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六十章 我最讨厌撒谎的人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害怕了?”陈馨悦嗤笑着,猛的一刀朝她腰间划去,离身子差不多一寸的距离,被她死死地攥在手里。

    顷刻间,带着体温的鲜血从指尖蔓延开来,殷红的鲜血滴落在紫色连衣裙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绚丽的花瓣。

    锋利的刀片深深镶嵌进她的掌心里,她痛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目光凌厉的看向陈馨悦:“你就这点把戏?我还真高估了你。”

    陈馨悦一惊猛的松开刀片,原本握着刀片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声音冷硬地开口:“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陈舒茗失去血色的脸颊倏然间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她努力站住脚跟眯着眼睛看她。

    “陈舒茗!”

    她一把夺过手中的刀片,陈舒茗本就苍白的肌肤更是一览无余,奈何醉酒后的她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这一次,她毫不留情地刺向她的眼睛,然而陈舒茗除了闭上自己的眼睛昂着头没有任何反应。

    她越是不在意她的举动,越让她觉得陈舒茗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她气极,狠狠的刺向陈舒茗的眼睛,这副眼睛不是最会勾人了吗,要是刺瞎了看她怎样留住傅思诚,迟早还不是自己的。

    就在这时,一串坚定的脚步声从拐角处传来,如果这时被人看到刺杀没成功不说自己还要蹲监狱,陈舒茗一天好过她就不甘心!

    想到这她咬牙切齿的收回刀片在自己手腕处狠狠一划,瞬间鲜红的血液绽放开来,眸光一转两行泪水铺天盖地的从眼眶夺眶而出。

    她指着陈舒茗哽咽道,声音大的足够让来人听的清楚:“舒茗,我好心过来抚你,你就这么恨我巴不得我去死?”

    还没等陈舒茗反应过来,傅思诚加快脚步扶住她,揽住她纤细的腰肢,转头鄙夷地看着满脸泪痕的陈馨悦,宛如睥睨苍生的王,满眼冷漠。

    “我最讨厌撒谎的人!”

    听言,陈馨悦脸色煞白,泪水顺着脸颊蜿蜒而下,后背腾升起一股寒意。

    傅思诚淡漠的扫了她一眼,连个正眼都吝啬给她,他扶稳怀里的女人后走到她身边压低声音:“我一向不打女人,别在你这破了例!”

    “思诚……我……我真的没有骗你……是她……”

    “滚!给我滚!”

    说罢他毫不留情地转头就走,更别说看她一眼,就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她捂着发痛的胳膊肘,愤愤的盯着他离开的背影连带着陈舒茗,气死了,真是气死她了,她紧紧握着的手指甲深深掐进手心才忍住咆哮的冲动。

    她没想到傅思诚对陈舒茗的感情深到超乎她的想象,她僵硬地跪在原地,一股滔天恨意涌上心头。

    搞不垮陈舒茗,她陈馨悦绝不会善罢甘休!

    第二日清晨,伴着酒后的头痛,陈舒茗起身下床,因为醉酒的缘故她已经迟到两个小时,到公司以后已经是早上十点半。

    “陈总监!”见陈舒茗大步朝办公室走去,林秘书捧着一沓文件迈着碎步朝她走来。

    “办公室有位客人等你。”

    “客人?是谁?”

    “她说他是你朋友,还准确说出您的办公室和联系方式,保安几次三番阻止不了她硬是闯了进来……”

    林秘书边说头低的越低,头都快要埋在地缝里,陈舒茗从心底感受到这次来的人一定不是善茬。

    “行了我知道了,把我们开发案计划整理好再传给我,没事的话就去忙。”

    陈舒茗勾起平常的官方微笑进入办公室,那人背对着她,看不清模样却能看清长相确实是不错的。

    “你是?”

    陈舒茗试探性问道。

    那人顺然从椅子上转过身来,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遇见她。

    “林桔?”她诧异的说出口,瞥见对面的女人勾起一抹邪笑撑起下巴悠悠说道:“哟,陈大小姐可真是巧,能在这遇见你。”

    她妖娆的丰,臀扭着绕过办公桌走至她面前:“这是思诚给你安排的工作?”

    陈舒茗一声不吭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知道,从她进来办公室之前就要有勇气去应对这些不速之客。

    见她不说话,珍妮弗不屑的笑道:“思诚对他的情,妇一向很大方,给你金钱给你地位,可唯独有一点你得不到。”

    她慢条斯理地说着,一边不停观察她脸上的神情,却无半点波澜。

    “小姐,你是搞人口普查的?”陈舒茗突然开口,冷嘲热讽道。

    “我就是来告诉你,傅思诚是我的,我们两家早就有婚约在身,识相就趁早离开他,别到时候弄得撕破脸皮就不好看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

    “呵,你就当是威胁好了,毕竟你这种女人思诚也就是图个新鲜。”

    “我这种女人?我哪种女人?!珍妮弗小姐,难道只有你们这种胸大臀肥的女人他才看得上?呵呵,我今儿还真长见识了!”

