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九章 离她远点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认得她们是企划部的小员工,平时也说过几句话,瞥见陈舒茗的冷眸注视着她两,手足无措之下,慌乱的从茶水间另一头的出口落荒而逃。

    她也不怕破碎的玻璃划伤手指,木讷地一个个捡了起来,手指却颤抖的厉害,怎么突如其来的,生活变得这么糟糕。

    日子一天天过去,陈舒茗的心情没有一点好转,每天上班门口都有一大堆记者簇拥着问她问题,起初她还作出回应,一直这样下去,也失了耐心,连着几天没去公司。

    虽然最后事情被傅思诚压了下来,公司员工却对她的偏见越来越大,有几个部门的少数员工因为受不了这种不按时上班的上司递交了辞呈。

    “舒茗,你都好几天不吃不喝了,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林木子坐在她身边端着刚熬好的桂圆八宝粥慢慢搅拌着。

    陈舒茗一声不吭,蜷缩在沙发上双手环抱着,目光空洞。

    良久,她轻声说道:“木子,我有个想法不知该讲不该讲。”

    听到这,林木子连忙摆手道:“没事,有什么就跟我说。”

    “其实报纸那件事是我娘家人弄得。”

    “什么!”林木子惊讶的叫出声:“你没说错吧,他们真能干出来这种事?”

    “你怎么早不跟我说?!”林木子放下手里的粥揽住她的肩膀揉了揉头。

    说罢,陈舒茗勉强扯起一抹笑容,双手撑着下巴淡淡开口:“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更没有想过她们不顾亲情将我推到风口浪尖。”

    “这种事情你直接告诉傅思诚不就好了,a市他可是独占鳌头。”

    听言陈舒茗用胳膊肘推了她一下,打掉她的手:“你笨啊,他现在因为我都成媒体的焦点了,我再让他帮我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那好,你跟我说说你这几年家人都是怎么对你的,我们两想办法。”林木子坐直了身子,语气也严肃起来。

    陈舒茗深呼吸一口气,这才将前段时间与顾明浩离婚又跟傅思诚结婚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记忆如同洪水猛兽般向她袭来,以及那晚亲眼看到顾明浩赤,裸着身子和别的女人滚在一起。

    当她说完这些后,林木子的眼神立刻变得不一样,那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怪物似的。

    “你什么眼神?!”

    “我真没想到!”林木子紧握着她的手,咬着下唇难以置信:“你居然能为他们忍到这种程度,顾明浩那个人渣!”

    林木子越说越气愤,分贝不禁大了好几倍,转头扳过陈舒茗的肩膀,像审讯犯人似的眼神盯着她:“傅思诚对你那么好,可不能辜负他。”

    “啊呀,你想到哪去了!”陈舒茗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拍掉她的手道:“你还不了解傅思诚啊,就算我想离开他总得同意才行吧。”

    怪不得她每次想陪舒茗回家去看叔叔阿姨被一直拒绝,也不跟自己解释,自己硬撑着这么多事,怎么这么傻。

    想到这,林木子叹了口气,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上前倏然抱住她,语气也柔和下来:“没事有我呢,从现在开始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跟你并肩站在一起,要是谁敢动你,我第一个饶不了她。”

    陈舒茗突然笑出了声:“好啦就属你最爱我。”

    她说的云淡风轻,可林木子知道她心里其实很难过,只是不想把坏情绪带给她们罢了。

    “那你想好该怎么做了没?”

    陈舒茗倏然垂下眼眸,目光紧锁:“我会一步步向讨回来。”

    “欠我的,我要他们加倍偿还。”

    “好,我帮你。”林木子眼神坚定地看着她。

    隔天早上,她一如既往地去公司上班。

    前脚刚走进办公室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了进来,陈舒茗惊得下意识尖叫,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傅思诚,你怎么会在我办公室!”

    “怎么能说是你办公室呢,a市几乎所有的地皮都是我包揽的。”

    烦死了,眼前这个男人还真是霸道:“你大清早没事做啊!”

    她白了他一眼欲推开他,身子紧贴冰冷的墙壁,身前又是男人炙热的身躯,听她这样说身子贴的更紧了。

    “我的事就是你。”低淳的嗓音激荡着她的耳膜,修长的手指挑逗着她的下巴。

    “放开啦!”陈舒茗皱着眉头别过头道。

    傅思诚轻笑一声,不顾她的反抗对她一阵动手动脚,一开始陈舒茗还挣扎他的怀抱,到最后无力地瘫软在原地。

    吻得她面红耳赤,傅思诚这才肯罢休,温热的呼吸喷洒近在咫尺的脸颊上,温声道:“到我公司来吧,这家公司我们不要了。”

    听言,陈舒茗倏然皱着眉头。

    “你是不是觉得有钱就可以这样肆意挥霍,现在公司面临困境你却让我放弃,你知道吗这间公司对我来说不仅仅只是可以盈利的工具更是我的孩子,是我在细心栽培,怎么能说放就放!”

