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六十一章 我们不可能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我们不可能!”

    “这由不得你!”珍妮弗冷声说道,拎起沙发上的包头也不回的离开。

    陈舒茗面无表情地愣在原地,珍妮弗说的话字字像根毒针扎进她的心脏,万劫不复。

    终究,还是躲不过这一劫。

    “思诚,我们……”

    “你很害怕?”傅思诚打断她的话问道。

    她摇了摇头,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从她被家人一次次抛弃后,她还有什么资格害怕,有那么多人与她针锋相对,她没有害怕的权利,自己也不允许。

    可是,她与傅思诚的婚姻也只有她承认,傅家从未承认,她担心最后过不了这一关。

    “别乱想,你是我认定的人,和家里人没有关系。”傅思诚口气缓和了几分,可还是缓解不了压抑的气氛。

    可他始终却没提婚约一事,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陈舒茗有些失落半晌没有说话。

    ……

    中午吃饭的时候,林木子让她在员工餐厅等她。

    大约十五分钟后,林木子端着餐饭坐到她对面。

    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低着头吃饭。

    “你这样子活脱像便秘一样。”林木子叉起一块火龙果放进嘴里说道。

    噗呲!

    陈舒茗一口米饭全部喷了出来,吓得林木子往后躲。

    “能不能别说这么恶心的话题。”

    她抽了张纸擦了擦残渣:“说吧又有什么事?”

    “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林木子朝她挑了挑眉:“不过还真有事要跟你说。”

    “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撞我的男人没?”

    陈舒茗点点头继续听她说着。

    于是林木子又把那天的事又说了一遍,她才听明白。

    “你的意思是你跟撞你的男人在……在一起?!”

    “对。”

    听言,陈舒茗掩唇笑着:“套路啊,俗话说不打不相识,说不定这男人就是你的命中注定。”

    只觉得胳膊上一疼,林木子狠狠在她手臂上掐了一把:“喂,说什么呢,我这来就是让你把把关。”

    “他叫什么?”

    听到这,林木子羞涩一笑:“白亦然。”

    这下轮到陈舒茗惊讶了,白亦然不是傅思诚兄弟吗,林木子什么时候跟他认识了。

    “怎么了?”林木子摇了摇她的胳膊,眨巴着眼睛,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她。

    “喂,你傻了吧,跟你说话呢。”

    “怎么说话呢?”陈舒茗瞪了她一眼,手掌重重拍了下桌子:“你知道他是谁吗?”

    “白亦然啊。”林木子有些疑惑,这是个什么问题。

    “啊呀我说的不是这意思,他是傅思诚的兄弟,这你知道吗?”

    “这……”林木子顿在原地,这还真不知道。

    “好啦,你可要挺我到底,我都告诉你了保密喔。”

    林木子噘着嘴巴朝她卖萌,陈舒茗无奈的皱了皱眉。

    说完,林木子借有事先一步离开。

    陈舒茗回到别墅已经是晚上九点。

    大厅里空无一人,傅思诚也没有回家,进浴室冲了澡就收拾回房睡觉。

    脑海里一遍遍翻涌着早上在办公室的一幕,心仿佛被巨石压住一样喘不过气来。

    再有一周就是他们的婚讯,那她又该以什么身份就在这里。

    思索了不知道多久,借着昏暗的灯光慢慢入睡。

    陈舒茗再次被惊醒是午夜时分,卧室门锁砰的一声从外面撞开。

    傅思诚满身酒气地朝她走来,没有任何防备的把她从床上拽了起来。

    “喂,傅思诚你疯了吗?你把我弄疼了。”陈舒茗皱着眉头在他怀里挣扎着却被他抱的更紧。

    男人身上浓烈的酒味充斥着她的鼻息,他的下巴抵在她脑袋上,呢喃道:“别离开我……”

    陈舒茗一下顿在原地,听他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刚才的话,眼里不禁有些发酸,她克制自己想流泪的冲动,主动环手抱住他,柔声道:“不离开,不离……”

    “唔……”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就被人夺走了呼吸,带着酒味的舌尖一点点攻破她的唇瓣,不停地吸允着她丰润的嘴唇,手不安分地摸索着胸前的纽扣。

    陈舒茗憋红了脸,不停推搡着身上的男人,无奈傅思诚的力气实在太大,被他压在身下无法动弹。

    “你走!别碰我!”

    陈舒茗几乎是吼出来的,这一吼让酒醉的傅思诚意识清醒了些。

    他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转头看着被被子紧紧包裹的陈舒茗缩在角落冷冽的看着他。

    “舒茗,你怎么了?”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陈舒茗指着半掩的门吼道,她满脑子都是他和珍妮弗的订婚仪式,她与傅思诚结婚不过是白纸红字,除此之外没有人能够承认这段感情。

    那她现在跟他所做的事该以什么身份,情,妇?或是小三?

