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五十四章 放开她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眼见人还没到就撑起下巴扫视周围的环境。

    这样一位美人坐在酒吧,混在酒吧的男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口边的猎物,紧接着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朝她逼近。

    “妞,长得不错嘛,交个朋友呗。”

    陈舒茗冷眼倪着面前的男人,冷声道:“谁要跟你们做朋友!”

    “请你过去!”

    男人听到她这种口气,眯着眼睛打量她,就连旁边的男人也凑上前:“啧啧,真是个美人胚子。”

    “感觉一定很好……哈哈哈”

    说罢,两男人坏笑地盯着她。

    “我告诉你们,我朋友马上就到,她你可惹不起!”

    陈舒茗昂着头气势汹汹道,她猛的从沙发上坐起来刚要开口喊了一声就被男人狠狠推在沙发上。

    “你想干嘛,你还真以为这里的人会帮你?”

    男人邪笑着摊了摊手:“你叫啊,你看看这里谁会管你?”

    听言,陈舒茗心里升起恐惧,她极力张望着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她。

    她开始忐忑起来,怎么办,傅思诚不在这,打电话的人也还没来,要是被他们带走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看来,只有赌一把了。

    她抿唇扬起一抹笑,上前与男人拉近距离,瞥见男人放松警惕,她狠狠朝男人要害踹去,朝着出口撒腿就跑。

    “啊!”被踹的生疼的大高个惨痛叫出声,旁边的男人惊呼:“好啊,你个贱女人!”

    奈何男人速度快,陈舒茗没跑多远就被他反手扣住手腕。

    “想哪里跑?来我的地盘就别想轻松出去。”

    “我告诉你,今儿把也陪舒服了,爷几个会好好疼你的。”

    听到这些话,陈舒茗挣扎着往出口方向退:“混蛋!你们敢动我,我跟你们拼命!”

    “哈哈,那可由不得你。”男人熟练地在她脖颈处狠狠一敲,整个人瞬间没了直觉,男人扛在肩上就往外走去。

    其实在酒吧遇见这种事在所难免,很多人都因为不想管闲事让很多女孩在一夜之间丢了自己。

    黑色法拉利显眼的停在酒吧门前,幽深的眸子紧紧盯着酒吧出入的人,迟迟见不到陈舒茗的踪影。

    他顾不上别的直接冲进酒吧寻觅熟悉的身影。

    他不断扫视酒吧周围的人群,倏然顿住。

    只见两个陌生男人偷偷摸摸地在肩上扛着一个女人往后门走去,本来这不关他的事,可陈舒茗进了这个酒吧,鬼使神差的跟上他们。

    昏暗的酒吧,五光十色的灯光不断照射在室内,走的近了发觉这身影越来越熟悉,模样一点点和陈舒茗重合起来。

    想到这,傅思诚阴鸷的眸子愈发的吓人,迅速追上那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突然收获到这么俊美的女人,眉眼处说不尽的开心,步伐也不禁加快。

    倏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他们的去路。

    男人一愣,很快恢复一脸凶相:“找死吧,敢挡老子去路,信不信老子……啊!”男人还没说完脸上就被狠狠揍了一拳,这样不够又抬起腿朝他肚子上狠狠踢去,扑通一声,挡在前面的男人栽在地上哎哟呻唤。

    “你敢动手,不想活了!”扛着陈舒茗的男人瞪大眼睛愤愤说道。

    傅思诚站在原地,冷冽的眸子像猝了毒的利刃,惊得他直打寒颤。

    “把人给我!混蛋!”

    愣了大半天男人缓过神来突然笑了起来:“原来是跟我抢女人啊。”

    “别急,等今晚我完事了,就把这女人送到你床上怎么样,兄弟!”

