌心的手紧张的捏出了汗。

    屋子里安静的要命。

    “没人教你进来要敲门吗!”倏然,傅思诚冷冽的嗓音划破诡异的氛围,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对面的林秘书,冷眸像猝了毒的利刃,多看一眼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我……敲了好几次……没人回应……”林秘书颤颤巍巍解释道,始终垂着眸子不敢看他。

    “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傅思诚冷声说道。

    林秘书倏然抬头,颤抖的睫毛下氤氲着迷离的水光,生怕下一秒泪水就夺眶而出,她早就听闻总裁的冷厉却从未见识过,时隔多日她在自己身上体会的淋漓尽致,她紧紧咬着下唇想要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出口。

    陈舒茗见状,赶紧挽着他的胳膊温声说道:“思诚,林秘书在业务能力当面可谓奇才,为公司出过不少力,我想你也不想白白丢失人才是吧。”

    听到她的声音,傅思诚原本烦躁的心情也稍微缓和了些,只见林秘书始终低着头站在门口。

    “出去!”

    林秘书一怔,很快将手里的咖啡放在桌上快步走了出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直到离办公室远了些,林秘书才松了口气,苍白的脸颊慢慢有了血色。

    “好了别生气了。”水灵清亮的大眼睛不住地看着他,像个撒娇的小女孩。

    粉嫩的樱桃小嘴微微嘟起,他趁机擒住她的唇,再也抑制不住想吻她的冲动,趁她张嘴的空隙唇齿相互纠缠在一起。

    身上是傅思诚坚实灼热的胸膛,他紧紧贴着她柔软的身子将她困在自己怀里。

    “唔!”陈舒茗无力的推开他,却换来他更强有力的吸允,从一开始的推搡到最后瘫软在他怀里,生涩的回应。

    情迷意乱间,办公室没弥漫着情,爱的旖旎气息,陈舒茗忘记自己还处在办公室里,伸出手无力地攀附他的脖颈,也主动回应起来。

    她的反应无疑是给他鼓励,吻得更加深入,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注意到她今天穿了一身正装,凹凸有致的身材把胸前无限春,光暴露无遗,他一边吻着一边不忘解开衬衫的扣子,整个动作仓促又急迫,恨不得像变魔术一样一下把扣子全部解开。

    当欲,望到达顶点,一股大力猛的从他身上推开,陈舒茗终于喘了口气护住自己,红唇愈加殷红。

    “别闹,来,我们继续。”傅思诚倒好像不恼怒一样,整个身子附上来。

    “走开啊,这是办公室!”陈舒茗怎么也没想到,这男人轻而易举就将自己勾,引过去了,她用力推开他,胡乱的将扣子快速扣上。

    傅思诚愣在原地想了想,大拳狠狠砸向沙发,还把她吓了一跳,一脸欲求不满地看着她。

    “我要补偿。”

    “补偿你个头,赶紧出去我还要上班,你再待下去恐怕这公司员工都被你开除了。”陈舒茗白了他一眼,径直到办公桌旁坐下。

    他的长腿逼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行至她跟前,感受到一直放在自己身上的冷冽目光,手徒然一抖,手中的笔脱落,温暖有力的大手再一次环住她的腰肢,下巴抵在她脑袋上温声道:“今晚有场商业酒会,你陪我去。”

    “你那么多女伴随便找一个就好了,她们对你可都是垂涎欲滴。”

    话里话外透着一股浓烈的醋味,她还没察觉到,傅思诚却勾唇一笑。

    “你跟她们可不一样,参加公共场合当然要带着夫人。”

    听言,陈舒茗轻咳出声:“看你表现,我可不是那么好妥协的。”

    她哼了一声转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回过头盯着桌上密密麻麻的文件,说是在阅览,实则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傅思诚也不觉得累就这样一直抱着她,时不时在她耳根呼着热气,陈舒茗哪能经得起他这样折腾,气极拿开他环在腰间的手:“你这样很过分诶,你这样我根本没有办法专心工作!”