    “你!”珍妮弗气急反笑:“真是个牙尖嘴利的贱女人,不过我跟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没什么好说的,那样只会拉低我的身份和地位。”

    “喔?一个得不到傅思诚关注的女人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说话?”陈舒茗唇角微翘,“对了,你跟思诚还没做过吧?这样说我是他第一个女人呢,偷偷告诉你,思诚床上功夫极好!”

    “你!”珍妮弗气的发抖,恨不得上前撕碎她欠收拾的嘴。

    她的确没有和他做过,倒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傅思诚碰都不愿意碰她一下,这一点上她输给了陈舒茗。

    从她小时候见到傅思诚第一眼,就深深爱上了他,他出国留学她也跟着去,国外追求傅思诚的女孩子都被她硬生生挡回去,这么多年过去了,却还是得不到他的心。

    “你以为你赢了吗?就算思诚能接受你,你可别忘了你跟顾明浩有过一腿,傅家老爷子绝对不会让你这种伤风败俗的女人进傅家!”

    陈舒茗一言不发的盯着她,良久她嗤笑一声,倒把在一旁叉腰的珍妮弗惊在原地。

    “我真同情你,得不到傅思诚的心就从他爱的女人下手,你可真卑劣,不过我倒可以跟思诚说说让他赏给你一晚,答不答应还真不一定!”

    “陈舒茗你闭嘴!”珍妮弗面容扭曲。气的直跺脚。

    她无法忍受自己男人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从别的女人口中说出,那是她的男人,绝对不可以!

    “这就忍不住了?我就想不通你这么处心积虑调查我有什么意思?”

    “调查?我用的着调查吗,我能对你如此熟悉还得感谢你那个好妹妹呢……”

    珍妮弗轻蔑的勾起唇角,双手环胸道。

    又是陈馨悦!

    陈舒茗深呼吸一口气,紧攥的拳头握出了一手汗。

    “对了昨晚思诚非要跟我做,连续做了十几次,诶到现在我都有些不舒服呢……”

    珍妮弗满眼愤怒,气的一个耳光甩在陈舒茗脸上。

    就在这时,门从外面推开。

    “珍妮弗,你在做什么!”

    一声低吼,高大挺拔的男人携着愤怒而来。

    珍妮弗刚扭过头去,被冲过来的傅思诚狠狠推到墙角处,由于惯性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纤细的腰肢与冰冷的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痛的她倒吸了口冷气。

    陈舒茗顿时愣在原地,转眼只见珍妮弗轻咬着下唇,泪眼婆娑:“思诚你总算来了,你都不知道陈舒茗背后怎么说你……”她哭哭啼啼地捂着脸颊,搞得一副好像她被甩了一巴掌似的,楚楚可怜地看着傅思诚:“如果你不来我都不知道被这女人辱骂到什么程度了。”

    “哼!”

    傅思诚不屑的甩过她的下巴:“别挑战我的底线。”

    说罢,他看向陈舒茗的眼神转而温柔下来:“刚才,她用哪只的你?”

    他抚上她发红的脸颊轻轻抚摸着:“痛吗?”

    陈舒茗一抬头便对上傅思诚满怀关切的眼神,心头突然一震。

    他在关心自己?

    恶心!太恶心!

    珍妮弗气的皱起眉头,使劲咬着下唇盯着傅思诚看,这个女人真是个心机婊。

    就算这样,她也不会让陈舒茗好过,她得不到的别人休想得到!

    “我是打了她!又怎样!”珍妮弗咽不下这口气,愤愤说道:“就凭她这种卑劣的家世怎会跟我们是同等地位,我打她一下又怎样,勾,引我的男人罪……”

    话还没说完,珍妮弗的手被男人紧紧扣住,痛的惊呼出声。

    还未说出的话活生生憋回腹中。

    眼前的男人如同一大片阴沉的乌云覆盖在她头顶,让她压抑地喘不过来气。

    全身上下散发寒冽气息。

    手骨像是被捏碎一般,可是更痛的是心。

    “思诚,爷爷不会答应让你娶这个女人!你趁早死心。”

    “还有,下周我们订婚,这是爷爷的意思,请帖已经发出,下个月初是个好日子,我们结婚。”

    她了解傅思诚,从小到大他只听爷爷的话,这场婚礼她非结不可,至于陈舒茗,有的是机会跟她玩。

    倏然,手被狠狠甩出,傅思诚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与她的距离,冷冽的声音依旧,响在耳边却痛在心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