    傅思诚眉头紧锁的厉害,压抑的怒火一瞬间奔涌而出,对着他狠狠踹了一脚身子往后倒去,肩上的人也顺势滑落。

    他的将女人拥在怀中,就这样陈舒茗在他怀里紧闭着眸子,秀发有些凌乱。

    突然之间只觉得心被狠狠揪住疼的发慌,这个女人竟然敢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要不是他多个心眼,之后的事他根本无法想象。

    “嗯……”

    昏迷中的陈舒茗突然闷哼一声,好看的眉头紧紧拧起,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傅思诚在众目睽睽下抱着她走出酒吧放在副驾驶车座上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等她慢慢睁开眼,从刚开始的迷茫、清醒再到震惊。

    “思诚……”陈舒茗一把抱住他眼泪猝不及防的滑落。

    看着怀里哭成泪人的她,傅思诚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更是将她紧紧贴在自己胸膛处。

    “你怎么一个人来这种地方?”傅思诚低声柔声道,话语里掩饰不住对她的心疼。

    她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讲了一遍。

    听到这,傅思诚的眉头紧紧皱起。

    “这件事怎么不跟我商量。”

    “我想着一个人目标会小一些,陈馨悦能做出什么事情是我无法想象的……”

    说着她垂下眼眸,不停咬着下唇。

    “好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先回家。”

    而在另一头的米其林西餐厅里,两位女子在靠窗处窃窃私语些什么。

    “我已经按照您的指示叫她到酒吧,那里经常厮混些不三不四的野男人,估计她没那么容易幸免。”

    “好,待会钱会打在你的账户里。”陈馨悦淡漠地开口,唇边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邪笑。

    她等这一天等太久了,就算傅思诚找到了她,已经是破鞋一只了谁稀得要她。

    等那女子走出餐厅,陈馨悦悠然自得地搅拌着桌子上的咖啡,眉眼处掩盖不住笑容。

    就在这时,一位身材姣好,面容雍贵的女人走了进来,紧接着挑选了一个跟她很近的距离坐下。

    她从不对别人的事情感兴趣,可偏偏今天注意力莫名其妙被她吸引,或许伴她一起前来的俊男,又或者是一对郎才女貌实在养眼。

    很快大半杯咖啡被她喝完,正要起身往外走时,女人口中的名字让她禁不住一愣。

    珍妮弗拧着好看的眉头道:“哥,你有话直说,思诚怎么没跟你来。”

    思诚?陈馨悦心里打起鼓,看样子事情比她预料的有趣多了,想到这,她继续回到座位眼睛有意无意地朝他们瞄去。

    冷熙微微蹙起眉头,沉默地看了她一眼又收回视线,幽深的眸光不停流转着……

    “妹妹,你有多喜欢傅思诚?”

    冷不丁的抛出一句话,眸子一刻也不离开她的脸颊。

    听言,珍妮弗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咬着下唇悠悠道:“哥,我什么性格你不清楚?在我第一眼见到他我就认定这辈子非他莫属。”

    “哥,你什么意思?在怀疑我对思诚的感情?”珍妮弗打量着他,言语间透出几分不满。

    “你可了解他?他早就有……”冷熙倏然顿住,不知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说出口,他了解她的性格,要是让她知道傅思诚早就和一个不知名的女人结了婚,一定难过死了,想到这,他说话的语气也软了下来。

    “怎么不说了,继续。”珍妮弗仰着头示意让他继续说下去,出奇的平静。

    “我……刚刚有些激动……”正想着怎么找借口搪塞过去,珍妮弗接下来的话让他整个人愣在原地。

    “哥想说的是其实他早就结婚了是吧?”珍妮弗轻声一笑,端起桌上的咖啡轻轻抿了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她一脸平静,仿佛在说与她无关的事情。

    这样的她让冷熙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试探性开口:“你早就知道了?”

    “属于我的东西别人休想抢走。”说罢,珍妮弗脸上划过一丝复杂的神情,嘲讽似的笑起来,嘴角的笑容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哥,你会帮我的对吧。”

    ……

    两人谈话声愈来愈小,陈馨悦也不期待他们说些什么,这些消息对她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要是能将这个女人一起利用,肯定事倍功半,想到这,她满意的扬起笑容,拎起包往门口走去。

    出了餐厅有段距离,她掏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嘀声三下后,那头被接通,紧接着悠悠娇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怎么,钱不够了?”

