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六十二章 凭什么难过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你还要不要脸!”

    珍妮弗烦躁的甩开她的手腕,指着她愤愤说道。

    “你还不明白吗?你跟思诚不可能,因为帮你他已经抵押了公司,现在只有我能帮他,你在他身边不过就是个拖油!”

    “他一定不能有事,告诉我怎么做才能帮到他。”陈舒茗迫不及待的脱口而出,内心的声音告诉她不希望看到傅思诚的事业一蹶不振。

    “说话算数?”

    “嗯。”陈舒茗眼神空洞的点头,下一秒只听见从耳畔传来绝情的声音,痛的如同千刀万剐。

    “离开他。”

    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傅思诚“砰”的一声踹开办公室门,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没有我的允许,谁敢动她!”

    “思诚……”珍妮弗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是说他去临城开会,怎么突然回来了。

    “若是我不在,你们是不是就背着我赶走舒茗了?!”傅思诚气的额头青筋暴起,要不是接到林秘书的电话,他不会知道爷爷会处心积虑地让陈舒茗离开自己。

    “混账东西!”许久没开口的傅老爷子低吼出声,狠狠地盯着傅思诚和她怀里的女人。

    “我早就说过,我们傅家绝对不会要不干不净的女人进家门!”

    “你除了妥协别无选择!”

    不干不净?!放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别人骂不干不净的女人,陈舒茗不禁打了个寒颤,身子僵在原地。

    珍妮弗伸手想要拉过傅思诚的胳膊,却被他毫不留情的丢开,说出的话也冰冷到极致。

    “别挑战我的底线!”

    “我们走!”没有任何迟疑地,他紧紧揽着陈舒茗往门外走去,一直走出公司,陈舒茗一把挥开肩膀上的手,出奇的淡定,只有微红的眼眶看得出她刚刚哭过。

    “你应该回去。”她推搡着他,语气无比坚定。

    “你这么希望我走?”傅思诚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忍,反手扣住她的肩膀:“别试图把我推远好吗?”

    陈舒茗一下怔在原地,平日霸道孤傲的傅思诚在今日竟然放低了姿态,他在挽留她?

    她竟有一秒钟的恍神,如果他们能一直互相取暖该多好,可理智告诉她,他是傅思诚,不是别人,她不能爱了。

    “算了吧。”她轻笑了声,与他拉远了距离:“你回去吧,他们需要你。”

    “你不需要我?”傅思诚目光有些涣散,仍旧不离开她身上一秒。

    这下轮到陈舒茗不说话了,不是不想说话,而不知从何说起,接着她转身就走,怕再多停留一秒就舍不得离开,不知道何时他在自己心里扎了根安了家,可是梦终有醒来的那一刻,或欣喜或悲伤都要承担。

    傅思诚没有离开,阴鸷的眼眸一直盯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远。

    ……

    要不是因为悠悠,傅思诚也不会因为她使公司亏损钱财,也不会在今日承受珍妮弗的不屑与讽刺。

    她漫无目的地走着,目光在柏油路上神游,就连电话响了好几声才听到。

    介于上次用人的疏忽,陈舒茗花重金买了一位,隔段时间都会汇报顾明浩和悠悠的动向,接着她按下接听键:“事情有眉目了吗?”

    “嗯,好,继续观察。”

    而在另一头的金碧辉煌里,顾明浩查到悠悠所在的包厢大步走去。

    快走到包厢时,和迎面而来的一个男人撞了个正着,那人脖上挎着金链子挑衅地瞥了他一眼,径直往前走去。

    “该死!”顾明浩低咒一声回头多看了他一眼走进了包厢。

    包厢正中央放着一张席梦思大床,看到顾明浩进来她惊慌的用被子遮住了赤,裸的身子。

    “贱,人!背着我找男人是不是!”顾明浩上前一把擒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道。

    悠悠被他捏的生疼,原来的惊慌瞬间消散,嗤笑着。

    “怎么样?感觉如何?”她慢条斯理地起身一件一件穿着衣服,赤,裸的身子呈现在他眼前,她却一点也不别扭。

    “你!我辛苦努力赚钱你要什么买什么,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找男人,和我做的不尽兴?!”顾明浩冷着眸子恨不得把她这张脸给撕碎。

    “我就是找了又怎样!”悠悠一把甩开他的手瞥了他一眼。

    “你有钱又怎样,比你有钱的人多的是,顾明浩你扪心自问你对我付出过多少!”