    他眯着眼睛打量着她:“既然这样,要不要答应?”

    果然男人得不到满足就会一直在你脑袋边轰炸你,陈舒茗无奈的扶着额头:“下午几点?”

    见她这般模样,他不由轻笑出声,眼神温柔如水地注视着她:“下午七点我来公司接你。”

    说话的空隙,他速度极快的在她侧脸亲了一口,得意地看着 她。

    等他走后,脸上的绯红迅速膨胀着,她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心里莫名温暖起来,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她突然很喜欢这种被他紧紧圈在怀里的感觉。

    把手里的文件处理完已经是下午六点半,这才想起来晚上还要和他一起赴约,顾不上收拾一溜烟往楼上跑去。

    一辆宝蓝色法拉利停在公司门前,见她跑下来,傅思诚摇下车窗道:“上车。”

    车子开始往前行驶时,她才记起一件最重要的事,挑选礼服!

    眼看马上就到七点,陈舒茗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向他开口,不停地咬着下唇。

    “那个……我礼……”

    “礼服在后车座,待会换上。”傅思诚淡淡开口。

    陈舒茗惊愕地看着他,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一定忘记买礼服,再说了他买的万一穿不了怎么办。

    “我穿……”

    “s码,这些你不用操心我都办好了。”

    鹅黄色鱼尾裙衬的她优美的身姿添了几分女人的妩媚,正好合身。

    他们来的有些迟,柔软的大卷发柔顺的披在肩后,挽着傅思诚进去的他们无疑成了全场的焦点。

    那些商业白领精明的眸子不停注视着眼前的美人,美得清新脱俗。

    傅思诚蹙起眉头,见这么多男人盯着自己的女人看,仿佛自己的猎物被别人盯上的那种愤怒,眸子里冷的拒人千里之外。

    侧头看着她,陈舒茗优雅的微笑着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还真是美得不可方物,纤细的锁骨勾勒出迷人的线条,白皙的肌肤透着少女似的粉嫩,尤其那双清亮的眼眸看的人仿佛能勾人魂魄。

    这个女人居然在大庭广众下笑的这么开心,她难道看不出来这些男人已经视她为囊中猎物了吗。

    陈舒茗只觉得腰间一紧,回头看他,脸色冰冷的骇人。

    “不准离开我的视线。”傅思诚压低声音道。

    话音刚落,一位老总就绕到傅思诚面前笑容满面:“傅总,好久不见。”

    陈舒茗微微勾唇轻声道:“我过去拿点东西,你们聊。”

    听言,傅思诚皱起眉头腰间的手慢慢松开:“马上过来。”

    嗓音温柔却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定,直到她身影走出去好远才回过头来。

    “那位是……”老总抿了口香槟笑道。

    “我的妻子。”傅思诚也不避讳什么,说罢又朝她走过去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抹鹅黄色身影却不见了。

    他一口饮尽酒杯里的液体,也不管老总跟他讨论公司业务,快一步开口道:“抱歉,我有事先离开一下。”

    陈舒茗先是拿了鳗鱼寿司,刚要转身回去,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拐进通往洗手间的走廊深处,鬼使神差似的跟着她走了过去。

    走廊里空旷无人,她每走一步鞋子与地面碰撞出清脆的响声,要是突然出现什么人就算要喊救命也没人听的到,想到这,陈舒茗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这里距离大厅起码也有十分钟的路程,真不知道这样待下去会遇见什么。

    那抹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她咬了咬下唇正打算往回走,转头就撞进坚实的怀里,满身酒气。

    一个灵光推开眼前的人,顾明浩!他怎么会在这!

    陈舒茗瞥了他一眼并不打算跟他有什么交集绕过他就走。

    手腕被一股大力抓住,她想都没想就狠狠甩开。

    到底还是男人的劲大,对于她这点力气就好像挠痒痒般轻盈,反手将她拥在怀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