    “你现在在哪,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半个小时后,陈馨悦到达金碧辉煌。

    按照悠悠给的门牌号码径直往走廊最深处走去。

    接着,陈馨悦拿出一抹强装的笑容推门而入。

    悠悠半倚半躺在沙发上,黑色紧身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陈馨悦随意一扫便能看到她胸前一眼望不边的事业线,心中不禁嘲讽,果然有坐台小姐的姿态。

    悠悠淡淡看了她一眼指着旁边的位置让她坐下,自己端起一杯咖啡抿了几口。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你猜我今天遇见谁了?”

    “傅思诚?”悠悠挑着眉毛开口问道。

    陈馨悦摇摇头,附身探上她的耳朵道:“比这有趣多了,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应该是傅思诚在外的女人。”

    “陈舒茗知不知道?”悠悠眼光一转说道。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你帮我查一查那个叫珍妮弗的来历。”

    “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陈馨悦轻笑着,一点也不意外她的回答,而是慢悠悠将包里的优盘掏出来暴露在她眼前:“因为这个,我想你与那个老男人干那些事,顾明浩应该不知道吧,还有今天,你能在这也是有男人约,我猜的没错吧。”

    “你!”悠悠起身要抢她手里的优盘,陈馨悦一个躲闪迅速将东西放进包里昂着头道:“上了这条船,想下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陈馨悦勾唇一笑提步朝门口走去,悠悠倏然叫住她:“我答应你,今晚的事你就当不知道。”

    她并没有回头而是背对着她做了个ok的手势有条不紊的走了出去。

    走廊拐角口,一个黑色的身影紧盯着她离开,没过一会儿,一位大腹便便的男人拧开门锁走进房里。

    悠悠换了一身红色,情,趣内,衣,看到男人进来便半倚靠在浴室门前搔首弄姿,扭着丰,臀攀上男人的身子一步步将他推向柔软的大床, 紧接着呻,吟声不断,衣衫落地。

    “秦大老板,您说我这技术还满意吗?”悠悠躺在他怀里娇嗔道,纤细的手不安分的抚摸着男人赤,裸的身子,脸颊红的仿佛能滴出血。

    “要是我老婆也有你这么乖巧懂事就好了……”男人说着,一边不停揉捏着她柔软的雪白,大手越来越起劲儿。

    “嗯……”接连不断的呻,吟听的男人下腹一紧,一下欺身而上:“今儿把爷陪舒服,不会亏待你。”

    又是一轮强势攻击,几番折腾下来悠悠体力不支瘫软在床上,赤,裸着全身。

    其间顾明浩打电话过来都显示无人接听。

    缠,绵一夜后,男人满意的甩下一张支票潇洒的提起裤子走人。

    而另一头的盛世公司会议室正商讨这次开发案。

    陈舒茗站在投影仪下有条不紊的讲述着她的观点。

    “我想,开发月亮岛的首要前提之一就是和那里的居民树立友好信任的合作关系。”

    “我们不妨让居民成为月亮岛的管理者,在开发那段时间我们会拍专业人员给他们教授管理之道,够他们管理整个小岛。”

    “这样,既节省人力又能让居民不分家还能赚钱养家……”

    在座的董事低头议论了一会儿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既然各位董事同意我的方案,那会后我再修改修改给董事门分发下去,到时候有意见都可以提出来。”

    “没意见。”

    “对啊,陈总监办事我们放心。”

    “对对对,总裁都认可了。”

    傅思诚轻轻点了点头随即站起身:“那今天会议就到这里,散会。”

    等到人都散去,陈舒茗慢悠悠的整理桌上的文件,傅思诚坐在旁边不禁勾唇笑道:“你很优秀。”

    听言,陈舒茗收拾文件的动作一顿,随即扬起一抹笑容。

    “是村长的热情让我想到这个办法。”

    “村长?”

    一瞬间,不知名的嫉妒扑面而来,一双大手猛的将她拉进自己怀里,专注的看着她。

    “不许提别的男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