    傅思诚没想到她的反应会如此之大,伸手揽她的时候却被她一把推开:“你出去吧,这间公司不会倒闭,我会用我全部的努力来挽回它。”

    “你不需要我?”傅思诚拧起眉,手中的拳头不由的攥紧,这女人今天这是怎么了,她不是一向不在乎公司的吗?

    他紧紧盯着她略显干涩的嘴唇,只听到零零碎碎道出来几个字:“我不能再让你卷入其中了,这是我和陈家的恩怨,我该来了结。”

    傅思诚想都没想直接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答应我,别让我担心。”

    他扣住她的肩膀,深邃的眸子紧紧注视着她:“这件事我派人来调查,完事之后你回到我的公司当我的秘书。”

    “什么?秘书?”

    陈舒茗疑惑道,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让她当秘书。

    “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公司考虑,秘书一定要是身边最亲近的人,我想你就是不二人选。”

    陈舒茗顿住,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你不怕别人说闲话?”

    傅思诚朝她摊了摊手,声音平和:“怕?在我字典里还从来没出过`怕`这个字。”

    “”好了,就这么定了,在这期间我不会干涉你的任何活动。”

    “哥——”

    这时,门外想起熟悉的声音,两人很快恢复正常,傅思诚捂着嘴假咳了一声道:“进来吧。”

    与此同时,白亦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一眼便看到脸红的陈舒茗,不怀好意地笑着:“啧啧,嫂子这脸上咋还泛红了?”

    白亦然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托着下巴:“办公室不热啊,怎么回事?”

    他说着还时不时朝陈舒茗瞄去,整颗脑袋低的简直快要埋到地缝里去了。

    “什么事。”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白亦然只觉得一抹凌厉的目光正紧紧盯着自己,他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转身摆出一副笑脸道:“哥,不就是送文件吗,给,这是你让我查的资料。”

    他将一份密封住的文件摊在桌子上,一手拄着桌子道:“你说这陈家怎么会有那么多钱来收买记者,我记得当初可是让他们净身出门的。”

    他话音没落一会,只觉得屋子里腾升起一股冷冽的气息包围着自己,身子不禁打了个冷颤,抬头一看,他两那两双眸子紧紧盯着自己,神情严肃起来。

    陈舒茗眯起眼睛走至桌前一把抓起文件阅览起来。

    “我怎么没想到,陈家既然没这个本事,那他们身后一定有一个更厉害的靠山。”

    “按照这样顺藤摸瓜,我想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真相浮出水面。”

    陈舒茗说着,唇角划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舒茗,谁惹着你生气了?”白亦然伸着脖子问道。

    一只大手猛的把他拉了过去,眼睛冷冷的盯着他:“离那么近干嘛!”

    “我……我这不是与舒茗多了解了解吗?”

    “不行,出去!”傅思诚黑着脸道。

    陈舒茗原本还专注于陈家事件,被他们这么一弄,一秒钟出戏。

    不禁翻了他们个白眼:“无聊不?”

    “不无聊!”傅思诚正色道。

    瞥见两人眼神相撞摩擦出来的花火,白亦然瞬间识相转身迈着步子就往外走去。

    照这样发展下去,他再不离开恐怕就成他们的牺牲品了,正想着,心里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刚走出电梯,白亦然单手插兜往前走着,连续有异性频频回头看向他。

    不得不说,白亦然在人群中犹如一位优雅的王子,英俊的面庞棱角分明,两道剑眉更是增添了些男人独有的强势。

    砰——

    出电梯没有几步路就和对面的人撞了个满怀,对方抱着一大堆文件,顿时哗啦一声怀里的文件全部朝半空中飞舞。

    “啊呀……”

    林木子为了帮助陈舒茗,就将家里她办公的文件都拿到公司,眼看和舒茗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步子加快,看也没看前面有没有人,就这么硬生生撞了上去。

    这一撞倒好,资料飞一地不说,她整个人都往后栽过去,接着屁股狠狠摔在地上。

    白亦然心里还在想刚才的事,一点也没注意前面的路,砰的一声就和人撞了上来,由于惯性连着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脚跟,可撞到在地的女人好像比他更惨,好看的眉毛拧在一起,脸白的像张白纸一样。

    瞥见女人一身很酷的休闲服,紧身牛仔裤将她纤长的腿型勾勒地淋漓尽致,样子似乎还挺好看。

    对漂亮的女人他一向表现的很绅士,接着他上前一步伸出手:“小姐,你没事吧。”

    林木子摔的整个脑子都空白起来,突然一个声音横插进来,抬头一看一张俊逸的面孔呈现在她面前,她愣了愣,很快板起脸将他的手一把挥开:“走路不长眼睛吗?”

    白亦然瞬间愣在原地,眼睛微微眯起,不断打量着她。

    “看什么看!把人撞倒不应该说声对不起吗?!”

    “不过看你这个态度你说对不起我也不会原谅!”

    她虽然喜欢帅气的男人,但是也不至于未必委屈自己,她狠狠瞪了他一眼,便起身去捡散落在地上的文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