    “在傅思诚面前我不下五次受委屈,你当时就在我身边吓得连屁都不敢放,这是你口中的比我?!”

    “无能!”悠悠愤愤说道,收拾起衣服就往门外走,顾明浩挡在她面前毫不怜惜的掐住她的脖颈,眼里积攒的怒火快要奔涌而出:“你敢走我就把你干的丑事全部公布于众,你还没忘帮陈馨悦公关吧……”

    他扯唇邪笑,胜券在握,谁敢背叛他一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倏然,他整个人往旁边倒去,悠悠也跟着摔倒在地。

    只见刚才才见面的男人冲进房门,紧皱着眉头。

    “敢动我的女人?”

    “你的?”

    他还没从地上站稳,悠悠就被他一把揽在怀里,手不安分的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游离。

    “放开她!”顾明浩吼着冲他扑去。

    “啊!”顾明浩突然惊叫一声,面色痛苦的捂着肚子踉跄的往后退,殷红的鲜血顷刻间晕染开来,在腹上绽放出无数朵娇艳的花朵,接着又听到重物倒地的沉闷声,顾明浩整个人倒在地上。

    “啊!”悠悠吓得往后退:“白……白哥……你……”

    因为害怕哆嗦的说不出话来,瞥见白哥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下意识就往门外跑去。

    “站住!”白哥厉声吼着,勾起唇角邪魅的笑着将她拦腰抱起扔在床上。

    “不要……啊……”悠悠奋力推开身上的男人,害怕的叫出声。

    男人三下五除二解开腰带没有任何前,戏地进入主题。

    “乖,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今晚和爷快活快活,既然你那么不想看到他,爷帮你除了他不是更好?”

    身体不停在上面来回抽,动,悠悠极力抵抗着他却毫无作用。

    一夜的纠缠。

    一直到第二日去上班时,手机一直没有响起,陈舒茗自嘲地笑了笑将手机放进包里径直朝办公室走去。

    “陈小姐?”倏然从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声。

    陈舒茗一愣回头看去。

    冷熙一身正装正朝自己走来英俊的脸庞勘称男人中的极品,比起傅思诚少了份冷冽多了份亲和。

    “怎么是你?”

    “陈小姐说这话是不愿看到我喽?”冷熙挑着眉半开玩笑说道,说着一边用眼神开始打量着自己,陈舒茗被看的尴尬,故意咳嗽了几声。

    “不好意思,陈小姐实在太美了,前几次都没有好好跟陈小姐聊聊,今天有时间吗?”

    “冷总,您平时说话都是这么露骨?”

    “不,我只对美的人和事感兴趣。”

    看他说话都这么直白,陈舒茗也不好拒绝他,轻轻点了点头往办公室走去。

    “喝点什么?”

    “一杯咖啡。”

    将泡好的咖啡递给他之后,陈舒茗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冷熙轻抿着咖啡漫不经心道:“你和傅思诚……”

    “抱歉,我不想讨论他。”陈舒茗抬头打断他的话。

    “跟他吵架了?”冷熙不依不饶的问道。

    听言,陈舒茗拧起眉头:“难道冷总有打听别人私事的癖好?”

    “如果没事您可以走了。”陈舒茗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倏然一只大手猛的拉住自己的手腕。

    就在这时,门从外面被推开,傅思诚和珍妮弗推门而入,瞥见冷熙手里被紧攥的手腕,他心头一紧,眸子转而阴沉,定定地盯着手腕看。

    “你们在做什么!”