    陈舒茗苦涩的笑了笑,努力憋住快要溢出的泪水。

    “舒茗你有什么倒是说。”

    看她这副模样,傅思诚心揪的厉害。

    “你是珍妮弗的未婚夫,现在应该陪在她身边,而不是我这么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这,你走吧。”

    “我是你的丈夫,你现在倒把我推给别的女人,真狠。”

    傅思诚指着自己的胸口一字一顿低吼着,冷冽的黑眸冰冷的仿佛能将她戳出一个冰窟窿来。

    陈舒茗第一次没有害怕他,水灵的眸子坚定地看着他。

    “我们离婚吧。”

    “我不同意!”

    没有任何迟疑的冲她吼道,接着只听见“砰”的一声,门狠狠的被关上。

    一时间,只剩下陈舒茗一个人,房间里静谧的可怕,她呆滞地看着天花板,泪水夺眶而出。

    傅思诚,我还如何贺你?以泪水以沉默?

    不知哭了多久,陈舒茗终于抵挡不住沉重的困意,靠着床头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陈舒茗被闹钟惊醒,她顶着肿胀的红眼睛下床洗漱,照镜子的时候差点没把自己吓死。

    昨晚发生的事情仿佛还历历在目,一想到这就压抑的喘不过气。

    傅思诚一大早就不在家,陈舒茗戴了副墨镜就往公司走去。

    刚到公司林秘书就急急忙忙朝自己跑来。

    “你这慌慌张张做什么?”陈舒茗叫住她问道,因为昨晚哭的太久导致嗓子有些沙哑。

    “陈总监,我给您发信息没收到?傅老爷子马上就到我们公司,上面说要快点准备准备。”

    说罢林秘书朝她鞠了躬很快离开。

    陈舒茗翻开手机,凌晨六点林秘书给她发了信息,因为静音她一直没有看到。

    她刚刚说傅老爷子要到公司巡查?也就是傅思诚的爷爷?陈舒茗咬着下唇突然紧张起来。

    上次见傅老爷子就对她印象不好,傅思诚与珍妮弗婚讯将至,他这时候来早就计划好了吧。

    想到这,她自嘲地勾起嘴角。

    傅老爷子到的时候陈舒茗站在大厅最前面迎接,多年的职业素养让她将笑容演绎的淋漓尽致。

    令陈舒茗没有想到的事,和傅老爷子一同前来的还有她。

    “陈总监,见到董事长还不鞠躬?!”珍妮弗嫌恶地撇了她一眼,挽上傅老爷子的胳膊。

    “爷爷,陈总监刚来公司不久,没有礼节还请您别放在心上。”

    看似为她洗白的话,实则将她推到万丈深渊,陈舒茗听的明白,一个刚来公司不久的职员怎么可能直接当上总监,明里暗里都说明她是靠傅思诚上位的。

    听言,傅老爷子淡漠的扫了她一眼,锐利的眼神和傅思诚传神的相似,又或者说傅思诚是他的复制版,同样的冷冽。

    “跟我到办公室来。”

    办公室里,陈舒茗拘谨地站在傅老爷子面前,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紧张的要死。

    “董事长,您叫我来有什么事?”

    她抿着下唇,双手交叉紧攥着。

    房间里安静的要命,她虽然垂着眸依旧能感受到前方犀利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良久,傅老爷子开口道:“你就是陈舒茗?”

    陈舒茗点点头,傅老爷子不屑的勾起唇角:“离开思诚,他不是你这种女人配的上的。”

    “爷爷,我……”

    “别叫我爷爷,我不认识你。”陈舒茗无力辩解着,刚开口就被他毫不留情的打断。

    “我这次来就是为他们主持婚礼,两家友好联姻对两家集团的经济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你,盛世公司一时间亏损了好几个亿!”

    说着,愤怒爬上他日渐苍老的面孔,狠狠在桌子上一拍,一声巨响惊得陈舒茗整个人背后发凉。

    她缓缓抬起头,不可置信地开口:“好几个亿?爷爷你弄错了吧……”

    上次因为陈馨悦从中作梗确实让公司亏了不少钱,可傅思诚告诉她都回本了,加上她谈成月亮湾的开发案,怎么可能亏损好几个亿?!

    “你当然不知道,因为都是思诚暗中替你还情的,他根本没想让你知道。”

    倏然,陈舒茗愣在原地,眼泪不停在眼眶里打转,怪不得那几日总见他疲倦的很,问他也只说没有休息好,原来都是他暗中在帮自己渡过难关。

    他那么用心对自己,可昨晚她却对他说那么狠心的话,他一定很伤心。

    想到这,陈舒茗没有任何迟疑地就朝门口跑去,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他。

    只觉得被一股力量猛的拽了回来,用力过猛她一个踉跄险些在旁边栽过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