    被这一吼,陈舒茗猛的回过神抽出自己手,一下怔在原地。

    “思……”

    “哥,我还从没见你碰过哪个女孩子呢。”珍妮弗笑着挽上傅思诚的胳膊说道。

    而这次,傅思诚竟然没有挣脱,就任由她拉着,这个举动无疑给了她莫大的鼓舞。

    陈舒茗差点站不稳,本来还呈现粉红的脸顷刻间变得惨白起来,殷红的嘴唇也黯然失色。

    他们……在一起了?

    错愕之间,她好像看到傅思诚的眼神往她这边看了眼,唯独眼底带着复杂的情绪她没能分辨的出,她拼命的咬着下唇,抬头一刹那扬起一抹笑容:“恭喜,有情,人终成眷属。”

    话音刚落,傅思诚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呵,真是可笑!前一天还说别把自己推开的男人,在今日已让别的女人挽上他的胳膊,也是,他们都快要订婚了。

    想到这,陈舒茗闭了闭眼睛,将自己五味杂陈的情绪全部吞入腹中,再次睁开眼脸上一片淡漠。

    “你们聊,我还有事要处理。”

    傅思诚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珍妮弗抱的紧紧的,由不得他动半分,略显撒娇的看着他:“思诚,爷爷说让你下午陪我去试婚纱,你说我是穿白色还是红色?”

    听言,陈舒茗顿了下脚步,随即更加大步地走了出去,冷熙见势也跟着跑了出去。

    “松开!”傅思诚一脸阴沉的抽回她的手,深邃的眸子一直盯着她离开的方向迟迟没有追上去。

    “舒茗等等。”

    出了公司,冷熙叫住她。

    陈舒茗不耐烦地回头:“请问冷总还有什么事?”

    “舒茗,别对我敬而远之行吗?”

    “呵呵。”她轻笑一声:“我觉得我们还没有很熟悉。”

    “你何必要这样呢?”

    “走开!”陈舒茗狠狠推开他绕过他往前走去。

    这时的计程车还真是给力,刚走到路边就迎来一辆计程车。

    终于,她毫无抑制的哭了起来,司机看她的眼神像看怪物一样,摇了摇头。

    不知道哭了多久,胸前已经浸湿一大片,从大声哭泣到小声哽咽,没人知道她是为了什么。

    晚上林木子回家的时候,只见满地的啤酒,沙发正中央,陈舒茗摇头晃脑地喝着啤酒流着泪。

    “喂,舒茗,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了?”林木子担心道,夺过她手里的酒:“不许再喝了!”

    陈舒茗没有回答她,一言不发的坐在原地。

    林木子是何等了解她,这两天住在她家肯定是和傅思诚闹了矛盾,想到这,她徐徐说道:“跟傅思诚吵架了?”

    “吵架就应该说清楚,你别一声不吭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又怎么帮你?”

    “你帮不了我。”陈舒茗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至于吧,感情这种事总归有办法解决的,你说出来。”

    林木子伸手擦干她脸上的泪痕,心疼的将她抱进怀里。

    良久,一道声音慢慢从她耳畔划过,却让她惊在原地。

    “他要结婚了。”

    “什么!和谁?你也真是的,这么大事怎么不告诉我!”

    林木子替陈舒茗打抱不平,拿起手机就要给傅思诚打电话,下一秒被陈舒茗夺过去。

    “别打电话,他也是逼不得已。”

    “什么逼不得已!我看他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行我非要问问清楚。”

    陈舒茗无奈的摇摇头:“这是傅老爷子的意思,我在他身边只能拖累他,珍妮弗才是最好的人选……”

    “你傻啊,就把你喜欢的人拱手让人?”

    林木子气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帮她,烦躁的拿起啤酒一杯接着一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